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32|回復: 1

永遠的起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0:50: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二月的東京鐵塔,泛著溫暖的橘黃色,我穿著黑色及踝長大衣、呵著氣走進這家麵店。每次來東京,都一定會來這兒吃上一碗蕎麥麵,炸得酥脆的揚物擺在冒著熱氣的麵上,每咀嚼一口,都會讓我慢慢回想起,那曾經籠罩我的橘黃色的溫暖,還有你的氣息。

        想起我們結識的經過,總會讓我打從心底露出笑容。那是一個因為睡過頭而匆忙趕電車的早晨,空氣中的冰冷彷彿可以穿透毛衣,讓每一個毛細孔仔細體認寒冬,而疾行在那樣的風中,讓我突然有了嚴重的感傷;開始懷疑起自己為什麼要放著台北熟悉、舒服的日子,一個人跑來日本留學。

        日本教授嚴謹的治學態度,在最初的歲月,讓我飽受了水土不服之苦,當初自信滿滿的說要追尋夢想的自己,早已被磨得失去蹤影,尤其在這樣寒冷的早晨。

        望了望錶,我知道如果沒有趕上這班電車就註定要遲到,於是沒命地跑著,很巧地,前方離我數公尺的距離,也有個穿著米白色及膝風衣的男子大步跑著,

        空氣中我們倆個呵出的乳白霧氣前前後後交換著各自的祕密,我懷疑這樣匆忙的時刻自己為什麼還能有這樣浪漫的想法?

        就在我以為快要趕上電車時,電車門毫不猶豫地關了起來,我感覺心中的沮喪即將達到最高點,但是它並沒有,因為跑在我之前的男子用身體頂住了電車門,我親眼看見電車門差點將他夾住,卻在最後一秒認輸似地放開了他。

        他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我,不發一言,但是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一份體貼的心意,於是,我飛快上了這班改變我的電車。

        那是無心相遇的起點。

        之後,我們陷入熱戀,他總是會笑著糾正我不時出錯的日文文法,而我也總是偎在他的懷裡,聽他說著很多美麗的夢想。那時我們最喜歡從車站散步到東京鐵塔,然後手拉著手細數著東京的夜景,看有多少燈光在為我們歌唱。

        最後,我們一定會造訪這家麵店,兩個人站著合吃一碗海老蕎麥麵。為什麼要站著呢?這是日本人為了節省時間空間發展出的特有的文化,以前覺得很不習慣,畢竟要一個台灣女生站著吃雞排還有可能,站著吃一碗麵倒是有種很奇怪的感覺。然而,後來我卻愛上這樣的滋味,即使在離開東京後,我還不時在家裡傻傻的站著吃麵,然而卻怎樣也找不回當初的感覺。如果時間可以停留在那段時間,那該有多好?可惜我們之間沒有誰懂得咒語或是魔法。

        有心分離的開始,是因為我的即將歸國。

     「嫁給我吧?」,最後一個一起漫步前往東京鐵塔的夜,他突然開口。

      那是讓他傷心的開始,也是我的。

      忘記自己是怎樣狠心才開得了口,關於自己在台灣有一個已經交往多年而且雙方家長都十分認同的男友,還有回國後就馬上要結婚的決定;我好像說著別人的事情般的表情深深地讓他心寒。

        第一次看到他那樣心碎的表情,我流下了讓他不能諒解的淚水,他握拳的左手掌中是用來見證我們之間愛情的戒指,但是我的一番話卻讓他再沒有機會將那只戒指交到我的手中,更貼切地說,是我已經喪失了那樣的資格。

        那是第一次,我們去了東京鐵塔,卻沒有去那家麵店。那晚,我一個人沐浴在橘黃色的溫暖下落淚。原來傷害自己鍾愛的人比傷害自己還令人痛楚。

        後來我回到台灣,面對另一個讓我痛楚的分手,提出的,竟然也是這個軟弱的自己。因為我太清楚自己的改變,即使知道這麼做也不能挽回什麼,我卻相信這是我應得的懲罰;不珍惜既有的,貪求不屬於我的。貪心的女子必須淚水洗淨壓得讓自己喘不過氣的愧疚。

        但是最要命的莫過於,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愛他。

        又在這會讓我回想起一切的季節來到東京出差,辦完公事後,我很理所當然地一個人漫步走到東京鐵塔,然後在讓自己被凍僵前,走進這家屹立不搖的麵店。

        即使年少時光的自己還有世界改變得再多,我還是可以在這裡吃到讓我落淚的
        海老蕎麥麵。就算是只有一個人。

        當我準備付帳時,老闆指了指門口笑笑地說「有人幫妳付過了..」,我清楚聽到自己心跳加快的頻率。會是他嗎?走出了店門,一身米白的他用比當年滄桑的笑容望著我。我沒有辦法控制決堤的淚水,直到他像當年一樣擁我入懷。

        「老闆說妳每年這個時間都會連續好多天一個人來這裡吃麵,所以我想,妳應該還沒有忘記我」。

        「我不僅沒有忘記你,甚至逃婚了..」,我破涕為笑。

        「可是我已經結婚了..」,這下換我露出受傷的表情,雖然知道自己沒有要求的權利。

      「在我心裡,我已經非妳不娶了」,說完,他拿出和他左手戒指一模一樣的戒指為我戴上。

        「你真的能原諒我嗎?」,我小聲地問著,並抬頭望進他的眼底。

        「如果妳願意用一生來贖罪的話...」,他笑得燦爛。

海老蕎麥麵,是有心相遇的開始,而且,永遠不會結束。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5 18:32 , Processed in 0.051226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