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39|回復: 6

愛上五百只蒼蠅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0:51: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卻是比比皆是,所以,縱使蒙住了眼,我也不會從我的這些同事裡拉來一個做男友。


  他們的條件其實也不差,但是在一起工作了幾年,早就喪失了新鮮感,很難想像,和一個男人同一個房間裡生活同一個房間裡工作--天天對著同一張臉,哪能相看兩不厭?


  吳桐是這些光棍男人裡最讓我心煩的一個,他就坐在我對面,無論是畫圖、做表還是吃盒飯時嘴裡都哼著流行歌曲。


  他的歌唱得並不難聽,但是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起來便是五百只蒼蠅一起在耳邊哼哼。這個時候我總會敲敲桌子,說:"安靜一會兒行不行?"


  吳桐極有紳士風度地點點頭,可是安靜不到十分鐘,蒼蠅便又飛了回來,讓我恨不得到洗手間拿起滅害靈對著他的腦袋猛噴。


  我有過一個戀人,開始時也海誓山盟,許諾愛情會堅如磐石,穩如泰山,兩個人 開始籌 辦婚禮,買了房子,買了婚床--法氏鋼藝的床,有著美麗而單薄的四條細細的床腿和天馬行空的鋼藝花紋。我懷疑這床會不會在新婚之夜塌掉,誰知道床沒塌,愛人卻在婚前跟另一個女人跑掉了,因為那個女人是美國華裔。


  他離開我的時候振振有詞:"我還是愛你,但是我更愛那個有著民主和長腿碧眼美女的國家。我的人背叛了你,但是我的心絕對沒有。"


  我回了他一句:"去你媽的。"


  房子是兩個人合伙買的,散伙時,他一分一毫地和我算賬,告訴我如果我想留下房子,我就得付他十五萬六千元人民幣。

  我冷笑:"還沒有去美國,就將幣種說得這麼清楚,放心,我不會給你美元。"

  七拼八湊的錢放進他懷裡,他溫情脈脈眼裡水花閃閃地提議再擁吻一下,我給了他一個耳光。

  我一直沒有用滅害靈噴吳桐,原因很簡單--我欠他的錢,十萬!

  吳桐聽我聲淚俱下講述郎心似鐵時,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存了幾年打算娶老婆的錢全拿了給我,讓我得以體面地在負心人面前傲然離去。


  欠錢倒也算了,欠人人情會讓我寢食難安,於是我一本正經告訴他,我會按銀行利息連本連利一起還給他。


  他衝我聳聳肩,說:"哥們,你怎麼這麼俗氣!如果你真想還我利息,不如將你那張漂亮的床做人情送給我!"

  這小子和我一樣是做設計的,眼光也果然一致,都看中了鋼藝床那柔軟又剛硬的線條。我那張床是一萬二千元買的,拿去當利息他並不吃虧,而且,睹物傷神,睡那樣的床我會對未來的愛情和婚姻都覺得岌岌可危。


  吳桐今天的歌聲比平時更難以忍受,因為他居然哼了一上午的"向前進,向前進......" ,幾次敲桌提醒無效後,我正准備拍案而起,他忽然大聲說:"今天晚上到我家聚餐,一個都不能少."

  "為什麼?"我結舌。

  "我生日!二十七歲大壽!"

  心裡罵他娘娘腔--哪有男人過生日還大勢張揚,只差沒有趴在每個人耳朵邊補充一句: "記得帶上禮物哦!"

  嘴上卻勉強彎成一個笑容:"恭喜恭喜,一定去一定去。"

  忙了一天,已是腰酸背痛,將吳桐的生日早已忘得一干二盡。隨著大家一起來到吳桐家,發現個個手裡都有禮物,惟我兩手空空。

  吳桐依然熱情地給我拿飲料,讓我們大家隨便坐。

  吳桐家布置得挺有眼光,惟一缺的就是椅子,女士們擠在沙發上,男士們沒處可坐,便在從我家搬來的鋼藝床沿上坐成一排。

  有說有笑,有吃有喝,唱了生日歌,抹了奶油,一個完美的生日宴會即將完成,忽然一聲巨響,然後是一陣呻吟聲--床塌了!四條大漢滾成一堆。

  大家哄堂大笑,我忐忑不安地望向吳桐,碰上了他虎視耽耽的眼睛。

  殘局收拾干淨後,大家做鳥獸散,誰知吳桐居然跟著我們鎖門出來。

  "不用送不用送!"那些人各按各的方向回家,吳桐居然一直跟在我後面,我忙帶笑說。

  吳桐也笑:"我沒有送你,只是跟你一起回家而已!"

  "憑什麼?"我驚叫。

  "因為我沒有床可睡!而且你是我最大的債務人,最關鍵的是,那床是你拿來做利息送我的。"他得意洋洋,理直氣壯。

  我氣得翻白眼,卻無話可說。

  從此,我和吳桐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同居在一所床子裡,我想賠給他一張新床,他卻說:"賠是應該的,但是要賠就得賠一樣的!"

  每天夜裡,聽到客廳裡沙發上吳桐的酐聲,我就開始罵那張該死的床--那床一定是得到了巫婆的詛咒,要不然,我怎麼會丟了愛人,又招惹進來五百只蒼蠅,而且最要命的是這樣不結實的床,居然還是法國進口,現在斷貨,老板說如果我真想要的話,至少得等兩個月。

  吳桐果然是天下最招人煩的男人,我習慣深夜帶圖表回家設計,早上拼命睡到快上班。他卻在夜晚時不時敲我的門,"阿北,眼圈黑了""阿北,再不睡明天你就會是全公司第一醜女了!"一大早便又開始敲門,"阿北,早餐做了""阿北,不吃早餐你會有胃病,我可不想見你英年早逝"......

  終於怨聲載道地去上班,他卻在身邊寸步不離,上公交時還用手臂將我和周圍人群分開 ,他美其名曰說這是無微不致的關心,我罵他是居心不良,讓所有的男人見了我都不敢上前搭話,想讓我當一輩子女光棍。


  這個時候,他就會一臉受傷的樣子,假惺惺地說:"唉,阿北,月亮代表我的心。"

  一個月後,我發現鏡子裡的我至少胖了一圈,氣勢敗壞地找他算賬,他從電視屏幕上收回眼睛,得意地說:"親愛的,你看看,在我的照顧下,你成長得多麼茁壯!"

  我欲哭無淚。

  吳桐也有吳桐的好處,比如說我這一個月破天荒地沒有遲到過一次,月底拿了個全勤獎;比如說半夜想起設計圖上一點問題,可以將他從夢裡搖醒交換意見;比如說可以天天早上吃到他買回來的早點或煎的雞蛋煮好的牛奶;比如說心情不好可以拿他猛罵,然後坐在沙發上享受他給我松松骨捏捏肩......

  日子在吵吵鬧鬧中踏實地一天天過去,我開始習慣了和吳桐同居一室的生活,甚至一天沒有聽到他哼哼嘰嘰地唱歌就會擔心地向他投去垂詢的眼神。

  "阿北,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其實也很可愛?"他說話總是沒有正經。

  "有些進步,原來是五百只蒼蠅,現在是三百只!"我回敬。

  同事阿MAY很嚴肅地問我是不是在和吳桐談戀愛,我忙搖頭否認,並發誓:"天 下男人死光了我也不會和吳桐走到一起,現在只是收留他而已!"

  阿MAY舒了一口氣:"那就好,我想給吳桐介紹女朋友呢,你見過十六樓金通公司的那個小白了吧,長長的頭發很溫柔的那個,她是我表妹!"

  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酸意,但仍嘴硬:"盡管介紹去吧,將他騙走我一定請你吃大餐!"

  晚上吳桐果然沒有等我一起下班,我看著他興衝衝地走出辦公室,心也長了草,畫廢了幾張紙,終於滿心不快地拎包回家。

  一進門,習慣性地向沙發上一躺:"哥們,拿拖鞋來!"回頭看,身後並沒有笑嘻嘻的吳桐。

  "正好一個人清靜!"我安慰自己說,"很久沒有這麼自在過了,今天晚上終於可以沒有蒼蠅!"

  可是沒有蒼蠅的日子就是冬季,一個人在偌大的房子裡過冬,冷冷清清很不適應。

  無聊地做飯,沒有吳桐誇張的贊美,吃起來索然無味。

  無聊地看電視,沒有吳桐喋喋不休地對電視情節發表個人演講,電視也失去了吸引力。

  洗澡上床睡覺,沒有吳桐蒼蠅似的哼唱,居然連數綿羊都用上還是不能入眠。

  當聽到門響時,我的心一陣亂跳,我驚恐地發現:我可能是愛上吳桐了!

  這,怎麼可能!

  "小白很可愛吧!"吃早飯時,我裝做若無其事地樣子問。

  "唔,今天的雞蛋很嫩吧!"

  "我問你小白,你別岔開話題!"我衝他大叫。

  他惘然地看著我:"什麼小白?"

  "阿MAY給你介紹的女朋友!"看他裝傻我就來氣。

  "哦!我知道了,我沒有去!"

  "是嗎?"我忽然笑了起來,輕聲細語地問他:"那你昨天做什麼去了?"

  "陪一個朋友去酒吧,他被女朋友甩了!"

  和吳桐一起走出家門,看他細心地將門鎖上保險,我有種幸福的甜蜜。

  "阿北,你今天怎麼怪怪的?"坐在對面畫圖的他抬頭時正好看到我正呆呆地看他。

  我忙低頭做沉思狀。

  我愛上吳桐了,這個被我罵做五百只蒼蠅的男人。很久沒有愛一個人,這種感覺真好,暈暈沉沉,意亂神迷。

  吳桐還是以前的吳桐,對我還像以前一樣的好,但是卻一直固步不前。我也想過向他表白,可是我害怕萬一他對我沒有感覺,那會有多麼的自討沒趣?畢竟我們同一屋檐住,同一辦公室工作啊。

  失眠的夜越來越多,和吳桐的話也越來越少,害怕自己會在不小心中露出馬腳。我已被男人狠狠地傷過一次,如果這次又是心傷,我想我會痛不欲生的。

  這天吳桐中午便沒了身影,一下午看著對面空蕩蕩的桌子,我無法集中精神對付自己的圖紙。

  走在樓下看見家裡暗暗的窗口--他沒有回家。

  打開門,開燈,換鞋。

  茶幾上一張紙條:親愛的阿北,今天上午老板打電話來說我的床到了,我已買下來了,我再也不用占你的沙發了!和你同居的日子很開心!謝謝你!

  看著紙條,久久出不了聲,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吳桐搬回去了,吳桐從我這兒離開了!

  坐在沙發上暈了半天,心裡悶得難受,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我就知道這床不是好 東西,我剛愛上他,這床就來破壞......"

  將紙條撕個粉碎,還沒來得及將眼淚擦一擦,忽然聽到手機響,一看號碼是吳桐,忙鎮定下,接通。

  "阿北啊!你今天可以一個人享受你的房子了!"他笑嘻嘻一如往常。

  我說:"去你的!"

  "為什麼罵我?"他問。

  "我不想一個人享受我的房子,我喜歡你住在這兒,我,我愛你!"

  我將話一股腦地說完,原來表白並不是難事,而且,我懷疑如果再不說的話,我連今天晚上都活不過去。

  他居然不出聲,任兩個人難堪地沉默著。

  我的心DOWN到了谷底:大不了是被他拒絕,那時大不了不在這家公司裡做,大不了再傷一次心......我安慰自己。

  忽然聽見身後洗手間門一響,吳桐笑眯眯地站在洗手間門口,手裡拿著手機。

  "你能對著我再說一次嗎?"他問。

  我尖叫一聲捂住臉,我的天啊!

  他將我抱在懷裡,我的臉燙得驚人,小聲問他:"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可沒有騙你,我確實買了床!也確實不想再睡沙發!"他認真地說。

  "那你......"我的眼睛忽然又濕了起來。

  他將我抱起來,向我的房間走去--居然,居然我的房間裡擺著一張和我那張一模一樣的鋼藝床!

  "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以後我能和你一起睡在這裡!"他鬼鬼地笑。

  "這床不結實的!"我想起他家裡床塌事件,又羞又喜地說。

  他哈哈大笑起來:"這床絕對結實,如果我不再用鋸子對付床腿的話!"

    我一個人的寂寞是用來給我等待的那個人揮霍的

:$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1-11-28 00:43:59 | 顯示全部樓層
嚴重支持!

版主招募中

發表於 2011-11-28 00:42:40 | 顯示全部樓層
越多人支持越好~~~~~~~~~`  


發表於 2012-8-17 01:03:36 | 顯示全部樓層
應該加分  


發表於 2012-8-17 00:39:2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等你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8 02:42 , Processed in 0.058170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