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28|回復: 1

記憶的角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0:52: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我想,那是一個天氣不錯的日子,天很藍很藍,更顯得雲的白。

不過,我的心情卻很遭。

那是我和交往一年多的他剛分手的日子,為了想早點忘記他,

我把自己打扮的像泡沫紅茶店裡的小妹,希望能在市區裡認識一些帥哥,

我就這樣漫無目地的走了快一個小時,正要穿越馬路時,

我也不曉得究竟我是出於自願或是不小心,我被一輛急駛而來的貨車撞上了,

還來不及反應任何事時,只聽見一聲「砰」,

我便失去了知覺,像是‥失去了這個世界‥。

當我再度睜開隻眼,我看到的是白白的天花板,我躺在白白的床上,

穿著綠綠的衣服,還看到一群白衣天使,

哦!老天,這是醫院嘛!

我掙扎著想爬起身,無奈…手腳似乎不聽使喚,而且頭也昏昏沉沉的。

突然,圍坐在病床旁的一群人似乎發現我醒了,每個人都關心的問著同樣的問題

「小斐,妳終於醒了,妳好點沒有?」

「小斐,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妳可把媽嚇死了!」「小斐…」

,一下子面對這麼多的問題,我也亂了頭緒,看看他們那些陌生,

但是充滿關切的眼神,我感到好疑惑,

「你們是誰?我認識你們嗎?你們剛剛口口聲聲叫的『小斐』又是誰呢?」

頓時,每個人都面面相覷,我不曉得我有說錯些什麼,只好睜大眼睛望著他們。

這時,一個中年婦女握住我的手,顫聲向我問道

「小斐,妳就是小斐啊!妳是我可愛的女兒呀!妳發生了車禍才被送到這兒來,

難道…難道妳失去記憶了嗎?」

她突然眼框一紅,落下的幾滴眼淚滴到我的手上,周圍的人也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忽然,門被推開了,醫生和護士們走進來,我看見那婦女急忙拉住醫生吼道

「她失去記憶了,她忘記我們了。該怎麼辦呢?醫生…」

「嗯!妳先別那麼激動,她被貨車撞到還能保有一條命,

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而她的失憶並非永久失憶,只是暫時性失憶症,

至於究竟會失憶多久,要看她的復原程度了。妳先別太操心。」

說到這兒,醫生又清清喉嚨

「嗯!倒是有一點值得注意,根據她剛才測試的結果,

她失憶的部分似乎只有在周圍的人方面,卻無損她的智力記憶,我想,

也許是你們以前給了她太多壓力,如今一場車禍就給了她機會…讓自己空白…。」

醫生就這樣留了最後幾句耐人尋味的話,聽得所有人都一陣愕然,包括我也是。

我無力的閉上眼

對啊!我沒忘記九九乘法表,卻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

壓力太大嗎?我怎麼發生車禍的?我將來要怎麼面對…我的家人?

一個星期後,我出院了。

老天!這一個星期以來,一堆的家人親戚朋友除了看我外,也讓我好好認識了自己,

只是,我還是無法恢復記憶,回到了家,在進家門前,我的頭突然抽痛了一下,

接著我看見了一個男人在家門口,他的臉好模糊,我看不清他的臉,

「你是誰?」我想著他大喊。

「寶貝,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的媽媽關心的問著,我只是盯著門口看,我剛真的看到一個男人呀!

「我想門口沒人吧!小斐,難道你想起了什麼嗎?」

「也許吧!」我對媽笑笑,

「算了,走吧!我想進屋了!」

一進門,家裡給我一種莫名的舒適和安全感,我在客廳繞了一圈啊!

那個男人在沙發上呀!「媽‥沙發上有人嗎?」

「沒有啊!妳一值看到有人嗎?」

嗎似乎被我搞得有點緊張,爸扶助了媽,對我說

「小斐,妳總算回家了,你現在就憑自己的感覺,慢慢去摸索妳自己的記憶好了

,想到什麼在跟我們說,好嗎?」

我點點頭,貪婪地,急切地想找出埋在我腦海裡被封鎖的記憶,

…和那個男人…,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我想我一定是個不怎麼愛收拾的女孩,

因為地上散布書報和一些CD,我不得已彎下腰收拾了一會兒,

之後我開始審視自己每一項東西,其中令我最感興趣的不外呼是三樣

相片、日記、信件

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照片從我出生至今都被珍藏著,裡頭有家人也有朋友,

其中有三個朋友在我住院時來探望我,他們最令我難忘,當然,我想他們是我的死黨

貝貝、咩仔、小竺

而照片上其他的許多人現在對我來說只是陌生人,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誰叫我尚未恢復記憶呢?

我隨手又拿起了信件翻翻,大部分都是我和死黨們的魚雁往返,

嗯!還有不少情書呢!

書架上還有六本厚厚的日記,從我國中時開始寫,一直到一年前的瑣事都在裡面了,

只是,我很好奇,為何我的日記只寫到一年前就停止了呢?之前似乎都沒段過呀!

我還再胡亂猜著時,電鈴聲響起了,我跑下樓探個究竟,

哎呀!是貝貝和咩仔。

「啊!我好想妳唷!」

咩仔一進們就給了我一個大擁抱,看到他們我真的好開心,

他們剛跟爸媽打過招呼後,我就拉著他們跑進房間,

「咦?小竺呢?她怎麼沒來?」

我突然發現少了一個人。

貝貝笑著說:「她跑去陪男友啦!連妳的死活都不管了!」

「哦!小竺有男友呀!」我低著頭沉思了一會兒,

「我呢?我有沒有?」

「咦?」貝貝和咩仔同時發出疑問。

「呃…妳的眼光太高了,誰都不削,一堆追妳的人都被打回票了!」

「對啊!對啊!妳還長說為什麼全天下的好男人都死光了呢!」

貝貝和咩仔東一句西一句應著。我被他們逗笑了,

原來我是這麼孤芳自賞呀!難怪會有那麼多情書卻沒有下文。

時間就在我們的歡笑中悄悄溜過了!

好快呀!已經過了兩個月,我的學校和家庭生活早已步上軌道,

我感覺自己似乎不斷記起從前的種種,我與這世界的距離又近了一步了。

只是,有個謎我一值沒解開,就是關於那個男人…那個在我家門口、沙發上,

甚至連學校的走廊上和我的夢中都曾出現過的男人。

我一值沒有停止看過他,也從沒看清他,每當我是著想回憶任何有關他的片段,

但腦海裡浮現好多影子,反反覆覆,交錯重疊,

我不但什麼都記不起來,反而只會使自己的情緒更糟。

他常常只閃過我的眼前兩秒鐘,

而且只有我看見,我曾跟咩仔和貝貝討論過這個問題,他們總是笑我想太多了,

小竺還說那男人可能只是我不小心遇到過的帥哥罷了。

但我真的覺得那個男人跟我一定有切身關係,我想我得自己找出證據…。

有天,我溫習著國學概要,無聊的翻著時,赫然在封面的角落我看見了一個名字,

一個我之前從未發現但現在卻如此震撼我的名字-阿洛。

阿洛…阿洛…我喃喃自語著,他是多麼令我熟悉,使我心悸呀!

但,當我向貝貝他們詢問時,他們言詞閃爍不定,一值推說不知道,

貝貝說沒聽過我有提起阿洛;

咩仔說一點印象也沒有;

小竺說那可能只是一隻鳥或一隻狗。

我的猜疑越來越多,他們三人就像是有事瞞著我。

而我的爸媽似乎也都小心翼翼在保護一些事,我覺得好累,

突然好恨自己為何失去記憶,

我多麼渴望知道本來屬於我的世界究竟有著什麼樣多姿的色彩,

但就連我叫「小斐」,也是別人告訴我的,眼淚一波波的決堤,

伴隨著夕陽西下,斜斜映紅了我滿是淚痕的臉龐…。

每週例行的週會升旗和專題演講,加上太陽的燒烤讓我不自覺的有點昏昏欲睡,

我動動頭想讓自己清醒些,就這樣一撇頭,哦!我看見那個男人了,

就站在我斜後方的隊伍裡,這一次在也不是兩秒鐘的幻影而已,他的背影,

他的影,我記得好清楚,我奮不顧身站起來,朝他的方大喊

「就是你,不准走!」我已不管此時正在開週會,

而貝貝他們嚇呆了,咩仔硬是強行把我拉進廁所,

而貝貝似乎在向教官解些什麼,不過在我周圍那些班級已經有些騷動了,

我意圖睜開咩仔,我不願再讓那個男人不見了。

「咩仔,快放開我,你知道我看見他了,我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

咩仔只是緊緊抓著我,

「咩仔,妳如果是我的朋友,就把事情的全部告訴我,好嗎?

我一值都覺得不對勁,你們以及我爸媽似乎對我的記憶隱藏了一些事實,

跟那個男人有關對不對?讓我知道!那是我的是呀!」

話還沒說完,貝貝走進來,他望了咩仔一眼,對我說

「小斐,如果你真的要知道那個故事,可以,但不是現在,外面還在開週會,

妳總沒有權利打擾全校吧!下午有場班際籃球比賽,那時你可見到他,

到時你想知道些什麼,我們在慢慢說吧!如果你真的想聽‥」

「好!我等到下午!」

等待真是一段漫長的時光,我不曉得我如何熬過那些分秒,我興奮著、期待著,

也有一點點害怕,我覺得身體好像有個力量想要傾瀉,但是當我一想起那個男人,

我卻會開始頭痛。

不過整個早上,貝貝和咩仔一值沒笑過,我只敢和小竺說話。

到了球賽前一個小時,貝貝和咩仔拉著我來到藍球場,

我在一群為了比賽而熱身的球員中尋找他,突然,我看到了,他是那麼特別,

那麼吸引我的注意,我看見他在三分線上起跳,出手便射進一球三分空心,

我奔向他,我感覺我的頭好痛,我用盡所有力氣大喊:

「阿洛!」

也許是潛意識吧!我不曉得我為何會喊出這一個名字。

但在他回頭和我四目相交的那一剎那,我明白了,因為在那一刻。

他讓我所有的記憶恢復了,我想起了所有的事,

包括我是誰、他是誰、失憶前的全部直到車禍的原因…種種…種種。

阿洛,我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卻在三個月前和我說再見,

我被這個打擊搞得歇斯底里,

就再市區時,我偏偏又遇見他帶著新女友逛街,

頓時我無法思考,就連前方有輛大貨車迎面而來也不知道,

原來,這一切的起因都來自阿洛。

我不由得一震怒火中燒,

「阿洛!」我指著他,

「你這個元兇,你害我失去了三個月的記憶,害我被車撞又住院,

你任性的要求分手,卻要我付出這樣的代價。」

我恢復記憶也恢復了本性,對著他批哩啦罵了起來。

「妳夠了沒?」

阿洛突然回我一句。我愣住了,他走到我面前,繼續說

「妳曉得嗎?任性的是你吧!就是你的任性才逼走了我,而你也太軟弱了,

妳之所以會有暫時失憶症,是因為你的潛意識還沒接受我們分手的事實,

妳爸媽怕你打擊太大,在恢復記憶後會跑去自殺,

所以才拜託一堆人幫忙瞞住這些事實,大家為了你,真可謂用心良苦,

你不但不會替他們想想,卻只會指責我?」

他陸陸續續又說了一段話,但我一點也沒聽進去,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傻,

這些日子以來,我連累了好多人,但自己卻身不自覺,

只會把自己困在悲傷的象牙塔裡,我感到眼框又熱了起來,

我回頭看著貝貝他們三人,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其實大家都是為了我好,

我想,我在我的世界中,只不過是丟了一個阿洛,丟了一段愛情,

然而,我卻真正明瞭獲得了真摯的有情,不再讓阿洛遮蔽我所有的視線。

當然,我沒忘記我的爸媽,哦!偉大的親情呀!

他們支持著我、鼓勵著我。

從前的我只會怨天尤人,但經過了這一次的事情後,

我成長了,十幾年來的第一次成長,我找回了自己,重新擁有記憶,

也勇敢面對了阿洛給我的打擊,其實,我好感謝阿洛,我忘了他一眼

「謝謝你!阿洛,你喚醒了我!」阿洛向我投以燦爛的微笑,

像三年前我初識他時的微笑。

我擁抱住身旁的貝貝、咩仔和小竺,我對他們笑笑

「我遺失的日記是不是在你們那呀?」

他們狡猾的點點頭,我擁住他們說

「你們看!天好藍,雲好白,而我的新已透明澄淨,

我一定會好好活出自己的色彩,讓你們替我驕傲喝采!」
:$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7-23 01:08:57 | 顯示全部樓層
初來乍到,請多多關照。。。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0 13:26 , Processed in 0.057008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