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550|回復: 1

(轉) 陌生同居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1:22: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哎呀!糟了啦!上班又要遲到了!」唐竹飴匆匆忙忙的把自己"整理"好,

本來想領全勤獎金的她,這下子美夢碎了。

昨天上班差一點趕不上,而今天是用飛的都不可能到了。

「啊~~~是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把油漆放在我家門口,真是太過份了!」

唐竹飴才剛踏出門外,便被這五顏六色的東西拌個人仰馬翻的,難怪她要大叫了。

「請問妳是唐竹飴嗎?」

「是啊!請問你哪位?」

「我叫孟翊然,從今起我就是妳的室友啦!請多多指教!」

「什.麼??」唐竹飴做夢也想不到好友柯思婷竟然這樣整她,

等會兒去上班不好好回敬她怎可。不過目前最重要的,

就是把眼前的這個『來路不明』的人給解決掉再說。

「孟先生,我是不知道我同事怎麼跟你談的,但不好意思,我上班遲到了,

 所以麻煩你先把這些"顏色"給清乾淨,其它的,等我回來再說吧!」

「需要我載妳一程嗎?唐小姐?」

「別麻煩了,你先把"這個"給清理一下,我先走囉!」隨即像風一般的消失無蹤。




「思婷,妳竟然這樣整我!」一整個早上竹飴都沒有空閒時間找柯思婷好好說說,

現在他們沒和同事一起去吃中餐,因為竹飴的火山快要爆了,

不想傷及無辜的她好心地把同事們一個個驅逐開來。

「哎喲!我的大小姐,我肚子在叫了,可不可以先去點東西再談呀?」

「不行!以前妳怎麼整都沒關係,但妳這次太過分了吧!

 竟然把男人找來還要我和他一起過同居生活!」

「這沒什麼不好呀!不然依妳這個只對工作有興趣的人,可能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

 如今正好,如果你們生米煮成熟飯,那就……」

「柯.思.婷!」

「好啦!我不說了,但……」

「婷婷,咱們去吃飯吧!」向睿棋剛才要出去時,看到竹飴的臉色有點不對勁,

 於是就猜到了一定又是思婷惹的禍,沒辦法啦!對於這個到處惹是生非是鬼靈精,

 他實在有點受不了!但看在是自己女朋友的份上,這次就再救她一次吧!

「睿棋,我們快走吧!我餓死了。」思婷飛快抓起向睿棋的手直奔電梯門口。

「柯思婷,妳給我回來~~~」竹飴的聲音迴蕩在這層樓,

老天保祐上、下五樓都沒人在,否則別人還以為發生火災了呢!

  

「膽小鬼,竟然敢作不敢當,真是氣死我了!」中午過後,

竹飴一直等著思婷的出現沒想到回來的只有向睿棋,問他人呢?

他說請假回去了,害她下午沒啥心情上班。

 

「我回來了,家裡有人嗎?」

「原來是妳,我還以為外面人家在少架叫那麼大聲,剛那個『膽小鬼』是妳說的嗎?」

「是又怎樣?告訴你,本姑娘今天心情壞的很,你還是別來……?!

 喂~你幹嘛?那麼靠近我,想吃我豆腐啊!」

「我這叫認真聽妳說話啊,夠有誠意了吧!」

(討厭,剛才心怎麼跳那麼快,還好現在不會了,

 奇怪?難道是早上太煩了,所以心臟不好,天呀!我應該沒事吧!?)

「唐小姐,妳在呆什麼?幹嘛一直站在這?哦~~我知道了,妳在自我處罰,

 因為剛才妳對我太兇了,所以現在在處罰自己了,

 哎呀!別這樣了,我這個人最好心了,這點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啦!」

(咦?他只要過來我就心跳變好快,一走開就又恢復正常,

 難不成,他是心臟病的根源?不行,得快遠離他,對了,叫他別靠過來好了。)

「喂,你別再過來了,離我遠一點!」

「為何?喂!你沒有聽我說話嗎?」

「啊?你說什麼?」

「沒事,咱們來吃飯吧!」

「好,走吧!」

「妳拿包包要去哪?我已經煮好了耶!」

「你……你煮的?!」

「懷疑啊!我保證妳吃過後就不會想吃別人煮的了!」

竹飴覺得眼前這男人,好像有許多秘密,而且她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親切!

天呀!她竟然對一個只看過幾小時的人有好感這代表什麼呢?

 

「好吃嗎?」雖然是問句,但竹飴可以聽出孟翊然語氣中的自傲及自信。

「嗯,不錯!好好吃。」哇!這手藝可以媲美五星級飯店裡的廚師。

竹飴忍不住抬頭,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他擁有一雙危險性高的眸子,

和那直挺挺的鼻樑,她從不知道,女人看男人也可以迷成這樣,

也不知道世界還有這種美男子,目光一直離不開他那張俊臉直到孟翊然的眼眸子上她時,

才趕緊離開這危險地帶,其實在唐竹飴盯著他瞧時,他也仔細的在她身上打量著,

她有一頭長髮,但被她染成了紅鬃色,一雙大而圓的眼睛、小巧高挺的鼻子

以及一張紅潤的嘴唇,配上那瓜子臉再加上天生曬不黑的白嫩皮膚,

要不是自制力足夠他早想把她占為己有,一親芳澤。




「嗯…謝謝你的這一頓飯。」

(怎麼又來了,剛剛被他那麼一看,心跳又加速了,嗯~~他絕對是個禍害。)

「別客氣了,對了,我出去買個東西,妳有要買什麼嗎?」

「嗯~~沒有耶,你去吧,慢走哦!」

「拜拜」

(呼~~禍害走了,好加在,我得快點去洗澡睡覺,免得他回來時我已經因心臟病身亡了!)

 

「喂,請問柯思婷在嗎?」

「在,你請等會兒。」

「謝謝伯母。」電話那端傳來柯母的叫喊聲,不一會兒柯思婷就接過了話筒。

「喂,請問你是哪位?」

「思婷,是我啦!翊然。」

「喔,翊然兄近來過得可好啊?!」思婷不安好心的問著。

「好妳個大頭,要不是我找藉口出來嘆口氣,我的一世英名就全毀了。」

「哦~~原來是這樣,沒差啦!毀了就算啦!反正你也沒有什麼『英名』」

「別開玩笑了,才第一天,我就快克制不了了,接下來怎麼辦?妳再幫我找間房子好了。」

「我都不知道竹飴的魅力如此大,嗯~~很好,對了換房子的事就別說了,

 你出來很久了,竹飴會起疑心哦!再會啦!」天曉得她就是故意的,豈可讓他搬出去住。

「這個思婷真夠壞,都不管朋友的死活。」翊然把話筒掛上後,

不禁想著等會兒回去要怎麼避開她,他可不想做一個色狼,

但……唉~~~~害人精呀!




「早啊!昨天睡得可好呀?」

「還不錯!」(才怪!昨天失眠了一夜直到早上才小歇一小時,真累~~~)

「今天你有計劃嗎?」

「沒有耶,不過我打算去整理一下我的行理和去買一些油漆。」

「油漆?!昨天那個是你放的呀!」竹飴瞪大了眼看著他。

「沒錯,我為我昨天的錯道歉」說完給了她一鞠恭。

「哈~~你日本人呀!那麼誇張!還九十度哩。」

「喂,小姐,我可是很真誠的要跟妳道歉,沒想到妳竟然笑我。」

突然孟翊然一把抱住唐竹飴,雙眼直視著她。

「你…你做什麼?!我不笑了,我跟你道歉,你別生氣了。」

孟翊然看著她尷尬、慌張的臉,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

「你…不生氣了嗎?」

「我有說我在生氣嗎?」

「可是你剛才…」(算了,別說了,等一下自掘墳墓,倒霉的是我!)

「嗯~我來幫你把行李放好。」說完便走向孟翊然的房間。

「唐小姐,妳別麻煩了,我來就行了。」

「你…你怎麼什麼衣物都沒有帶啊?」

(這個呆子在做什麼呀?行李內衣物都沒有,

 只有一大堆文件夾,不知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

「妳在幹什麼?那是什麼眼神?」

「沒有啊,因為我覺得你好奇怪喔!行李內沒衣服,夾子倒是一堆。」

「哦!妳擔心我沒衣服穿嗎?那就走吧!」一把拉著她,便往停車場走去。

「請進!」孟翊然把車門打開讓唐竹飴進去。

「咦?」

「走吧!」不顧竹飴的驚訝,翊然自顧自的說起話來。

「沒想到妳那麼有愛心耶,真是看不出來。」   

「喂,妳怎麼一句話都不說?」看著她發呆不禁又想捉弄她一下了。

「發呆啊!昨天想我想到睡不著,還是在幻想我們的未來啊!」

「疑,什麼啊!少臭美了,我為何要幻想,又為何要跟你,我.還.沒.瘋!」

「嗯!總算回過神了!」看著他專注的開車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

竹飴發現自己好喜歡看他哦!蛟好的臉孔,專注的樣子令竹飴的眸子離不開他。

翊然把車停好後,發現唐竹飴正呆呆的望著他。

「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咦~沒…沒有呀!」(嚇我一跳,奇怪,他何時把車停好啦!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我們走吧!」這時竹飴驚訝的東張西望,

又看到許多店員對孟翊然明顯的示好,讓她心情壞了一大半!

「翊然,你好久都沒有來了,怎麼都不會想我嗎?」

女店長看到孟翊然便熱情的召乎他,完全忘了竹飴的存在。

「最近店裡生意不錯吧!」孟翊然回以微笑,對這個表姊,他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拜託,在搞什麼,要親熱不會看場地,害我都覺得悶,

 唉~一定是他們,害我心裡有點不舒服,我.受.不.了.了)

「孟先生,你們慢慢談,我出去透口氣。」隨即一轉身,快步走到門口。

「你在呆什麼,女朋友都跑掉了,還不去追。」剛才安憶萱只是無意去抱住他,

卻在那時發現竹飴的越來越難看,剛開始還不以為意,

後來才發現該不會是孟翊然的女友吧!想想還真罪惡感。




「哦……竹飴,妳怎麼了?」翊然的大啜子,讓竹飴頓時停下腳步,

也很不好意思的轉過頭來看著氣喘呼呼的孟翊然。「妳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啊!只是有點悶吧!我也不曉得,沒關係啦!

 你回去陪你女朋友,不必管我了!」竹飴沒發現她自己說的話酸溜溜的,可以媲美硫酸。

「女朋友?我哪有?」

「你別不好意思了,我看的出來,那個女店長滿喜歡你的,快回去吧!」

「哦!那個店長啊!她是我表姊啦!平常她就是這個樣子,怎麼?吃醋啦?小飴!」

「怎麼可能?我……我幹嘛吃醋!?」

唐竹飴實在想不通剛剛的失態原因到底是什麼?怎麼一遇上他就常"出ㄘㄨㄟˊ"。

另一方的孟翊然心裡可樂了,(這小妮子對我有點意思吧!)

翊然剛才還弄不清她的反常,後來表姊的那句話點醒了他,“女朋友”沒錯,

他要她常他永遠的女朋友,必要時“妻子”這個名詞也有可能出現

但現在先別嚇到她,“妻子”日子久一點再說吧!




「我們去吃飯好嗎?」

「嗯!這個提議不錯,我肚子可餓扁了。」

「對了,家裡不是要油漆嗎?」

「我們先去解決民生問題好嗎?」

「好。」(幹嘛發出那麼強的電波,想殺人也用不著這樣。)

唐竹飴才抬起頭,便對上他充滿熱情的眸子,心裡為之一振。

(算了,別再看他就成了,嗯~外面的風景不錯嘛!看外面好了。)

  

 ~~~~~~半年後~~~~~~




「小飴,妳看粉藍色較好,還是淺紫呢?」孟翊然手上拿著刷子對著眼前的唐竹飴問著。

「我較喜歡粉藍耶!但沒問思婷就這樣做好嗎?」唐竹飴興奮的眼神中帶點不安。

「有何關係?」聽完竹飴的話後,

馬上拿起粉藍色的油漆往牆上擦去,在一旁看的竹飴開始害怕了起來。

(要是思婷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奇怪別人家的房子,

 為何翊然都不怕人家會生氣,咦……對了!)

忽然竹飴想起了半年前翊然剛來這時的種種,她記得他帶了一堆油來

(怪了,才要搬進來沒問人家就帶那麼多油漆,嗯~有點怪哦!)

接著幫他整理行李時,只有看見資料夾,對了看他樣子,錢似乎不缺,

還有他到底是在做啥的啊?常看他回家時都很累了!(嗯~問問看好了!)

「翊然!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我,我想問你一下,好嗎?」

「好啊!你問!」孟翊然停下手邊的工作,專心的等待竹飴發出疑問。

「半年前,你怎麼會帶那麼多的油漆來這,還有,行李箱內沒有半件衣服,

 只有資料夾,你可以告訴我原因嗎?」聽完竹飴一連串的發問,

翊然這才發現自己竟沒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訴竹飴,心中升起了無限的歉意。




「小飴,很抱歉,我竟然沒有告訴你我的一些事。」

翊然把竹飴拉到客廳請她坐好,自己又泡了2杯咖啡端上來,這才坐下開始說了起來。

「那時我剛從美國回來,因為我父親在台灣的公司出了點問題,

 所以我就把行李箱拿來當公事包,把所有的文件全堆了進去,

 本來想帶衣服的,但太麻煩了,而且憶萱表姊在台灣也有好幾家服飾店,

 所以我就沒有任何的衣物,而油漆則是因為我個人的喜好而買的,

 對了,妳知道嗎?這棟房子其實是我的!」

「什麼?!你的,我……我以為是思婷的,嗯…真是有點混亂!」

竹飴聽得一頭霧水,於是翊然又接著說

「我和思婷是大學時期的好朋友,所以她在美國唸大學要回來時,

 我叫她幫我注意一下房子,所以妳住在這的事,我早就知了,

 當然也因為這樣我那時才沒有嚇到,不然空屋突然跑出一個人,我可是會嚇死的。」

「哦!原來是這樣。」

「還有一件事,我是永鑫集團的總經理,而孟成炎是我爸爸也就是集團的董事長。」

「你……你……你是永鑫的總經理!」竹飴的小嘴被嚇的微張。

(怎麼可能,永鑫是一家跨國的企業集團,規模大到嚇死人,翊然竟是永鑫的總經理!!)

「嗯!我很抱歉這麼晚才告訴妳!」

「沒…沒關係!」唐竹飴腦中一片空白,

對於眼前這個跟她相處半年的人忽然有了一種陌生的感覺。

「小飴、小飴!」

「啊!有事嗎?」

「妳怎麼了,怎麼在發呆呢?」(小飴也太過於誇張了吧!怎麼會那麼驚訝!)

「我…我嚇到了!」

「哈哈~~小飴,妳很好笑耶!」

孟翊然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但卻惹來了唐竹飴的翻白眼。

「喂!笑夠了沒!再笑我就殺了你!」

唐竹飴氣得忘記剛才的糗狀,只想著打孟翊然一頓!

「疑?不再發呆啦!哎呀!連口吃都給治好了耶!」孟翊然突然吃驚的大聲喊叫著。

「疑~?」唐竹飴剎時反應不過來,接下來又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孟翊然出其不意的烙上她那嬌豔欲滴的紅唇,然後又馬上離開。

「你!?」唐竹飴的小臉飄上了紅暈,心跳加速,雙眸訝異的看著眼前這個計謀得呈的男人。

「我喜歡妳!」

「啊?!」(不行了,今天怎麼發生這麼多事,嗯!晚上先到思婷那好好思考一夜好了!)

「嗯~我…我晚上不回來了哦!」隨即跑到房間拿了皮包又衝出來。

「卡!」隨著關門聲的落下,孟翊然突然輕笑出聲。

(這小妮子,竟然反應這麼激烈,唉~希望她別不相信我的真心才好!)

 

「什麼?!他吻了妳,而且還說『喜歡妳』!!」

柯思婷表面上很驚訝,但其實內心替他們倆高興不已。

(嗯!終於達到我的目的了!)

「對呀!害我今天差點驚嚇過度!」

「那妳打算如何呢?如果搬出去,我可不贊同,一個人太危險了!」

「拜託!難道我和他在一起就會比較好嗎?」唐竹飴一臉不認同。

「可是,他至少會保護妳啊!」

「對,但他會『75』我耶!」唐竹飴想不透為何柯思婷不讓她搬家。

(或許是怕我一個人住不安全吧!嗯~~思婷人真好!)

唐竹飴對這個朋友感動不已,但嘴上卻還是據理力爭的跟她吵。

「我可不想住在一棟有『狼』的家裡!」

「哎呀~我受不了了,喂!竹飴,難道妳一點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嗎?」

柯思婷此話一出,便把唐竹飴的嘴給塞住了。

(我…真的有心動過嗎?我…會喜歡他嗎?)

攸地,唐竹飴終於把她那聰明的腦袋給運用上了,她趕緊飛奔出門,

坐上她的車開往那個有『人』(台語)的家!




    「嗨!妳回來啦!」孟翊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被唐竹飴突忽其來的開門聲給嚇個正著,但一看到來人後,

便又回復那平常的『善良』本性和她打了聲招呼!

在柯思婷那時,終於了解自己本身的心情,而唐竹飴是個敢愛敢恨的女人,

當然在明白自己心意時,把握時機是一件『粉』重要的事。

「你真的喜歡我嗎?」孟翊然本想捉弄她,才正要開口時,

便被她的一句話給硬生生地吞了回去,而且又外加變遲鈍了!

「喂!你有在聽嗎?」唐竹飴發現他的呆滯,不覺臉紅,便推了他一下。

「我當然喜歡,妳不逃避我,那…那就…」孟翊然的話未末,便被另一個『女聲』給搶了過去!

「就什麼!沒想到你也有口吃的時候!」這個『女聲』就是安憶萱,

尾隨在後的,就是柯思婷兩個女人大搖大擺的走近孟翊然和唐竹飴的身邊!

「啊~思婷,妳…」

「我怎麼會來是不是?其實在妳走後沒多久,我就打電話給萱萱,說有好戲可看了。」

「接下來,你們一定很訝異為何我會和思婷那麼熟對不對?」

只見那2人直點頭,嘴巴都不知是用來幹嘛的了。

「我和萱萱早在你出國念書時就認識了,當時我特別喜歡服飾,

 在一次展覽會上,看到萱萱設計的一套服飾,我簡直愛不擇手,

 於是就和她聊了起來,之後便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嘿嘿這點連翊然都不知呢!」   

「而那時你帶竹飴來我店裡時,我就特別注意到她了,因為思婷說你最近會有豔遇,

 而我覺得好玩就和思婷一起想辦法助你一臂之力!」

2個女人一說完便各自到屋外--閃人也!免得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留下2個因驚訝過度而呈呆滯狀態的人在屋內。

 

~~~~~一週後~~~~~

    「思婷,我們晚上去瘋好嗎?」唐竹飴老早就收拾好東西,準備走人!

「好啊!要找萱萱嗎?」

「要啊!有她也會比較好玩!」

「那麼就趕緊行動吧!」

 

    「哈~哈~好高興喔!你們2個真的在一起了!」

柯思婷興奮的看著孟翊然和唐竹飴,終於達到她的目的了,

但此時在一旁的安憶萱可沒有她那好心情。

「喂!你們一個個都有人愛,只有我沒有!唉~真難過!」

安憶萱故作可憐樣,離他們2隊有一公尺遠,而柯思婷摟著向睿棋的手臂一付幸福的模樣!

標準的氣死人動作,而孟翊然又故意和唐竹飴『相談甚歡』這2隊情侶,根本是故意的嘛!

「你們……氣死我了!」就這樣鬧了老半天,當然安憶萱並不是沒人追,

而是她男朋友目前遠在日本,沒法子陪她,所以………。

 

夜就這樣過了,而那美麗的日出也將要到來,就這樣五個人鬧到天亮才深深睡去!

~~~END~~~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7-24 00:06:32 | 顯示全部樓層
不錯,感謝版主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0 15:20 , Processed in 0.056261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