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77|回復: 1

(轉) 愛上薰衣草女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1:23: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李以勳,他是一個有點與眾不同的男孩。

大部份的男生都是喜歡喝咖啡,他卻和女孩子一樣熱愛喝水果茶或是花茶。

而更特別的是,他更喜歡沒事捻花惹草做些園藝的事。

而在所有的花與花草茶中,他最喜歡的就是淡紫色的薰衣草。

會喜歡薰衣草的原因,其實他自己也說不上來,或許一方面是他自己的名字和薰衣草有點相仿,

或者是他喜歡薰衣草的那種淡淡的,卻會讓人一聞之後印象深刻的味道,

也或許是薰衣草的花姿很美吧……總之,他愛極薰衣草的種種。



只是,喜歡薰衣草的他,每每看著薰衣草時,總是會讓他想起一個女孩--林苡薰。

那像和他的名字神似,國中一年級時只同班一年,後來又轉學而走的女孩。

也許,會讓他那麼喜歡薰衣草,「她」是個主要的原因吧!

他記得國一剛開學第一天上課時,老師在課堂上點名時,那老師的發音有點不準,

而他正好也不是很專心,當時老師喊到她的名字時,他和她同時舉手答有著。

這樣的情形,引起了全班同學一陣騷動。而他和她則是彼此很訝異地看向對方。

後來大家才發現,原來他和她的名字是如此雷同相像。也因此,諸如此類的巧合與糗事常常發生。

通常發生這樣的事情,在這樣情竇初開的青春時期,班上有些較惡劣的同學有時會惡作劇地,

故意把他和她湊在一起,說著「李以勳和林苡薰相愛」之類的話。

不過,卻沒有讓他和她成為互相討厭的人,反倒是成了好朋友。

他們有著共同的興趣、共同的嗜好,而更重要的是,原來她也和他一樣,非常喜歡薰衣草。

這樣的發生,讓他與她的這份情誼就更加深厚與特別了。

只可惜,他與她的相處只唯繫了一年。

後來國二開學那天,他才得知她不知什麼原因而轉學。

當時傻傻的他,還沒來不及道別,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保持聯絡的話,他與她的緣份,就這樣斷了。

在青春歲月中,留下了一份帶著淡淡的感傷與歎息。

*****************************************************

喜歡上園藝和喝花草茶的他,在大學畢業後,如願地和姊姊合夥開了家咖啡店。

白天他有著算是正職的工作,但是晚上他還是會在咖啡店幫忙姊姊。

他覺得能工作在咖啡香與花香中,讓他覺得有種小小的幸福。



咖啡店浪漫的氣氛,總是吸引許多喜歡浪漫氣氛、喜歡喝咖啡的人們來此停歇,

也因此情侶們來此約會、談心的機率也是算蠻高的。

 

他第一次在咖啡店看到那女孩時,腦中立即想到的反應就是「薰衣草」。為什麼呢?

第一個原因是那女孩服裝的色系都是淡淡紫色,有種神祕的美麗,第二個原因是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吧!

而且在她清淡的臉上都一直有著淡淡、甜甜的笑容,讓人覺得很舒服,就像薰衣草花香那樣讓人覺得宜人清新。

第三個就是…她剛好點了一杯薰衣草花茶……還有就是她身上彷彿也有著薰衣草的花香味。

所以不知道那女孩名字的他,總是以「薰衣草女孩」的稱呼來代表她。

 

那一次,他看到薰衣草女孩時,她正是和一名男孩一同前來的。

他那時還在猜測薰衣草女孩和那男孩到底是什麼關係,會是男女朋友嗎?

他不是很清楚,但是他明顯得看出薰衣草女孩看著那男孩的眼神中,含著一種愛情的情愫。

他想,她一定很喜歡那個男孩吧!

而他,是喜歡那薰衣草女孩嗎?他自己也不清楚。

也很喜歡薰衣草,更是薰衣草花茶的愛好者的他,因為她像薰衣草般,所以總是讓他特別注意到那女孩。

那個女孩,是他第二個聯想到像薰衣草的人。

而第一個是他蠻想念的人,就是國中同班一年、和他名字相仿的好朋友--林苡薰。

************************************************

剛開始,他總是會在每個星期六的晚上,看到她與那男孩在咖啡店喝著花茶。

她總是固定點著一杯薰衣草茶和一小塊的黑森林蛋糕。

很開心地與和一同前來的男孩聊天著。她臉上的笑容,就像在談戀愛的女孩所會擁有的笑,很甜、很幸福。

而那男孩,也總是很體貼地待她,感覺就像他們是對情侶。

 

只是約莫三、四次之後,他再看到她時,卻通常只是她一個人前來。那男孩不見了。

是吵架了嗎?還是…分手……他不確定,只是看著那女孩一個人坐在同樣的位置,

靜靜地喝著薰衣草茶,一邊看著窗外的車水馬籠,似乎帶著憂鬱和深深的無奈,還有種落漠的感覺。

他心底突然泛起了一種他很陌生的情緒。看著她那樣子,他竟然有些心疼……

 

第三次只有她一個人前來咖啡店,依然點著一杯薰衣草和黑森林蛋糕,一邊喝著花茶,一邊靜靜地望窗外的夜景。

正當「薰衣草女孩」的薰衣草茶快喝完,而正巧咖啡店裡沒什麼客人時,

他希望自己能和她有所接觸下,破例地拿了一壺熱開水,走來到她坐的位置。

「需要續杯嗎?」他輕輕地詢問著。

「啊?」她轉回望著窗外的視線,訝異地看向他。

可能是他自己也覺得這麼做的自己有點奇怪,畢竟在這咖啡店裡,還沒出現過讓客人續杯的情形。

所以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因為我常看妳來咖啡店,每次都點著薰衣草茶,想說妳可能也喜歡喝薰衣草茶。

呃……因為妳點的薰衣草茶是用茶包方式的,所以基本上喝完是可以續杯,

只要再倒些熱開水就行……所以我才過來詢問……」

「哦!原來如此…」她淡淡地笑著,「那就麻煩你了。謝謝!」

他有點緊張,但還是故作鎮定地幫她再沖泡了杯薰衣草茶。

 

「妳很喜歡喝薰衣草茶?」在加了熱開水下,

又成了一杯香氣迷人的薰衣草茶後,他找話題想辦法和她可以聊天起來。

或許是他露出的善意,也或許是她想找人聊天。

總之她似乎不介意他與她是不認識下,回應了他的問題。

「嗯,我很喜歡關於薰衣草的一切事物,凡舉是花茶、花朵、相關的產品…等,都很喜歡。

所以當然也喜歡喝薰衣草茶。」她露出在那之前常和她一同前來的男孩不見前的第一個微笑。

「你呢?在這咖啡店工作,有特別喜歡喝什麼的嗎?」

「薰衣草茶!」

「什麼?」她好像有點訝異他的回答。「你說你也喜歡喝薰衣草茶?」

看著他點點頭,她笑了起來。「我認識的男孩子中,多數都是喜歡喝咖啡的,

沒想到會遇到喜歡喝茶的男孩子,更巧的是和我一樣喜歡喝薰衣茶草。真巧……」

「的確。通常大家聽到我這麼說時,也都很訝異。看來我真的一個怪人吧?」

「是還好啦!也是有男生是喜歡喝花茶的嘛!」

「謝謝!」

「謝我什麼?我是說實話。嗯……你果然怪怪的。」她頑皮地回答。

 

她,果然是和他所想的那樣。時而文靜,時而活潑,就像薰衣草的花香一樣,讓人覺得很舒服宜人。

「ㄟ……這個……」他傻笑著。

 突然間,「嘿,老弟,你太不夠意思嘍!光在這清閒,放我一個人在那邊忙呀?」

一名頭上綁著咖啡色頭巾,感覺很親切的女子走來他們面前,對著他這麼說著。

她認出那女子就是這家咖啡店的老闆,而她剛才叫他「老弟」?

「你們是姊弟關係呀?」

「是呀!他晚上來咖啡店幫忙,也算是一種兼職打工吧!雖然他也是這咖啡店的合夥人……」那女子笑著回答。

「不過,真不夠意思,自顧和美女聊天,而棄我不顧,讓我在那邊忙……」她調侃他著。

「老姊……」對於他姊的調侃,他無奈著。

「呵呵……謝謝妳的恭維,不過我申明一點,我不是美女哦!」她笑著說。

「妳太沒自信嘍!妳的魅力超呼妳所想的。妳不知道他呀,老是注意妳……」

「老姊……」他臉紅著叫喚著他姊。

「別吵。為了懲罰你剛剛棄我不顧,現在罰你去顧店。我要來認識新朋友……」

「老姊……」

於是他與她的第一次接觸,就這樣在他老姊的介入下而中斷。

不過,卻也因為他姊的幫忙,讓她與他們成了可以談天說地的好朋友。

*************************************

  又是星期六的晚上,這天「薰衣草女孩」依然出現在咖啡店裡。

不過,不同的是她現在改坐在櫃檯前的位置。

她和他與他姊熟悉之後,每次她只要來這咖啡店時,就會坐到櫃檯前,

一邊喝著薰衣草茶,一邊和在櫃檯的他天南地北地聊天著。

加上她與他都剛好喜歡薰衣草,因此他們相識的時間雖然不長,

但他們之間的相處總是特別融恰,彷彿好像以前就認識的樣子。



「什麼?原來妳也是上班族,只是利用假日到大學去上課呀?我以為妳是大學生耶!」

以勳恍然大悟著,「不過妳很不錯!很有上進心……」

「還好啦!因為想多充實自己,畢竟多一點能力,對自己總是比較好的。」她不好意思地笑著。

「嗯,的確。加油哦!」他做出「柑芭茶」的動作,說著。

「謝謝!」她道謝著。「我是在這附近的大學上課,所以我才每星期六都會固定來這。

下課後,想說晚上比較冷,來這喝杯我最喜歡薰衣草茶,吃著好吃的黑森林蛋糕,

哇!覺得這樣有種小小的幸福呢!」她解釋著她為什麼都是在星期六的晚上才來咖啡店的原因。

「嗯,我也覺得能在忙碌了一天後,喝上杯花茶,吃點自己喜歡的食物,

 那種滿足的感覺,讓自己覺得有種幸福的感覺耶!」他訝異她的想法和感覺,竟和自己如此相像。

「哇!又遇到一個和我想法很像的人!真高興!」

「又遇到?」他發出疑問著。心中有點泛酸,很想知道那個和她有相像的人是誰。

「以前在國中時有個同學,以及我一個好朋友都和我很相像。」

「那個好朋友,是指之前那個常和妳來這的男生嗎?」他假設情況的詢問。

「嗯。」她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我之前常和一個男生來?

啊!果然被文琪姊說中了,你之前常注意我呀?」她開玩笑性地說著。而她口中的文琪姊,就是他的姊姊。

不過,他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呃……那個男孩,是你的男朋友呀?怎麼後來沒有看到他陪你呢?」

「不是!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淡了下來。

讓他一度懷疑剛剛她開心樣子是他做夢夢見的。

「咦?」

「告訴你一個秘密哦!其實……他是我很喜歡的人。」她露出一抹神祕的笑說。

「ㄟ……」

「可惜,他只當我是好朋友。」她又回到剛剛落漠的神情。

「他也知道我很喜歡他,但他從不回應些什麼,也沒有拒絕。

 依然對我很好、很體貼,讓我以為我還有希望,只要等他打開心扉。

 直到前一陣子,看到他與另一個我們共同的朋友的對話,原來我在他的心中只是朋友的關係……」

專心聽到這裡,他為她的遭遇嘆了一口氣。

「那時,我的心好痛。覺得自己那麼喜歡他,但是結果卻是如此……唉!」她也嘆氣著。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希望和他發展成什麼樣的關係,覺得對感情的事開始迷惘起來。

 我會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他的心情,會掛記他、常常會想他,

 只要能和他見面、聊天,總讓我覺得很快樂,這應該是喜歡吧?」

「而我也明知道他對我的好,也許只是好朋友的關係,但是自己卻還是忍不住陷下去……

 現在我和他,還是好朋友關係,和他之間相處依舊和以前那樣,只是有時悵然的感覺總是突然冒出來。

 雖然和他說,一切都無謂了,但心底卻不那麼想,很難無所謂,因為我是真的付出過一份感情的……」

「嗯……」他沈默了下來,雖然有點嫉妒那個讓她那麼喜歡的男生,

但對於她說出的心事,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安慰。

喝了口花茶,她淡淡地笑了起來。「覺得感情的事情好難哦!

沒有一定的模式,也很難去介定些什麼,突然發現自己對感情的想法太天真了。

經過這段感情,覺得好累。很想不再去談感情的事……」

「唉!怎麼這麼說呢?雖然感情有時讓人甜蜜,有時讓人覺得很苦,

 但也不要有這樣『不想談感情的事』的想法呀!」他心疼她地回應著。

「再說吧!」她敷衍的話語帶過,笑著像是不打算繼續這話題。

「呵呵……不好意思,和你提這些有的沒有的,可別因為我,而影響到心情哦!」

「傻瓜!」他的大手輕揉著她的頭,疼惜地說著。

「沒關係的,我們是朋友的,不是嗎?我很樂意當妳的心事傾訴對象。我可是好聽眾呢!……不要想太多哦!」

「嗯,謝謝你!」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薰衣草女孩」也都固定會在星期六出現,一邊喝著花茶,一邊和以勳談天說地著。

他們的話題很廣,除了會聊聊薰衣草的一些事外,也會談起自己的生活。

他們算是一個會在生活上會彼此加油打氣的朋友吧!

以勳很慶幸當初自己會把握機會去和她有所接觸,近而這樣認識了她。



又是一個星期六,今天晚上天氣微冷,外頭還下著毛毛細雨。

此時的咖啡店還是老樣子的情形,只不過,通常這個時間,

「薰衣草女孩」總會坐在櫃檯上一邊和以勳談天說地,一邊喝著花茶吃著甜點。

但是這天卻沒有出現這樣的畫面……反而是只有以勳在櫃檯一邊工作,

一邊頻頻看著大門,心中卻掛念著「薰衣草女孩」……




  「老弟,你在看什麼?怎麼老是注意大門?」

  「沒有……沒事。」李以勳假裝沒事地,整理著咖啡杯。

  「還說沒事?我看你是心神不寧。」他的姊姊--文琪看著他差點把咖啡杯弄掉,抱怨著說。

  「你是在想說『薰衣草女孩』怎麼這星期沒有來,對吧?」

  「唉!」他停下手邊的工作,嘆了口氣。

  「你中毒不輕哦!那麼喜歡薰衣草,現在又喜歡上像薰衣草的女孩。」文琪一副被他打敗的樣子,搖著頭。

  「老姊,妳很沒姊弟情哦!我怎麼覺得我好像老是被你調侃?」以勳抱怨著。

  「誰叫你是我弟,姊姊欺負弟弟,是理所當然的事。」

  「歪理!」

  「好啦!別又故把話題扯遠。」文琪揮了揮手,「你真的喜歡上『薰衣草女孩』呀?」

  「……」他沈默了一下,「其實我也不清楚。

   本來我對她就有好感,之前我想說他有男朋友了,所以對她都只是欣賞的角度去看待,

   畢竟妳也知道我很喜歡薰衣草,而她給我的感覺就像薰衣草嘛!

   可是,後來知道那男孩只是她喜歡的人,聽她描述她感情心事、她的無奈,看著她明明很痛苦,

   卻還裝做堅強的樣子;明明知道她和那男孩希望不大,卻那是那樣付出感情。

   我的心底就很為她心疼。她真那種值得讓人呵護在心底的女孩呀……」

  「嗯……的確是很像『薰衣草』,有點憂傷有點堅強,那種不顧一切肯為對方付出的樣子……」文琪這麼說著。

  「不過,老弟,我覺得你也很像『薰衣草』耶!哈哈…『薰衣草男孩』愛上『薰衣草女孩』,絕配。」

  「老姊……」以勳真的是被他的姊姊給打敗了。

  「好啦!不鬧你啦!加油,振作點吧!如果真的喜歡的話,就去追吧!試過才知道結果嘛!」

  「可是……」

  「還可是什麼?拜託,你是男生耶!怎麼像女生那樣膽小?」

  「不管是誰,遇到感情的事,還不都會這樣……」他嘀咕著。

  「老弟,答應姊姊,要努力去爭取自己想要的幸福哦!一定要讓自己幸福!」文琪突然嚴肅地說。

  「好啦!好啦!妳別這麼嚴肅啦,覺得怪怪的。真不像妳……」

  「嘿,我可是為你好耶!『好心被雷親』,真沒意思……」文琪掃興地走開,去招呼剛剛進來的客人。

而以勳則是看著為自己泡的薰衣草茶,淡淡的藍紫色茶水,

像迷幻般的色彩,他陷入了這份理不清的感情思緒中。



薰衣草女孩  ...II

***********************************

  「嗨!」

  「咦?是你!」

  「真巧!第一次在別的地方,和不是星期六晚上遇到妳耶!」以勳開心地說。

他沒想到,在白天工作下班後,自己突然地想而其他的咖啡店坐坐時,卻遇上了「薰衣草女孩」。

剛開始還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他真慶幸自己鼓起勇氣,來到她的眼前確定。


  「是呀!」她似乎也很高興這樣的巧遇。「要不要同坐一桌?」

  「嗯。謝謝!」以勳點了杯花茶後,他坐在她的對面。

  「妳剛下班嗎?」

  「是呀!今天工作有點忙呢!下班後,突然想喝點什麼,所以就來這裡。

   可惜這家咖啡店沒有薰衣草茶……不過,其他的花茶也是不錯的。」她點點頭,

  「你呢?不會也和我一樣吧?」

  「呵呵……我正想回答:『和我一樣!』,沒想到妳先問了。」以勳有點驚訝他們之間的相似想法。

  「最近妳過的還好嗎?怎麼上星期六沒有來咖啡店呢?」他關心地詢問。

  「哦,那是因為我所上課的學校剛好校慶,所以那天我不用去上課,也因此就沒有去咖啡店了。」

  以勳聽她的解釋,放心下來。「我以為妳發生了什麼事或是什麼的,讓我有點擔心。」

她似乎對他這麼說,有些訝異。

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她以有點開玩笑的口吻故意這麼說著,有點像是暗示他些什麼的樣子。

「嗯,謝謝你的關心,不過呀……先說好哦!你可別愛上我哦!那註定會傷心的,我不想談感情的事。」

只是她原本以為他也會像當作玩笑般笑著回應。

沒想到他聽了自己這麼說後,沈默了好一陣子,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彷彿下定決心般,他緩緩地開口說著:「我一點機會也沒有嗎?」

她瞪大眼看著他,訝異著她所說的話。

「給我個機會,也給妳自己一個機會。妳值得讓人深愛著的。」他誠懇地向她表達自己的心意。

「雖然我可能沒有妳所喜歡的人那麼樣的好,但我卻是真心地喜歡著你……」

「拜託,不要開玩笑好嗎?」她假裝笑著回答。

「我們剛認識沒多久……而且我發現我們其實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耶!

 知道你姓李,卻還不清楚你的名字……這樣怎麼說也很怪吧?」

「姓名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心,不是嗎?」他認真的說。

「話是這麼說是沒錯,但是對我來說,都很重要。

 我一點也不想有那種原本以為自己了解自己喜歡的人,最後卻發現事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的情形……」

「那沒問題。我們就由自我介紹重新開始……妳好,我的名字是李以勳,今年24歲,現職……」

「李以勳?」她訝異地打斷他的自我介紹。「以為的「以」、勳章的「勳」?」

他點了點頭,不解她那吃驚的表情。

「哈…真的沒想到居然會再遇到你……」她似乎忘記剛剛他們之間有點僵持的氣氛,開心地笑了起來。

「我是林苡薰,那個國一時和你同班過,一樣和你喜歡薰衣草的女生,你記得嗎?」

「啊?」

***************************************************

「什麼嘛!原來你們很久以前就認識,還是很要好的朋友?」

文琪聽到他的弟弟訴說著自己與「薰衣草女孩」的一段奇妙的關係,很訝異的說。

「那你也太混了,自己喜歡的女孩,連問名字都不知道。

 我原本還以為你知道,所以也沒和你提過她的名字……真是的,你果然和以前一樣呆呆的。

 還有,你那天的反應太給它破壞形象了,真是敗給你,居然會被嚇呆。」文琪笑著。

「換成是妳,保證妳也會和我一樣的反應。」以勳臭著一張臉反駁著。

「你說什麼呀?」文琪挑高她那對好看的眉,詢問著。

「沒、沒!」

「不過,這也難怪你對她的印象,第一個反應就是像『薰衣草』,

 和你以前常和我提到的那個國中和你名字很像的女生一樣的感覺。

 因為『薰衣草女孩』就是她嘛!」文琪也還在驚訝中,

「人之間的緣份真是難料呀!居然會那麼巧……」

「什麼東西那麼巧?」突然間,一個女孩子的聲音插了進來。

「嗨,苡薰!」文琪真是有點嚇到。怎麼說曹操,曹操就到?

「嗨,文琪姊。嗨,以勳。」苡薰坐在櫃檯前,笑容滿是地打招呼著。

「還是一樣,一杯薰衣草茶。謝謝!」

「好的,沒問題。」文琪回答後,立即為她送上她所點的茶和甜點。

然後便自動閃人,留給他們有兩個人單獨相對的空間。

 

苡薰淡笑地靜靜喝著熱熱的薰衣草。彼此都沒的再開口,任由花香還有咖啡店裡播放出來的水晶音樂瀰漫四周。

「嗯,真是奇怪……」她先打破了沈默。

「怎麼了?」以勳停下手邊的工作,關心地詢問。

她看著她手上那杯薰衣草茶,「來這喝了那麼多次的薰衣草茶,但我卻一直有個疑問。」

「啊?有什麼疑問?是我泡的薰衣草茶味道很奇怪嗎?」他緊張著。

自從他發現她也愛喝薰衣草,還有她的感情事情之後,

只要她來到咖啡店點的薰衣草,他總是很用心,親手泡製。

他希望她能喝著薰衣草茶時,也能和他一樣感覺到幸福,而漸漸忘卻那些傷心的事。

「咦?薰衣草茶都是你負責沖泡的嗎?」

他略為臉紅地說,「其實妳每次來這所點的薰衣草口味,是和其他人喝的不同,其他人都我姊泡的。」

「為什麼只有我這麼與眾不同?」她柔柔地問著。

「其實一開始我就對妳有好感,妳給我有種像『薰衣草』的感覺,

 所以我才為妳所點的薰衣草茶特別用心。還好喝吧?」

她笑了笑,「很好喝。只是你泡的薰衣草茶怎麼和我自己在家泡的茶色不同?

 你泡的是美美的水藍色,而我自己泡的是淡淡藍紫色…」

「哦……」他放心下來,「那是因為我還加了點檸檬汁,產生了化學反應,所以才會呈現藍色的樣子。

而且妳知道嗎?薰衣草的花色,其實不只有紫色系的哦!

薰衣草的花色會因品種而異有藍、淡紫、紫、濃紫及白色等,不過以藍紫色最普遍。」他繼續說著。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總是對「薰衣草」知道很多。」她笑著回憶以往,

「以前你也常告訴我關於薰衣草的事情呢!反觀自己,雖然很喜歡薰衣草,

但是卻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它的功用蠻多的。

像是具紓解壓力的鎮靜作用、紓緩或減輕疼痛、具殺菌及抗發炎、止痛、殺菌的作用、緩和消化不良……等等之類的。

呵呵…不太記得,我都只是喜歡薰衣草的相關產品之類的。」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太了解薰衣草也沒關係呀!最重要的是喜歡的心意……」他笑了笑。

「對了,妳的聲音好像怪怪的,有點和之前不一樣……」

「啊?被你聽出來啦!我前幾天感冒,所以聲音有點變。」

「感冒?現在有沒有好一點?」他擔心著。

「當然有好一點啦!我可是有去醫院看病,乖乖按時吃藥的呢!

 不過,還沒痊癒,有時說話說太多時,聲音就會給它有點變。」她停了一下,

「我的聲音沒有給它變得很難聽吧?」

聽到她這樣的問題,他笑了出來。

「怎麼那麼在意自己的聲音?放心好了,妳的聲音變的很好聽,嗯……感覺蠻……性感、迷人的……」

「哇咧!性感?」她笑了出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會和『性感』扯上點關係,謝謝你的稱讚。」

「呵呵……」他也對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而不好意思地傻笑著。

「不過,妳記得倒還清楚,薰衣草可以緩和壓力的情緒,還有對感冒有些效果。

 妳感冒,可以多喝點薰衣草,也許多少有點幫助。

 感冒是很不好受的,最近天氣變冷,妳要多注意,別又感冒了。」

「嗯。」她用力的點頭。繼續開開心心地繼續品嚐著她最愛喝的薰衣草茶。

 

只是他這樣的關心,不知覺讓她覺得這樣冷冷的天氣裡,

似乎有種暖流在她的身邊圍繞的樣子,一點也感覺不到寒意。

她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有點小小的幸福……

看著以勳忙著其他的工作的身影,她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出現。

 

她開始不確定自己是否也在不知覺中,也習慣他對自己的溫柔?

是否也漸漸對他有所好感,或者喜歡上他了?

「怎麼了?」以勳看她眉頭微皺了起來,關心著。

她輕搖著頭,「沒事!」

「苡薰,不要拒絕我的關心,好嗎?妳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他是指那時國一他們同班的時候。

「人總是會變的,不是嗎?」她淡淡笑著。

「還記得之前和你提過,我那個喜歡的男孩嗎?還有我說的那些話……」

「妳是說,妳經過那段情感,覺得很累,而不想再談感情的事?」

以勳永遠記得她說出這句話時,臉上泛起的苦笑,那樣的她,讓他覺得很心疼。

「為什麼要這麼想呢?雖然感情真的有時會讓人覺得很難、很苦,

 但有時卻也讓人變得很勇敢、讓人覺得很窩心、甜蜜的,不要因為曾經的心傷,

 而失去之後可能所能擁有的幸福呀!」他擔心地微皺眉地說。

「呵……」她笑了出來,「我發現你是緊張大師耶!我才說一、二句,你就想很多……」

「還敢笑!」他擺了一張臉,「是誰害的?還敢說。」

「是是是!我不笑,可以吧!」話雖然這麼說,但苡薰還是笑著一張臉。

「上次你說你喜歡我?是嗎?」

他有些訝異她主動提起上次他向她表白的事。不過,他還是點點頭,心底緊張著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妳的回答是……」

「其實我也不確定我自己的感情,所以對於你的這份感情,我很感謝。」

「妳是拒絕我嗎?」他有點感傷地回問。

「我也不知道……我想,我的心底還是會在意我喜歡的那個男孩,可是對於你……

 我還不曉得自己對於你的情感是什麼……」苡薰困惑地說。

「沒關係,我們順其自然好了。

 畢竟妳對於你所喜歡的男孩也曾用過情,不可能一下子就馬上接受另外一份感情。」他溫柔地說著,

「只要妳不關上妳的心扉,只要妳試著接受我對妳的情感,這樣就好。」

「唉!你這樣做,就像之前我對我喜歡的那個男孩一樣,何苦呢?」

「感情的事一直是很難說的。天曉得我怎麼會那麼喜歡妳,心情會因為妳的喜怒而起伏,

 會希望妳都是快樂幸福……或許,真心的喜歡一個人時,

 不論如何都會希望對方是幸福快樂,看到對方快樂自己也會快樂吧!」

苡薰看著他認真的表情訴說,她的心底覺得很感動也很窩心。

「呵呵……你是在說情話耶!……」苡薰開心地笑著。

「喂喂!妳的反應太給人打擊信心了吧!一直笑……」以勳無奈地說。

「ㄟ……誰規定不能笑的?我就是偏要笑,看你奈我為何!」苡薰故意地說。

看著她開心的笑容,以勳不知覺得自己也很高興,雖然剛剛的信心有點被打擊到。

「妳開心就好……」他也笑著溫柔地說。

「嘿,以勳,我發現自己好像也有點喜歡你耶!」感覺到他的用心,

苡薰笑著這麼說,但她臉上卻是認真的表情。

「啊?只有一點點的喜歡呀!」雖然說出來的話,感覺是沮喪的樣子,但是他卻是開心極了。

「看來我要更加努力,讓妳喜歡我很多很多才行!」他做出「柑芭茶」的動作,然後兩個人都相視而笑。

 

這樣親密畫面,看在文琪的眼底,她擔心的心情瞬間消失,轉為開心的情緒。

心底更為他們可期待的感情深深的祝福著「有情人終成眷侶」。

 

「嗯……剛剛本來還想請妳吃黑森林蛋糕,

 可是現在不請妳了,誰叫妳剛才要打擊我的信心,一直笑。」以勳壞心地笑著。

「啊!那有人這樣,小氣!……我的黑森林蛋糕……」苡薰為自己失掉的甜點嘆息著。

「我很小氣呀?嗯啍?」以勳拿出另一個不是很甜的蛋糕放在她的眼前。

「看,這什麼?」

「蛋糕!」苡薰的雙眼頓時發亮起來。

「我改請這個啦!妳感冒才好沒多久,不要吃太甜的東西。

 這個蛋糕是比較不甜的,但仍然很好吃。」他解釋著。

「哇!太好了,我最喜歡以勳了……」苡薰開心地衝出這句話,然後開始快樂地吃著好吃的蛋糕。

以勳被她的話給嚇呆。「妳剛剛說了什麼?」

「啊?」苡薰一頭霧水地看向他。

「沒事!沒事!」看來她似乎不曉得自己剛剛說出來什麼驚人的話。

以勳無奈地笑著,心底卻還是很開心很開心。

 

正在吃著好吃的蛋糕的苡薰,則在心底偷笑著。

其實她也知道自己剛剛說了什麼話,雖然當時說出後,自己也嚇到。

不過,她發現能喜歡上他,似乎也沒什麼不好,自己也不排斥喜歡他的心情,甚至覺得甜在心頭。

也許再過沒多久,她會和他表白自己喜歡他的心意吧……相信他們會是幸福的……

 

愛情,雖有時會讓人覺得很辛苦,但卻也會讓人覺得很甜蜜,就像喝了薰衣草茶和好吃的甜食那樣。

苡薰突然有所感悟著。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7-24 00:06:32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一下吧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17:51 , Processed in 0.052744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