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81|回復: 1

琴鍵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7-17 08:54: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琴鍵雨
有些時候,滴滴答答的雨聲,總會讓人想到些什麼。

過往的悲傷、逝去的感嘆、深切的惘然、或者是快樂的歲月。

嘩啦啦。今夜的雨聲,則是讓我想起L。我不曾想起過L已經很久了,正確來說,應該是這陣雨成了我想起他,脆弱的藉口。

和L是在今年去法國時,一家座落於凡塞爾宮外圍的咖啡廳相遇的。L,一個法裔華人。沒什麼特別的,不高也不矮,瘦削,卻倒還健康。說來說去都是如此的平凡而無奇,我想唯一能讓人不得不注意到他的,就是他的所散發的,唯敏感細膩的人可感受到的憂鬱氣息。

或許是那天的天氣太好,又或許是咖啡廳的氛圍太美,我不禁有了想走進咖啡廳,品一杯的念頭。那時,L是坐在吧檯的最角落,用手撐著頭,斜視手中的紙張。現在想想,暗黃色的燈光真不該映射在他頭上,這樣也不會讓L那天看起來該死的迷人。

點了一杯熱曼特寧,我坐在他後方對角線的位子,讓他不至於一下子就注意到我,也不會全然的看不到我。我緩緩的啜飲著手中的咖啡,God Damn!真是該死的冷。凍到我舌頭都僵了,一喝熱咖啡立刻就被燙到。我心裡咕噥著,正當此時,我飄眼望向L,發現他的臉頰靠著散亂整個檯面的紙張,靜靜的睡著了。我環顧了周遭,確信不會有人一直盯著我,並覺得我是個怪里怪氣的女人或者是個莫名奇妙的瘋子,才緩緩朝他走去。

走近L身旁,發現那些散佈滿桌的紙張竟然是樂譜。他是個會寫譜的人呀。我在心裡暗自微笑了一下。這解釋了打從一進來這個咖啡廳裡,我就被他與眾不同的氣質所吸引的種種可能性。我輕輕靠近,想再看清楚他寫的譜。好歹我也學過七、八年鋼琴,總可以看看你在寫些什麼吧。暗自不服輸的看了看他寫的譜,心頭卻大吃一驚。雖然不是多困難的譜,我看了看,小小聲輕輕哼著,發現確是如此的細緻而動人。而這,竟只不過是我第一次看到這譜,就有的悸動。

L醒了。印象中我沒有碰到他,連輕觸一下都沒有。他揉著眼睛,望著我,投射給我一個無法抗拒的甜美微笑。我呆滯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手中還拿著他寫的譜,而嘴裡才剛哼著他所寫的曲子。好不尷尬。我說了聲抱歉,手中塞還那份譜,下一刻轉身就跑去櫃檯結帳,進而溜出那間留有我滿地尷尬的咖啡廳。

L應該被我這個奇怪的女人嚇傻了吧。
我飛奔出咖啡廳,衝上公車後望著那間咖啡廳想。我一輩子都不要再回去那間咖啡廳了!我在心裡大聲咆哮著,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偷拿別人的譜親眼被逮到,也為被抓包後自己的應對感到羞恥。天呀,我應該是可以平心靜氣,拿出我一貫的優雅式驕傲,跟他說句:「你寫的曲子還算可以而已」之類的!結果自己竟然像隻喪家之犬,過街老鼠般的「逃」出咖啡廳?!真是讓向來在朋友之間素有「大方閨秀」的我的稱號丟足了臉。

但是命運就是如此的神奇而令人著迷,就算想抵擋、想反抗它的牽引,最終還是會照著它的安排,這麼樣的走下去。

我還是去了那間咖啡廳,第二次。表面上裝著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心裡想的是別再讓我看見那讓我尷尬出糗的死小子,潛意識念著的卻是期盼能再看見他一次。

人,真是矛盾的動物。總是喜歡說出反話而往往讓內心受傷。

我踏進咖啡廳的當下,大腦很爭氣的告訴自己不准去想這總總的尷尬,當然,還有他帶給我心裡的淡淡迴響;眼睛卻很沒用的開始四處搜尋他的身影。當我看到原本屬於他的位子是空的,心,微微抽了一下。

這不是一種心痛,因為我知道,我的愛,還不在他身上。這是一種比較淺的失落,我稱之為惘然。這種惘然能製造出無限多個黑洞,在妳身上不僅穿出永無止盡的失落跟迷惘,更是黑的讓妳無法看清自我,看不清感情,更別談愛的本質。

基於禮貌,我還是點了杯咖啡,不過這次是冰的。為什麼呢?我向來討厭喝冰的咖啡,覺得冰過了的咖啡,會模糊它的原味,體會不到咖啡最原始的美。就跟感情一樣,冰過了的心,冷凍過了的感情,就算再回溫也沒任何意義。

在愛情裡,我始終是自卑的啊。我邊喝那杯冰到讓我舌尖微顫的濃縮咖啡邊思忖著。看了看手錶,也該是時候回去了。同樣的凌晨三點。同樣的星期二的早晨。一樣忙裡忙外的店員,一樣風貌的咖啡店,怎麼,整個氣氛,你不在以後,似乎全都不同?這也是愛情兩極化的地方。有人會解讀成偉大,因為它讓妳的世界都不再一樣;而其他人,就如我這類的人,則會解嘲成盲目。可這也是我痛苦的地方。我知道這只不過是愛情的騙術,是盲目而會迷失自我的,卻還是依舊心甘情願的跳進這個迷渦,任憑感性跟著所有的心思旋轉而放棄理智。

「喀嚓」。我嚇了一跳,趕忙從自己胡亂的思緒中轉回現實。我看見L,笑開的跟個孩子一樣,手上這次換的是相機,朝我拍了張相。我愣愣的看著他,久久無法回復,也來不及跟上任何一次鏡頭的捕捉。L拍了幾許張後,露出他那潔白的牙齒,頭歪著一邊跟我說:「嘿,妳也是台灣人吧?那天我注意到妳跟我道歉的時候,是講中文呢!」。我逼迫自己從驚嚇,噢不,是驚喜,中恢復,用力點點頭。「我之前就注意到妳了呢!」他小孩子氣的說,「因為妳跟我一樣,點的都是曼特寧,而且還都是熱的!哈。這年頭愛喝熱曼特寧的人很少了耶!」他張大眼睛認真說著,似乎為我們兩個有如此多的共通性開心著。

聊了一會兒,很突然的,L就衝衝忙忙跟我道了聲再見,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而走。再那一瞬間,那道玻璃門,於我來說,就好像一個光年般的遙遠和一噸厚度般的沉重。不過,是道玻璃門啊。愛情令人變傻變笨的副作用在此時完全顯露。一絲不苟的擊碎了我的理性。

我邊猜想著L慌忙走掉的原因,邊走出咖啡店。走在巴黎美到無法用任何事物比擬的清晨,我望著漸漸升起的太陽,慢慢等待灰色破曉成為紅橘色瑰麗的圓。我看著日出,又想到這樣的情景就好比愛情。看來我真是個太過膚淺的人,連這麼美的事物,這麼美的時刻都會讓我只想到愛。可不覺得在愛情中,這像極了等待的過程?開始時是如此的陰暗而令人害怕,灰沉沉的陰霾隨時跟在妳身旁,霸道的硬是拖妳往下沉,看不到一絲曙光和希望。就像只能在迷濛的霧裡盲目遊走一樣。妳無法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妳並不知道結果是微笑或是心酸。當一切都真相大白後,霧散去,若是幸福的結果,就如絢麗的跟晨光一般,散發紅橘色熱情的喜悅。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之後的每一次。L總是以讓我驚喜的方式出現,這可能就是感情中所謂的吊足胃口吧。讓我每次都會期待著他的出現,並等待著他那萬中選一會突然出現的方式。

突然覺得自己變的跟醫生一樣。嗯,沒錯。根據診斷結果,妳喜歡上這個咖啡廳小夥子了。這種症狀沒有藥可以醫,主要症狀是會突如奇來的悲傷跟難過,且會變的跟小孩子一般,就像期待大人可以永遠給他們依賴、永遠陪在他們身邊當需要的時候,唉,罹患了童秩依賴症啊。不僅這樣,還會莫名的傻笑,當想到一些人事物的時候。這種病目前無藥可醫,除了定期繼續依賴和保持心情輕鬆之外,別無他法。

讓我最覺得感動也被嚇足了膽是所謂的「第三十九次」吧。

那一次,他約我去塞納河畔散步。一樣。凌晨三點。星期二。噢。對了。我可要好好記得那天的日期。是九月四號。我們手牽著手沿著河岸風光走,又是轉瞬間,他倏地鬆開我的手,飛也似地衝下河堤邊的階梯。「撲通」。他跳入河裡。我能做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大聲尖叫他的名字,一邊跟著衝下河堤,跑到河畔邊。我不知道他要幹嘛,我知道那不是自殺,可是也知道他不會游泳,所以自然很擔心。過了許久L還是沒有回應,我真的緊張了,我從聲嘶力竭的叫喊,轉成哽咽的嗚咽,最後是悲傷的大哭。當我哭到咳嗽的時候,L從背後緊緊抱住我。我緊抓著他,好怕這一放手,我將永永遠遠失去他。

失去?我想,有些時候,就算妳錯以為妳已經失去了,卻其實都還在。只不過哀傷掩蓋了太多太多,讓我們都看不清那份珍貴的擁有。而也有些時候,我們都以為不會失去,能就這樣快快樂樂、幸幸福福的下去,縱使知道這不過是自己編織的夢想,終有一天會幻滅,卻還是堅持著不會失去。

他將我轉過身,面對著他。他手裡握著東西,對我說:「嫁給我,好嗎?」我哭的根本連自己都快看不見L。L說,他很不會游泳,可他知道,我喜歡游泳,喜歡水,喜歡河川湖泊、更喜歡海洋。所以他去學了游泳,暗中的。他手裡握著的東西,現在想想,當初我怎麼問,怎麼想看,他都不肯說,只是莽撞的說,他會把他手中的東西藏在這裡,叫我想起來的話,找到它。那天的我意外的沒想太多,後來竟也就忘了。

嘿,說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很可笑,才認識幾天而已,就談到所謂的婚嫁,也太幼稚不明事理了吧?我卻不這麼覺得。在愛情薰陶中的戀人們,就算只是一句隨口而說的話,也能讓對方聽的感動到不能自己會是傷痛到不能痊癒。誰敢說在談一份戀愛中,誰沒向對方說過這類想抓住彼此才說出口的承諾呢?都有。因為在愛情中的我們是如此的脆弱而敏感,易感到不安又易害怕未來,所以才會想出這種,用一句話,見證彼此的愛,當下的感情,是真實的,是完整的。

我不知道我後來說了什麼,只記得我和L,抱著彼此痛哭。到現在我還是不曉得,L是為了什麼而哭?是為了那天我記不清楚有沒有回答的答案而哭?還是為我們、亦或是他自己而哭?我知道我是為了紀錄當天的驚嚇、難過、轉而成為幸福的記憶而哭。

第四十次。這是最後一次我跟L見面。從此,L從我的世界徹徹底底的消失了。凌晨三點,沒變。星期二的,清晨,沒變。咖啡館門前等待的誓約,沒變。只是再也等不到L的出現而已。就這樣,而已。我站在咖啡館門前直到天亮。那天還下著絲絲細雨。我知道內心是落寞的,我不再否認。我的嘴角卻惡意的上揚,笑出令人痛徹心扉的笑聲,接著眼睛一起附和,淚,狠狠爭奪著誰該先流出眼眶。我此時竟還能安慰自己,告訴自己說還好所有附帶條件都沒有變,變的只有一個東西,充其量不過是一個事件,一個不重要的物品,一段該遺忘的過去,不值得難過。
自從跟L在一起之後,我的記憶變的很差。我記不得我是怎麼回到宿舍的。可能是自己心裡深處刻意的遺忘吧,一想到難過或是跟L有牽扯的事、物,我的記憶都會護主心切的自動跳過,蛻蝕成空白。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瞪著月曆發呆,喃喃數著還有多少天才能結束在異鄉求學讀書的日子,返回最愛的家鄉,返回家人真摯的懷抱。看著看著,我往前翻翻前面的月曆記事,與L的一切又翻箱倒櫃壓的我窒息。

人的脆弱很多時候都是自己造成的。我想。要不是我忽略了那些如撕烈傷口般的痛,要不是我假裝遺忘了那些扣人心弦L所給的情結,我根本不可能翻到前面幾頁月曆,看到那些記載著快樂的曾經,無情的嘲笑自己。

我用力摔開那本月曆,想出走宿舍,透透風。現在是傍晚七點。也對,該是吃晚餐的時間了。我拖著佯裝雲淡風輕的身軀在街上遊盪,卻發現偽裝卻更是份外的累人。

人,總是會受記憶控制的,不然怎麼可以稱之為人?我們有回憶,卻不能選擇記憶哪些片段,所以才更顯出曾經的美麗。

走著走著,當映入眼簾的是他曾經為了我跳進湖裡,證明他為了我特地去學他以前打死不碰的水,他最最不喜歡的運動,靠近他最討厭的湖泊河川的美麗塞納河。這時才想起,當初在河畔,他手裡所握的東西,他抱著我時所說的話。我緩步走下河堤階梯,蹲在那時為他痛哭流涕過的地方,望著河水發呆。過了一會就開始動手找當初他手裡的東西。

嘿。L告訴過我,會埋藏在這附近的。我環視了四周的土壤,沒看到任何疑似他會留給我的東西。我忽然想到,說不定,會是在河裡。畢竟當初L起身時,也是從河裡拿出他手中緊握的東西的。我雙腳甫踏到河裡軟泥,就發現我採到了某個硬硬的東西,類似碎寶特瓶或鋁箔包或者酒瓶吧。我伸手下去搜尋,果真讓我撿到一個東西。不過是個生鏽的小鐵盒子。我輕輕一開就打開了。發現裡面有一張被捲起來放在塑膠袋裡,保存還算完整的紙張。我不想看紙張裡面寫了些什麼,我的直覺告訴我,看了那張紙,我一定會崩潰。最後,還是顫抖著打開那張紙,發現那是一張家族病歷表。那是,是家族性的心臟病。

遇見他的最後一次,第三十九次。是他在這世上的最後一天。他不碰水,不只是不喜歡水,而是因為罹患的心臟病讓他一游泳,上岸就會氣喘。他選擇用笨拙的方法告訴我真相,也不願意親口說出,讓我哭著看到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人的溫柔,有些時候如果不是細細體會,真的會錯失了很多次感動。哭泣跟眼淚,到最後一刻,都只是多餘的。

  小的時候,還沒真正學會去愛一個人的時候,我總是以為,痛到盡頭的感受,就是哭到天荒地暗,什麼都失去知覺。直到遇見了L,直到真正勇敢去愛過,真正被傷過、成長過,才知道,原來真正的難過,是哭不出來的。因為那些悲傷、心痛、遺憾、惆悵、後悔,早已經內化成了身體的一部份,外在的哭泣跟眼淚也無法紓解這種心傷。

真相不一定是最美的。但是不知道真相,一直活在假象中肯定是最痛苦的。

雖然相遇才短短幾次,三十,又九。但是愛情的本質,本來便不在量,而是質。我活過了我人生中,最真、最美的愛。



創作理念:
正好是一場雨的開始。正好是一首優美鋼琴樂的結束。
這才讓我想到關於愛情本質的總總。
或許每個人跟我想的都不盡相同,不過創作之所以為創作,
正是因為那是每個人自己的東西。你可以有你的想法,我也可以堅持我的執著。所以,才創作。
雨聲,總是能勾起許許多多的想法。而我是個敏感又多心的人,
雨聲讓我想到的就是跟愛有關連的條件之一。
我想謝謝你,L。因為你給的悲傷,讓我有寫作的靈感。
嘿,失戀的女人果然浪漫啊,你說是吧??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7-19 00:44:04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是吧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0 01:55 , Processed in 0.054034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