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21|回復: 2

[分享] 金川義元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8-10 17:37: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一、還俗平亂

今川義元,係駿河守護今川氏親的五子,由於是第五個兒子的關係,所以年幼時即被送入駿河善德寺出家,改名為「梅岳承芳」,其後亦曾前往京都修行,或許是這段經歷,義元一生都對於京都的文物風俗非常著迷。

原本預定以修行和尚終其一生,不料,在十七歲左右,由於同母兄長今川義輝猝死,庶兄玄弘惠探憑藉外戚勢力有入主今川家的企圖,義元母親壽桂尼(出家法號)急命義元還俗,並取得幕府將軍足利義晴承認其繼承家督,亦獲得北條氏綱的支援,順利擊破敵對勢力,是為「花藏之亂」。


二、三國同盟

義元繼位之後,打破長久以來其父兄與甲斐武田信虎(信玄之父)敵對的狀態,迎娶信虎之女,與北方的武田家採取和睦政策,但卻激怒了一向與武田家為敵的北條氏綱、氏康父子,北條軍屢次攻打駿河東部,雙方在此進行曠日費時的拉鋸戰。

後來武田信玄放逐父親信虎,將信虎送交義元監管,義元則與信玄進一步締結婚約,由武田信玄嫡子義信迎娶義元之女,強化了彼此的關係。

後來因為北條氏康繼位不久,面臨關東管領上杉憲政的威脅,包圍了河越城,乃由信玄調停,氏康與義元達成停戰協議。

但不久雙方又開始在國境附近爭執,義元之軍師太原雪齋和尚出面奔走,邀集氏康、信玄與義元,三人在善德寺會面,達成三國同盟的協議,由氏康將女兒嫁給義元嫡子今川氏真,信玄將女兒嫁給氏康嫡子北條氏政,加上先前已經締結婚約的信玄嫡子義信與義元之女,形成互為親家的局面,徹底解決了今川家在東方的戰事。期間,義元亦曾介入調停信玄與長尾景虎(即日後的上杉謙信)在川中島的對陣。



三、掌控三河

義元一方面在東方與北條家周旋,另一方面則將勢力伸入三河國。

三河的松平廣忠(松平元康即德川家康之父)採取親今川家的政策,而與尾張織田信秀(織田信長之父)對抗,但廣忠遭人刺殺,年僅六歲的竹千代(德川家康)前往駿河中途亦遭到綁架送往尾張,三河松平家岌岌可危,義元派太原雪齋率軍出征,先後在「小豆阪之戰」及「安祥城之戰」擊敗織田信秀,俘虜信秀派往鎮守安祥城的庶子織田信廣,經過交涉後,織田家與今川家交換俘虜,竹千代被送往駿河,由義元監護,並由太原雪齋指導學問,織田家勢力退出三河,義元並一一剷除三河國其他不服從的土豪勢力,巧妙地運用竹千代而掌控了松平家。



四、桶狹間之戰

義元解決東方及西方的問題,成為駿河、遠江、三河的領導者,同時大量引進京都文化進入駿府,成為文武兩道優秀的百萬石戰國大名,加上今川家本為足利將軍家的旁系,義元的名聲在當時堪稱為東日本第一人,於是,義元興起了進京號令天下的野心。義元命成年的松平元康(德川家康)擔任先鋒之一,動員東海道地區龐大的軍力,朝尾張、三河國境進軍,只有年輕的織田信長成為阻礙。

由於軍力龐大難以一次通過尾張、三河邊境的沼澤地,今川家部隊分散,義元本陣走走停停,一方面接見附近土豪的臣服,另一方面是聽取前線包括松平元康在內的戰報,進入了山谷地形的桶狹間,義元在此稍作休息,但信長率領的突襲部隊卻迂迴越過今川軍的前線,奇襲在前線戰場後方的義元本陣,義元本陣大亂,義元及親信重臣均戰死,其首級遭到織田軍取走,成為後世嘲笑的對象。

桶狹間之戰的結果,雖然使義元身首相離,但實際上其絕非智略短淺之輩,只能說他時運不濟。

============================================================================

突襲



樹林深處,一群身著朱色盔甲的武士躲藏在密林裡,前頭的則是騎著幾匹駿馬,「野分」、「龍捲」、「吹雪」,從左而右將近十匹的好馬依序排開,最前頭的是有著駿足的「疾風」。豆大的水珠打在綠葉上,和那騎在「疾風」背上一身發亮黑色戰盔的──織田信長!

一席黑色的織田信長,從他身上感受得到一股高貴的氣息和修羅般的霸氣。腰際佩帶著四尺二吋的愛刀「國重」、「光忠」。

雨勢逐漸加大,狂風掃過樹林,聲似敵人的怒吼,彷彿身上的每一片鎧甲都在震動著,閃電一道道的落在地平線上,正是時候了,金川勢的人都醉倒在泥巴裡,連盔甲、鞋子都隨處丟在地上,還有人光著上身沐浴呢。

信長拔出四尺二吋的大刀高舉著,
「取下金川義元的首級,讓我們織田家的旗幟立於天下吧!」高亢的聲音伴隨著雷響。
「是!」
「是!」
「是!」
士兵們都拿起了刀槍,向著信長一股特有吸引力的背影衝出。

天空如黑夜一般,狂風、雷雨加上不時的閃電,信長駕馭著「疾風」俯衝而下,醉生夢死的金川勢怎麼也想不到,遠本應該在百哩外躺臥在濃姬膝上的......信長,直到一匹快馬從他們頂上一躍而過,一身華麗盔甲的信長。還來不及思考,大刀一揮,頭顱騰空而上,鮮血從傷口瘋狂噴出,接著一個斬擊,士兵連著盔甲一分為二,又是一陣鮮血濺出,信長一個轉身將「光忠」抽出順勢斬殺了一個敵將,此時信長的眼神充滿著修羅的殺氣,一時之間慘死刀下的不記其數,反應較快者,向著信長蜂擁而上,卻被信長引以為傲的槍隊一字排開在信長身後。

「叭叭叭」一陣槍響後,原本衝向信長的士兵一個一個接連倒地,幸運被擊中腹部、小腿的倒在血泊中哀嚎,運氣差的則是像蜂窩般的死去,前排的火槍隊正填充火藥時,後排的士兵緊接著替換而上,從不間斷,「叭叭叭」又是一陣,原本在血泊中掙扎的傷兵一一被擊斃。原本沉浸在勝利幻想中的金川勢被突如而來的襲擊,毫無抵抗能力,多半的人都是在還沒發覺的情況下慘死在刀下、槍下,金川勢可謂全軍覆沒,就在一片哀嚎中,金川義元的主帳篷裡傳出一陣撕裂聲,帳篷一抹清晰可見的血色,片刻後,血如彩虹般地噴灑而出,接著一位珠紅色盔甲的武士走出,高舉著義元的首級。

「金川義元的首級,被我毛利新助秀高給取下。」這聲音像是對風雷宣告著。
義元戰死的消息迅速傳開,倖存者聽到了
都不知所措的四處竄逃。

織田信長高舉著愛刀「國重」,向青空大喝。
「織田家勝利!!!」
「嘩!」
「嘩!」
「嘩!」

永路三年(一五六○)五月十九日,金川義元為得天下而舉兵上洛,卻在桶狹間一戰敗亡,天下的夢想於信長所終止。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2-8-27 01:00: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有空一起交流一下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3 23:02 , Processed in 0.062961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