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89|回復: 1

[分享] 揭秘:中国古代的权势女人们消费“男色”的种种花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4-9 16:13: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著名的女皇帝、唐高宗李治的皇后武则天,就是这方面的女界精英,引领唐时时尚。武则天提倡在性权力上要“男女平等”。男人当皇帝可以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女人为什么不可以拥有多人男宠?于是薛怀义(冯小宝)、张易之、张昌宗、沈南谬等这类据说阳具超比例粗大、且精力过人的美男、猛男,先后上了这位中国惟一女皇的香榻。

  武则天到底消费过多少“男色”,史书上并无确实记载,这种事情是不能上典章的。有学者称,武则天的面首不过薛、二张、沈等四男,实际上应该很多,再弱智的人也不会相信武则天那样守身如玉。男皇后宫佳丽三千,女皇的闺中蜜男也不会少。只是这四个男人威力强大,超著名而已。如柳良宾、侯祥云等朝臣、近侍,也都曾是武则天的面首。有不少处男在床上因为表现不好,不能让女皇帝满意、满足,都让她下令处死,“消失”了,以致于武则天有“洎乎晚节,秽乱春宫”的史界评论。

  武则天消费男色的手段与男皇选妃子一样——“选送”,派人专门给她物色可意的男人。《旧唐书·张行成传》(卷82)对此事曾留下文字记载,“天后令选美少年为左右奉宸供奉”,遭意识传统的朝臣谏反。其中这么两位“女选官”表现出色,其一是太平公主。这太平公主可不是别人,乃武则天的亲生女儿。薛怀义、张易之、张昌宗等就是太平公主自己“试用”满意,感觉超爽之后,才选送给母亲的,合演了一出中国历史上“母女共夫”的风流。

  另一著名的“女选官”是上官婉儿。上官婉儿是当时的宫中女官,后成为中宗李显的宫妃,受封“婕妤”。这李显是武则天的儿子,上官婉儿就是武则天的儿媳妇了。儿媳妇给婆婆物色面首,概称古今女人男色消费现象中的又有一奇绝艳闻。

  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一样都是女中风流,本身就不是“好女人”。但上官婉儿色艺俱佳,是不可多得的女诗人,情商自然也很高。上官婉儿同样也有偷情史,既然给女皇选美男,自己也不可能放过风流的机会,据张昌宗便有一腿。在未成李显妃子时,上官婉儿便与李显媚来眼去,玩过鸳鸯戏水的把戏,李显复位后因此才会不忘旧情,公开把上官婉儿召幸。在获婕妤身份后,年老体弱、后宫拥有如云美女的李显,实际上已不能满足年少的上官婉儿的肉欲,于是上官婉儿和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私通,发生了性关系。再后,把兵部侍郎崔湜也搞到了闺房,变成了自己的面首。崔湜投其所好,又把自己的亲兄弟崔莅、崔液、崔涤等推荐给上官婉儿,创造了兄弟四人共事上官婉儿一女的历史纪录。

  武则天选男宠还有一套心经,据说她从男子的外表特征上便可看出其性能力之高低,如果男子的鼻大梁直,其阳具亦颇雄壮,长得粗长,床上功夫自然不会太糟糕。除了“选拔”外,武则天的男宠还有“引荐上岗”。

  引荐,有自荐与他荐之分。在武则天的男色消费过程中,两种方式的“荐”都存在,说白了都是“拉皮条”。如男宠之一侯祥云,便是自荐上了武则天的床,《旧唐书·张昌宗传》(卷82)记载,“左监门卫长史侯祥云阳道壮伟,过于薛怀义,专欲自进堪奉宸内供奉”。柳良宾则是他荐的,不过这个“他”是他的父亲——“上舍奉御柳模自言子良宾洁白,美须眉”。

  说到“他荐”,不能不提一个人——嫪毐。嫪毐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赢政母亲赵姬的情人,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有确切文字记载的阴茎长得超长,且有特异性功能的男人。嫪毐能上了天子老娘的床,并将她肚子搞大,给赢政生了两位同母异父的弟弟,便是吕不韦有意推荐的结果。丑事败露后,嫪毐受了车裂之刑,秦始皇用四辆马车,拴着他的四肢,将其分尸,他生的两个“杂种”也遭秦始皇扑杀。

  《史记·吕不韦传》(卷85)对嫪毐被推荐经过有较详细的记载,“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以啖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韦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韦又阴谓太后曰:‘可事诈腐,则得给事中。’太后乃阴厚赐主腐者吏,诈论之,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与通,绝爱之。”

  这段话的关键意思是,嫪毐的阴茎很厉害,勃起后可以把车轮转动起来。一直与太后有染,私通在前的吕不韦看到秦始皇慢慢长大了,而太后性欲却不见减,担心如此下去东窗事发,便暗暗地把奇男嫪毐招到家里,打算推荐给太后。太后听说后果然淫兴顿起,心中大乐,恨不得一下弄到身边,吕不韦乘机把嫪毐推到了太后的床上。但一个长首硕大家伙的大男人是不能擅自进入后宫的,吕不韦出了一个馊主意,给嫪毐做了假割生殖器的“腐刑”,成太监便可堂皇地出入后宫了。太后也暗中买通主刑的小官吏,仅把嫪毐的小胡子拔光了事,以掩人耳目。

  “选拔”和“引荐”是古代有权有势女人实现男色消费的两种途径,还有一种方式是“偷”。

  这里的“偷”与男人的所谓“偷”有不同,也与《西厢记》中崔莺莺悄悄翻墙头与张生约会的“偷”有别。古代男人有经验之谈,称妻不如妾,妾不妓,妓不偷。男的人“偷”是勾引,而上层女人的“偷”明显不同,是变向地不公开地抢男人。

  “偷”最拿手的女人,当是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司马衷为晋武帝司马炎的次子,天生一个弱智。但痴人有痴福,司马衷有天子命,9岁即被册立为皇权继承人,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蠢的一位皇太子。当然即了大位后,司马衷就是最愚蠢的皇帝啦。

  司马衷蠢,皇后不蠢。司马衷能当上皇帝就是贾南风这个女人的功劳,《晋书·帝纪第四》(卷4)记载,“帝(指司马衷)之为太子也,朝廷咸知不堪政事,武帝亦疑焉。尝悉召东宫官属,使以尚书事令太子决之,帝不能对。贾妃遣左右代对,多引古义。”贾南风利用“枪手”,让自己的丈夫坐上了龙椅。

  蠢丈夫遇到聪明的妻子是幸,也是不幸。贾南风有手腕让丈夫当皇帝,也有办法让自己“性福”一生。她生育不行,却生性风流,性欲浓烈得怕人。弱智的司马衷难解风情,夫妻生活过得相当无趣。这种情况下,多情多欲的女人该怎么办?给墙外的男人送媚眼啊,即所谓“红杏出墙”!但贾南风的媚眼却没有男人愿意接,也不敢接。因为她长得太难看了,是中国历史上“经典丑女人”之一。

  贾南风如何丑?借用她公爹晋武帝语,“丑而短黑”。

  换成今天的大白话来说,就是个矮腰粗,脸上长疤,又黑又丑。而且,贾家门风不好,妒贤忌能,人兴不旺。据《晋书·列传第一·惠贾皇后》(卷31)记载,当时晋武帝就不同意这门亲事,无奈皇后喜欢。贾氏比司马衷大两岁,还是“姐弟配”,成婚那年,贾南风17岁,司马衷15岁。

  成了太子妃后,贾南风醋意大发,容不得别的女人沾染司马衷。司马衷喜欢上哪个女人,哪个女人招灾。贾南风自己不能生育,更见不得别的太子妃子怀孕,发现便施变态之刑:“妃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晋武帝听说儿媳妇如此凶残,不贤惠,心里大怒,欲把这位难有正宫娘娘之品的未来皇后给废了。后身边的人劝说晋武帝,称贾氏太年轻,况且嫉妒也是女人的本性,情有可原,贾南风方避免了被废之运。

  当上皇后后,贾南风胆子更大了,妒与淫一起来。长期与她的“保健医生”、太医程据通奸,保持不正常的男女关系,此即史书所记载的贾氏“乱彰内外”一说。程据长得高大威猛,颇得贾南风的欢心。但一个程据哪能满足天天山珍海味女人的性饥渴?贾南风便开始“偷”了,派身边的老妈子帮她到大街上寻找猎物,物色美男。一旦相中,老妈子便想方设法诱男子上专车,将之悄悄带其进宫,供贾氏“消费”。

  这种专车有讲究,四边包裹严实,男子进了车厢内后,车帘便拉下,并把车门锁死。人坐在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当时坊间俗称——“坐黑车”,此词后被引伸为男人吃软饭、以肉体陪侍女人。

  “坐黑车”的下场是很可怕的。凡是坐了贾南风“黑车”的男子,一般都不可能活着回来。贾南风在玩够之后,为防泄密,这些男人都会被秘密处死。因为这个,京城附近年轻美男子失踪事件骤增,搞得人心惶惶。但有一个例外,一名在洛阳附近县府当捕盗的小头目(相当于现在治安小队长),不只没有被处死,还获赠了大量的财物,只因他把贾南风服侍得很舒服,人又长帅,贾氏才不忍心杀他。

  但由于这笔意外之财非同寻常,乃宫中之物,惹出了大麻烦。当时,贾南风身边的人怀疑那男人的东西是从宫中偷来的,便把他抓起来审问,“听者闻其形状,知是贾后,惭笑而去,尉亦解意贾氏”,贾南风淫乱一事这才留下了一个活口。

  贾南风男色如何消费得逞的?看了这美男“坐黑车”经过便全明白了。这个人是当时的美男,人长得英俊,在今天看来就是一位极品帅哥。贾南风图慕其美色,便差一老妈子将他诱偷进了后宫。当时,有一个穿着打摆很不一般的老太婆找到那男子,用瞎话诓骗他,老太婆自称他是她的贵人,求他帮忙。大概意思是说,有算命的算她今年运气不好,要遭难,需得东南方向贵人帮助,方可破解转运。一路往东南方向寻来,果然遇见了贵人,老太婆肯请贵人一定跟她走一趟,帮她、其免灾。

  老太婆把男子拉上了一辆装饰很讲究的车子后,车便把四周的车帘放下来。男子问她要带他到什么地方去,她一直不吱声,天快黑时车子才停下。男子被带进了一座豪华漂亮的房子里,随即又被引去洗澡宽衣,又得好酒好菜招待。当天晚上男子被送到一个房间,“见一妇人,年可三十五六,短形青黑色,眉后有疵”。后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此男子在贾氏这里过了三四宿,后药酒迷昏再用“黑车”送回。

  此事并非源于野史,正史有记载。出处见《晋书·列传第一·惠贾皇后》:“洛南有盗尉部小吏,端丽美容止,既给厮役,忽有非常衣服,众咸疑其窃盗,尉嫌而辩之。贾后疏亲欲求盗物,往听对辞。小吏云:先行逢一老妪,说家有疾病,师卜云宜得城南少年厌之,欲暂相烦,必有重报。于是随去,上车下帷,内簏箱中,行可十馀里,过六七门限,开簏箱,忽见楼阙好屋。问此是何处,云是天上,即以香汤见浴,好衣美食将入。见一妇人,年可三十五六,短形青黑色,眉后有疵。见留数夕,共寝欢宴。临出赠此众物。”

  像武则天、贾南风这样“第一夫人”玩男色消费,可以想像出来的,历代都能找出不少这样的名女人,有兴趣者可以去翻翻史书。

  在古代,上层女性男色消费还有一种途径,就是“要人”。顾名思义,要就是直接开口,向有权的男人要男人,南北朝时期宋废帝刘子业的妹妹山阴公主便是通过这种手段实现的。

  山阴公主名叫刘楚玉,和刘子业是亲兄妹,嫁与驸马都尉何戢。刘楚玉不只滥淫,还乱伦,竟然与刘子业在宫中过起了夫妻生活,多日不回家。还有出格的事哩,她竟然公开提出置面首,即蓄养供她玩弄的男宠。

  《宋书·本纪第七·前废帝》(卷7)有这样的记载,“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与你虽然男女人别,但同是一个爹生的,你却拥有六宫上万女人,而我只有驸马一个男人,这对我不公平。这刘子业亦昏,让妹妹这么一说,“乃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即赏赐了30个年轻貌美的男子给妹妹。据查,靠生殖器谋生男人的专称“面首”一词,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女人如果有权,消费起男色就方面多了。不过,如果有钱也好办,像男人那样直接“买春”啊。这种方式大家知道不少,就不多说了。值得一提是,现在不少富婆也擅长此道:一种是“包二爷”,像男人找小蜜、包二奶一般;二是“抓鸭子”,即召男妓。

  在清朝中后期的上海、广州等地,受西方的影响,不少戏班子“卖女座”,即专门为富婆、怨妇设专场演出,如果富婆看中了台上的男生,便会大把花钱捧场,买入屋中。不少男扮女装与真美女无弄的男伶,由此摇身一变成为了地地道道的男妓。甚至当红男伶,也放弃丰厚的演出收入,甘愿离开舞台,成为专职的“性工作者”,因为贵妇们出手大方,比演出来钱更快。

  男人要完全满足女色消费,最简单可行、免招非议的办法就是多置几房小妾。通过“多妻”,最大限度地实现淫乐的需要。“多妻”的反面,就是多夫。这是一种辩证的关系,男人在消费女色的同时,也是女人在消费男色。如上官婉儿、刘楚玉在事实上都是“多夫”。在民间,多夫现象在少数民族女性身上出现较多,其方式,一种是不断地换男人。

  还有是寻找有婚姻色彩的固定性伙伴。《隋书·西域传》(卷83)记载,“挹怛国·······兄弟同妻。妇人有一夫者,冠一角帽,夫兄弟多者,依其数为角。”

  这种多夫并非全是娶不起老婆导致的,应该是母系社会性俗的遗风。当然这种情况或许首先不是出于男色消费的目的,而是为了婚姻和家庭,与纯粹的享受型男色消费有明显区别。

  一种很另类的男色消费现象也值得注意。就是通过被丈夫用来“招待客人”,在一定范围内感受不同的男性风采。《汉书·地理志下》(卷28下)记载,在当时的燕国蓟地便有这样的风俗,“宾客相过,以妇侍宿,嫁取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后稍颇止,然终未改。”这里面“以妇侍宿”看似男人在消费女色,事实上这种消费是双向的,受风俗的影响,女人们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或是难为情,很可能是“求之不得”。

  上面说的都在正常人群里发生的男色消费,还有一类女人不能不提,因为她们是隐在泛黄佛经后面、与青灯度影相伴的出家女尼。

  据古人笔记,在南朝时有的尼姑并不拒绝性生活,甚至应当时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嫖客的要求,不少姑尼还从事卖淫活动,使尼庵变为地下“妓院”。而真正可以进行男色消费的女尼,往往是一些当家的主持,借与外界广结善缘的机会,暗渡陈仓,追鱼水之爱,求男女之乐。

  从历史记载来看,寺庙成为性爱道场并不鲜见。如武则天,她本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才人,李世民死后则天与所有嫔妃一样,均被发送至长安感业寺,削发为尼。她能与李治重温旧梦,一开始就是在感业寺内交欢的,后来才被召入宫。

  中国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尼姑男色消费记载,见北魏杨炫之撰著的《洛阳伽蓝记》。书中“瑶光寺”一节是这样写的:“瑶光寺,世宗宣武皇帝所立·······椒房嫔御,学道之所,掖庭美人,并在其中。亦有名族处女,性爱道场,落发辞亲,来仪此寺,屏珍丽之饰,服修道之衣,投心八正,归诚一乘。永安三年中,尔朱兆入洛阳,纵兵大掠,时有秀容胡骑数十人入瑶光寺淫秽。自此后颇获讥讪。京师语曰:‘洛阳男儿急作髻,瑶光寺尼夺作婿’。”

  瑶光寺是一座皇家寺院,孝文废皇后冯氏、宣武皇后高氏、与孝明皇后胡氏等后魏皇后,还有大量的妃嫔、贵妇人,都选择在此寺出家。但瑶光寺后来却成了“性爱道场”,这些上层女人虽然不乏自愿者,但大多数是失宠女人或不幸的未亡人,不得不进入尼庵苦度余生。而且不少女人都为富婆,六根不净,很难与青灯长伴。她们在寺内并不会安分,生活相当奢侈,并不下于在宫中光景。由于没有了后宫礼制的约束,这些有过性生活的女人当了尼姑后反面更为放纵,成为真正的浪女人。

  这些贵族尼姑都有专人服侍,仆婢们的任务之一便是到外面给她们寻常“猎物”,在洛阳街头寻找到猛男帅哥后,便偷偷送进寺内陪他们的女主人睡觉,供其淫乐。这倒与司马衷皇后贾南风的所为差不多,区别是一个是为一个女人服务,一个为一群女人服务。

  当时有几十名兵匪听说寺内尼姑淫荡,竟然闯进去“找女人玩”,在瑶光寺“打炮”。这些出家女人不守妇道,也忘记了僧道,不少男子被玩弄都还会被灭口,女人真的如老虎,能吃人了。当时,不断有良家男子离奇失踪,有的人家担心出事,只好把男孩打扮成女孩,“洛阳男儿急作髻,瑶光寺尼夺作婿”一说,就是这么来的。

  最后需要点出的,与女色消费一样,古代女人男色消费也有是出于延年益寿的动机。像武则天那类老女人的男色消费,除了享乐,还希望从处男、壮汉们身上获取精液,吸收阳气,永葆青春活力。现代的医学试验已证明,男子的精子的精液有美容奇效,但这样保健型男色消费的说法,更像玩男人的一个借口! [ 俺想说几句 ] [ 查看网友评论( 3 ) ]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2-6-5 02:07:23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5 16:35 , Processed in 0.057544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