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551|回復: 1

[分享] 聖火降魔錄 曉之女神 劇情攻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10-16 15:30: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一部 曉之女巫
序章 在灰色的天空之下
  • 隊長:有找到嗎?
  • 士兵:不在這一邊...
  • 隊長:應該就在這附近,繼續找!
  • 士兵:是!
  • 士兵:什麼嘛...沒有半個人...
  • 士兵:明明就有在這附近聽到聲音啊。
(啾啾)
  • ミカヤ:安靜!ユンヌ!拜託你要乖乖的歐...
  • 士兵:誰在那裡!?
  • 士兵:是「曉之團」的那些傢伙嗎?
  • 士兵:不是,好像是在睡覺的野鳥罷了。
  • ミカヤ:啊~
  • 士兵:哈哈~抓到了!
  • 士兵:這頭髮...難道是那個占卜師?
  • 士兵:「銀髮的少女」啊、看來是抓到大魚了,
沒有了她、「曉之團」也不過是一般的盜賊集團、快把她帶去給隊長!
  • 士兵:用這個吧。
  • 士兵:很好、聽好了啊デイン的小姑娘、不想受傷就乖乖跟我走...
  • 士兵:可惡!有同伴嗎!
  • サザ:ミカヤ~
  • 士兵:不要以為你們可以逃走啊!
  • ミカヤ:(咒文)
  • 士兵:啊!看...看不見了!
  • サザ:做得好、快逃吧~
  • ミカヤ:ユンヌ!
(幾天後 デイン王都 ネヴァサ)
  • エディ:那傢伙好慢啊。
  • ミカヤ:...
  • エディ:ミカヤ、你的占卜可以知道具體一點的東西嗎?
像是時間、內容之類的。
  • ミカヤ:抱歉、エディ...我的能力沒有這麼萬能。
我只感覺我們早點離開這裡會比較好...
  • エディ:不不、我不是在怪妳啦。只是レオナルド集合會遲到令我有點在意而已...
  • ?:救命...!誰、誰來救救我啊...!
  • ミカヤ:發生什麼事了嗎?
  • 大嬸:你們兩個!別在那裡慢吞吞的了。強盜襲擊這條街了、快點逃吧!
  • ミカヤ:帝國的駐守兵沒有行動嗎?
  • 大嬸:就只是看著而已...還笑著說正好排解無趣。
  • エディ:那些傢伙、不把戰敗國的人民當人看待嘛?
  • ミカヤ:...我知道了、那些強盜就交給我們吧...
大嬸們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吧。
  • 大嬸:你們在說什麼啊。你們做得到嗎?
  • エディ:不用擔心、我們可是「曉之團」的一員哦!
  • 男孩子:真的嗎!哥哥們真的是那個「曉之團」啊!?
  • 大嬸:最近傳聞中的義賊集團居然是這樣的年輕人...
  • ミカヤ:所以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 大嬸:可、可以嗎?真抱歉...要小心一點歐。
  • 男孩子:加油!
  • 首領:全部給我聽好了!這條街只有老人和小孩而已!給我搜括一空!!
  • ミカヤ:這裡很危險,ユンヌ、快離開吧。
  • レオナルド:ミカヤ!
  • ミカヤ:レオナルド!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 レオナルド:這隻小鳥告訴我的啊。兩個人就開始戰鬥、真是亂來啊...
不過再多我一個人也不會讓情勢好轉多少。
  • ミカヤ:才沒有那回事呢,你來就讓人安心許多了。
  • レオナルド:那就好好加油吧。
  • エディ:太棒了!我們贏了!
  • レオナルド:終於呢。
  • ミカヤ:過來、ユンヌ。
  • ?:姊姊~
  • 大嬸:大家都沒事啊!太好了、太好了!
  • ミカヤ:不好意思讓您擔心了。
  • 大嬸:你在說什麼。謝謝...你們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
  • ?:你們幾個在這裡做什麼!!
  • エディ:糟糕!是ベグニオン的那些傢伙。
  • レオナルド:可不能被抓走啊。ミカヤ、エディ!快逃!
  • ミカヤ:我們...不走不行了。
  • 大嬸:我知道、快逃吧。
  • 男孩子:姊姊們掰掰!我叫ニコ!下次再見。
  • ミカヤ:再見。
  • 士兵:站住!
  • ?:怎麼了、那些人是誰?
  • 士兵:ジェルド將軍!?您是什麼時候...
  • ジェルド:剛剛才到。今天開始王都ネヴァサ隸屬於我ジェルド的管轄之下。
我不像前任長官一樣心軟,你們都給我繃緊點!
  • 士兵:是~
  • ジェルド:首先報告逃走的那些是什麼人。
  • 士兵:屬下認為、他們是最近盤據在王都附近、煽動人心的「曉之團」的成員!
  • ジェルド:更詳細的報告。
  • 士兵:是!他們是以我們向民眾徵收的物資為目標的盜賊集團。
據說、會將物資還給民眾...
  • ジェルド:歐~很像義賊嘛。
  • 士兵:他們同伙有被稱為「銀髮的少女」的占卜師,她只要用手去觸摸、受傷的人就會立刻被治好,
街上的民眾都把她當成救世主。
  • ジェルド:所以呢?那你們一直以來都在做些什麼?
  • 士兵:是、我們幾天前突襲了他們的基地並發現了「少女」,但他們使用了狡猾的手段逃跑、
一直到現在...
  • ジェルド:原來如此、我大概了解了。
  • 士兵:是...
  • ジェルド:你們就是如此無能、對吧?
  • 士兵:嗚啊!!
  • ジェルド:那邊的那一個。
  • 士兵:是。
  • ジェルド:把那邊的人抓過來審問,團員人數、所在地、什麼都好。
  • 士兵:是!了解!
  • ジェルド:敢咬向ベグニオン的利牙我要拔得一根都不剩!
  • アルダ-:有稍微可以施展一下身手的對象也不錯啊。
  • ジェルド:真是的...監視這種只有老人和小孩的城市實在有夠無聊,不找點刺激還真做不來。
第一章 奇蹟的少女
(曉之團 隱藏之家)
  • ミカヤ:昨天的事、還是跟サザ說比較好吧。
  • レオナルド:我們被ベグニオン的駐守兵看見樣子了...
  • エディ:真是的...這裡明明就是我們自己的國家、為什麼非得這樣躲躲藏藏的不可呢?
  • レオナルド:3年前的戰爭輸了,就只是因為如此。
  • エディ:我們是輸給クリミア啊!才不關ベグニオン的事吧?
  • レオナルド:這也沒辦法、クリミア放棄了デイン的統治權...
  • ミカヤ:クリミア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 ?:雖然是打贏了戰爭,但クリミア也已經沒有餘力再多統治一個國家了。
  • ミカヤ:サザ...!還有ノイス。歡迎回來、怎麼這麼晚呢?
  • サザ:我們的消息似乎傳開了...駐守軍的戒備變的嚴謹許多。
  • ノイス:這裡也很危險了、和我們出門的時候比起來巡邏多了快一倍啊。
  • レオナルド:那個、其實啊...
  • ノイス:怎麼啦?少爺們又闖了什麼禍對吧?
  • エディ:不要把我們當小孩子!我們已經是很有能力的大人了!
我們三個人打敗強盜、保護了街上的人們。
  • サザ:強盜...怎麼回事?
  • レオナルド:是昨天的事情了...
  • ノイス:原來如此,我們不在的期間發生了這樣的事啊。你們做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嘛。
  • エディ:也沒有啦、畢竟我們是「曉之團」的一員啊。
  • レオナルド:笨蛋...不是在誇獎你啦。
  • エディ:啊?
  • ミカヤ:抱歉、讓ベグニオン的駐守兵知道了我們的存在,我太輕率了。
  • ノイス:已經發生的事也沒辦法了。
  • サザ:這裡已經不安全了,大家收拾東西吧。
  • ノイス:喂喂...現在就收啊?才剛回來至少也先吃頓飯嘛...
  • ミカヤ:サザ說的對,還時早一點離開比較好。
  • ノイス:知道了。死亡就是永遠的休息可不只是俏皮話啊。
(ネヴァサ 巷子)
  • ノイス:糟了、這條巷子也有啊。
  • エディ:這邊也不行、到處都是駐守兵,連隻小貓都逃不出去。
  • ノイス:這樣嗎...這邊的警戒還沒有很完備,好了、該怎麼辦?
強行突破也不是不可行歐...
  • レオナルド:不等去別的方向調查的サザ嗎?
  • ミカヤ:不行!後方也有士兵在追趕...要是不快點行動,被包夾就一定逃不了了...
  • ノイス:沒辦法...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啊。教會方向的階梯繼續往前走就是市場了...
就從那裡闖過去!我在前線確保退路,ミカヤ、レオナルド!後方支援就拜託你們了。
  • ミカヤ:恩。
  • レオナルド:交給我吧。
  • ノイス:エディ、你也要好好跟著、不要勉強戰鬥。要是受到攻擊就先撤退、知道嗎?
  • エディ:知道了!
  • ノイス:好~戰鬥開始!
  • 傭兵:イサイヤ隊長~「曉之團」的傢伙出現了!
  • 隊長:果然...和他的預測一樣啊。
  • 傭兵:他們一定會選擇警備較薄弱的路線...真的說中了呢。
  • 隊長:為了解決他們,帝國那些傢伙才雇用了我們...絕對別讓他們逃了!
  • 傭兵:了解!
  • サザ:喂、這邊!
  • 士兵:找到他們了!
  • ノイス:很好、到市場了,快混進人群中。
  • ニコ:姊姊!
  • ミカヤ:ニコ!
  • 大嬸:妳們被追捕了吧?
  • ミカヤ:啊...?
  • 大嬸:真是很對不起...我說了妳們的事。
  • 老爺爺:很抱歉...被威脅了實在沒辦法就...
  • ミカヤ:沒關係。請不要在意。
  • 士兵:可惡!跑到哪裡去了!!
  • エディ:糟糕、被追上了!
  • 老爺爺:這裡就交給我們、快逃吧!
  • 大嬸:快啊、不要拖拖拉拉的。
  • ミカヤ:可是...
  • レオナルド:ミカヤ!這邊!
  • ミカヤ:...謝謝。
  • 士兵:他們逃走了、快突破人群!
你們還在等什麼!?
  • 士兵:那個...
  • 大嬸:才不會讓你們過去呢、我是「曉之團」的同伴!
  • 老爺爺:沒錯、快回去吧!
  • ニコ:回去!回去!
  • ミカヤ:!?
  • 士兵:啊啊!連這些傢伙也一起攻擊啦!
  • 老婆婆:啊...太過分了...
  • 老爺爺:誰快來治療他啊...!
  • 大嬸:快點!我的孩子要死了啊...!
  • 士兵:知道了吧、妨礙軍隊就是這種下場,好好記著!
  • 大叔:......
  • 士兵:那、那是什麼眼神!?要恨就去恨「曉之團」!因為他們逃走了這個孩子才會...!
通緝的那個女孩跑回來了!快呼叫支援!把他們包圍起來一網打盡...
  • 什麼!?
  • 士兵:這、這是...!
  • 老爺爺:奇蹟啊...
  • 大叔:奇蹟發生了...
  • 老婆婆:啊啊、女神大人...
  • 大叔:這就是、「治癒之手」...
  • 士兵:啊、站住!快追、別讓他逃了!
你、你們想要做什麼!?
  • ジェルド: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快去追他們啊。
  • 士兵:是!但是前方有一群阻擋者...
  • ジェルド:啊?
好好記住了你們。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帝國軍人、
就要把長官的命令全部「迅速」且「確實」的達成。
障礙要知道如何去排除、知道了嗎、雜碎!
  • 士兵:是!
  • ジェルド:真是的...每一個都笨手笨腳的。
  • ミカヤ:嗚...
  • サザ:醒了嗎?
  • ミカヤ:サザ...
  • エディ:雖然說逃出來是很好啦,不過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我們以後該怎麼辦?
  • ノイス:在找到新的藏匿地點之前就先到處旅行吧。
  • レオナルド:要和ネヴァサ告別了...這個景色會深深烙在我的眼底...
  • ミカヤ:和大家相遇、生活的城市ネヴァサ...還能...再回來嗎?
  • サザ:可以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再回到這裡,只要有如此堅定的意念就一定可以的...
第二章 被奪走的事物
(郊外 舊街道)
  • ノイス:再走一個小時就到キスカ鎮了,雖然是可以取得食物之類的補給品...
  • サザ:軍隊也會在那附近,還是不要太靠近人群比較好。
  • エディ:啊...今晚也要野營嗎...
  • レオナルド:別抱怨了。女孩子的ミカヤ都沒說話了。
  • ミカヤ:我沒關係啊。比起城裡、我覺得在森林裡比較舒服呢。對吧、ユンヌ。
  • エディ:ミカヤ意外的野性啊。
  • レオナルド:多少學學人家吧?
  • ロ-ラ:那個...各位該不會是要往鎮上的方向走吧?
  • ミカヤ:請問你是...?
(キスカ鎮 領主館)
  • ミカヤ:建築物裡面的狀況如何?
  • サザ:最裡面有個大倉庫,附近的範圍內沒有太多守衛的樣子...
  • ミカヤ:稀少、高價的物品似乎都被集中在領主館由駐守兵管理。
  • サザ:藥品也不例外。
  • エディ:可惡、蒐集這些貴重的東西一定是想帶回ベグニオン。
  • レオナルド:真是太過分了...
  • ノイス:正是因為不能放縱這種傢伙、才有我們「曉之團」存在啊。
  • ロ-ラ:那個...真的沒關係嗎?
  • ミカヤ:我們都了解危險性了。
  • サザ:為了生病的司祭無論如何都需要藥對吧?
  • ロ-ラ:非常謝謝你們!萬事拜託了!!
  • 首領:有入侵者!?不把我們駐守兵放在眼裡...
那些汙辱我們的傢伙一個也不要放過!
  • サザ:這樣鎖就開了,剩下的是想辦法把修女小姐帶來這裡...
  • 士兵: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 サザ:我們是「曉之團」,要取回所有你們從デイン人民手中奪走的東西。
  • 士兵:領主館出現了可疑份子!
  • 士兵:什麼!?是什麼樣子的傢伙?
  • 士兵:數名年輕的男子、也有女性成員。
  • 士兵:女人?難道...?
  • ジェルド:有看到那個女人的頭髮是什麼顏色的嗎?
  • 士兵:是!兩人中有一人的是少見的銀色。
  • 士兵:是「銀髮的少女」...我知道了。把這裡的士兵帶去、別勷他們逃了!
  • 士兵:是!
  • ジェルド:還有一件事,女人要活捉回來、知道嗎?
  • 士兵:了...了解!
  • ロ-ラ:太好了!終於到倉庫了!
  • ミカヤ:要找的藥...應該在左側的架子上。
  • ロ-ラ:啊...是!我馬上就去拿。
  • エディ:說真的、我們最近一直都在逃命啊...
  • レオナルド:雖然都成功逃走了...也實在沒辦法開心起來...
  • サザ:大家都在嗎?
  • ミカヤ:ロ-ラ不見了!剛剛還在一起的...
  • ノイス:你說什麼!?
  • サザ:分開來找他吧。ミカヤ、你跟我一起走。
  • ミカヤ:...森林很大、我們各自行動吧。
  • サザ:可是...
  • ノイス:哈哈、害怕了嗎。集合點就在クヌ沼澤的附近吧。那裡不是本地人是不會知道的。
  • ミカヤ:那、六個小時後在クヌ沼澤見。
  • ミカヤ:!!
  • ジェルド:歐、注意到了啊。
  • ミカヤ:......
修女小姐在哪裡?
  • ジェルド:讓你看穿了啊,和傳聞一樣、是個感覺敏銳的小姑娘呢。
第三章 幽暗的光明
(グライブ監獄)
  • ミカヤ: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順利逃走呢。
  • ロ-ラ:我相信他們已經平安的逃走、也把藥交到司祭大人手上了。
  • ミカヤ:沒錯...。
  • ララベル:那個、你的手在流血歐。
  • ミカヤ:啊...?
  • ロ-ラ:真的耶!很痛吧?
  • ミカヤ:不會啦,我也是剛剛才注意到的。
  • ララベル:這種地方沒有傷藥那種方便的東西...先用這塊布包起來吧。
  • ミカヤ:謝謝。請問您是...?
  • ララベル:我叫ララベル。如你所見、比你們早被招待到這牢房來。
  • ミカヤ:ララベル小姐...
  • ララベル:躺在那邊的是和我ㄧ起的イレ-ス。請多指教啊。
  • イレ-ス:...恩......
  • ミカヤ:ララベル小姐們怎麼會被抓來這?
  • ララベル:我是旅行商隊的一員、原本是到處旅行的,在到達這個城鎮的時候被將軍召見...
大概是惹他生氣了、就被關到這裡了。
  • ロ-ラ:他們抓住這麼多女性到底想要做什麼...?
  • ララベル:那當然只有一個理由嘛~
啊啊、真傷腦筋,要是我心目中最厲害的勇者大人在就好了...
  • ロ-ラ:那位先生會來救妳嗎?
  • ララベル:不可能的...他現在不在這個國家,而是在遙遠彼端的天空之下...唉...
  • ロ-ラ:這樣啊...真的很傷腦筋。
  • ?:那個...
  • ララベル:歐、你說話啦。你一直沒有出聲,我還以為是語言不通呢。
  • ?:可以的話...用這個治療傷口吧。
  • ララベル:這是什麼?
  • ?:オリウイ草的葉子煎煮成的藥膏。
  • ララベル:オリウイ草?第一次聽到的說。
  • ?:恩...
  • ロ-ラ:我也經常使用藥草...這種草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 ララベル:雖然很感謝你,不過來路不明的東西還是...
  • ?:這...這樣嗎、抱歉...
  • ミカヤ:請讓我使用吧。
  • ロ-ラ:可是...
  • ララベル:你知道這個オリウイ草?
  • ミカヤ:不知道...不過沒關係,一定有效的。
  • ララベル:使用者本人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阻止,請用吧。
  • ミカヤ:非常感謝、那我擦藥了。
  • ?:啊...嗯!
  • ミカヤ:!?
  • ロ-ラ:怎麼了嗎?
  • ミカヤ:有什麼聲音...
  • ララベル:守衛嗎...可是門還是關著的啊...
  • サザ:嘿。
  • ミカヤ:サザ...!ユンヌ也在、你們都沒事嗎?
  • サザ:抱歉來晚了,修女也在一起嗎?
  • ロ-ラ:我在這裡,請問、司祭大人他...
  • サザ:沒問題了,我已經把藥交給他了。
  • ロ-ラ:啊啊...我衷心的感謝女神大人和您!!
  • サザ:總之先逃出這裡吧。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件、警備很薄弱,要逃就趁現在。
  • ミカヤ:サザ是怎麼侵入這的?
  • サザ:從照明用的天窗。
  • ミカヤ:那我們也從那裡...
  • ロ-ラ:不、不行啦...!我爬不上去...!
  • ララベル:我也是、イレ-ス也辦不到。
  • サザ:啊、你是...
  • ララベル:呵呵、好久不見啊。變成一個好男人了嘛,姊姊看人的眼光果然是不會錯的。
  • ミカヤ:認識的人?
  • サザ:是啊...有一點關連...
我先把鎖打開,之後再找逃出去的路線。
  • ララベル:快起來~イレ-ス!不然要把你丟在這摟。
  • イレ-ス:嗚...恩......
  • ?:我也跟你們一起走...可以嗎?
  • ミカヤ:嗯嗯、當然。
  • ?:非常謝謝、恩......ミカヤ小姐。
  • ミカヤ:請問要怎麼稱呼您?
  • クルト:クルト。
  • ミカヤ:我知道了。走吧、クルト。
  • クルト:恩。
  • ノイス:サザ、這裡!
  • ミカヤ:ノイス!エディ、レオナルド!
  • エディ:ミカヤ!你有沒有受傷!?
  • ミカヤ:沒有、沒問題的。
  • レオナルド:雖然我認為ミカヤ一定沒有問題...但還是很擔心。
  • ミカヤ:謝謝大家來救我。
  • ノイス:喂喂...感動的重逢等到平安逃出去再來也不遲吧?
  • サザ:恩...不過你們是怎麼進來這的?
  • ノイス:我也不大清楚原因、是一個士兵帶我們進來的。
  • ミカヤ:駐守兵嗎?
  • エディ:我們在城的四周探查時遇到他的,正要逃走的時候他卻說、「想救修女就往這邊走」。
  • ロ-ラ:我...嗎?
  • レオナルド:感覺不像陷阱...
  • 傭兵:有人逃出來了!
  • ミカヤ:被發現了!
  • サザ:只好強行突破了、我在途中的倉庫「借」了這些魔導書和杖。
  • ミカヤ:謝謝、這樣就可以戰鬥了...
  • ロ-ラ:非常謝謝您。
  • イレ-ス:那個...我...也要戰鬥。請借給我...那本魔導書。
  • サザ:我知道了。
  • ミカヤ:イレ-ス小姐...?這裡有我們在、不需要勉強戰鬥的。因為您的身體好像不太舒服...
晃啊晃的...
  • ララベル:沒關係啦、ミカヤ。這孩子一直都是這樣。
  • ミカヤ:可是...
  • イレ-ス:我要戰鬥...我...生氣了...這裡的食物...難吃...又少...不可原諒。
  • ミカヤ:食物的怨念...?
  • ララベル:那...不能戰鬥的我和這孩子、為了不妨礙到你們就到處逃吧、大家加油!
  • クルト:麻煩大家了、請務必小心。
  • ロ-ラ:你該不會是...ブラッド!?
  • ブラッド:ロ-ラ...
  • ロ-ラ:果然!可是...デイン國人的你為什麼會加入駐守兵...
  • ブラッド:我現在的雇主是ベグニオン、我已經拋棄身為デイン國人的過去了...
  • ロ-ラ:雖然如此、你的體內還是留著デイン的血啊...
要是司祭大人聽到你這樣說不知道會有多難過...
  • ブラッド:快走吧!我可以當作沒有看到妳。
  • ロ-ラ:我不要。
  • ブラッド:ロ-ラ、拜託...我不想讓像妹妹一樣的妳受到傷害啊...
  • ロ-ラ:大家都為了司祭大人盡了全力在作戰,要我丟下他們一個人逃走、我做不到!
  • ブラッド:可惡!
  • ロ-ラ:ブラッド?
  • ブラッド:我都知道的...知道這些ベグニオン的傢伙是多麼的腐敗,
可是隨便對他們出手就會被送進收容所...不過、已經沒關係了。
  • ロ-ラ:那...
  • ブラッド:我要選擇自己所相信的正確的道路,就像祭司大人所教導的一樣、
我要幫助你和其他人依起逃走,ロ-ラ、我來保護妳,不要離開我身邊歐。
  • ロ-ラ:謝謝你、ブラッド。你果然和以前一樣還是個溫柔的人。
  • ララベル:既使如此...我們從戰後就一直在デイン做買賣、到了首都附近真的嚇了一跳,
帝國的駐守兵居然做到這種程度...
  • ミカヤ:其他的地方不是這樣子嗎?
  • ララベル:當然啊!就算是戰敗國、也不能把年輕人全送進收容所。
都什麼時代了,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文明國家該有的行為。
  • ミカヤ:可是...之前戰爭時我們的國家デイン也攻佔了クリミア...
デイン的士兵不也對クリミア的人民做了相同的事?
  • ララベル:這也是啦...一部份就如你所說。不過對於投降並表示服從的人就不會如此對待的樣子。
  • ジョ-ジ:デイン王アシュナ-ド只是有著「狂王」稱號的戰敗者罷了。
不過、他並沒有消滅クリミア這個國家本身、我是這樣認為的。
  • ミカヤ:「沒有消滅這個國家本身」...是什麼意思?
  • ジョ-ジ:咦!?這該怎麼說勒...ダニエル、接棒。
  • ダニエル:可以嗎?國家這種東西就是有許多健康的人民在工作著才會存在,
不論多麼偉大的王者都不可能靠他一個就建立起一個王國。
種植、收穫農作物,飼養家畜,製作衣物,然後繳交稅金,這些全都是人民做的事。
國家的財產不是金銀財寶、而是這些人民。
  • ムストン:所以國王不論使用什麼手段都要支配著人民。
互相信賴是王和人民之間最佳的關係,武力嘛...也是可以啦。
  • ダニエル:アシュナ-ド王就是深深的了解這點,才最低限度的破壞建築物和殺害人民。
クリミア可以在三年之內就復興也多虧了アシュナ-ド王。
  • ジョ-ジ:不過現在ベグニオン的方法...就好像把デイン的人民當作奴隸一樣。
這樣下去...デイン這個國家總有一天會消失的...這就是我想說的。
  • ミカヤ:那該怎麼辦...?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國家逃離這種命運?
  • ララベル:像クリミア一樣似乎可行歐?
  • ミカヤ:像クリミア...?
  • ララベル:人民團結起來組成解放軍和駐守軍戰鬥,再把他們趕出這個國家!
  • ダニエル:ララベル、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 ムストン:クリミア那邊有揭旗的王族後裔啊。如果不是這樣的狀態是無法取回國家的。
  • ダニエル:王一個人無法成立國家、反之、沒有了王也一樣無法做到。
  • ミカヤ:......
  • ジョ-ジ:不過...如果傳聞是真的、不就有旗印了嗎?
  • ムストン:喂、ジョ-ジ!不確定的情報不要隨便亂說。
  • ミカヤ:我想聽!不論希望是多麼的渺小我都想知道...
  • ジョ-ジ:今晚監獄的守備會變弱似乎也和這件事有關。
ジェルド將軍因為王都發生了某件事而被緊急召回。
  • サザ:什麼樣的事件?
  • ジョ-ジ:「アシュナ-ド王的遺兒出現!」、如此的傳言漫天飛舞。
  • ミカヤ:真、真的嗎!?
  • サザ:アシュナ-ド王有兒子?之前沒聽說過。
  • ダニエル:也許只是單純的謠傳,但如果是真的...那對デイン來說是再幸運不過的事了。
  • サザ:......
  • ミカヤ:遺兒現在在哪裡?
  • ジョ-ジ:在東方的死之沙莫裡組織軍隊和活動、要去嗎?
  • サザ:ミカヤ?
  • ミカヤ:...在沙漠有新的相遇。對我們的未來是必需的事物。
  • サザ:那就這樣決定吧、去見見我們的命運。
  • ジョ-ジ:既然這樣我們也一起去吧,可不能放過這麼有趣的事~
第四章 遙遠的呼喚聲
ベグニオン歷648年、初夏-
位於大陸東北方的デイン王國在戰爭輸給了鄰國クリミア,接受了兩國的主國、ベグニオン的統治。
帝國所派遣的駐守軍把所有參與戰爭的男人送進收容所從事艱苦的勞動工作,剩下的老人和小孩也沒有例外的過著貧窮困苦的日子。
辛苦逃出來的年輕人們組成了義賊集團「曉之團」,為了デイン的人民而戰。
可是在駐守軍強大的兵力之下,國家的狀況依舊漸漸惡化...
這個時候「曉之團」的少女ミカヤ得知了前デイン王アシュナ-ド遺兒的消息,有了可以統治國家中心的王族,就可以再度復興國家了也說不定。
ミカヤ和同伴們為了找尋這最後的一絲希望,踏入了死之沙漠...
  • サザ:如何?ミカヤ?
  • ミカヤ: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附近有不可思議的感覺...
好像...有誰在呼喚我一樣...
  • サザ:哪個方向?
  • ミカヤ:...這邊。
  • サザ:我和ミカヤ去看看、大家在外面調查看看吧。
  • ノイス:知道了、小心一點。
  • サザ:這裡是...古代遺蹟啊。ベグニオン的グラ-ヌ沙漠也有類似的遺跡。
  • ミカヤ:好像是很古老的東西呢。
  • サザ:的確是...大洪水之前興盛的文明「マンナズ」時代所建造的東西吧。
  • ミカヤ:這樣啊...
  • サザ:文獻中所記載的「マンナズ」時代有著如此龐大的建築物和我們ベオク的祖先,
說是ベオク啦、但說不定還比較像ラグズ呢。
  • ミカヤ:......
  • サザ:嗯?怎麼啦?
  • ミカヤ:有一點意外而已、不只是對遺跡相關的知識,你以前是不會用ラグズ這的詞的。
  • サザ:我每天都在成長啊。
  • ミカヤ:你離開我身邊這段時間也學了不少東西呢、不只是只有長高而已。
  • サザ:什麼意思嘛...總之、參加了三年前的那場戰爭之後思考的方式也變了,遇見了那個人...
我漸漸開始去想真正的強是什麼...為了生存不可失去的信念是什麼...
  • ミカヤ:又是那個人嗎...
  • サザ:什麼「又是」...
  • ミカヤ:「又是」就是「又是」啊。サザ不管發生什麼事馬上就會提到他。
他對你來說是恩人、是人生的目標沒錯,但也是デイン所仇恨的對象。
不要在我之外的人面前輕易提起他的名字、好嗎?
  • サザ:知道了...
  • ミカヤ:ユンヌ?...怎麼了嗎?
  • ミカヤ:......サザ...!快過來!
  • サザ:!?
  • ミカヤ:這麼多...靠這些活上一輩子也不是問題。
  • ?:喲喲喲...怎麼啦。
  • ?:喲喲喲...哪來不要命的傢伙啊。
  • 首領:喲喲喲...以為在我們的地盤撒野還能活著回去嗎、人類?
  • 首領:喲喲喲...好久沒獵物出現啦,集合吧!牙的弟兄們!
  • サザ:ミカヤ、向大家發出信號吧!
  • ミカヤ:交給我吧!
  • ミカヤ:終於...結束了...這就是ラグズ的力量嗎...
  • サザ:啊...還是贏了...趕快離開這裡吧、趁還能離開的時候...
  • ミカヤ:這麼說來、ユンヌ還沒有...
ユンヌ!你在哪裡!?
  • サザ:真是愛找麻煩的鳥。
  • ミカヤ:啊...好像...聽到了什麼。
  • サザ:...?我什麼都沒聽到啊。
  • ミカヤ:歌聲...?...在這邊。
  • サザ:等等!ミヤカ!
  • ミカヤ:你...你是誰?
  • ラフィエル:...我是ラフィエル...被聲音...引導到這裡來的,呼喚我的...就是你嗎?
  • ミカヤ:不是我...不過我也聽到了,有誰的聲音、一直在我耳裡迴響著。
  • ラフィエル:那...我們是聽到同樣的聲音了...
  • サザ:你是...ラグズ吧。...鷺之民和、那邊的兩位是...獸牙族?
  • ミカヤ:...サザ?
  • ラフィエル:正是如此、ベオク的年輕人。
  • サザ:你的白色翅膀是...鷺之民的王族的証明。該不會...是リュシオン王子的血統?
  • ラフィエル:為什麼...知道我弟弟的名字?
  • サザ:有點關係...和他在同一陣線過。
  • ラフィエル:軍隊?リュシオン參加了戰爭?這麼說來...弟弟他還活著嗎?
  • サザ:在フェニキス的鷹王的保護之下,聽說他父王也在一起。
  • ラフィエル:父親也...女神啊...那、其他人呢?
  • サザ:只剩下リア-ネ公主了。
  • ラフィエル:リア-ネ嗎?當時還那麼小的小公主リア-ネ...真的都還活著嗎?
  • サザ:恩,雖然是有點舊的情報了、現在三人應該都在獸牙族ガリア國的王宮裡。
  • ラフィエル:父親...リュシオン...リア-ネ,我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了......
  • ニケ:ラフィエル...你說太多話了...稍微冷靜一下吧。
......
  • ミカヤ:你們...?
  • ニケ:先報上你們的名字吧。ベオク。
  • サザ:我是サザ。デイン的...盜賊。
  • ミカヤ:我是ミカヤ。被不可思議的聲音...引導到這個地方來的。
  • ニケ:...和ラフィエル說的一樣啊。我是ニケ,比這裡更東方的國家、ハタリ的女王。
  • サザ:什麼!?沙漠的另一邊...有國家?
  • ニケ:我們這邊也是遇見了ラフィエル才知道狀況的。那場大洪水之後,沙漠的另一邊也有生存者,
而且是後來組成了七個國家的龐大數量,我們之間就隔著這個死之沙漠。
雖然好幾次向四面八方派出了調查隊,卻都沒有人活著回來。
這一次要不是ラフィエル強烈的冀望我們也不會在這。
  • ラフィエル:我...以為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親人、絕望的迷失在這個沙漠...後來被女王所救、
帶到ハタリ......我還太不成熟了。直到大約三年前開始的每個夜晚,
我被呼喚著、被某個人的聲音所呼喚著、最近聲音越來越強烈...
雖然知道並不是自己親人的聲音,我卻無法抵抗那強大的呼喚聲,
就硬是要求他們帶我來這裡。然後...我遇見了你們...知道了比任何都還要高興的事。
父親和...弟妹們都還...活著。...女神啊、實在太感謝了...謝謝...嗚...
  • ニケ:ラフィエル、別哭了,這樣對你身體負擔太大了。
  • ラフィエル:...抱歉...嗚...
  • ニケ:サザ、ミカヤ...兩位ベオク啊。我們不大了解這一邊的地形狀況。
ラフィエル的翅膀和病痛也不允許他再飛翔了。
可以請你們告訴我如何經由陸路到那個叫ガリア的國家嗎?
  • ミカヤ:從這裡經由デイン到達ガリア的方法嗎...
  • サザ:經過之前的一場戰爭、デイン已經滅亡了、現在在帝國的支配之下。
只有你們ラグズ要通過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們至少可以把你們送到クリミア...
目前不要有太大動作比較好。
  • ミカヤ:クリミア?不直接送到ガリア?
  • サザ:到了クリミア...那可以找到那個人了。グレイル傭兵團的アイク,
他與ガリア的部屬也有交流,拜託他是比較可行的方法。
  • ミカヤ:解放クリミア的英雄...アイク將軍......
第五章 王族的血脈
吟遊詩人所歌詠的ラリウス歷史,就如同ベオク和ラグズ的戰史一般。
對抗著擁有睿智和武器的ベオク的是、以自身肉體化為野獸、鳥、龍來作戰的ラグズ。
同樣來自女神所給予平等的誕生,卻無法互相認同。
セリノス的白鷺王子ラフィエル、ハタリ的狼女王ニケ、和她的侍從オルグ,ミカヤ還不知道,與這三位ラグズ的相遇會對他們的命運造成什麼影響...
(死之沙漠近郊 廢棄旅店)
  • サザ:ミカヤ、如何?
  • ミカヤ:...這個沙漠好像有著什麼...我感覺到了...相遇。
  • サザ:這一次是デイン的王子就好了...
  • ミカヤ:...也許吧。
這一次的景象...混雜了很多不一樣的事物,考驗、疑惑、戰爭、惡意...
  • サザ:全都是壞事啊。
  • ミカヤ:...不過、不是只有這些。
再興、然後是...巨大的希望、我感覺得出來。
  • サザ:デイン的再興就是我們的希望了。
  • ミカヤ:我們去沙漠吧。一味的逃避命運是無法前進的。
  • サザ:知道了。我去叫大家準備。
  • ミカヤ:那、我在這段時間去向ニケ女王說明狀況吧。
(死之沙漠)
  • サザ:遇見ラフィエル王子他們是在北方。還剩下東方和南方、要往哪邊走?
  • ミカヤ:...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這一次我沒辦法確定了...
  • サザ:這樣啊...那、先從東方開始吧。
  • オルグ:(嗷嗚)
  • ミカヤ:咦?怎麼了嗎?
  • オルグ:(嗷嗚)
  • ミカヤ:真的嘛!?
  • サザ:怎麼了?
  • ミカヤ:オルグ先生說、那個方向有大量ベオク的氣味、還聽到像是鐵器碰撞的聲音。
  • サザ:那就決定了,往南方走。
  • ミカヤ:嗯。
  • タウロニオ:......哼!
  • ツイハ-ク:您沒事吧!?タウロニオ將軍!
  • タウロニオ:當然。我還沒有老到無法面對這種程度的軍勢。
  • ツイハ-ク:果然值得信賴。不過只是防守也無法突破僵局、我們也進攻吧。
  • タウロニオ:嗯、這裡的防衛就交給我吧。
  • ツイハ-ク:ジル,準備好了嗎?
  • ジル:沒問題、隨時都可以戰鬥!
  • ツイハ-ク:好、走吧!
  • サザ:那是、駐守軍!
  • ミカヤ:他們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 サザ:好像是想入侵那個遺跡的樣子。入口處..開始戰鬥了。
  • ミカヤ:不去幫忙的話...!
  • サザ:走吧!
  • サザ:...等等。和ベグニオン戰鬥的那個人...該不會...
  • ミカヤ:怎麼了、サザ?
  • サザ:那個穿著白色鎧甲的武將、應該是我認識的人。
  • ミカヤ:真的嗎?
  • サザ:應該不會錯。
  • ミカヤ:...那就更不能讓他們死了。快走吧!
  • サザ:嗯。
  • サザ:タウロニオ將軍!ツイハ-ク和ジル也...又見到大家了。
  • タウロニオ:サザ、你長大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 ツイハ-ク:旅行商團的人也跟你們在一起呢。他們終於不用被送去收容所了。
  • ジル:サザ待在王都ネヴァサ對吧?聽說那附近駐守軍的支配非常的強勢。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 サザ:是啊、很不容易呢。雖然想說的話很多...總之、先把大家介紹給我的同伴認識吧。
ミカヤ、過來這邊。
  • イズカ:嗯?你們是什麼人?
  • サザ:你是哪位?
  • タウロニオ:イズカ先生、我來為你介紹。這位是サザ、我以前認識的人。サザ、這位是イズカ先生,
アシュナ-ド王的遺兒、ベレアス王子的親信。
  • サザ:王子的...
  • ミカヤ:サザ...!
  • サザ:知道了。タウロニオ將軍。我們是聽到了有關王子的傳聞才來到這裡的。
如果,デイン的王子真的存在的話、我們就可以為了取回國家而揭旗。
請務必幫助我們,可以成為我們的同伴嗎?
  • タウロニオ:當然。同樣身為デイン的人民、就一起結合我們的力量吧。
  • イズカ:喂!不要無視於我的存在擅自的做決定。
タウロニオ將軍!傳達王子的御意是我的工作、請不要隨意的表態或行動。
  • タウロニオ:非常抱歉、イズカ先生。可是這些人不是敵人,我認為沒有懷疑的必要。
  • イズカ:不、我不接受!我發現矛盾點了。
デイン的年輕人都被送進收容所了、你們是如何到這裡的?
可疑...太可疑了...你們是帝國的間諜對吧、快點老實的承認!
  • ミカヤ:不是的!我們不是...!
  • サザ:我們是「曉之團」...才不是那些傢伙的手下!
  • イズカ:「曉之團」!?什什...麼!這樣的話...你們是...
  • タウロニオ:歐歐、最近時有耳聞的那個義賊團啊。確實是在王都附近活動...原來如此、就是你們啊。
  • イズカ:該...該不會!?你就是、那個「銀髮的少女」?你擁有「治癒之手」?
  • ミカヤ:...!?
  • タウロニオ:イズカ先生?
  • サザ:放開她...!
  • イズカ:真是偶然啊!這就是命運!不、是我的才能!
有了「銀髮的少女」要抓住デイン人民的心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然後!就會促成各地叛亂蜂起、然後...咈咈咈咈咈咈咈咈咈咈~
  • サザ:這傢伙怎麼了...
  • タウロニオ:因為イズカ先生原本是學者的關係、言行比較...獨特。
抱歉嚇到您了、小姐。
  • ミカヤ:啊、不不,我沒事的。
  • イズカ:咈咈咈咈咈~~~~~~~~~~
太完美了!我是天才!
  • タウロニオ:イズカ先生。如果你已經認可的話、可以將這幾位介紹給王子殿下了嗎?
  • イズカ:嗯?啊、說的也是。
「銀髮的少女」啊!跟我來!
  • タウロニオ:...我來帶路吧。
  • ミカヤ:是、就那就拜託您了。
  • サザ:......
  • イズカ:聽好!這位就是流著王家正統血脈的ベレアス王子。
然後這一位是先王アシュナ-ド的王后、アムリタ殿下。
  • アムリタ:......
  • イズカ:頭太高了!低下去!
  • ベレアス:沒關係的、イズカ。大家不用這麼拘謹。
妳就是...傳聞中的「銀髮的少女」?我還以為會是更有神秘感的成年女性呢。
  • ミカヤ:...失禮了。
  • サザ:......
  • ベレアス:不過、我也沒有改變,一直到之前為止都不知道自己是王子的生活著。
  • ミカヤ:咦?
  • ベレアス:我只是在一般平民的環境下長大的,半年前、イズカ來找我的時候真的是嚇了一大跳。
說真的,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什麼實際感、自己是那個...偉大的アシュナ-ド王的兒子。
  • イズカ:您在說什麼!王子殿下確實是アシュナ-ド殿下的兒子啊!對吧、アムリタ殿下?
  • アムリタ:是啊、ベレアス是我最可愛最可愛的孩子、我不會再讓他離開我的身邊了...
  • ミカヤ:......
  • イズカ:咳!接著來討論正題吧。
  • ベレアス:說的也是。
  • イズカ:「銀髮的少女」啊!妳的名字是?
  • ミカヤ:我叫ミカヤ。
  • イズカ:那麼、「曉之團」的ミカヤ。現在認命妳為デイン解放軍的副指揮!
  • ミカヤ:咦...!?
  • サザ:...為什麼突然如此決定?
  • イズカ:唉呀!真多意見!對於被召為ベレアス王子的家臣有意見嗎!
我們正要開始組織解放デイン的軍隊的時候你們就出現了!這就是命運啊!
  • ミカヤ:請等一下!突然這樣跟我說...我無法決定。
  • イズカ:嗯?你們「曉之團」不是要拯救デイン的人民嗎?
侍奉王子、正大光明的與帝國對抗,有什麼好猶豫的!?
  • ミカヤ:我沒有什麼戰鬥的知識和經驗...這麼重要的職位...我無法勝任!
  • イズカ:妳不會是想拒絕吧?你不是希望復興デイン嗎?你是說繼續讓駐守軍這樣為所欲為比較好?
  • ミカヤ:當然不是這樣...!可是、這實在是...
  • サザ:...我都已經知道你的意圖了,必要的話、也會幫ミカヤ裝上一堆閃閃亮亮的裝飾品吧?
  • ベレアス:你...我們並沒有...!
  • イズカ:嗯?這樣有什麼問題嗎?
  • サザ:我無法接受ミカヤ被當成道具一樣使用,我們拒絕這個命令。
「曉之團」會用我們一直以來的方法繼續幫助デイン的人民。
  • イズカ:什、什麼...!?
  • サザ:談話結束了。走吧、ミカヤ。
  • イズカ:等、等等!等等啊!沒有了「銀髮的少女」、我完美的計畫就泡湯了啊!
各自分散活動的話、祖國解放的夢想就會消失了啊!這樣也無所謂嗎!
  • ミカヤ:......抱歉...
  • ベレアス:等等、ミカヤ...!
無論如何都不行嗎?不習慣戰鬥這一點我也和妳一樣的。
可是我不行動的話,デイン就只會一直維持在現況。
所以...我鼓起了勇氣、繼承了王子的名位,決定要和帝國對抗。
  • ミカヤ:ベレアス王子...
  • ベレアス:拜託妳...ミカヤ...為了デイン的未來、可以把妳的力量借給我嗎?
  • ミカヤ:...............
..........
...我知道了。
  • イズカ:歐!!這樣的話?
  • ミカヤ:我接受解放軍副指揮的職位。
  • サザ:......
  • ベレアス:謝謝妳。
  • ミカヤ:相對的、請你一定要從帝國的手中解放デイン。
  • ベレアス:我知道了、我向妳保證。
  • ミカヤ:我相信你的話。
  • ミカヤ:...好可怕的臉。
  • サザ:......
  • ミカヤ:你這麼不喜歡我接受副指揮的職位嗎?
  • サザ:這是當然的啊。妳到底在想什麼?
我們是無法在表世界生存的。而妳卻又做了這麼醒目的事,一點都不像妳啊。
  • ミカヤ:你離開的這段期間...就像サザ改變了一樣、我的心境也有了變化。
  • サザ:怎樣的變化?
  • ミカヤ:我打從心底想要守護デイン、想要改變デイン的現況。
  • サザ:妳自己的身體和心會受到危險甚至犧牲也無所謂?
  • ミカヤ:是的。
サザ你也知道的,我可以知道別人心裡所想的...
ベレアス王子也和我有著同樣的想法,比我更深、更強,那種想要拯救デイン的冀望。
我感覺、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可以拯救デイン。
  • サザ:......
  • ミカヤ:サザ?
  • サザ:沒有聽到平時有危險的時候會聽到的聲音?
  • ミカヤ:沒問題的。接下來看到的景象...閃耀著希望的光輝。
  • サザ:既然如此、看來目前的選擇應該是沒有錯的...知道了、我不會再反對了。
  • ミカヤ:太好了。那、回去吧。
  • サザ:ミカヤ、最後一件事。
  • ミカヤ:什麼事?
  • サザ:我會保護ミカヤ。
  • ミカヤ:怎麼了、還特地這樣說?
  • サザ:沒什麼、只是想說而已。
  • ミカヤ:謝謝你、サザ。
第六章 揭揚的旗幟
以喜好征戰而聞名、將デイン引導向滅亡的先王アシュナ-ド,
與這位「狂王」相比,他的兒子ベレアス是個溫儒和藹的人。
然而在ミカヤ眼中所映出的他擁有著一顆決心對抗亂世的堅毅之心。
ベレアス正式繼承了デイン王國王子的名位向駐守軍宣戰,
在他身邊的是、接受了其邀請成為解放軍副指揮的「銀髮的少女」。
(デイン王國內 マラド自治領)
  • 大叔:啊...請原諒我們。
    我們、只是在討論修理崩壞的堤防而已...
  • 帝國兵:老早就已經頒布集會禁止令了。違反規定的人就要當場處決!
  • 大叔:這樣...不算是集會吧!我們只是在井邊談話而已...
  • 帝國兵:閉嘴!再狡辯也沒有用!!
  • 大叔:嗚啊...!
  • フリ-ダ:......
  • ジェルド:フリ-ダ小姐、你在這裡啊。
  • フリ-ダ:......有什麼事嗎?
  • ジェルド:自稱解放軍的傢伙開始行動了。
    妳們マラド軍也接到了出兵通知、我是來通知妳的。
  • フリ-ダ:...這樣啊。我知道了...那、我馬上去準備...
  • ジェルド:...フリ-ダ小姐的マラド自治領在クリミア戰役時、拒絕了國王的協助請求。
    デイン王國中唯一的一個。
    像您這樣賢明又年輕的女性、應該不會想要加入解放軍那些傢伙與我們帝國為敵......
    是這樣沒錯吧?
  • フリ-ダ:...デイン王アシュナ-ド並沒有兒子。我不會輕信謠言讓我的子民遭遇危險。
  • ジェルド:這樣我就放心了。
  • フリ-ダ:失陪了。
  • ジェルド:來人啊。
  • 帝國兵:是!
  • ジェルド:派一些士兵混入マラド軍監視那個女人的動向...以防有什麼萬一。
  • 帝國兵:是!
(デイン解放軍陣營)
  • イズカ:咳!那...我放出的流言也差不多在デイン王國中四處流傳了。
    「前デイン王的遺兒出現了!」、「デイン正統的領導要討伐駐守軍了!」、
    「ベレアス王子身邊的是『銀髮的少女』!」。
    ...這三年來所受到帝國的欺壓、不斷累積的忿怒正是我們的希望之光!
    是時候告訴他們救世主已經出現了。各位!!現在正是我們反叛的最佳時機!
    絕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向前邁進吧!
  • サザ:...你之前做了什麼怎樣都好。我們想知道的是接下來"該做什麼"、"如何去做"。
  • イズカ:唉唉...真是沒有想法的年輕人,多少也自己想一想吧。你的頭裡面真的有裝東西嗎?
    唉呀...我頭腦那驚人的轉速真是罪過啊!好吧!就讓我來告訴你!
    雖然我放出了傳言、但對民眾來說我們解放軍還是未知的存在。
    我們必須在第一次出兵就展現出我們身為"救世主"的力量!
    為了如此我們需要完美的勝利!
  • ベレアス:可是...我們的兵力現在不是非常的充足。能夠辦到嗎...
  • イズカ:只要有我在就一定沒問題!請看這個、各位!
    這些是經過我縝密的調查所挑選出的帝國軍駐守所。
    這些地方的話以目前解放軍的戰力是確定可以獲勝的!
  • タウロニオ:嗯...襲擊場所都已標上記號了。
  • ベレアス:真不愧是イズカ、果然可靠。
  • ツイハ-ク:イズカ先生、最初的目標是?
  • イズカ:就是ダルレカ!因為邊境地區駐守軍的監視較弱、反ベグニオン的風氣很強。
    只要解放了這裡,人民們一定會加入協助我軍的!
  • ミカヤ:...ダルレカ不行。
  • イズカ:妳...妳說什麼!?
  • ミカヤ:時機...不對。因為下雨的關係、軍隊將會無法行進。
  • イズカ:妳說這些話有什麼根據嗎!?下雨又怎樣?哪裡會有什麼阻礙!
  • ジル:不...你這樣說就錯了。這件事不是本地人會不大清楚...
    在現在這個初夏時期、ダルレカ常常發生砂土災害,
    只要降下一定的雨量地層就會滑動堵塞住道路。尤其是往收容所的山路特別危險。
  • イズカ:什、什麼!?
  • タウロニオ:イズカ先生也知道的。ジル是前ダルレカ領主、シハラム公卿的女兒。
    我認為她的意見不可忽略。
  • イズカ:呿...!好吧、那把ダルレカ當作後補你們沒意見了吧!
    哼哼哼、我本來就只是個學者,不知道這種邊境的國土民情也是當然的嘛...哼哼哼...
  • サザ:...ミカヤ、妳認為應該進攻哪裡?
  • ミカヤ:......
    テゥリン可能性似乎比較高。
  • タウロニオ:原來如此...位於北部乾燥地區的テゥリン氣候很安定。
    考慮到今後立足點的問題、攻略テゥリン確實是上策。
  • ツイハ-ク:充分利用地形也會對兵力較少的我方有利、我也贊成テゥリン。
  • ベレアス:ミカヤ好厲害...讓妳擔任解放軍的副指揮真是太好了。讓我非常安心。
  • イズカ:哼、哼。不過是個小姑娘...
  • ジル:...ミカヤ小姐。您知道ダルレカ這個時期會因為下雨而造成土石坍塌?是因為曾經到過那裡嗎?
  • ミカヤ:這...這個......
  • サザ:ミカヤ是占卜師。而且有強大的力量,「曉之團」一直沒有被抓到也是多虧了她。
  • タウロニオ:什麼...ミカヤ小姐的神祕力量不只是「治癒之手」啊。
  • イズカ: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
  • ベレアス:イ、イズカ?你到底怎麼了?
  • イズカ:太棒了!!可以占卜戰爭動向的神秘之力!為什麼不早一點說呢?少女的魅力越來越高了!
    這麼說來、還是多虧了我的先見之明讓少女成為副指揮!我果然是天才啊!!
  • サザ:......
  • イズカ:好。那就照少女的占卜,通過溪谷往テゥリン進軍吧!
(テゥリン)
  • 帝國兵:東方有一隊軍團靠近這裡了、似乎是解放軍!!
  • 首領: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踏入陷阱啊...就像飛蛾撲火一樣。
    好!第一小隊就戰鬥配置!
  • 帝國兵:是!
  • フリ-ダ:那、我們也上陣吧。
  • 首領:等等、フリ-ダ小姐。這裡有第一小隊就足夠了、還不需要マラド軍。
  • フリ-ダ:...沒問題嗎?
  • 首領:說是解放軍也不過是群烏合之眾罷了、我馬上在妳的面前擊潰他們。
  • フリ-ダ:...這樣嗎...那就讓我看看帝國軍的力量吧。
  • 首領:可惡...!再這樣下去就要被那些傢伙突破了。
    既然這樣...就用那一招吧。喂!把村人帶上來!
  • 老爺爺:什、什麼...你到底要對我們做什麼?
  • 男孩子:我好怕歐...哇~哇~~
  • 大嬸:你們不要亂來啊!
  • 女孩子:嗚~~嗚~~
  • フリ-ダ:ラベルドン、你在做什麼!?
  • 首領:自稱解放軍的狂妄傢伙啊!看看這個!
  • 男孩子:呀!
  • 老爺爺:住、住手!
  • 大嬸:那...!那是...「銀髮的少女」!?救我們!救救我們啊!
  • ミカヤ:!!
  • サザ:不行、ミカヤ!
  • 首領:快把武器放下乖乖投降、不然我就立刻殺了這些傢伙!
  • 男孩子:嗚哇!救命!救命啊!!
  • ミカヤ:...大家把武器放下吧。
  • サザ:這樣好嗎?我們被抓之後、他們還是會被殺掉啊...
  • ミカヤ:我知道。但是我沒辦法丟下這些人不管...而且...
  • サザ:...妳有什麼預感嗎?知道了、就這麼做吧。
  • 首領:呼哈哈哈、很好!就是現在!把他們都殺了!!
  • フリ-ダ:!
  • 首領:什麼...!?
  • フリ-ダ:我不會再聽從你這卑鄙膽小的傢伙的指示了。
    マラド的勇者們!賭上デイン王國人的榮耀拯救我們的同胞吧!!
  • 首領:妳果然反叛了...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 サザ:一部分的騎兵隊反叛了...原來預感就是這個!
  • ミカヤ:快去幫助他們拯救人質吧!
  • 老爺爺:啊、得救了...
  • ミカヤ:因為我們的關係讓你們受到驚嚇了、抱歉。
  • 大嬸:不要這樣說。我們都相信「銀髮的少女」。
  • 男孩子:謝謝妳...姊姊。
  • フリ-ダ:你就是那個...傳聞中的「銀髮的少女」?
  • ミカヤ:嗯、大家是這麼稱呼我的。請問您是...?
  • フリ-ダ:我是...
  • タウロニオ:!妳是...ランビ-ガ的...
  • フリ-ダ:好久不見...タウロニオ將軍。
  • ミカヤ:妳認識將軍嗎?
  • サザ:就像吟遊詩人所詠唱的...ミカヤ妳應該也聽過的才對。
    ランビ-ガ將軍是侍奉歷代帝王的名將。
  • ミカヤ:啊...我知道。
    「ブライス、ガウェイン、タウロニオ、ランビ-ガ...
    只要這『不動的四駿』存在、デイン王國即永世不滅。」、對吧?
  • フリ-ダ:我是ランビ-ガ的女兒フリ-ダ。代替過世的父親治理マラド。
  • タウロニオ:這樣啊...聽說他染上了惡疾、沒想到已經過世了...
    ...我的摯友ランビ-ガ...操弄無雙之劍的強者...
    雖然頑固、卻是擁有比任何人更堅毅的志氣的武者。
  • フリ-ダ:是的...
    當父親暗殺先王的謠傳出現後,他就拒絕侍奉アシュナ-ド王、
    退去了「四駿」的職位離開王宮。
    在那之後拒絕了所有的出兵請求、一直到病死都貫徹自己的信念...
  • タウロニオ:......
  • フリ-ダ:繼承父親遺志的我、為了保護マラド而選擇了服從ベグニオン。
    雖然是情勢所逼、你們也一定沒有辦法原諒背叛祖國的我吧。
  • ミカヤ:...不,妳只是身為領主而選擇了守護人民而已...誰也不能責怪妳的。
    更何況當孩子要被殺掉的時候你還冒著危險挺身對抗帝國軍。
    我想這就是妳的答案吧...
    可以把妳的力量借給我們解放軍嗎?一起...為了取回祖國而戰?
  • フリ-ダ:......
    妳...和我們一起肩負起了再興祖國的重擔...非常感謝。
    少女啊...マラド領主フリ-ダ、正式加入解放軍。
    請儘管使用我們マラド軍。
(デイン王城)
  • ジェルド:如同預期、原來站在我們這邊的マラド自治領投靠了反叛軍。看來事態越來越不可小覷了。
    ザルボリ、バルコン、ダルレカ也陸陸續續發生了暴動。
    雖然當天就可以鎮壓的小型規模、主導者也都處決了。
    但是現在デイン各地都彌漫著不安定的氣氛。
  • ヌミダ:嗯嗯...如此有深度的顏色...真是個好壺啊。デイン有如此的貨色還真令人驚訝啊。
  • ジェルド:殿下。您有在聽嗎?
  • ヌミダ:啊啊、真抱歉。發生了什麼事嗎?
  • ジェルド:マラド投靠了反叛軍、這幾天デイン各地也頻傳暴動,雖然都是零星的小規模,
    但放著不管還是有惡化的可能性。
  • ヌミダ:民眾們偶爾都會這樣的啦、有必要特別報告嗎?
  • ジェルド:他們自稱解放軍、不斷的增大勢力,由アシュナ-ド王的遺兒ベレアス揭旗、
    副指揮「銀髮的少女」被認為可以引發奇蹟而深得民眾的支持,
    並不是殿下所說的"偶爾"的情況,一但聚集到了一定數量鎮壓就需要花上一段時間,
    要是騷動再繼續擴大下去也會傳回ベグニオン本國的。
  • ヌミダ:嗯...這樣好像有點麻煩。
  • ジェルド:帝國宰相和元老院議長的ベルシス殿下行事公正不阿,
    要是他知道了我們藉統治之名對デイン所做的事...
  • ヌミダ:嗯...セフェラン嗎,的確是很棘手啊。仗著神使的威勢一再的反抗我們元老院。
    我向女神發誓我絕沒有做什麼不正的事...一點而已...對、只有做了一點點!
    要是他們詳細調查就糟了...ジェルド、我們該怎麼辦?
  • ジェルド:方法只有一個、在解放軍壯大之前就擊潰他們。
    原本已經馴服的デイン國人也是因為解放軍才又開始反抗,只要打破了他們的希望、
    他們就會再乖乖回到籠子去的。
  • ヌミダ:這、這樣啊。做得到嗎?
    這樣的話就全交給你了、花多少錢都沒關係,無論如何都要成功!
  • ジェルド:聽到您這樣說我就安心了。那、等我的好消息吧。
第七章 集結的希望
解放軍的勝利似乎使戰況趨向有利,但是帝國將軍ジェルド的策略卻使得情勢無法完全逆轉。
駐守軍使用了自デイン人民身上榨取來的大量資金增強了武器和裝備、並雇用了大量傭兵,
雖然解放軍有許多自願從軍者,但多以老人和少年為主、無法成為真正的戰力。
解放軍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必須救出被關在收容所的デイン士兵、才能和駐守軍對抗。
  • イズカ:咳!現在開始由我解放軍總參謀來說明作戰。
    明白了嗎、各位。一切都要按照我的指示去作。
  • ミカヤ:請問、ベレアス王子在哪裡?
  • イズカ:王子不會出席這次軍議會。
  • ミカヤ:為什麼!?
  • イズカ:依我判斷、讓戰爭的瑣碎小事使王子煩心是毫無益處的。
    這裡的全部經過都會由我傳達給王子,不會有問題的。
  • ミカヤ:怎麼這樣...王子認同嗎?
  • イズカ:當然、就是因為王子對我有深厚的信賴才會全權交給我處理。
    我的話就是王子的話,你們都要好好的聽啊。
  • ミカヤ:......
  • イズカ:好了、各位,首先看到這裡。
    這次的目標是ウムノ收容所,這裡是各地的收容所中規模最大的一個!
    ウムノ收容了大量的舊デイン士兵!我們要佔領這裡!
  • タウロニオ:聽說為了壓制反抗的氣焰、這裡的俘虜都過著極端惡劣的生活...必須儘早救出他們。
  • サザ:最大規模的收容所...以目前的戰力有辦法勝利嗎?
  • イズカ:呼呼、這種多餘的顧慮和我這個天才是無緣的。
    收容所附近有一個湖、是他們飲用水的來源,就只要在這裡倒入我的發明腐敗毒!
  • ミカヤ:毒...?
  • イズカ:依我的計算只要九桶腐敗毒就可以把湖變成致死的毒沼!
    無色無味、喝下去的人根本不會察覺!太厲害了!而且還不只如此!
    它不會立刻致人於死而是慢慢的在體內滲透、喝下之後半天內都不會有事,
    等到所有的士兵都喝了水之後...他們就全部...!
  • ミカヤ: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使用毒這種卑劣的手段...我反對!
  • イズカ:什什什什、什麼!?
    妳啊妳啊!妳對我這經過高度思考後導出的精密計策有什麼意見嘛!
    妳居然討厭就像我兒子一樣的腐敗毒!而且根本就不需要理會帝國軍啊!
    他們無窮盡的暴行已經讓デイン國人民受到多少的苦痛了妳知道嗎!?
  • ミカヤ:對敵人使用這麼不人道的手段我絕對無法接受,
    像這樣互相報復、大家就失去了戰鬥的意義了。
  • イズカ:說漂亮話!偽善!
    用刀殺、用魔法殺、用毒殺,這就是戰爭!
  • ミカヤ:...或許是在說漂亮話沒錯,是偽善就繼續偽善吧,但我不想使用會令女神感到羞辱的戰鬥方式。
    我們戰鬥是為了解放デイン而不是復仇,所以絕不能失去大義。
    ...我是這樣認為的。
  • イズカ:呼、女人就是這樣容易感傷,妳要如此濫情也無所謂,我為了戰爭的勝利總是非常冷靜的思考。
  • サザ:...沒有冷靜思考的人、應該是參謀大人你吧。
  • イズカ:你說什麼!?
  • サザ:無差別的使用毒物不只救不了デイン的士兵、還會造成犧牲,也會對鄰近的村莊造成影響。
    如此一來就會出現對解放軍所抱持的正義有所懷疑的人,
    也會對ベレアス王子的名聲有所損害不是嗎?
  • イズカ:嗚......
  • サザ:民眾之所以相信解放軍是因為深信自己可以被其拯救,
    如果他們知道了對自己人使用毒物的事情會怎麼想...?
  • イズカ:嗚嗚......
  • タウロニオ:イズカ先生,他們兩個人說的有道理,我們討論別的策略吧。
  • イズカ:別的策略?你居然否定本大人想出來的策略!?既然這樣就隨便你們!
    你們那種庸俗的腦袋可以想出比我還要好的策略?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不愉快!非常的不愉快!等你們全軍覆沒再向我哭也沒用!
  • サザ:......
  • タウロニオ:...抱歉、兩位,イズカ先生大概是太興奮了所以有點目中無人。
  • サザ:我沒關係。
  • ミカヤ:抱歉...タウロニオ將軍、都是我害的...我應該更冷靜一點。
  • タウロニオ:不、我和妳想的一樣,用毒並不是真正的戰爭。
    不過、拒絕了イズカ先生的策略,就要有面對嚴酷戰況的覺悟了。
  • ミカヤ:...是。
  • タウロニオ:帝國軍是個身分階級管理非常嚴格的組織...也因此過度的死板。
    這裡就是一個可以侵入的弱點,ミカヤ小姐、妳知道是什麼嗎?
  • ミカヤ:死板的組織、對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較弱...沒錯吧,
    只要可以使他們陷入混亂的狀況的話...
  • タウロニオ:對、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我們的目的是救出收容所中被囚禁的士兵而不是和他們正面衝突。
  • ミカヤ:既然如此...您覺得這個作戰如何...
(ウムノ俘虜收容所)
  • 首領:什麼!?敵襲?
  • 帝國兵:是的、デイン國王子率領的解放軍和正門的守衛發生了戰鬥!請求支援!
  • 首領:哼、真是囂張啊。我的直屬部隊留下,其他人全部加入討伐謀反軍!
  • 帝國兵:可是、這裡的戒備就會變弱...
  • 首領:...萬一、有人趁亂入侵這裡嗎?真是膚淺的想法。
    我ズ-ル和屬下的士兵個個都是目光銳利、不需要擔心!明白了就快去!
  • 帝國兵:是!
  • サザ:タウロニオ將軍的部隊似乎很成功、看守的人數變少了。
  • ミカヤ:趁敵人大意的時候由我們從內部佔領收容所,現在就要和時間賽跑了。
  • サザ:收容所的內部地圖我已經牢牢記住了、牢房的開啟就交給我吧。
  • ミカヤ:那我們走吧。
  • トバック:那個...往哪邊走啊、ムワリム?
  • ムワリム:快要到了、少爺,就在前面那棟建築物裡面。
  • トバック:サザ就在那裡?
  • ムワリム:不只有他,還有一些沒見過的人。
  • トバック:真的嗎!?嗚~!真令人興奮啊。
  • ムワリム:讓人想起了三年前的戰爭呢。
  • ビ-ゼ:沉浸在回憶中是無所謂啦、不過你們到底要不要去幫他?還是只想看看狀況?
  • トバック:當然要幫啊!別跟丟了!ムワリム、ビ-ゼ!
  • ビ-ゼ:啊、首領!等等啊...看不到了。
    我以前就常常在想、我們的首領實在是個很奇怪的ベオク,是不是混到什麼奇怪的血統啊?
  • ムワリム:也許是混了ラグズ的血統吧...不過他的身上並沒有印、所以也無從判斷。
    不過這也不大重要吧、只要少爺可以健康活潑的成長就好了。
  • ビ-ゼ:...ムワリム、你還真像爸爸啊。
  • ムワリム:不好嗎?
  • ビ-ゼ:不會啊。
    啊、首領回頭叫我們了,走吧。
  • ムワリム:嗯。
  • トバック:サ~~~ザ~~~
  • サザ:!?什...
  • ミカヤ:咦...
  • トバック:我來啦~!現在就過去幫你!!
  • サザ:トバック...!?那個笨蛋...
  • トバック:好~!好好大鬧一場吧!ムワリム!
  • ムワリム:交給我吧。
  • トバック:ビ-ゼ也上吧!
  • ビ-ゼ:我知道了。
  • 帝國兵:嗚...嗚啊啊啊!?是半獸!半獸出現了!
  • 帝國兵:不要慌張!對付獸就要用火、對鳥就要用風!
  • 帝國兵:這個小孩還沒化身!快在化身之前解決他!
  • トバック:笨~蛋~!我可不會化身歐,那、先來打聲招呼吧!
  • 帝國兵:魔、魔導士!快退後!不要靠近他!!
  • ミカヤ: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 サザ:一些老朋友。等等再跟妳介紹,先專心在戰鬥吧。
  • ミカヤ:嗯、嗯...
  • イズカ:喂!那些傢伙是從哪裡來的?給我好好說明清楚!
  • サザ:...他們是從ベグニオン來的,我的朋友、並不是敵人。
  • イズカ:這我早就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是他們到底要不要加入解放軍!
  • サザ:...這樣好嗎?讓ラグズ加入軍隊應該會有不少反對的意見。
  • イズカ:哼!這件事不需要擔心!
    ラグズ的戰鬥能力一般來說比ベオク要高出許多,他們加入的話就可以得到莫大的戰力!!
    知道這個道理還排斥ラグズ的人就是白痴!這樣的利敵行為是會受到嚴厲懲罰的。
  • ベレアス:......
  • イズカ:所以呢?他們有加入的意願嗎!?
  • サザ:這...不去問本人的話我也不清楚。
    他們的首領トバック是個好說話的人...如果我們希望的話他們應該會願意幫助我們。
  • イズカ:當然!當然希望!!
  • サザ:決定這件事的人應該不是你、而是王子吧?
  • イズカ:!...沒關係。我的話就是王子的話,沒錯吧、王子。
  • ベレアス:啊...是、是這樣沒錯,就照イズカ的意見去做吧。
  • サザ:......
  • イズカ:了解的話就快去跟他們說吧,デイン解放軍強烈的希望他們加入。
  • ミカヤ:......
  • トバック:呀~!還真是令人懷念啊。
  • サザ:...你怎麼會突然跑來デイン?
  • トバック:因為啊、サザ拜託我的事進行的很順利,所以我才來找你啊。
  • サザ:我拜託你的事有好好的辦?
  • トバック:當然、完美得很!
  • サザ:那情況是?
  • ミカヤ:等等啊、サザ。你們不要只顧著說自己的,先跟我說明一下狀況吧?
  • トバック:啊、抱歉。
    ミカヤ、對吧?サザ的親人。
  • ミカヤ:嗯。
  • トバック:妳統領這支軍隊對吧?以一個女孩子來說很厲害呢。
  • ミカヤ:統領的人是ベレアス王子,我只是他的助手而已。
  • トバック:這樣還是很厲害啊!我是トバック!我們作好朋友吧、ミカヤ!
  • ミカヤ:啊、啊...
  • サザ:...嚇到妳了吧、這傢伙就是這麼愛裝熟。
  • ミカヤ:沒有啦...沒這麼嚴重。
  • トバック:什麼嘛、你們兩個偷偷在講啥!
  • サザ:...我在和她說明三年前的戰爭跟你的事情。
  • ミカヤ:你們都是クリミア軍的人?
  • トバック:沒錯、不過與其說是クリミア軍...我倒覺得比像是和アイク一起戰鬥。
  • ミカヤ:又是那個人嗎...
  • トバック:啊?
  • ミカヤ:不、沒什麼。那...你怎麼會來デイン呢?
  • サザ:其實、我瞞著大家...想透過他和ベグニオン的神使取得聯繫。
  • ミカヤ:神使...就是ベグニオン的皇帝吧。トバック你認識?
  • トバック:說認識嘛...當初就是神使幫助我在グラ-ヌ沙漠成立ラグズ奴隸解放軍的。
    因為這樣、有時候會被傳喚到大神殿去和她談話。
  • ミカヤ:好厲害歐。
  • トバック:唉呀...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啦。
  • サザ:我想...神使應該還不清楚デイン目前的狀況。
    聽說神使是個年僅13歲但有著平等目光的公正者,
    如果可以讓トバック向神使傳達駐守軍在デイン的所作所為...
    我現在正要聽結果。
  • トバック:和サザ猜想的不大一樣,
    神使其實已經察覺到了デイン的狀況有點奇怪而在自己私下調查的樣子。
  • サザ:是這樣嗎?
  • トバック:後來幾個在元老院掌權的議員透過秘密管道發現了這件事,
    神使似乎被他們抓住了什麼小辮子,無法自己行動了。
  • ミカヤ:為什麼!?神使是ベグニオン的皇帝和女神的使者,
    在ベグニオン...不、在全世界應該都沒有人敢反抗不是嗎?
  • トバック:...建前似乎是這樣子沒錯。
    ベグニオン也發生了不少事情、總之...我也不大了解就是了。
  • サザ:......
  • トバック:不過、神使說她還是可以幫上一點忙。
    如果デイン王的遺兒真的存在的話就一定還有活路,
    所以我們才來這裡幫你們多爭取一點時間。
  • サザ: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所以...你們是打算來幫助我們?
  • トバック:嗯!就交給我這個摯友吧!!
  • サザ:...你什麼時候是我的摯友了。
  • トバック:哈哈、害羞了!
    一開始我還以為反ラグズ思想強烈的デイン要復活了~
    不過アシュナ-ド不在了、我倒是很期待它變成一個無ラグズ歧視的國家歐!
  • サザ:你啊、太天真了。
  • トバック:什麼嘛、サザ,看到我你沒有覺得很開心嗎?
  • サザ:完全沒有。
  • トバック:你說啥!?你聽到沒、ムワリム?這傢伙完全沒有成長,一點都不老實。
  • ムワリム:好啦、兩個人都別鬧了。
  • トバック:不~!我絕不原諒他!
  • サザ:...夢話留著睡覺的時候講吧。
  • トバック:啥!!?
  • ミカヤ:サザ簡直跟個小孩一樣...
  • ムワリム:嚇到了嗎?
  • ミカヤ:嗯...那個孩子、從小時候就很成熟...一直很照顧我,那種表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 ムワリム:......請小心。對初次見面的人不應該用這麼輕率的態度。
  • ミカヤ:咦...
  • ムワリム:這種說話方式就好像刻意要告訴別人自己的外表和實際年齡不相符一樣。
  • ミカヤ:!!
  • ムワリム:ラグズ中有些人非常討厭這種狀況。請務必注意。
  • ミカヤ:...是......
第八章 其所期望的英名
因為成功佔領了ウムノ收容所和トバック所率領的ラグズ們加入,解放軍的戰力大幅增強,
在ダルレカ之後又陸續擊破各地的據點,擴大了勢力範圍。
更以此為基石趁勝攻下各地的收容所,救回了經驗豐富的士兵們、一舉直逼王城。
デイン王國內的民眾也群起回應暴動四起。
在兵力上駐守軍已無法再佔有絕對的優勢,任誰都了解這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場苦戰。
(デイン王城)
  • ジェルド:閣下、您找我嗎。
  • ヌミダ:ジェルド、情況不大妙了。
    神使開始組織視察團、準備要派遣到デイン來了。
  • ジェルド:啊...終於了嗎。
  • ヌミダ:雖然還沒正式決定...但也不能放著不管、我要回帝都一趟。
    我和元老院副議長ガドゥス公卿從以前就有點交情,
    只要拜託他、應該就可以平息這次的事件。
  • ジェルド:...那這段期間我們該做些什麼?
  • ヌミダ:解放軍...無論如何都要擊潰他們!要不是那些傢伙也不會搞成這樣。
    不需要考慮後路!不管使用什麼手段都要把他們斬草除根!!
  • ジェルド:是的。
  • アルダ-:ヌミダ殿下要回ベグニオン...?
  • ジェルド:平常都很遲鈍、這種時候就逃特別快。
  • アルダ-:該不會、是丟下我們自己一個人逃走...
  • ジェルド:不知道、可能性很高,那傢伙本來就是個膽小鬼。
    不過他還沒有犧牲自己所有軍隊的覺悟...至少目前是如此,
    根據他本人的說法是要去向ガドゥス公卿哭訴吧。
  • アルダ-:想要用元老院的權力壓下一切?
  • ジェルド:不、一但決定派遣視察團進行調查,就算是元老院也無法包庇駐守軍的所作所為。
    只要他們和解放軍有所接觸一切就都完了,
    相反的、沒有了解放軍那些傢伙的話...那個ヌミダ應該還能有點作為。
    我們想要活命的唯一辦法就是消滅解放軍!
  • アルダ-:...那該怎麼做?
  • ジェルド:只要放出我們要在シフ沼澤處刑俘虜的消息、他們就一定會出現。
    要是沒有來、就殺到他們來為止。
  • アルダ-:是!!
  • ミカヤ:......你沒事了吧?
  • デイン兵:是!非常謝謝您!
  • デイン兵:好厲害...那麼嚴重的傷居然都消失了。
  • デイン兵:謝謝...能讓我們親眼看到「銀髮的少女」的神蹟。
  • 俘虜:「銀髮的少女」!救、救命...!
  • ミカヤ:怎麼了嗎!?妳先冷靜下來慢慢說。
  • 俘虜:大家要被殺掉了!拜託、請妳救救他們!
  • ベレアス:ジョド收容所的俘虜要在シフ沼澤集體處刑...?
  • タウロニオ:不只是ジョド,他們打算把ウフトル、マノ和這附近所有收容所的俘虜都沉到沼底。
  • イズカ:我沒聽到這樣的情報啊!現在才殺俘虜對ベグニオン有什麼好處?
    如果讓他們活著對我們反而有人質的效果。一定是誤傳!不然就是敵人的陷阱!!
  • サザ:...我有去調查了一下,收容所的動向確實有點奇怪。
    應該有不殺掉俘虜就會很麻煩的狀況吧?
  • イズカ:像是什麼事?
  • サザ:......例如覺得很礙事。
  • イズカ:愚蠢!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考慮要怎麼指揮軍隊!!
  • ミカヤ:...也許是陷阱沒錯。可是俘虜的確被集中在シフ沼澤、如果我們不去的話它們一定會被殺掉的!
  • イズカ:沒有去的必要!明知道是陷阱還跳進去和自願給敵人殺死有何差別!!
  • ミカヤ:......你要眼睜睜看俘虜被殺?
  • イズカ:沒錯!
  • ベレアス:イズカ!這、這樣...
  • イズカ:王子請務必忍耐。王者是必須同時具備慈悲和冷酷的!
    為了成就大事、要捨棄一些小事是在所難免的。
  • ミカヤ:......
  • イズカ:這也是我苦痛的決定。不這樣做...解放軍就要在這裡敗下陣來了啊...
    如此復興デイン的夢想就會在一瞬間湮滅,一切都是為了デイン啊!
  • ベレアス:...我、我知道了。
  • ミカヤ:ベレアス王子...!
  • ベレアス:抱歉、ミカヤ...イズカ說的很有道理。
  • ミカヤ:...我知道了。那、我不會帶走這裡的士兵,我只和我原本的同伴前往シフ沼澤。
  • ベレアス:ミ、ミカヤ...!
  • イズカ:就說了沒有必要--
  • ミカヤ:這樣也不能接受的話、我就一個人去。
  • イズカ:等等!等等啊!我不許妳擅自行動!!
  • ベレアス:イズカ...!拜託你、就讓她去吧。
  • イズカ:王子...哼...!
  • 首領:好!開始!
  • 帝國兵:ラドミム將軍下令、把俘虜沉入沼澤中!
  • 盜賊:快給我下去吧!!
  • 青年:嗚啊!不要!不要啊!!救命~!
  • ミカヤ:快住手!
  • 帝國兵:你、你們是...!
  • ミカヤ:我們是デイン解放軍!馬上就去救你們、請大家再忍耐一下!!
  • 青年:解放軍!?王子的軍隊來救我們了嗎!?
  • 青年:那個髮色...那位、該不會是「銀髮的少女」!?
  • 青年:デイン的救世主啊!
  • 首領:明明知道是陷阱還是出現了啊。全員就戰鬥配置!
    如何啊、少女!?絕不會再讓妳逃走了!
  • ミカヤ:哼...果然是陷阱...
  • サザ:可是我們也是有備而來的!トバック!拜託你了!!
  • ミカヤ:ニケ女王!オルグ先生!
  • 帝國兵:啊...是半獸!!這裡也出現了半獸...咦...!?
  • ミカヤ:咦...ラフィエル王子!?
    發生什麼事了...?
  • サザ:不要發呆啊、ミカヤ!快趁現在重整我們的陣型。
  • ミカヤ:啊...嗯嗯!
  • ミカヤ:前面就是陣地了。不管命令做出這種事...不知道王子會不會原諒。
  • サザ:他看到俘虜們都沒事一定也會很高興的,干涉的本來就只有那個イズカ而已。
  • ミカヤ:...喂、懸崖底下好像有什麼聲音?
  • サザ:有騷動的聲音。...懸崖底下就是解放軍的陣地,發生什麼事了嗎?
  • デイン兵:少女勝利了!她破解了敵人的陷阱!
  • デイン兵:只要有曉之團的「銀髮的少女」在、我們就是不敗的!
  • デイン兵:看啊!那女神般的容姿!少女的銀髮閃耀著拂曉的光輝...真的是...太美麗了!
  • デイン兵:少女一定是受到了女神的祝福...女神的巫女!「銀髮的少女」!!我們的巫女啊!!
  • デイン兵:曉之巫女!ミカヤ大人、萬歲!
  • ミカヤ:怎麼回事?
  • サザ:在這邊根本就聽不清楚。
  • ニケ:士兵們正在慶祝ミカヤ成功救出俘虜,向大家揮揮手吧、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 ミカヤ:我、我嗎?
  • ニケ:這也是將領的義務歐,快讓大家知你們都平安回來了吧。
  • ミカヤ:啊...說的也是,我知道了。
  • デイン兵:歐歐歐歐歐歐~~~!!
  • デイン兵:ミカヤ大人!!
  • デイン兵:ミカヤ大人!!「曉之巫女」ミカヤ大人!!
  • サザ:妳在這啊。
  • ミカヤ:サザ...
  • サザ:妳應該很吃驚吧?大家那麼狂熱的歡迎妳回來。
  • ミカヤ:應該說是吃驚嗎...不、沒什麼。
  • サザ:...ミカヤ?
  • トバック:サザ...!抱歉、可以來一下嘛!?
  • サザ:...トバック!怎麼了?這麼慌張。
  • トバック:ムワリム的樣子不大對勁。
  • サザ:怎麼回事?
  • トバック:拜託!先跟我ㄧ起來吧!
  • サザ:知道了。
  • ミカヤ:我也一起去。
  • ムワリム:嘎...嚕......
  • トバック:不行啊!ムワリム、振作點!看著我!
  • ムワリム:...嗚...少...少爺...
  • サザ:發生什麼事了?
  • トバック:我不知道...他突然化身...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痛苦的呻吟著。
    我拼命的叫他、就像剛剛一樣暈倒變回原狀。可是醒來之後又會繼續化身...
    已經不知道這樣子重複多少次了...
  • サザ:トバック...如果我沒猜錯的...現在ムワリム的眼睛...
  • トバック:和那個傢伙的是同樣的顏色...對吧?
    我知道...我知道啊...我...我好怕。
  • ミカヤ:和誰...一樣?
  • サザ:那個啊...!!
  • トバック:又來了...!?該怎麼辦...間隔越來越短了...
  • ムワリム:咕...咕啊...
  • トバック:ムワリム!振作點!看著我!ムワリム!!
  • ムワリム:身體...不行...少爺...快離開...
  • トバック:不行!我怎麼可以丟下"半途者"!!ムワリム!看著我!!
  • ムワリム:嘎...嘎嘎......
  • サザ:這個歌是...
  • ミカヤ:!!
  • ムワリム:...咕......
  • トバック:啊...ムワリム!ムワリム!!
  • ラフィエル:「再生」的呪歌能讓失去平衡的身體回到正常的狀態。已經沒問題了...
  • トバック:謝...謝......
  • ミカヤ:那個歌是什麼啊...?好不可思議的旋律...
  • サザ:「再生」的呪歌。之前的戰爭中、白鷺的王子和公主也曾經唱過,
    使得枯萎的森林取回了生機,還拯救了ラグズ的心靈。
  • ミカヤ:......
  • サザ:...?怎麼了。ミカヤ?
  • ミカヤ:...嗯......只是有點怪怪的。
    ...感覺就像...身體裡被注入了一股熱流...
  • サザ:沒錯。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感動的全身顫抖。
  • ミカヤ:......嗯...
  • サザ:看來在ムワリム醒來之前是無法得知事情的真相了,但也不能放著不管。
  • ベレアス:"半途者"...?
  • サザ:三年前的戰爭中,デイン所製造的生物兵器--
    那時經過許多愚昧的生態實驗而受到汙染的ラグズ們。
  • イズカ:愚昧!?你們是想要否定我完美的研究成果嗎!?
  • ミカヤ:那你是承認了?在ムワリム先生的飲用水中加入了"半途者"的藥。
  • イズカ:這有什麼不對!喝下了那個藥就可以時常化身了不是嗎!?
    可以把ラグズ高強的戰鬥能力發揮到最大的限度,沒有比這更棒的事情了!
  • トバック:...別開玩笑了!"半途者"化身的代價可是削減自己的生命啊...
    破壞自我、發狂戰鬥直到死亡!你居然讓ムワリム喝下那種藥...
  • イズカ:士兵就棋子一樣不需要自我!思考只是多餘的。
    造成短命確實是需要改進的缺點、所以這次才要好好的實驗...
  • ミカヤ:ムワリム先生...對トバック來說是像親人一樣重要的存在,他也是我們解放軍的同伴不是嗎?
    你到底把他的生命當成什麼了!?
  • イズカ:當成什麼你們都已經知道了,結果還不是又回到這裡?
    所以根本就一點問題都沒有嘛,幹麻這樣大呼小叫的。愚蠢。
  • ミカヤ:你這個人--!
  • ベレアス:等等!我已知道イズカ對那個半...ラグズ做了過分的事了,非常抱歉。
    但イズカ也是為了軍隊著想,請原諒他吧。
  • ミカヤ:ベレアス王子......
  • トバック:......
  • ベレアス:トバック...真的很抱歉。
    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再使用"半途者"的藥,也不會再進行相關的實驗。    
    ......就是這樣。
  • イズカ:王子!?王族是不可以隨便低頭的...!!
  • トバック:.........
  • ベレアス:イズカ是我重要的臣子,臣子的過錯就是我的過錯,所以...
  • トバック:......夠了。
  • サザ:トバック...!
  • ミカヤ:...
(ベグニオン帝都 シエネ)
  • サナキ:...這是真的嗎?
  • ルカン:是的、神使殿下。
    雖然我們的駐守軍在デイン許多不人道的行為都是事實,
    但全部都是在駐守軍總督ヌミダ不知情的狀況之下秘密進行的。
  • サナキ:......很微妙的說法啊。
    聽說這三年間帝國在デイン各地建立了無數的強制收容所,
    又送進了無數對帝國有反抗之心的年輕人,這些事、身為總督的ヌミダ全都毫不知情?
  • ヌミダ:會對我有所懷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可是...可是我ヌミダ身為元老院議員把一生都奉獻給女神,絕不會做出虛假的證言。
    請不要...請不要忘記這一點。
  • ルカン:確實...就監督不周這點來看ヌミダ不能說是完全無罪,元老院也決定給予從嚴的懲罰...
    可是...神使大人。
    我認為現在這個時間點的當務之急應該是從駐守軍的暴政之下救出苦痛的デイン國人民...
    您認為如何?
  • サナキ:當然,如果我們想的一樣那就好辦了。
    立刻組織視察團並派遣至デイン掌握正確的現況。
    聽說デイン先王アシュナ-ド的遺兒起義抗戰,首先讓視察團與他們接觸,
    傳達ベグニオン的意向。他們理解之後就立刻鎮壓駐守軍。
  • ルカン:是!我立刻就去吩咐。視察團的隊長請務必由我ルカン來擔任。
    在那裡鎮壓使帝國蒙羞的駐守軍之後,我保證絕不會再讓他們踏上故鄉的土地。
  • サナキ:不...不需要這樣。
  • ルカン:!...為什麼呢?       
  • サナキ:對駐守軍的懲罰等到聽取他們的証言之後再決定。好好向他們說明這一點,勸他們投降。
  • ルカン:...那、那就這樣做吧。
  • サナキ:還有、視察團的隊長由ベルシス公卿擔任。可以吧、セフェラン。
  • セフェラン:了解。
  • ルカン:可、可是!
  • サナキ:我認為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
    所以與其把任務交給元老院副議長、我認為ベルシス議長會更加適合。
    ...就是這樣。請盡速行動。
  • ルカン:哼......
  • ヌミダ:ル、ルカン殿下...!現在該怎麼辦!?
  • ルカン:ヌミダ啊...這麼看來,要犧牲你在デイン的所有軍勢了。
  • ヌミダ:什...!?怎麼這樣...!不是只要交出ジェルド將軍和幾個人就可以了嗎...
  • ルカン:情勢改變了,為了你自己的性命也該要有所覺悟了。
    別說我太無情,再分配新的軍隊給你就是了。
  • ヌミダ:這、這樣的話...
    知道了,我就把デイン的事都當做一場噩夢吧。
    先失陪了...
  • ルカン:......可惡的小姑娘...!
    盡耍一些小聰明......サナキ...!
第九章 來自黑暗的生還者
成功的以寡擊眾破解敵人陷阱救回俘虜的ミカヤ,在經過イズカ的宣傳後,
デイン王國中已經沒有人不知道她在シフ沼澤光輝的戰蹟。
人們稱呼ミカヤ為女神的使者--「曉之巫女」,對其懷抱著如同救世主的期待。
各地的民眾一舉蜂擁起義,如此的大規模早已超越零星的暴動,駐守軍開始無力鎮壓。
情勢至此,ジェルド將軍放棄了掌握デイン全土而把駐守軍全員集中在王城附近、
以超越解放軍的大量兵力固守城池。
但對氣勢旺盛的解放軍來說士氣低落的駐守軍早已不是對手,陸陸續續突破了防衛線。
雖然ラグズ的事件讓ミカヤ們對イズカ抱持著疑問,但勢如破竹的解放軍再過幾天就抵達王城了。
(解放軍陣營)
  • トバック:喂!聽到這個大消息一定會嚇死你!
  • サザ:怎麼啦、慌慌張張的。
  • トバック:ベグニオン的神使視察團來了!
  • ミカヤ:真...真的嗎?
  • トバック:終於可以和神使正式聯絡了。
    而且我還聽說,神使同時還以帝國皇帝之名勒令駐守軍停止一切軍事行動。
    真是做的太漂亮了!
  • ミカヤ:那...我們已經不必再戰鬥了嗎...?
  • サザ:嗯...來的有點突然讓人不大相信啊...
  • トバック:不用擔心!視察的團長是那個ベルシス公卿歐。只要他一到就跟勝利沒有兩樣了。
  • サザ:ベルシス公卿嗎?居然派了這麼一個大人物啊。
  • トバック:很吃驚對吧?真是太感謝神使啦!
  • ミカヤ:...請問、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 ムワリム:ベルシス公卿年紀輕輕就當上元老院議長、也是輔佐神使的宰相,是個非常有能力的人。
  • トバック:超厲害、又和藹!他對我們也非常親切歐,雖然如此卻也十分公正嚴厲,真令人敬佩~
    之前的戰爭中也是,元老院本來還在討論是否要派兵到クリミア,
    ベルシス公卿一回去就立刻決定要派兵了...
    抱歉...
  • ミカヤ:你為什麼要道歉?
  • トバック:那個...因為和クリミア戰爭的是デイン啊。
    如果不是ベグニオン的援軍說不定デイン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還一直稱讚下這個決定的人...神經有夠大條的...
  • ミカヤ:不用太在意這件事啦,視察團隊長這麼優秀對デイン來說也是好事啊。
  • トバック:...對吧?
    那、快讓其他人也知道吧,早點讓大家高興。
  • ミカヤ:嗯、謝謝!那我們走吧!
  • サザ:?怎麼了,你們不一起去嗎?
  • トバック:那個...我們就不用了啦。
  • ミカヤ:為什麼?視察團會來也都是你們的功勞不是嗎?一起去向王子報告...
  • トバック:雖然是這麼說啦,還是算了...!
  • ミカヤ:...因為イズカ先生?那個人總是在王子的身邊所以...
  • トバック:...嗯,沒錯、所以......
  • ミカヤ:那、等我們報告完就馬上回來,在這等我們一下吧?
  • トバック:我知道了,妳們快去吧!
    再一下下就好了,雖然有惹人厭的東西在,你可以陪我到最後嗎?
  • ムワリム:是的、少爺,全都聽您的。
(デイン王城)
  • 帝國使者:...以上就是皇帝陛下的勒令!
    請駐守軍解除一切武裝在王城內待命等待視察團抵達。
  • ジェルド:......
  • 帝國使者:雖然ヌミダ公卿証言一切的事件都是你們擅自行動...
    但神使陛下希望可以公開聽起你們的証言後再做決定,你們還有生路,
    不要因為欠缺思考的行動使自己陷入不利的狀況,此點請務必牢記在心。
  • ジェルド:...既然如此,衷心對神使陛下的顧慮表達感激之意,使者先生所言我已經全部了解。     
  • ジェルド:哼、那位大人可搞了一個了不起的閉幕啊。
    居然丟下了所有駐守軍、我還一直以為他沒這個膽量呢...呼呼...
  • アルダ-:真的都結束了嗎,如果我們揭發ヌミダ殿下的罪行、慈悲的神使陛下也願意聽我們証言,
    說不定也還有救,不然至少拖ヌミダ殿下陪葬也好。
  • ジェルド:不可能的。再怎麼說我們也是ヌミダ...更至於元老院不法的證據。
    為了不讓我們和神使見面,他們就算用盡任何手段也會把我們解決掉的。
    ...就算是神使也阻止不了。
  • アルダ-:乾脆丟下一切逃亡去當盜賊團好了。
  • ジェルド:不...我不想這樣做。我們可是帝國軍人,與其當個強盜苟延殘喘我寧願戰死、不是嗎?
    アルダ-:...將軍果然是這樣說了啊。
  • ジェルド:說到陪葬...比起抓個老頭子我倒有個更好的獵物。
    一再擾亂我們計劃以至於今天這個局面的...那個小姑娘。
  • アルダ-:很適合ジェルド隊最後的工作啊,大家一定會使出全力的。
  • ジェルド:作戰就在今天深夜,目標...只有那傢伙的頭。
(解放軍陣營)
  • デイン兵:我們戰勝帝國了!好好慶祝吧!
  • デイン兵:歐歐~超棒!真好吃啊!
  • デイン兵:デイン王國萬歲!今晚要盡情的吃!!
  • イズカ:咳!大家安靜!!
    現在王子有話要對大家說。...王子、請。
  • ベレアス:大家,你們一直都表現的很好。
    來自帝國的神使視察團就要抵達了,我們就要成功解放デイン了!戰爭結束了!
    也許有一點早、但今晚就是慶功宴,已經準備了足夠的酒和食物,盡情享用吧!!
  • デイン兵:是~,那就不客氣了~~!
  • ベレアス:今晚不需要講究禮儀,盡情喧鬧吧!
  • ミカヤ:......呼...
    ユンヌ!怎麼了?你可以出去飛一飛啊。
    真是不可思議的鳥啊...晚上也可以自由飛翔。
    ユンヌ啊......我...好像有點太累了。
    在視察團決定要來了之後,好不容易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擔。
    ...ユンヌ、再一下下...就可以回去懷念的...ネヴァサ...
    ...然後...デイン就.........
  • ジェルド:......一個人從喧鬧之中逃出來啊。
    也太不小心了吧,「銀髮的少女」...不、現在是「曉之巫女」啊。
    我倒要看看這次你最自滿的奇蹟還會不會發生。
  • ミカヤ:...嗯...什......什麼...
    !!...敵人!?
  • ジェルド:早知道在森林裡抓住妳的那個時候就該殺了妳的。
    ミカヤ:ジェルド將軍...!?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 ジェルド:歐、發現了嗎。...多少有點成長的樣子嘛,破綻更少了啊。
  • ミカヤ:......
  • ジェルド:託您的福我就要被消滅啦。不過路上一個人實在有點寂寞、所以我就來接妳了。
  • ミカヤ:把我殺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的。只要有王子在、デイン就會再度復活。
  • ジェルド:哈哈!王子!好像是有這個傢伙啊。
    那種小人物當上了王又能做些什麼!?他可是這個國家衰敗的原因的種啊。
  • ミカヤ:不許你汙辱王子!你又知道些什麼了!?
  • ジェルド:我知道啊。那個不能自己發光的冒牌石頭。
    發出耀眼光輝、擁有支配人民力量的寶石...則在我眼前。
  • ミカヤ:......
  • ジェルド:人民所要的不是王子,而是妳、「曉之巫女」。
    所以我只要奪走妳就等於奪走了デイン的希望之光。
  • ミカヤ:不、希望是不會消失的。デイン...還留有取回自己國家的希望。
    就算我死了這種心情也不會消失的!
  • ジェルド:那、就來試試看吧,看妳和我、到底是誰對...
    如果死後還有另一個世界、就在那裡看看結果吧!!
  • ミカヤ:!!
  • ジェルド:嗚哇...!!
  • ミカヤ:你、你是...?
  • 漆黑の騎士:...請放心,少女啊,我絕對不會讓他碰你一根寒毛。
  • ジェルド:你...你是...
  • 漆黑の騎士:我是從前...位居デイン王國軍「四駿」之首的人。
    有聽過漆黑の騎士這個名號的話、就快點撤退吧。
  • ミカヤ:你是...漆黑の騎士...?
  • ジェルド:怎麼可能...漆黑の騎士...在三年前的戰爭中就死了啊。難道你要說你自己是亡靈嗎!?
    漆黑の騎士:...還不撤退嗎?
  • ジェルド:嘿...嘿嘿,我倒想試試你這傢伙是真是假。
    我看穿你的伎倆了,是你想讓我大意疏忽才這樣講的吧。
  • 漆黑の騎士:愚蠢...那、就上吧。
  • ジェルド:首先...就先讓我可愛的部下們來當你的對手吧。
    把火熄掉!!
  • ミカヤ:...啊...
  • 漆黑の騎士:少女啊,請把我當成您的盾,千萬不要離開我身邊。
  • ミカヤ:是、是。
  • 漆黑の騎士:開始禱告吧,我不會阻止你的。
  • ジェルド:嘿...還真是仁慈啊...
  • アルダ-:嗚......
  • ジェルド:アルダ-!?你...
  • アルダ-:......
    ...雖然我的任務是...佯動隊...不過最後果然...還是想跟將軍在...一起...
  • ジェルド:笨蛋...
  • アルダ-:ジェルド將軍...
    你雖然...是個很亂來的上司...即使如此...我和...部下們...都很仰慕你...
    ............
  • ジェルド:.........
  • 漆黑の騎士:......
  • ジェルド:怎麼了?為什麼不殺了我?
  • 漆黑の騎士:真不巧...殺了沒有武器的人、劍現在對我很有意見啊。
  • ジェルド:...你開什麼玩笑!!!
  • ミカヤ:住手!快住手!!
    既然有人願意為你犧牲生命了...為什麼還不好好珍惜自己!?
  • ジェルド:......哼!
  • ミカヤ:......
  • 漆黑の騎士:就這樣放過他嗎?
  • ミカヤ:...給他一點時間吧,給他一點埋葬死去的同伴和祈禱的時間。
  • 漆黑の騎士:這樣啊。
  • ミカヤ:非常謝謝你幫助我。
  • 漆黑の騎士:...沒什麼。
  • サザ:ミカヤ、妳沒事吧!?
    --嗚!你是...!
  • ミカヤ:住手、サザ!這個人是來幫助我的!
  • サザ:!?
  • 漆黑の騎士:......
  • サザ:ミカヤ、妳知道這個傢伙是誰嗎?
  • ミカヤ:漆黑の騎士...デイン王國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吧。
    アシュナ-ド王的「四駿」之一,最強的劍使...
  • サザ:沒錯、而且...在クリミア的ナドゥス城被アイク將軍打倒。
    為什麼你還活著並出現在這裡!?
  • 漆黑の騎士:我...在和他的對決中輸了之後並沒有死。證據就是我現在站在這裡。
  • サザ:你有什麼目的?
  • 漆黑の騎士:デイン王國的復興...正是為此而來。
  • サザ:...如果是真的話...也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戰爭的勝負已經決定了。
  • 漆黑の騎士:...真的結束了嗎?
  • サザ:什麼...!?
  • ミカヤ:サザ...剛剛ジェルド將軍還在這裡。
  • サザ:那傢伙...!襲擊的目標不只是王子嗎!?
  • ミカヤ:如果不是漆黑の騎士幫助了我...我就會被那個人殺掉了。
  • サザ:...沒有看到他的屍體,那傢伙現在還活著?
  • ミカヤ:嗯。
    !!............
    ......怎...怎麼會......
  • サザ:怎麼了!?
  • ミカヤ:.........
    希望之光的前方...是一片暗雲...
    說不定...讓他逃走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情......
  • サザ:沒辦法確定嗎?
  • ミカヤ:...聽不到...狀況有點差。
    腦子一片空白...現在無法看到平常那種很鮮明的影像,也很久沒有聽到聲音了。
    ...也許...我一直沒有歸還的東西就要被拿回去了...
  • サザ:...不、應該沒問題的。
    剛剛王都傳來了消息,帝國使者已經在視察團之前抵達ネヴァサ,
    在進入デイン王城後立刻遵照皇帝的勒令解除駐守軍的一切權力並全員拘禁。
  • ミカヤ:真的嗎!?
  • サザ:嗯嗯、真的。
    就是因為已經沒有退路了、ジェルド他們才會使出這麼無謀的手段。
  • ミカヤ:......
  • サザ:不過、他們的奇襲失敗,應該也沒有其他招數了。我認為他們不會構成太大的威脅。
    再敢出現就立刻擊敗他們,妳就不要太在意他們的事了。
  • ミカヤ:......可是...
  • 漆黑の騎士:我也會幫助您的。
  • ミカヤ:...
  • 漆黑の騎士:不管那傢伙有還有什麼企圖我都會阻止他。
    我的劍就是謂此存在的,曉之...少女啊。
  • ミカヤ:騎士大人...你會來到此地一定是女神的感召...
    您的好意我誠心的接受,請多多指教。
  • 漆黑の騎士:了解。
  • サザ:......
終章 デイン王國復活
在從前的「四駿」、漆黑の騎士的阻擾之下,ジェルド的奇襲以失敗收場。
但是和ミカヤ的預感一樣,他展開了最後的反擊。
他殺死了來自ベグニオン的使者且再度掌控デイン王城,更開始以大量的投石器破壞城下町。
因為使者的到達而一度恢復平和的ネヴァサ中開始落下了無數的巨石。
住家被破壞、砸毀的人們的哀嚎和悲鳴聲在城中迴盪不已。
為了會見使者而在王都附近駐紮的ミカヤ們,面對眼前如此殘虐的行為全都啞口無言。
(デイン王都 ネヴァサ)
  • デイン兵:我們的街道...!ネヴァサ就要被摧毀了...!
  • デイン兵:快住手!我年邁的雙親都住在那裡啊!
  • デイン兵:我的孩子也是啊,駐守軍到了最後的最後都還要讓デイン受苦嗎!
  • ミカヤ:...ベレアス王子!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啊。
    我們必須進入王都幫助市民...打倒在王城裡的駐守軍。
  • ベレアス:ミカヤ...這個...
  • イズカ:你在說什麼蠢話?再過幾天...不、順利的話一兩天之內ベグニオン的視察團就要到了不是嗎!?
    沒有刻意去冒這個險的必要!
  • サザ:可是在這段期間會有死傷的人民、ネヴァサ也會被破壞,難道你打算就這樣坐視不管?
  • イズカ:最後才是最重要的時刻!要比萬全的準備更萬全!這就是成功的秘訣!!
  • ミカヤ:...那麼......
  • イズカ:那麼?那麼怎樣!?
    妳又要帶著ラグズ們出擊了對吧!沒錯吧!?我馬上就看穿你的想法了!    
  • ミカヤ:你不讓我們去嗎?
  • イズカ:不讓你們去嗎?當然不讓你們去!
    妳之前就違背了王子的命令擅自行動!結果呢!?
  • サザ:救了許多俘虜的性命...不是嗎?
  • イズカ:是啊、做的好!然後這個小姑娘的名聲就大大的提升!「曉之巫女」!
    每個人嘴裡都這樣喊著,就把妳當救世主一樣的崇拜!
  • サザ:這原本就是你的企圖啊...
  • イズカ:愚蠢!誰打算讓這個小姑娘變成這樣!你看啊、那些士兵們!
    誰也不看王子一眼!根本就忘了以後是誰要來統治這個國家了!!
  • ミカヤ:啊...
  • ジェルド:哈哈!王子!好像是有這個這個傢伙啊!
    那種小人物當上了王又能做些什麼!?它可是讓這個國家衰敗的原因的種啊。
  • ジェルド:我知道啊,那個不能自己發光的冒牌石頭。
    發出耀眼光輝、擁有支配人民力量的寶石...則在我眼前。
  • ジェルド:人民所要的不是王子,而是妳、「曉之巫女」。
    所以我只要奪走了妳就等奪走了デイン的希望之光。
  • イズカ:現在大家都失去了對王國未來的憂心,正是因為沒有人把王子當成統治者。
    就算王子成為了王、大家也都只聽「曉之巫女」的話。
    在這麼下去也許就會出現「曉之巫女」在窺視王位的謠言,不、是一定會出現!
    到時候國家又會再度陷入動亂,安寧的日子永遠也不會造訪デイン!
  • ベレアス:......
  • ミカヤ:王子...
  • イズカ:妳知道了吧,你的存在和一舉一動都危及了王子的政權,為了國家著想請妳控制自己的名聲。
  • ミカヤ:你這麼說也...
  • イズカ:這麼說來...妳該不會一開始就是為此而行動的吧?    
    假裝要幫助王子...其實是想篡奪王位...
  • サザ:你這傢伙...說話放尊重一點!
  • ?:你說夠了沒有!?
  • ベレアス:ミカヤ不是這樣的女孩,是我自己太無能了...請不要怪她。
  • イズカ:啊...您突然間在說什麼啊、王子!?
  • ミカヤ:王子...?
  • ベレアス:在這之前站在最前線戰鬥的是ミカヤ...拯救了命在旦夕的俘虜的也是她。
    我真的也很想這麼做,可是...我做不到。
    大家會注意ミカヤ、仰慕ミカヤ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 イズカ:可是、可是王子啊...!
  • ベレアス:イズカ、你為了我盡心盡力策劃各種謀略,真的很謝謝你。多虧有你我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 イズカ:......
  • ベレアス:但就像你剛剛所說的一樣,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現在就算我登上了王位也沒有人會注意到我。
    所以...所以、我要有所行動。
  • イズカ:王、王子...!?
  • ベレアス:.........
    解放軍的士兵們!我...不、本人是デイン王子、ベレアス!
  • デイン兵:我們當然知道啊!ベレアス王子大人!
  • ベレアス:啊...
    .........
    *デイン兵:怎麼了、他?
  • デイン兵:他還好嗎...?
  • ミカヤ:...那、那個...!
  • 漆黑の騎士:......
  • ミカヤ:騎士大人...?
  • ベレアス:.........?
    各位親愛的解放軍啊!越過三年以上苦難的日子,現在王都就在我們的眼前了。
    就算我們什麼也不做,等到帝國視察團到達之後我們就會取回我們的國家。
    可是、這樣子...真的可以嗎!?
    因為駐守軍最後的抵抗,我們的ネヴァサ現在正受到蹂躪!同胞們的性命正在被奪走!
    但是如果現在對駐守軍出手...也許和帝國之間的關係就會更加惡化,
    如此一來也會有使復興デイン王國更加困難的可能性。
    即使這樣、我...不、本...唉呀、就是我啊!
    我實在無法再忍受眼前所發生的慘事!多一個也好、我想拯救デイン的人民...!
    所以...可以把你們的力量借給我嗎!?
  • デイン兵:......萬歲...
  • デイン兵:ベレアス王子、萬歲!
  • デイン兵:去救我們的同伴吧!
  • デイン兵:デイン王國萬歲!走吧!去ネヴァサ!
  • デイン兵:可不能只是等帝國來幫我們啊!
  • ベレアス:啊...
  • ミカヤ:那麼、王子...我們出發了。
  • ベレアス:後方就由我的軍隊控制、千萬不要逞強歐。
  • ミカヤ:是。
    全軍整隊!目標是救出市民和奪回王城!出擊!!
(デイン王城)
  • 帝國兵:解放軍開始行動了!
  • ジェルド:哼、來了嗎...正好啊。不然我們的死就沒有意義了。
  • ミカヤ:ジェルド會在哪裡呢...?
  • サザ:大將的話...應該在王座之間才對。
  • 漆黑の騎士:那麼就在最裡面,我來帶路。
  • ジェルド:聽好了、你們,這是我們以帝國軍人身分死去的最後機會!
    如果待在這裡繼續茍延殘喘的話,幾天後就會被視察團拘捕,然後葬身於黑暗之中。
    與其如此,就在這裡以戰鬥將自己導向終焉吧!
    一個人至少要殺五個人!確信自己會獲勝的軍隊是最堅強的!
    把我們ベグニオン帝國軍的恐怖烙印在デイン那些傢伙的腦海之中吧!
    我們是帝國軍人!要抱著這樣的榮耀死去!!去吧---!
  • サザ:這個聲音是...
  • ミカヤ:ジェルド...!為了デイン、決不能放過他!這次絕對要一決勝負!
  • ジェルド:嗚...咕......
    我...不難過...也不後悔...我只是照著我自己想做的去做...
    巫女啊、妳贏了,殺了我妳滿足了吧...?
    儘管開心吧...因為...妳也...只能開心到這裡了...
  • ミカヤ:我們...贏了...我們靠自己的力量取回國家了...!
  • ベレアス:謝謝妳、ミカヤ。託妳的福デイン王國才能復活。
  • ミカヤ: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大家一起作戰的成果。
  • ベレアス:...嗯。之後我也...不、可以請你和我一起支持著デイン嗎?
  • ミカヤ:......ベレアス王子...這個...
  • サザ:當然、就這樣吧。
  • ミカヤ:サザ...?
  • サザ:現在開始為了復興デイン一定會非常忙碌,我們也一起幫忙吧?
  • ミカヤ:啊...說的也是。那就這樣吧...
    ベレアス王子、為了デイン...我一定會盡力的。
  • ベレアス:謝謝!
    那麼...我就立刻任命ミカヤ為デイン王國軍總指揮吧。
  • ミカヤ:那...那個...
  • サザ:...沒什麼不好吧?總之先接受吧。
  • ミカヤ:...那、我接受。
  • ベレアス:太好了,可以請妳先跪下來嗎?
    「今日、ミカヤ--以デイン王的名義授與魔導將的地位和爵位」
  • ミカヤ:.........
  • ベレアス:這樣就完成了。
  • ミカヤ:...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 ベレアス:很適合妳啊。
  • ミカヤ:真的嗎?
  • サザ:......有點啦...
  • ミカヤ:...你那是什麼反應嘛?
  • ベレアス:真難得啊、サザ居然會害羞。
  • サザ:我才沒有!
  • ミカヤ:你害羞了嗎?
  • サザ:沒有!我、我要走了!
  • ベレアス:第一次看到他那種表情呢。
  • ミカヤ:他其實意外的像個小孩呢、身體有點大就是了。
  • ベレアス:...真好。
  • ミカヤ:您指的是?
  • ベレアス:我沒有兄弟姐妹...真羨慕サザ有個好姊姊呢。
  • ミカヤ:......
  • ミカヤ:...真的要走了嗎?
  • トバック:...嗯。明早視察團就到了,我的任務也結束了。
  • ミカヤ:至少今晚...留下來一起慶祝也好啊。
    無論如何...都不想和イズカ大人坐在一起嗎?
  • トバック:是有點啦...怎麼說呢~
    其他的士兵、也不大想看到我們吧,所以還是算了~
  • ミカヤ:咦...?
  • サザ:只有在ミカヤ的面前、大家不會表現出那種態度...
    妳不在的時候...大家可以說是毫不避諱啊。
  • ミカヤ:怎麼這樣...我都沒注意到...
  • トバック:不要擺出那種表情嘛,デイン的反ラグズ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雖然已經一起戰鬥了無數次...這種想法也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解除的。
    難得的慶祝會,我不想讓大家不開心。
    就是這樣啦、在這裡道別吧。
  • ミカヤ:...トバック...
  • トバック:哇...!別哭了好不好?女孩子一哭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 ミカヤ:...抱...抱歉...
  • サザ:...保重啊。
  • トバック:你也是。
  • サザ:...你們願意來......那個...幫忙...很謝謝。
  • トバック:嗚哇!
  • サザ:怎麼啦?
  • トバック:我要感動到哭啦,居然可以從你口中聽到這種話。
  • サザ:沒這麼嚴重吧...
  • トバック:不、我說真的。啊~你也終於變成個大人啦,嗯嗯。
  • サザ:我說啊...。
  • ミカヤ:那兩個人...到了最後、還是很合得來啊。
  • ムワリム:願意和我們少爺做朋友、我真的很感謝サザ。
  • ミカヤ:ムワリム先生...那個。
  • ムワリム:是、有什麼事嗎?
  • ミカヤ:您一直幫我保密"印"的事情、非常謝謝你。
  • ムワリム:沒什麼...
    也許有點失禮...請問妳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生的嗎?
  • ミカヤ:不、我並不認識生出我的雙親。
    但是、養育我的婆婆在臨死之前告訴了我"印"所代表的意義。
  • ムワリム:她是怎麼說的?
  • ミカヤ:這是...接受了ベオク和ラグズ雙方的血的証明。
    因為如此、對雙方來說都是禁忌,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 ムワリム:......
  • ミカヤ:...從小時候開始、我就因為...和別人不同的力量而受到迫害...一定也和這件事有關吧。
    所以對此絕口不提,一直在避開人群的地方生活著。
    但是、成長極端緩慢這件事卻無法隱藏...因此在デイン中四處流浪。
    所以...也不能在這個軍隊之中待太久。
  • ムワリム:雖然如此...妳還是有著恩惠的。
  • ミカヤ:咦...?
  • ムワリム:妳的身邊有サザ啊...無論如何的苦難妳都可以忍耐的。
  • ミカヤ:嗯、就像ムワリム先生有トバック一樣...
  • ムワリム:是的。
  • ビ-ゼ:首領跟ムワリム啊...你們是要道別到什麼時候?再這樣下去天都要亮啦。
  • ムワリム:抱歉、ビ-ゼ。那麼、也差不多...
  • ミカヤ:ビ-ゼ小姐!真的也很謝謝妳。
    我會和サザ一起渡過沙漠去找你們玩的,到時候再好好的聊一聊吧。
  • ビ-ゼ:...就算你這樣說、反正ベオク也不會遵守諾言的不是嗎?
  • ミカヤ:妳...這麼不相信我嗎?
  • ビ-ゼ:...也不完全是啦...我會期待的,妳沒有來的話...我會很難過。
  • ミカヤ:我一定會去的,所以請好好的期待吧。
  • ビ-ゼ:...嗯...
  • ニケ:ミカヤ、我們也要跟他們一起走了。
  • ミカヤ:咦!?
  • トバック:啊、對對!就是這樣。
  • サザ:你啊...這麼重要的事情要早點說啊...
  • トバック:可是這是剛剛才決定的啊,所以我也沒辦法嘛!
  • ミカヤ:可是、ニケ女王們是要去ガリア...
  • トバック:嗯、所以我們會送他們去ガリア的。
  • ニケ:ミカヤ們也還必須在デイン待上一陣子吧?戰爭才剛結束、還是不要太著急的好。
    破壞了約定不好意思、我已經拜託トバック了。
  • ミカヤ:怎麼這樣...大家全部都一次就走掉...
  • サザ:這也沒辦法啊、ミカヤ。ラフィエル王子也想早點見到家人吧。
  • ラフィエル:ミカヤ...我和妳...是被同一個聲音所引導才會相遇的。
    我們的命運並不會就此分離、一定還有更深的交集...
    所以請不要這麼在意我了。
  • ミカヤ:ラフィエル王子...
  • ラフィエル:不要哭了...這並不是真正的離別... 
  • ミカヤ:ラフィエル王子...
    我...真丟臉...像個小孩子一樣...哭成這樣...好像笨蛋...
    ......
  • トバック:再見-!一定要再相見歐-!
  • ミカヤ:...?オルグ先生!?
  • サザ:喂、你怎麼還在這裡!?
  • ミカヤ:ニケ女王...派他來當我們的護衛的樣子。
  • サザ:真的嗎...?
  • オルグ:(嗷嗚)
  • サザ:就算沒有這傢伙、ミカヤ也還有隻麻煩的鳥啊...
    痛!好痛...對不起啦!
  • オルグ:(汪)
  • ミカヤ:謝謝你、オルグ先生!今後也請你多多指教!
第一部 完
第二部 所謂國家與王者
序章 往流雲的彼端
之前的戰爭中受到デイン侵略的クリミア王國,
在上任了新的女王エリンシア、和同盟國ガリア的幫助之下漸漸復甦。
但是、クリミア的貴族們對於原本沒有繼承王位資格的エリンシア持有許多反對的意見,
眾多的權力者使得女王處於腹背受敵的狀態。
拯救クリミア的英雄アイク因其功績而被授予爵位,
可是監守古老傳統的貴族們一再向エリンシア表達對此事的不滿,宮廷數次為此陷入紛爭。
厭惡如此爭權奪利的アイク趁著國家復興告一段落、在半年前退去爵位離開王宮。
可是、與ガリア之間的友好關係因為貴族反對而削弱、和對デイン的賠償問題,
再再都讓エリンシア穩健的政策遭遇到許多難關。
  • 貴族:向デイン王的即位儀式表達祝賀?女王陛下、有這麼做的必要嗎。
  • エリンシア:聽說デイン的新王ベレアス是個溫和的人。
    被囚禁於過去而互相憎恨是無法解決任何事情的。
  • 貴族:真是了不起的發言啊...不過這樣人民就能接受嗎?
    最重要的親人被奪走的那種怨恨是無法如此輕易就消除的。
  • 貴族:追根究底、當初為什麼要放棄デイン的統治權呢?
  • ジョフレ:這件事早就做出結論了,陛下不希望藉由戰爭來得到國家的利益。
  • 貴族:女王陛下的理想、可說是完全不考慮現實面啊...
  • 貴族:居然說出如此令人難為情的話,陛下您還真不了解政治啊。
  • 貴族:而且祝賀的使者是フェ-ル伯爵...
    フェ-ル伯爵ユリシ-ズ大人可是目前クリミア王宮重要的政務人員。
  • ルキノ:使者這件事是フェ-ル伯爵自己要求的。
    既然他本人都如此強烈的冀望,表示一定已經過相當的深思熟慮...
  • 貴族:安靜、ルキノ!我們想要聽的是女王陛下的意見!
  • 貴族:ルキノ、ジョフレ將軍...你們姊弟原本就不是可以參加宮廷會議的家世對吧?
  • ルキノ:...我對我的無禮感到十分的抱歉。
  • 貴族:沒差啦、老老實實的給我坐著聽就好。
    デルブレ-伯爵家之前的夫人是女王的乳母,所以你們從小就和女王陛下一起如兄弟姐妹般的養育,
    但也請注意不要過分沉溺於其中了。
  • 貴族:是啊是啊、尤其是ジョフレ將軍,
    你盡心盡力的輔佐女王是因為對其懷抱有著身分差距的愛慕之情...
    流傳著如此的謠言你知道嗎?
  • ジョフレ:你說什麼!我...
  • ルキノ:ジョフレ...!
  • ジョフレ:哼...!!
  • 貴族:請女王陛下您要有保護傳統クリミア王家立場的自覺...
  • 貴族:要是死去的先王陛下和王弟レニング公卿還活著...現在也...
  • 貴族:女王陛下、從今之後您有什麼打算?
  • 貴族:女王陛下!
  • 貴族:女王陛下!
(クリミア王都メリオル近郊)
  • ?:エリンシア大人-!
  • エリンシア:マ-シャ...你怎麼會到這裡來?
  • マ-シャ:ルキノ叫我來接您的,您如果不在房間和庭院多半就是在這了。
  • エリンシア:抱歉...讓妳這樣大費周章。
  • マ-シャ:怎麼會!這是我的工作啊,我不會在意的。
  • エリンシア:...マ-シャ來クリミア也快要半年了,會不會覺得有什麼不自在的?
  • マ-シャ:當然不會!可以為皇室工作是我無上的光榮!
  • エリンシア:マ-シャ...不要這樣低頭。我...有一點後悔了。
    明知道王宮裡是這樣的情況...當初應該要介紹妳別的工作。
  • マ-シャ:啊!該不會...您是指那些陰險貴族的欺辱吧?
    那些傢伙...天天在說什麼「女王的狗!」...
  • エリンシア:對、對不起!妳果然也很反感吧?
  • マ-シャ:嗚哇...!エリンシア大人您為什麼要道歉啊!?
  • エリンシア:因為我女王的身分而讓妳遇到這種事...真的很抱歉...
  • マ-シャ:您弄錯了啦!這種是常有的事情啦。
  • エリンシア:咦...
  • マ-シャ:我在ベグニオン聖天馬騎士團的時候也是差不多的狀況啊。
  • エリンシア:...怎麼會......那個國家也是這個樣子嗎...
  • マ-シャ:也許您會感到很意外、但這就是事實。皇帝和元老院不和在帝都內早已是人盡皆知。
    這幾年來一但要決定什麼事、皇帝派和元老院派就會意見對立...
    總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達成協議。
    我們聖天馬騎士團因為是神使親衛隊,所以也常被說是「皇帝的狗」。
  • エリンシア:這樣啊...看來神使也很辛苦呢...
  • マ-シャ:嗯、雖然年紀小小卻很努力歐,所以エリンシア大人您也不可以輸給她!
    畢竟女王陛下也不是女神大人...受到人們惡言相向還是會很難過的...
    不過您還是有很多堅強的同伴啊。
    副宰相ユリシ-ズ伯爵、王宮騎士團長ジョフレ將軍、ルキノ護衛隊長大人...
    還有為您盡綿薄之力的我和哥哥。
  • エリンシア:謝謝妳、マ-シャ。妳的話給了我勇氣。
  • マ-シャ:啊、是!聽到您這樣說我非常高興!
  • エリンシア:...是啊、我不是一個人。我要更堅強,成為一個可以保護這個國家的女王。
  • マ-シャ:啊、エリンシア大人?您要去哪裡?回去王宮的話是往反方向...
  • エリンシア:先繞去個地方再回去吧,我想去買カリル店裡的茶和點心。
  • マ-シャ:贊成!啊、可是...ルキノ大人會生氣耶。
  • エリンシア:說是帶土產回去就可以啦,她也很喜歡甜食的。
  • マ-シャ:這樣就沒問題啦,哇啊-好期待歐!
  • エリンシア:那我們快走吧,不早點去就要賣完了。
  • マ-シャ:是!
    ...啊!エリンシア大人,那邊好像發生什麼事了?
  • エリンシア:咦?
  • ニアルチ:唉、唉呀!不要過來、低級的傢伙!!退下!快退下!!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リア-ネ小姐請不要擔心、就算賠上了這條老命我也會保護您的。
  • 帝國兵:喂喂、終於追到他們啦。
    看啊...那個女生...原來セリノス王族還活著的傳言是真的。
  • 帝國兵:...世上最美麗的セリノス鷺之民--
    原來如此、難怪那些公爵們會這麼想要擁有啊。
  • 帝國兵:雖說是異形者...但這個...嘿嘿,隊長、該怎麼辦?
  • 首領:當然是抓走啦,這可是帶回給主人最好的土產啊。
    抓的時候小心不要弄傷她了!
  • 帝國兵:是!
  • ニアルチ:什、什麼粗暴的言行!居然把小姐當成物品...
    ニンゲン啊、快收回你的話!キルヴァス王侍從ニアルチ決不輕易放過你們!
  • リア-ネ:(古代語)
  • 首領:喂、你們。快把那隻嘎嘎叫的烏鴉打下來,沒有人會想要那種老烏鴉。
  • ニアルチ:又、又是這種粗暴的言行!
    現在你哭著道歉我也不會原諒你了!覺悟吧!!
  • ?:喂-!等等-!!
  • 首領:呿、聖天馬騎士團嗎,為什麼會飛到這裡來?
  • マ-シャ:...他們好像有點弄錯了、啊沒差啦。
    你們是ベグニオン聖龍騎士團吧?為什麼會到クリミア的領空來?
  • 首領:...戒哨任務的途中有點飛偏了而已、沒什麼大問題。
  • マ-シャ:這、這是違反軍規吧!是要重罰的的!
  • 首領:吵死人的傢伙。天馬騎士也想和我對抗嗎,小心妳的羽毛會掉光光歐。
  • マ-シャ:別看不起天馬騎士!
    本來是不想說的,在我身邊的這一位並不是我的同伴、而是クリミア王國正統的...
  • エリンシア:マ-シャ、等等。
  • マ-シャ:咦?是、是的。
  • エリンシア:ベグニオン的龍騎士們...我只警告你們一次,請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我是和クリミア女王認識的人,絕對會擊退任何侵犯クリミア領空的人。
  • 首領:哈!女王嗎?不就是個靠我們帝國才得到國家的女人嘛。
  • マ-シャ:不、不可原諒...!立刻給我收回那句話!
  • 首領:喂、不要管那些囂張的女人了。
  • 帝國兵:這樣好嗎、隊長?
  • 首領:反正クリミア也不能拿帝國怎麼樣,
    比起這個、千萬別讓セリノス的美麗公主給逃走了。
  • 帝國兵:是、這是當然的!
  • エリンシア:...看來光用言語是無法讓他們了解了啊,沒辦法了...
    ニアルチ先生!這些人就由我們引開!請趁著個時候帶リア-ネ公主逃走!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不過...
    丟下小姐們逃走我可做不到,我也要戰鬥到底!
  • リア-ネ:(古代語)
  • マ-シャ:エリンシア大人、聖龍騎士團確實有許多強者存在,
    所以我們也不必顧慮太多,一起盡全力上吧!
  • エリンシア:嗯、把他們打得遠遠的!
  • ハ-ル:呼...好想睡。喂、夥伴,你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下如何?
    ...就算這樣也不能讓貨物遲到?原來如此、還真像是你會說的話。
    沒辦法、會在ベグニオン拖上那麼久也不是我的錯啊...
    嗯?那是...ベグニオン的聖龍騎士團,又遇到那群討厭的傢伙...
  • マ-シャ:啊-!ハ-ル先生!你是ハ-ル先生對吧!
  • ハ-ル:...喲、和以前一樣很有精神啊。
  • マ-シャ:現在不是悠閒打招呼的時候啊!
    ベグニオン聖龍騎士團不只是侵犯クリミア的領空,還非常粗暴無理的對待エリンシア大人!
    我們正在驅趕這些傢伙,請ハ-ル先生也來幫忙吧!!
  • ハ-ル:為什麼...我並沒有要為クリミア女王這樣做的義務吧。
  • マ-シャ:好過份!我們不是三年前一起戰鬥的夥伴嘛!
  • ハ-ル:很不巧、我正忙著運送貨物,不想捲入你們的紛爭。
  • マ-シャ:不行!你絕對要來幫忙!
    ...ハ-ル先生原本是聖龍騎士團的成員對吧?
    所以你要為團體負責!請為你原本的同伴們收拾殘局!     
  • ハ-ル:...啥?妳這是哪門子的歪理啊...
  • マ-シャ:幫幫我啦-!要是今天經過的是ジル的話她就一定會幫我!
    所以ハ-ル先生你也...拜託!請務必幫助我們!!
  • ハ-ル:...狀況真的有這麼麻煩嗎?
  • マ-シャ:那些傢伙、比想像中的強...
    只有我一個人是無法保護エリンシア大人的,所以...
  • ハ-ル:......沒辦法、既然你都這樣拜託我了...我就幫妳吧。
  • マ-シャ:謝、謝謝您!
  • ハ-ル:那麼、既然要做就要全力以赴。
    ...走吧、夥伴。
  • 帝國兵:不行了、撤退!!
    連隊長都被解決掉了...這些傢伙怎麼這麼強!?
  • マ-シャ:這是給你們的一點教訓,以後不許再來クリミア!知道了嗎-!
  • エリンシア:リア-ネ公主、您一定很害怕吧,還好嗎?
  • リア-ネ:(古代語)
  • エリンシア:那個、非常抱歉...我聽不懂古代語...
  • ニアルチ:咳,那麼、是我這個老爺爺出場的時候啦。
    リア-ネ小姐是想向您表達幫助我們的感謝和再次相遇的喜悅。
  • エリンシア:是這樣啊。
    我也非常高興呢,才在想哪天要去ガリア王宮拜訪你們...但是因為公務繁多一直無法成行。
    リュシオン王子也過的好嗎?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當然,リュシオン王子也十分的健康。
    他如果知道了這次女王幫助我們的事,一定也會打從心底感謝您的。啊啊、真的是太感謝了。
  • エリンシア:三年前的戰爭中、鳥翼族也幫了很多忙。
    這種程度的事還稱不上是報恩,我們也只是剛好路過而已。
    這麼說來...為什麼你們會到這裡來呢?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事實上、這一切都是偶然啊...我們原本是要到クリミア王宮的。
  • エリンシア:到我的王宮?怎麼這麼突然...
  • ニアルチ:沒有事先派遣使者的確是有些無禮,
    但是リア-ネ小姐說他無論如何都想立刻見アイク將軍一面。
  • エリンシア:想要見アイク?
  • ニアルチ:正是如此、可以讓我們會見他嗎?
  • エリンシア:...抱歉,アイク在半年就退去爵位離開王宮了。
    在那之後、似乎再度開始グレイル傭兵團的活動...並不清楚他目前的去向。
  • ニアルチ:什麼...!
  • リア-ネ:(古代語)
  • エリンシア:如果是グレイル傭兵團的消息...我想和アイク交情很深的ライ應該會很清楚的。
    你們先回ガリア王宮等我的消息比較好。
  • ニアルチ:就這樣吧、這也沒辦法...
    リア-ネ小姐、我們回ガリア王宮吧。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可是、不知道他在哪裡什麼事也做不成啊。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傷、傷腦筋啊...
  • エリンシア:...難得大老遠來到クリミア,與其就這樣回去、不如來王宮坐坐如何?
  • ニアルチ:什麼!
  • エリンシア:以我個人的朋友身分招待...如果你們的時間允許、請住上幾天吧。
    這段期間我會調查グレイル傭兵團目前的去向,您意下如何?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這...讓您這樣招待我們、可以嗎?
  • エリンシア:嗯、剛好我也有點想見アイク。
  • リア-ネ:(古代語)
  • ニアルチ:非常感謝您、小姐也非常高興。
    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エリンシア:像你們這麼棒的客人我隨時都歡迎。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8-9 00:27:39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一下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7 00:23 , Processed in 0.074239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