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62|回復: 0

Project Ara 幕後的故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4-16 23:03: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1 月 30 日,Google 宣佈出售摩托羅拉移動,終止了嘗試 2 年的硬件業務,人們普遍以為,Google 整合軟硬件的想法基本失敗,不會再做手機相關的硬件。
但眼尖的記者們發現,Google 並未全盤出售摩托羅拉移動,還保留了一個特殊部門「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該部門由 Regina Dugan 領導,Project Ara、Project Tango 以及 Moto X 的部分技術就是來自這個部門。ATAP 就相當於另一個 Google X,專門從事大膽的想法。
負責領導的 Dugan 非同凡響,他此前負責 DARPA(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項目局),這個機構裡誕生了衛星導航、互聯網以及隱形轟炸機,在新技術研究方面擁有很強的嗅覺。
Project Ara 是這個部門十分重要的產物,該項目是和 Phonebloks 合作,目的是創建一個模塊化的手機,允許用戶自由更換硬件組件。用戶在購買的時候可以按需取用,節約成本,廠商可以加快產品推出速度。
Regina Dugan
這可比 Moto X 僅僅是換個顏色和材質要有趣得多,它顛覆了手機生產製造的模式,還顛覆了用戶的使用習慣。比如為了續航,用戶不需要攜帶移動電源,只需要多安裝幾塊電池就可以了。
摩托羅拉的出售並未影響 Project Ara 的進行,相反它的步伐更快,漸入佳境。時代週刊對這一項目進行了十分細緻深入的採訪,可以發現,不僅模塊化手機很有意思,Project Ara 項目本身也是一個經典開發案例。
背景電子設備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兩次著名的模塊化設計,一次是 Handspring 的 Visor 系列掌上電腦,出現在世紀之交的時候,他們的產品獨創了 Springboard 的擴展槽,如果用戶想要額外的功能,只需要把相應功能的模塊插上去就行。
這個特性在當時被稱之為革命性的,它使碩大的掌上電腦進入超薄設計時代。據 Handspring 的產品經理 Greg Shirai 回憶,當時很多人喜歡隨身攜帶一堆模塊,然後各種插拔,當時可換的模塊包括攝像頭、內存、調製解調器、GPS 以及電話。
不過他也提到,這是一種怪癖式的愛好,大部分人不會這麼做,市場需求低迷使得這款產品漸漸退出歷史舞台。
第二次是 Modu 手機,出現於 2008 年,一家以色列創業公司宣佈生產一種信用卡大小的微型手機,通過接入到不同的外殼中,它能通過變換出不同的功能。可惜的是,它因為資金鏈斷裂不得不關門大吉,據說是因為沒有大的運營商支持。
當時產品的開發趨勢已經朝著高集成度發展了,iPhone 在 Modu 誕生前一年就發佈上市,它不可拆卸電池,不可擴充存儲容量,卻大受歡迎,而近幾年電子設備的發展也說明,高集成度是未來的方向,Modu 死也與這種逆潮流有關。
不過這事沒完,Google 低調的花了數百萬美元買下了 Modu 的專利,為另一段故事的開啟埋下了伏筆。
意外的 PhonebloksPhonebloks 的故事頗具戲劇性,主人公 Dave Hakkens 只是荷蘭的一位學工業設計的學生,由於對人們頻繁的更換電子設備很不爽,某一天製作了一段模塊化手機的視頻,扔到網絡上。沒想到視頻大受歡迎,光 Youtube 上就獲得了 1900 萬次的點擊,引得 Google 登門拜訪。
Hakkens 製作的那段視頻描述了一部可拆卸組件的手機,任何功能可以自由選配,這就像「如果你的自行車輪胎壞了,你不會把他扔掉再買個新的。」這一視頻描述的畫面正是 Google 苦苦找尋的,於是一個月後他們宣佈了 Project Ara。現在 Phonebloks 網站成為一個社區,供愛好者們集思廣益。
Phonebloks 一石激起千層浪,但是圍觀的人很多,買賬的並不多,模塊化手機顯然與趨勢相悖。Fast Company 的 John Brownlee 就把它稱之為「白日夢」,許多 Reddit 的專業人士也摻合進來,告訴人們 DIY 智能手機是沒有前途的。
Paul Eremenko
不過牛人腳下注定沾滿了唾沫,Project Ara 證明了這些唱反調的人是錯的,他們的動作十分迅速,這一概念從 2012 年秋天提起,到 2013 年 4 月份開始緊鑼密鼓的展開。根據這個項目領導人 Paul Eremenko 介紹,功能原型正在收尾,預計數周內完成,商用版本將會在 2015 年一季度推出。
外部的力量不同尋常的是,ATAP 會與外面的研究人員簽約,推進自己的項目。Dugan 曾說,「當我們遇上難以攻克的技術問題,我們就去找最棒的人。」比如他們有一個項目已經吸引了 40 名電腦視覺專家,分別來自 30 個不同的單位,包括私人企業、6 個大學還有 5 個國家。
ATAP 部門項目的進展飛速正是來源於這種外部力量的借助,儘管內部優秀的管理也是一方面,但是那些來自個人、企業、大學的專業人才幫助,卻是扎扎實實的推動著項目發展。
Project Ara 的一個關鍵外部助手就是 NK 實驗室,一個來自馬薩諸塞州的小機構,NK 創始人之一叫 Ara Knaian,沒錯,Project Ara 項目的名稱來源就是這位技術專家的名字。NK 實驗室擁有 15 名工作人員,主攻電氣、機械、軟件功能方面的工作。
Ara Knaian
「他們在各自的領域絕對是巨星,這些人你都沒法請到 Google 全職工作。」Eremenko 說道。
另一個重要的貢獻來源於 3D System,一家 3D 打印製造商,他們開發了一款全新的高速連拍 3D 打印機,可以成批的打印 Ara 手機模塊,既允許規模生產,又允許私人定制,最終天線都可以打印出來。
一旦成功,這將成為 3D 打印在商業成就上的轉折點,消費級電子設備確實可以通過打印來完成,而不是傳統的開模、沖壓等方法。
Project Ara 如何工作?摩托羅拉移動出售後,ATAP 歸入 Android 主管 Sundar Pichai 管理,整個團隊搬離總部,在距離總部 7 英里遠的地方辦公。
Project Ara 到底如何工作?這是一個大疑點。根據介紹,Google 將建立三種規格的手機硬件平台:小尺寸、中等尺寸、大型尺寸,每一種尺寸的大小由骨架尺寸決定,即鋁制機框,這部分關鍵組件由 Google 自己設計。
鋁制機框內的內容很少,只有一個通訊模塊和一個備用電池,僅此而已,其他的如屏幕、處理器、電池都由模塊形式提供,一個中等尺寸的骨架可以塞入 10 個部件。在出版的模型中,模塊使用可伸縮的方式連接入骨架,他們計劃更換更具效率的電容連接,以節省空間。
有一些部件比如天線是不能隨便放的,其他大部分還好,它是被允許熱插拔的,所以當你手機快沒電的時候,你可以拔下攝像頭,換一個電池上去。
可以想像一下,那些只更改產品配置不提升外觀的廠商,每年一度的盛大新品發佈簡直就是浪費,消費者和廠家完全可以不用等一年快速更新產品。
當手機可以模塊化了之後,很多特殊的功能就可以按需購買了,比如家裡有生病的老人,就可以購買一個健康監測的組件,手機就搖身一變成為醫學監測設備。你還可以使用 3D 攝像頭,捕捉到立體的畫面。
不過 Project Ara 還需要解決一些基本問題,比如如何保證不會被旁人提醒掉了處理器,手機莫名其妙少了一塊,放在包包裡是否會擠壓散架。他們的解決方法是前面的模塊使用插銷固定,後面的使用磁鐵吸附,另外還有一個應用程序來鎖定所有的部件,並且具備防水能力。
逆潮流?前面講到兩次模塊化的嘗試都失敗了,iPhone 引領的高集成度模式受到其他廠商效仿,手機可以做到更精緻、輕薄,Project Ara 顯然喪失了集成的優勢。
「這是項目的一大挑戰。」Ara Knaian 說道,「手機是今天集成度最高的物體,而我們卻在試圖分離他們,我們必須保證高效的組裝,用戶可以輕鬆的更換,無需擔心太多成本的問題。」
Project Ara 手機的模式注定很難做到輕薄,Eremenko 說道,當提起模塊化手機的時候,人們腦袋裡第一個蹦出的就是樂高玩具,一個巨大的塊狀東西,他們必須抹去消費者的這種印象。
但時代週刊的記者看了一個 4mm 厚的模塊後,他已經沒法用塊來形容了,而是瓷磚。把這塊「瓷磚」插入骨架,組成一個 9.7mm 厚度的電話,如果你加了更多功能,它會達到 10mm 厚度。再加上它豆腐塊形狀的機身,相比起現在旗艦機 7、8mm 的纖細機身,簡直可以用磚頭來形容。
據這位記者講述,將模塊滑入骨架的感覺確實和樂高不一樣,更像是蒙得裡安繪畫的 3D 版。
蒙得裡安作品
如何銷售?這大概就是 Project Ara 最有意思的部分,這種手機該如何賣,走什麼渠道,如何讓消費者充分利用模塊化的優勢?這是發售階段最為重要的地方,Project Ara 的特點在於可以為每個人量身定做一套解決方案,Google 初步想出了 3 種銷售辦法。
一種是在便利店出售,手機裡面運行一個應用程序來教用戶如何使用,如何組裝、定制模塊。每一部 Ara 手機裡也會有購買通道,Google 發現如果你的朋友懂這個,那麼選擇起來就會容易得多,這是最初級的方案。
第二種有意思得多,Google 打算設計一種信息亭,可以裝進工業標準的集裝箱,運往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這種信息亭為路人提供平板電腦、手機,路人可拿來測試皮膚、心率、眼睛以及其他功能,通過對用戶使用反饋進行收集、評估,給出購買意見。
Google 還沒想好這種信息亭在哪個國家首先亮相,很顯然這會是區域內先試行,而不是全球推廣。
最後一種銷售方式就是根據用戶在網絡上留下的數據,根據數據提供意見。比如經常旅遊的,會推薦大容量電池,以及常去目的地的運營商網絡,那些喜歡暗光下拍攝的用戶,則會推薦低光表現出色的相機。
可以看到,從 Project Ara 項目本身的研發,Google 就採取了類似眾包的方式。在銷售上,為了找到目標客戶群,並為每一個客戶找到最佳的組合方案,他們利用線下用戶反饋以及線上用戶行為數據來推薦個性化產品,這和互聯網思維模式接近,只不過 Google 把它應用到了線下和硬件產品上。
目前 Project Ara 進展有條不紊,除了打理一些基礎事務。比如與 FCC 溝通如何測試手機,好在儘管模塊化手機很罕見,但是 FCC 是持鼓勵態度的,他們認為這對美國的工業有益。
ATAP 有一個奇怪的規定,以兩年制僱傭研究人員,他們要在兩年內拿出可商業化的方案,Project Ara 還有一年的時間來證明自己可行,屆時 Eremenko 和團隊其他成員會慢慢淡出,把項目移交給 Google,由後者來繼續商業化運作。


題圖,文中圖片均來自 時代週刊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3 11:59 , Processed in 0.054302 second(s), 22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