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87|回復: 1

[分享] 生化危機0 劇情小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11 18:13: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文章出處:百度生化危機吧

  直升機馬達的轟鳴聲在初次參加任務的瑞貝卡耳邊迴響,雖然經過了無數次的訓練,但是參加實戰還是第一回,這不免讓年輕的她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密集的雨點藉著風勢打在她身旁的舷窗上,似乎在預示著她此次任務的艱巨--這一次,他們S.T.A.R.S小隊是為了調查在市郊外的離奇殺人事件而出動的,不知道會不會順利呢?瑞貝卡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忽然間,瑞貝卡感到一陣猛烈的晃動,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直升機已經飛速地向下盤旋墜落。「發生了什麼事?」隊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們受到了未知的襲擊,只能緊急迫降!」駕駛員喊了起來。還沒等隊員們發表對此事的看法,直升機已經劃開濃重的黑暗,打落無數的樹枝和樹葉,重重地以機頭為圓心劃了幾個圈,墜在了地上。還好,沒有人受傷。
  隊員們一個個跳下直升機,隊長沉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確定自己的位置!就地展開搜索!」  
  不遠處,一輛翻倒的運兵車引起了瑞貝卡的注意:「隊長!這裡發現異常!」隊員們聞聲急忙趕了過來。運兵車上的兩名駕駛員死狀慘不忍睹,讓瑞貝卡不由得感到一陣陣發毛--是誰這麼慘無人道呢?一份檔案解開了大家心中的疑惑:原來這輛車運送的是一名叫做比利?科恩的罪犯,曾經是一名少尉的他被判處死刑。瑞貝卡看著檔案照片上英俊的面孔,實在不能和一名死刑犯聯繫起來。
  「好了,我們分開來搜尋這個罪犯!我們的朋友可是非常危險,要隨時保持警惕!」隊長從容不迫地下達了任務。隊員們馬上消失在黑暗中。  
  瑞貝卡在森林中警覺地慢慢搜尋,一輛火車出現在她的面前。「火車?」瑞貝卡實在是感到有些奇怪,在風雨中忽然出現一輛停止的火車實在是有些奇怪,不管他,先上去調查一番再說吧,說不定那個比利就躲藏在這裡呢。瑞貝卡推開車門,登了上去。  
  年輕的她在此時還沒有意識到,在火車上,有什麼樣的惡夢在等待著她……
  車廂中如死一般的沉寂,散發著莫名的惡臭和血腥氣,瑞貝卡小心翼翼地推開左手邊的門,一絲微弱的人語從幾步遠的地方傳了過來,她鬆了一口氣,還好,只要有活人就好。瑞貝卡走上前去,天啊!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活人!那些聲音不過是從那屍體旁邊的小收音機上傳出來的……屍體上佈滿了恐怖的傷痕,白色腐爛的皮膚已經無法確定這人已經死了多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瑞貝卡拿起那個小收音機,希望能夠在這個上面找出一絲線索。  
  忽然身邊的一絲異動讓瑞貝卡猛地轉過頭來,那具屍體竟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殭屍!這些只是在噩夢中出現的怪物居然存在於現實中!如果不是從緊咬著的嘴唇處傳來的痛楚,瑞貝卡一定不會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她本能的反應就是轉身就跑,天啊,又是兩個殭屍堵住了去路!無路可退了,瑞貝卡舉起手中的手槍……  
  一番射擊後,殭屍倒在了地上,瑞貝卡驚魂未定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屍體,這些東西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看來只有靠手上的槍來尋找真相了。她整理了一下裝備,繼續向前走去。  
  再往前的一節車廂中,有一間小屋,瑞貝卡發現了打印機和色帶(可以記錄),還有草藥和彈藥。再向前探索,車廂盡頭鎖著的門處一具屍體旁,找到了一把鑰匙。瑞貝卡正在進一步調查時,一股寒氣讓她不由得轉過頭來--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正在指著她,槍口的後面,是那個英俊的面孔--比利少尉。  
  「比利?科恩少尉……」瑞貝卡喃喃地念道。  
  「哦?你知道我的名字?」比利似乎有點驚訝。  
  「原軍人,一級謀殺犯,被判處死刑……」這些都是在那個移送報告書上寫到的,可是即使是這樣,瑞貝卡也感覺不到面前的這個人有絲毫的殺氣,而且,他的眼神是那麼的清澈,完全不是一個殺人犯的眼神。  
  「這麼說,你是S.T.A.R.S的成員了?你們似乎正在周圍搜索呢……」比利將槍放了下來,看出來,他一點都不畏懼面前這個還帶有稚氣的女警員。「算了,這些和我沒什麼關係,我沒有什麼時間浪費在聊天上。」比利收起槍,轉身就走。  
  「等等,你已經被捕了!」瑞貝卡追上去喊道。  
  「是麼?」比利晃了晃還帶著一半打開的手銬的右臂,「那用你的手槍來阻止我吧。」說完,他便消失在拐角。  
  「我不會開槍的……」瑞貝卡就那麼看著比利走掉了,雖然這和她的身份有著直接的衝突,可是她在內心中覺得這樣做完全是對的,這種莫名的決心讓瑞貝卡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  
  正當她還在思考這件事的時候,身前的玻璃窗被猛地撞開,隊友艾德沃克一身傷痕的衝了進來。
  
  「發生了什麼事?你還好吧,艾德沃克?」瑞貝卡急忙衝了過去,扶起癱在地上的隊友。  
  「你要千萬小心,瑞貝卡……」艾德沃克氣若游絲的說道,「外面森林裡充滿了殭屍一樣的怪物……」
  
  「殭屍……?」似乎在回應著他的話語,兩隻殭屍犬撞破玻璃窗闖了進來。已經得到類似經驗的瑞貝卡不再慌張,沉著地幾槍解決了問題。可是等到她回過頭再看對友時,艾德沃克已經停止了呼吸。「放心的去吧,我一定要將這件事調查清楚!」瑞貝卡暗自下了決心。
  回到剛剛上車時的那個車廂,隊長的來電讓瑞貝卡吃了一驚:「你要千萬注意!剛才我們得到的詳細資料顯示,那個比利曾經殺過二十三個人,而且還有精神病,是一個極度危險的謀殺犯!」  
殺過二十三人的精神病?瑞貝卡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英俊的面孔和清澈的眼神,這絕對不是一個殺人犯應該有的眼神啊!等到她想再次和隊長取得聯絡時,對講機那一邊已經完全的沉默了。沒辦法,只好繼續向前探索了。  
  利用剛得到的鑰匙,瑞貝卡打開了前面鎖住的門,面前是通向二樓的樓梯,正當瑞貝卡還在猶豫時,背後的門一響,比利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們還是合作吧。」比利嘴角竟然微微帶著些笑意。  
  「合作?和你這個謀殺犯?」這個提議實在是出乎瑞貝卡的意料,自己放過他一馬他還不知足,居然還提出這種要求?  
  「看外面的形勢,我認為合作是最好的保護自己的辦法,你一個人一定會遇到危險的,小姑娘。」比利歪頭看著瑞貝卡,笑意更濃了。  
  「我不需要什麼合作,我一個人完全可以應付的來!」瑞貝卡的怒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忽然冒了出來,「還有就是,不許叫我小姑娘!」  
  「哦?那叫你什麼呢,女警官?」比利微笑著伸出手像對待小孩子一樣想去拍拍瑞貝卡的頭,被瑞貝卡一閃身,躲掉了。  
  「我叫做瑞貝卡!」瑞貝卡努力地挺了挺胸膛,似乎在對比利顯示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
  
  「好吧,瑞貝卡,既然你不和我合作,那麼你就一個人向前走吧,遇到了什麼危險可不要亂喊,我可是不想再動的了。」比利說完,居然悠哉游哉地抱著肩膀靠在門上,一付看好戲的樣子,讓瑞貝卡感到一陣陣火大。  
  我是S.T.A.R.S的正規成員,難道還應付不了現在的局面?難道還要和你這個謀殺犯一同合作?瑞貝卡不服氣地轉身衝上二樓。  
  二樓一樣是破敗狼籍,在火光中瑞貝卡發現一個身影,似乎還活著。她走過去,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膀,問了一句:「您還好麼,先生?」  
  那位「先生」偏了偏頭,隨即整個頭都掉在了地上!慘白的瞳孔對著瑞貝卡,讓她下了一大跳。殭屍?不對!從沒有的軀幹冒出一大團怪異的蟲子,混著令人噁心的粘液,裹在那顆頭顱上,越聚越大,漸漸地又變成了一個人形!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瑞貝卡來不及多思索,連開數槍擊倒了它。可還沒等瑞貝卡鬆一口氣,那一大團蟲子飛速向自己湧來,還沒等她做出反應,那堆蟲子已經將她裹了個嚴嚴實實,讓她呼吸越來越困難。
正當瑞貝卡拚命掙扎時,兩聲槍響,裹在身上的蟲子退了個乾乾淨淨。她抬起頭,果然,是樓下的比利衝上來救了自己的命。  
  有一隻蟲子似乎想對比利突襲,在它撲出去的同時,比利閃開來了個漂亮的對面襲擊,一顆子彈貫穿那只莫名蟲子的身體,粉身碎骨。
  「你還好吧?」比利上來問道。
  瑞貝卡被剛剛的突法情況嚇了個正著,氣喘呼呼地向比利伸出個大拇指:好槍法。慢慢地爬起身來。正要開口道謝,一陣詭異的歌聲從車窗外響起,一名身著白衣的長髮男子站在對面的山崖上,腳下是湧動著的那些詭異的蟲子,「這個傢伙是誰?」瑞貝卡和比利對望一眼,頗有些感到不可思議。還沒等兩個人多想,腳下忽然一陣震動--火車居然開了!  
  「一定要去車頭調查一下,看看是誰在操縱。」比利說道。  
  瑞貝卡轉身就想往車頭方向去,但是比利喝住了她:「我告訴你,小姑娘!這輛火車上不知道還有多少危險的怪物,如果你想離開的話,我們就必須互相協作!」  
  「好吧,如果你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可不要怪我手中的手槍不客氣!」雖然瑞貝卡有些心有不甘,但也還是聽取了比利合作行動的建議。  
  「好,如果有什麼情況發生的話,就由這個保持聯繫吧!」比利晃了晃手中的對講機。
  
  瑞貝卡拿起對講機,對比利示意知道了,心中對這個「謀殺犯」愈加的好奇了。
瑞貝卡剛想走,「等等!」比利再次叫住她。她回頭看著他,比利卻說:「別站著,好嗎?」表面上冷冰冰的沒有感情,但話裡卻有讓人感到溫暖的關懷。 瑞貝卡知道他是關心自己,但還是有所戒備,不帶任何感情的回答:「我不會的。」
  從車廂盡頭的舷梯爬到火車的頂部,猛烈的風雨讓兩個人行動起來很困難,走到頭,接上斷開的電源,原來一樓鎖著的門可以打開了。可是突然冒出來的蟲子又將瑞貝卡衝到了車廂中,兩個人只好再次分開行動。  
  由於門卡住了,瑞貝卡被困在了車廂中,不過得到了一把鑰匙,可以利用傳送箱傳送給到下層去的比利。比利拿到鑰匙,打開了第一節車廂的車長室。在這裡,他找到了一個公文包和地圖。按下門旁的按鈕,一架梯子伸了下來。  
  通過梯子上到了二樓,在盡頭的101室,比利拿到了一把雙管獵槍,看來這個東西還是滿不錯的。
東翻西找,又找了一把冰錐,這個應該對瑞貝卡有所幫助。
  比利正在往回走,一隻大蠍子從天而降,把去路封得嚴嚴的,沒辦法,看來只能用手中的槍來說話了。剛得到的獵槍還是蠻好用的,幾槍之後解決了大蠍子,又撿到了一個撬桿。回到一樓,利用剛得到的撬桿撬開通道,來到車尾,找到了打開公文包的第一個飾物。瑞貝卡也利用冰錐打開鎖住的門,然後來到車尾和比利回合,兩個人又在一起了。在列車的尾部,比利按下按鈕,幫助瑞貝卡拿到了鏈槍。然後兩個人來到了第三節車廂的尾部,利用鏈槍,瑞貝卡再次爬上了車頂。上到車頂後,瑞貝卡又發現了一個破洞,她又從破洞中跳了下去。在這裡,瑞貝卡找到了一個首飾盒,調查它後得到了文件包的另一塊鑰匙。回去和比利回合,利用兩個鑰匙打開文件包,得到了打開車頭的ID卡。來到車頭,忽然發現火車正在失控中,照這個速度行進下去,火車馬上就會脫軌的。刻不容緩,通過閱讀車頭上的文件,比利和瑞貝卡兵分兩路,一個拿著車頭中拿到的磁卡去車尾,一個留在車頭,兩個人一起努力,終於拉下了剎車(此時的解謎方
式一樣,都是將1-9的數字做十次加法得出後面的數字,只不過在車尾的能夠看見前面的數字,車頭的看不見。而且在這裡有時間限制,不要和殭屍纏鬥,千萬要小心)。  
  然而車速還是太快了,巨大的車體呼嘯著劃過,終於翻倒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比利翻身起來,還沒顧得上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便喊道:「瑞貝卡!你還好麼?」萬幸,從翻倒的車廂另一邊傳來了瑞貝卡的聲音:「沒關係,我還好。」兩個人相視一笑,攜手度過一道生死關讓彼此都拉近了不少的距離。他們整理了一下裝備,決定去尋找出口。  
  通過一個地下水道,爬上了一個梯子,他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洋館之內--安佈雷拉的研究員培訓所。而在大廳中間立著的初代所長--馬卡斯的畫像,更是讓瑞貝卡感到不寒而慄,那詭異的面容竟好像是在火車上那變異的殭屍!難道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麼?這個安佈雷拉公司,和這些怪物難道也有著什麼關係麼?眾多的問號在瑞貝卡腦海中凝聚成結,一時也解不開。算了,還是先調查一下這個洋館再說吧。
  
  在一樓右上角的房間裡,兩個人找到了一個惡魔之像,然後沿著伸下來的樓梯上到了二樓。打開反鎖著的門,來到了集會大廳。在集會大廳左下角的房間裡,找到了幻燈片A,又發現了一個升降梯,可是現在不能用,只好先去別的地方看看。在二樓大廳左下角的房間,找到了一個四角突起的工具,看來是用到那個升降梯上的,現在就去看看吧。又回到升降梯的房間,比利用那個工具將瑞貝卡送到了三樓。經過三樓的平台,瑞貝卡來到了三樓一個相當大的房間,在水池中似乎壓著什麼,可是現在一個人沒有辦法拿,先去和比利回合吧。在大房間內有通往二樓的樓梯,從這裡下去二樓後,可以打開通往大廳的反鎖著的門,這樣就可以和比利回合了,在旁邊的房間裡,瑞貝卡還找到了霰彈槍和一個天使像。在大廳二人會合後,再次來到三樓的大房間。這次有了比利就好辦事多了,讓他搖動搖桿,將水池中的吊燈升起來,瑞貝卡跳下去,撿到了火鑰匙。
  忽然腳下的一陣動靜引起了瑞貝卡的注意,沒等她反應過來,一條巨大的蜈蚣從下水道猛地衝出來,將她纏得死死的。瑞貝卡直嚇得魂不附體,只能高聲叫道:「比利,救命!」比利聞聲急忙趕過來,拿起來福槍,幾槍幹掉了巨大的蜈蚣。  
  「你還好麼?」比利不無關切地拉起倒在地上的瑞貝卡。  
  「沒關係,多謝。」瑞貝卡拍了拍身上的土,心裡面對這個救了她命的謀殺犯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得到了火鑰匙,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了,先去二樓集會大廳左下角的房間去吧。打開原來打不開的門,進到一個黑乎乎的房間內。先打開角上的燈,兩人發現壁爐上的鹿頭裝飾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於是將箱子推到壁爐附近,爬上去,拿到了一個指針。拿著指針去三樓左下角的房間,將指針裝到大鐘上,然後將鐘錶的指針調到8?15的位置,又打開了兩扇門的鎖。然後去一樓右邊的廚房,用火鑰匙打開房門,在裡面的房間內得到了火機油,比利將它組合到自己的火機上,這下火機可以派得上用場了。馬上去二樓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內,用火機打亮右手邊門旁的燈,兩個人便可以打開門了。在裡面的書房中,推開虛掩的書架,找到了一本書,打開調查它,在裡面發現了「天使之翼」。  
  兩個人再分別去二樓大廳右下角的房間和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拿到兩張幻燈片,會合後去一樓左邊的放映室,將兩張幻燈片放入投影儀,得到了一張MO DISK。拿著這個,去到二樓的集會廳電腦前使用,然後兩個人同時在十六張桌子前輸入密碼(密碼位置見幻燈片映出的內容),三扇原來封住的大門被打開了。先就近去集會廳被打開的房間調查調查,在裡面的一個房間內,將地上的棋子推成桌子上棋盤的樣子(只能動白王,否則會有毒氣),然後在桌子上得到了惡魔之書,老樣子,打開調查一下,得到了「惡魔之翼」,這下,看來可以去二樓大廳的天平前了(在裡面的房間內可以瑞貝卡可以採集到綠色藥品)。來到二樓大廳,將原來得到的惡魔之像與天使之像分別裝上翅膀,然後放在天平上,大廳中間那副大大的所長畫像應聲開啟,兩個人打開了去往地下室的通道。  
  經過長長的通道,前方卻沒有路了,不過有一個通風管道看來能夠容瑞貝卡通過,也只好委屈比利先做一下墊腳石了。瑞貝卡來到一個新的房間,裡面的設施讓她幾欲嘔吐--全都是血跡斑斑的刑具,到底這個安佈雷拉的真正面孔是什麼?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瑞貝卡沒有辦法再思考下去,她發現了一個電源啟動裝置,按照說明書將電源調整到70(上上下上上),幾扇原來鎖著的門打開了。瑞貝卡抹抹額上的汗,長吁一口氣。然而她卻不知道,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雙邪惡的眼睛正在凝視著她,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個大大的陰謀正在實施中……
  忽然腳下的一陣動靜引起了瑞貝卡的注意,沒等她反應過來,一條巨大的蜈蚣從下水道猛地衝出來,將她纏得死死的。瑞貝卡直嚇得魂不附體,只能高聲叫道:「比利,救命!」比利聞聲急忙趕過來,拿起來福槍,幾槍幹掉了巨大的蜈蚣。  
  「你還好麼?」比利不無關切地拉起倒在地上的瑞貝卡。  
  「沒關係,多謝。」瑞貝卡拍了拍身上的土,心裡面對這個救了她命的謀殺犯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得到了火鑰匙,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了,先去二樓集會大廳左下角的房間去吧。打開原來打不開的門,進到一個黑乎乎的房間內。先打開角上的燈,兩人發現壁爐上的鹿頭裝飾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於是將箱子推到壁爐附近,爬上去,拿到了一個指針。拿著指針去三樓左下角的房間,將指針裝到大鐘上,然後將鐘錶的指針調到8?15的位置,又打開了兩扇門的鎖。然後去一樓右邊的廚房,用火鑰匙打開房門,在裡面的房間內得到了火機油,比利將它組合到自己的火機上,這下火機可以派得上用場了。馬上去二樓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內,用火機打亮右手邊門旁的燈,兩個人便可以打開門了。在裡面的書房中,推開虛掩的書架,找到了一本書,打開調查它,在裡面發現了「天使之翼」。  
兩個人再分別去二樓大廳右下角的房間和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拿到兩張幻燈片,會合後去一樓左邊的放映室,將兩張幻燈片放入投影儀,得到了一張MO DISK。拿著這個,去到二樓的集會廳電腦前使用,然後兩個人同時在十六張桌子前輸入密碼(密碼位置見幻燈片映出的內容),三扇原來封住的大門被打開了。先就近去集會廳被打開的房間調查調查,在裡面的一個房間內,將地上的棋子推成桌子上棋盤的樣子(只能動白王,否則會有毒氣),然後在桌子上得到了惡魔之書,老樣子,打開調查一下,得到了「惡魔之翼」,這下,看來可以去二樓大廳的天平前了(在裡面的房間內可以瑞貝卡可以採集到綠色藥品)。來到二樓大廳,將原來得到的惡魔之像與天使之像分別裝上翅膀,然後放在天平上,大廳中間那副大大的所長畫像應聲開啟,兩個人打開了去往地下室的通道。  
  經過長長的通道,前方卻沒有路了,不過有一個通風管道看來能夠容瑞貝卡通過,也只好委屈比利先做一下墊腳石了。瑞貝卡來到一個新的房間,裡面的設施讓她幾欲嘔吐--全都是血跡斑斑的刑具,到底這個安佈雷拉的真正面孔是什麼?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瑞貝卡沒有辦法再思考下去,她發現了一個電源啟動裝置,按照說明書將電源調整到70(上上下上上),幾扇原來鎖著的門打開了。瑞貝卡抹抹額上的汗,長吁一口氣。然而她卻不知道,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雙邪惡的眼睛正在凝視著她,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個大大的陰謀正在實施中……

  正當瑞貝卡打算開門出去的時候,一個怪物突然出現,將她撲倒在地!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啊,渾身長毛散發著惡臭,長長的獠牙……瑞貝卡急忙退後,試圖躲開怪物的進攻,可是腳底下忽然發生了坍塌,她掉了下去。瑞貝卡用盡全身的力氣抓住一根鋼筋,竭力不讓自己滑下去。可是,她感覺到力氣正一點點離自己的身體而去,十根手指如針刺一般的疼痛,她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所有的希望,只能依靠在還留在門外的比利身上了。  
  正在通風口外留守的比利聽到瑞貝卡的求救,刻不容緩地向事發地趕去。從一樓大廳右上角的門進去,比利從另一個通道下到了地下室。比利不敢和路上的怪物進行過多的糾纏,他生怕瑞貝卡那邊出了什麼不可想像的意外。  
  瑞貝卡漸漸地支持不住了,感覺到自己再也沒有力氣堅持下去,正當她要放棄的時候,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比利終於趕到了。  
  「謝謝你,比利。」瑞貝卡望著躺在地上氣喘吁吁的比利說道。  
  「這沒什麼,我只不過是遵守我們互相協助的約定罷了。」比利站起身,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但是瑞貝卡還是在他的眼中發現了什麼,真的是一個思與行不一致的傢伙呢。  
  忽然,瑞貝卡腰間的對講機忽然響了起來:「瑞貝卡,你發現了比利那傢伙的蹤跡了麼?」  
  瑞貝卡望了站在身邊的比利一眼,急忙回答:「啊啊,還沒有!我會繼續尋找的……」畢竟,說謊還不是她的長項,看到比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讓她臉像火燒一樣,不等隊長回話,她急忙關掉了對講機。  
  「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務,就好像不能完成了呢。」瑞貝卡看著側著頭比利笑著說,「但是,比利,我想讓你告訴我真相。」  
  「真相?你所看到的不就是真相麼。」比利似乎不想再做什麼解釋。  
  「不對!你的眼睛,那絕對不是一個謀殺犯的眼睛,絕對不是一個能殺23個人的冷血殺手的眼睛!」瑞貝卡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她認真地盯著比利的臉,似乎試圖在上面能看出真相。  
  比利沉吟了一會,終於告訴了瑞貝卡所謂的「謀殺」:當時他和一小組人在非洲執行任務,路上的環境,疾病,死了很多同伴,只剩下四人。到達目的地後,發現情報出現了誤差,他們找到的只是一個村落……隊長不甘心就這麼走了,於是開始濫殺無辜。比利想去阻止時被一槍托砸昏,然後被剩下的三人誣陷其殺害了23個無辜百姓。後來判處死刑……

「現在,我只不過想離開這個鬼地方而已。」比利將手槍上膛,補充道。  
  「好吧,我們一定會成功的!」瑞貝卡點了點頭。
  再往前的B3F,比利操作上面的操作台,配合瑞貝卡來到中間,瑞貝卡剛剛按下中間的按鈕,就從下面衝過來兩隻以前沒有見過的怪物,在擊倒它們之後,瑞貝卡拿到了水之鑰匙。  
  回到B2F,按照鹿→狼→馬→獅→蛇→鷹的順序點亮環形燭台,旁邊的大門便打開了,在裡面,他們得到了忠誠的石板。  
  回到大廳,在二樓右邊的房間內,利用水之鑰匙打開門。在右邊的房間內,比利來彈鋼琴,瑞貝卡去密道中拿到了電池。在另一個房間內,還可以得到一個工具。在裡面的房間內,利用剛得到的工具,他們又拿到了第二塊石板--服從的石板。  
  拿著電池來到一樓大廳下面的房間,將電池放到升降梯旁邊的地方,然後按下電鈕,升降機恢復運轉,並從二樓帶下來一個木箱。將木箱推到門前的石柱前,站上去,得到了最後一塊石板。  
  拿好三個石板,兩人來到了三樓最後的一個房間,將三塊石板放置好後,兩人覺得腳下猛地一震,整個三樓塌陷了下去,那個原來打不開的門也打開了。打開這扇門,兩個人來到了另一個地方--研究所(在這之前最好先將重要道具鏈槍帶在身上,省得來回亂跑浪費時間)。
  研究所的大門緊鎖著,不過讓比利踩著右手邊下房間的機關,瑞貝卡就可以進去了。在裡面的房間整理好裝備後,瑞貝卡打算去和比利會合,誰知道一開門,一隻巨大的蝙蝠從天而降。經歷了許多劫難的瑞貝卡自然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拿起榴彈槍幹掉了這個傢伙。打開房間門和比利會合後,瑞貝卡又利用鏈槍從大蝙蝠撞開的破洞中爬上了房頂。  
  爬上房頂後,從廳頭的樓梯上下去,瑞貝卡扳開下面的電源開關,打開了那扇原本鎖住的門。然後打開反鎖著的那道門,去和比利會合,兩個人一起打開那扇門,原來是一架電梯。於是兩個人乘著電梯來到研究所的B2。  
  搜索了一番,前面似乎都沒有路了,不過房上倒是有一個大洞,看來鏈槍又派上用場了。瑞貝卡爬上了B1,先幹掉右手邊的leech man(就是那個會炸掉的殭屍),然後在裡面的容器中得到了裝有青色蟲子狀鑰匙的膠囊。然後出門按下右手邊的按鈕,將困在B2的比利「放出來」。一邊殺敵一邊前進,最後來到了手術室。在門旁邊的藥瓶中採集藥品,用青色藥品與紅色藥品混合,得到了剝離劑。然後利用剝離劑打開膠囊,得到了青色蟲子狀的鑰匙。看看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了,便把鑰匙利用傳送通道交給了B2的比利,讓他繼續探索。  
  比利拿到鑰匙後出門,先幹掉了一起被瑞貝卡放出來的leech man,然後向前探索,在前面的房間裡他分別找到了一個工具和綠色蟲子狀鑰匙,看來這是瑞貝卡能用的上的了。於是比利又返回到原來的地方把鑰匙傳送給了B1的瑞貝卡。瑞貝卡用鑰匙打開了手術室裡面房間的大門,在裡面找到了滅菌劑,然後出門在實驗室那裡使用,那個充滿毒氣的房間便可以進入了。剛打開門,趴在地上的殭屍便站起來惡狠狠地撲過來,還好瑞貝卡眼疾手快,幹掉了它,然後找到了飼育室的鑰匙。用它打開飼育室的大門,幹掉了兩隻撲過來的HUNTER,找到了一個小轉盤,看來又是給比利用的了。瑞貝卡回到手術室,將剛得到的小轉盤傳送給了比利。得到小轉盤後,比利急忙趕往那個被密碼封住的大門,輸入密碼「8463」,打開了大門。裡面是一輛傳送機車,看來利用這個能夠離開這個地方了。比利急忙用對講機和瑞貝卡聯絡,讓她下來和他會合。左手邊有一個按鈕,按下它後瑞貝卡就可以從實驗室下到B2和比利會合了。兩個人會合和後,發現機車的電源沒有開通,只好讓瑞貝卡帶著比利撿到的道具和機車旁撿到的開關,用鏈槍返回到了B1,在機台前使用兩個道具,終於使電源開通了,瑞貝卡又回到了比利身邊。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

  正當兩個人要打開車門,一隻「猩猩怪」突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跳了出來,狠狠抓了瑞貝卡一把,比利見狀不妙,急忙吸引怪物的注意力,結果在掙扎的時候一同滑落了下去。  
  「比利!」瑞貝卡一個箭步衝上去想抓住比利的手,但是只抓到了空蕩蕩的空氣,還沒等瑞貝卡多加思索,整個電車室的電源忽然間又滅了,一個leech man出現在她的背後……  
  好不容易幹掉了怪物,瑞貝卡又爬上去使電源開通,這樣子終於可以乘著機車離開研究所了。  
  機車帶著瑞貝卡來到了一個廢舊的工廠,她先從電梯上到1F,然後又從升降梯下到B1,在裡面的房間內找到了一把鑰匙,返回到1F,在控制間內打開控制台,使大型升降機升起來,然後瑞貝卡乘著升降機來到了B4。  
在B4的電梯門前,瑞貝卡正想上前調查,忽然間在裡面傳出了電梯升上來的聲音,她警覺地躲在電梯門的旁邊,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從電梯裡面走出來的竟然是隊長恩裡克!  
  「隊長!你還活著!」瑞貝卡聲音充滿了欣喜,畢竟,在這個恐怖的環境下能夠生存下來畢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瑞貝卡!你還好麼?」隊長的驚奇和喜悅看來並不在瑞貝卡之下。  
  「是的,我還好。」瑞貝卡呼了一口氣。  
  「我們接到了新的任務,讓我們去附近的一個洋館調查事實的真相,你一個人行動太危險了,和我一起走吧。」雖然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隊長的聲音還是很鎮定。  
  瑞貝卡先是一陣高興,終於不用一個人在黑暗中擔驚受怕了,但是她忽然又想起了生死未卜的比利……
「對不起,隊長,我要留在這裡找到比利。」她緩緩的說道。  
  「比利.科恩?那個死刑犯?你和他見過面了麼?現在我們已經顧不上這個傢伙了,你趕快和我離開這裡吧!」隊長很是奇怪瑞貝卡的反應。  
  「不行,隊長。我有必須留在這裡的理由--我必須要找到比利。」瑞貝卡抬頭望著隊長,眼睛中充滿了堅定。  
  「好吧,你一切小心。在完成之後來洋館和我們會合。」隊長一看到瑞貝卡的眼神,就知道已經說不動這個小姑娘了。他拔出手槍,叮囑了瑞貝卡後,便匆匆地離開了。  
  瑞貝卡看著隊長矯健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野外,絲毫沒有後悔剛才的決定。比利已經救了自己好幾次,這次該她來救比利了。可是她沒有想到,這個背影,是恩裡克隊長留給她的最後回憶……

 拿起電梯門前的鑰匙,瑞貝卡跑到左上角打開另一座電梯的門,忽然間她覺得一股寒氣在背後升起,她轉過身,一個巨大的怪物出現在她面前--暴君。鋒利的爪子似乎在頃刻間就能取走人的生命,泛白的皮膚和裸露在外的巨大的心臟,這一切都讓人感到既噁心又恐怖。瑞貝卡一邊躲閃一邊開槍還擊,終於在幾個回合後,暴君咆哮著倒了下去。瑞貝卡一邊擦著額角流下的汗滴,一邊祈禱再也不要讓自己碰到這樣的怪物了。  
  瑞貝卡乘著電梯來到LV4,剛開電梯門,就發現在腳下的水池中,比利的身影在激流中時隱時現。而且還有巨大的怪物身影在他身邊的水中出沒,似乎馬上就要一口把比利吞噬掉。「比利!」瑞貝卡衝著比利大喊,試圖伸出手去拉住他,可是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太遠了……隨著比利的一聲低喊,他再也支撐不住了,隨著激流衝到了未知的黑暗,瑞貝卡強忍住心中的悲傷,她相信比利絕對不會輕易的死掉,「你一定要支撐到我來救你!」瑞貝卡在心中暗暗祈禱著。  
  在B5將整個工廠的電源打開後,瑞貝卡一直飛速地向下,生怕比利會堅持不住,B6、B7、B8……大大的處理廠好像無底深淵一樣,不知道哪裡才是盡頭。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B8,瑞貝卡找到了筋疲力盡的比利。  
  「比利,你還好麼?」瑞貝卡衝上前去扶起比利,語氣中頗帶關心,生怕他再離開自己的身旁。
  「好的,我還能堅持……」比利靠在瑞貝卡溫暖的胸前,咳出幾口污水後,漸漸恢復了體力。
  
  忽然間兩個人的視線被不遠處的一堆「垃圾」吸引住了,那是什麼? 那是滿滿的一堆人類的骸骨!骸骨已經變成令人作嘔的黃色,黑洞洞的眼窩似乎在控訴著什麼……兩人來到骸骨前。
  「這些都是什麼人幹的?」瑞貝卡緊緊摀住口鼻,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吐出來。
  
  「這些都是那個馬卡斯所長所謂的研究下的犧牲品……」比利眼前又浮現出了一路上的腐屍,殭屍,他慢慢握緊了拳頭,怒火在他的眼中蔓延開來。兩個人都知道,現在的戰鬥,不僅僅是為了逃離了,也要為那些無辜被犧牲的人們討回一個公道。  

  
  
  回到B7,由瑞貝卡在控制台操縱,比利在水池裡遊玩了一把「推箱子」遊戲(三個木箱排成直線),然後再由瑞貝卡給水,比利去對面拿到了轉輪。然後來到B6,用轉輪打開原來打不開的門,來到一個新的房間(由梯子上去瑞貝卡可以採取到紅色藥水),然後一路向下,在B9又碰到了老對手--暴君。不過這次瑞貝卡可不是一個人單獨作戰了,她和比利配合,幾個回合下來,暴君便又倒在了地下。瑞貝卡望了望躺在地下的屍體,心裡不由得暗念:這恐怕還不是最後一次吧。  
  打倒暴君後,按下電鈕讓升降梯落下,爬上去可以得到電腦基盤,然後再下去,回到B7的電腦前將基盤安裝上,一個小型的升降梯便可以使用了。但是只能瑞貝卡使用,看來兩個人又要分開作戰了,不過,分離畢竟是短暫的。
通過小型升降梯,瑞貝卡來到了水閘控制室,她拉下開關,B9的道路障礙被取消了。在外面的房間內,她還找到了工業用水,旁邊的藥瓶內採集到的綠色藥品混合成了硫酸,將工業藥水和硫酸組合,瑞貝卡得到了電池液。原路返回到B8和比利會合,然後兩個人再下到了B9。通過長長的通道,打開反鎖著的門,兩個人合作拿到了電池,和電池液混合之後,這個電池就能夠使用了。刻不容緩,兩個人迅速來到了B6那個舉重機前,將電池放入了舉重機的電池盒,瑞貝卡站在箱子上,比利操縱舉重機,終於拿到了最後一張ID CARD。  
  拿著ID CARD,瑞貝卡和比利打開了位於B9的最後一扇鎖住的門,等待他們的,卻是那個在火車上看到的那個詭異的白衣長髮男子。  
  「你到底是誰?」比利衝著他喝道。  
  白衣男子詭笑了幾聲,忽然間面部起了變化,年輕的皮膚開始起皺--那竟是研究所所長馬卡斯的面容!  
  「馬卡斯博士!這怎麼可能?」瑞貝卡驚訝地叫了起來。  
  馬卡斯又笑了幾聲,向兩人訴說了原委。原來在十年前,維斯克和年輕的威廉博士為了竊取馬卡斯博士的研究成果,將正在研究中的馬卡斯開槍打死,威廉接替了研究T-VIRUS的工作。而陰差陽錯的是馬卡斯博士正在研究的「皇后」病毒鑽進了本應該是屍體的馬卡斯體內,不可思議的變化誕生了,馬卡斯和皇后融為一體,成為了新的物種。在他意識到這種變化的那一刻起,他便發誓要向安佈雷拉公司報復,向整個世界報復。這次的病毒襲擊火車事件,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而且在S.T.A.R.S小隊所要調查的洋館中洩漏的病毒,也是他在背後操縱的。  

  「讓世界毀滅在我的復仇之火下面吧!哈哈哈」馬卡斯狂笑著,似乎已經接近於瘋狂了。
  「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吧!」比利揮手,指著馬卡斯怒吼道。  
  「你們這兩個小角色,難道還能阻止我麼?」話剛說完,馬卡斯身上又起了恐怖的變化--他變身成為了恐怖的「皇后」。  
  和人形的馬卡斯或許還能有話可說,和怪物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瑞貝卡和比利都換上重武器,憤怒的子彈向「皇后」身上衝去。終於,怪物一聲嘶吼,倒在了地上。
  
  「皇后」倒下的地上,兩個人發現了兩把鑰匙,一人手持一把來到門前,同時轉動,門被打開了。休整一番後,瑞貝卡和比利登上了脫離用的升降梯。  
  升降梯緩緩地向上升去,歷盡劫難的兩人相視一笑:終於要離開這恐怖的地方了。忽然間,腳下猛地一震,比利急忙向下探頭一看:「是『皇后』!」  
  「皇后」從已經成為廢墟的房間中奮力探出身來,似乎發現了正在逃離的比利和瑞貝卡,它飛速從地下向正在上升的升降梯衝來。  
  「自暴裝置現在已經啟動,請各人員迅速撤離!」工廠的廣播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響了起來。  
  「自暴裝置?」瑞貝卡望向比利,心中充滿了恐慌。  
  「這破機器,就不能跑得快點麼?」比利狠狠給了升降梯的控制台一拳。  
  然而這一切都不能阻止「皇后」,行動飛速的它終於追上了升降梯,將龐大的平台拱得七零八落,瑞貝卡和比利也被摔到了一邊。猙獰的「皇后」已經不似人形,也似乎已經將報復安佈雷拉的念頭放在一邊,一心只想著將面前的兩個人類撕成碎片。  
   
  瑞貝卡和比利只好再次拿起槍,和「皇后」纏鬥了起來。忽然,「皇后」像被什麼攻擊到一樣縮成一團,渾身還冒出了絲絲的白煙。瑞貝卡一抬頭,發現了其中的原因:「原來它怕陽光!」  
  比利一邊開槍,一邊向周圍觀察了一下:「我們必須把天窗打開,才能消滅這傢伙!瑞貝卡,我來掩護你,你去把天窗打開!」  
  比利和「皇后」做著生死搏鬥,而瑞貝卡則看準機會把四個角上的開關全部打開--天窗終於打開了。而比利卻被「皇后」巨大的觸鬚一甩,飛到了旁邊的欄杆應聲倒下,手中的左輪也被擊飛了。耀眼的陽光頃刻間灑滿了整個房間,「皇后」如同被扔進了滾燙的油鍋一般,吼叫著,抽搐著,顫抖著,萎縮著,渾身冒著白煙,試圖爬到陰影處來逃避這來自於天火的懲罰。被「皇后」最後一擊打倒的瑞貝卡眼光一掃,在牆角處發現了不知是誰遺留在那裡的一把左輪,她一把抓起,向比利扔過去:「比利!」  
  比利一個縱身,將左輪穩穩地抓在手中:「來吧,嘗嘗這個吧!」子彈脫膛而出,帶著憤怒,將「皇后」撕成碎片……一聲轟鳴,「皇后」掉入底層,終於被火焰吞沒了。  
火焰竄出他們所站的平台,來勢兇猛。「比利!」瑞貝卡跌跌撞撞地跑到比利身邊,焦急地喊。「瑞貝卡,我們快離開這!!」比利緊拉起瑞貝卡的手,兩人隨即在烈火中奮力逃離,身後的火苗激烈地燃燒著,吞噬著這瘋狂的一切,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火中……
  陽光、草地,一切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比利將手腕上的手銬摘下,奮力地拋向遠方,然後,他深深地吐了口氣,如釋重負一般地躺在草地上,享受著大戰過後的寧靜。  
  瑞貝卡站在後面望著他,心中升起了莫名的情感。  
  「看,那就是我要去的洋館,我的隊員們現在就應該在那裡呢。」瑞貝卡指著山腳下的一座大房子對比利說。比利看了一眼,不置可否。  
  …………
  良久。
  「我想,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呢。」瑞貝卡輕聲說,不知道是說給自己,還是說給比利。忽然,她俯下身,將比利胸前的狗牌摘了下來。比利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急忙站起身來。  
  「任務報告,逃犯比利.科恩,已確認死亡。」瑞貝卡將狗牌掛在了自己胸前,對比利輕輕笑著。陽光照在她稍顯稚嫩的臉上,是那麼的燦爛。  
  「現在已經變成了殭屍也說不定啊。」比利開了句玩笑。  
  瑞貝卡沉默了一會,忽然向比利敬了一個軍禮,比利隨即收起了滿不在乎的表情,挺身立正,畢恭畢敬地向瑞貝卡回了一個軍禮。在兩人默默注視的眼神中,所有的感情都化作了這一個軍禮。  
  瑞貝卡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向山腳下走去。比利看著她漸漸消失的身影,低聲說了一句:「多謝你,瑞貝卡……」,向著她遠去的弱小的背影伸出了大拇指。總有一天,這被命運安排在一起的兩人,還會相見的吧……  
  森林深處,高大的洋館佇立著,這就是瑞貝卡下一個目的地。然而年輕的她卻不知道……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8-9 00:27:3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來頂一下..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01:55 , Processed in 0.058841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