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517|回復: 3

難言的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6-17 05:22: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難言的愛


>
>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節。
> 不自覺的腳步,帶我走到時代廣場大螢幕下的小廣場。
> 回憶在撫摸昔日的傷口,今日的傷痕。
> 一年了,相同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卻是不同的人和物。
> 「假若當初作出另一番決定,今天我又會否好過點呢?」我不禁又一次問相同的問題
> ...
> 假設性的問題永遠沒有肯定性的答案。
> 於是,我只好帶疑惑,讓思緒再次領我回到那屬於我兩的日子...
> *********************************************************************
> 我們的相識可以用「偶然」兩字來形容,而妳卻喜歡用「緣分」來解釋這一切,其實重

> 不是在於「偶然」或是「緣分」,而是我們的相遇...
> 那個夏天的下午,天空一片漆黑,下滂沱大雨。
> 我打傘,正在歸家的途中。
> 看到街上狼狽地找地方避雨的人,我暗地裏慶幸自己上學臨出門時有留意到天氣先生

> 報導。
> 離家還有五分鐘的腳程,如常地經過7-11便利店的門口,不如常地我在7-11門口前停下

> 腳步。
> 因為我見到站在7-11的門前的妳。
> 濕透的長髮緊貼面頰的兩旁,髮端還滴雨水,而妳卻沒加理會,只顧望天邊,眼內

> 露出焦急之情,而且還狠狠地用腳了一下地。
> 「又一個被大雨拘留的人。」我想
> 不知何解,我竟向妳走來,接問了一個傻問題。
> 「小姐,你需要雨傘是嗎?」
> 妳點了點頭,然而一臉疑惑。
> 「我家距離這裏大約五分鐘的路程,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遮妳到我的樓下,然後將

> 的雨傘給了妳。」我說
> 「真的嗎?太謝謝你了。」妳微笑,眼內的焦急變成感激。
> 「不用謝。」我也微笑,感受助人帶給我的快樂。
> 妳進了我的傘內,默默地,我兩走在雨中。
> 五分鐘的路程,在妳急速的腳步帶領下三分鐘就走完了。
> 「我到了...」我跟妳說,心中竟然有點不捨,奇怪?
> 「謝謝你,這把傘多少錢?」妳正要將皮包拿出來
> 「我又不是賣傘的小販,這傘我送給妳用吧...」我說了個並不幽默的笑話
> 「先生,你實在太好人了...」妳說
> 好人?有生以來第一次得到這樣的讚美,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 「對不起,我有急事要辦...」妳看了看錶,然後勿勿地離開
> 「......拜拜.....」我呢喃,看妳的背影消失在雨中
> 帶有點失落的心情,有點沉重的腳步,走了進電梯,感覺像是發了場夢。
>
> 雨一直下了三天,直到今天才開始放晴。
> 這三天我打另一把傘,
> 經過7-11時,都會有種異樣的心情,不自覺地搜索妳的身影,
> 直到今天妳又再出現在我的眼前....
> 不是7-11的門口,而是我家的電梯大堂。
> 「我是來還傘的...」妳笑跟我說
> 「想不到你會來...」我笑跟妳說
> 對於妳的出現,我其實很感到驚訝,雖然自己一直期待妳會再次出現,但期待歸期待,到

> 真的出現時又是另一回事...
> 我有點呆呆地從妳手中接過那把離開了我三天的雨傘,
> 看手中的傘,心中又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 「上次真的謝謝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在7-11門口站多久。」妳將我從夢中輕輕喚

>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我回答
> 「你怎麼知道我這時候回家?」我回答後又問了一句
> 「上次碰到你時,你身穿校服,我猜你是放學回家,所以就知道你放學回到家的時
間。」
> 「想不到妳還真細心和聰明。」我恍然大悟
> 然後我兩沉默了片刻,相對無言,氣氛有點尷尬。
> 「我叫曉晴,不知該怎麼稱呼你?」最後還是由活潑爽朗的妳打破疆局
> 「妳的名字很好聽啊...妳叫我阿恆吧...」笨拙的我連句讚美的話也說得結結巴巴,

> 完後握了握妳伸出的手
> 從那刻起,我預料到我們將會是很要好的朋友,卻料不到我兩最後所受的痛...
> 「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下午茶,當作我報答你的『借傘之恩』好嗎?」
> 其實剛放學回家,真的好累,只想快點到家中睡它一個大覺,
> 但不知道為甚麼,聽到妳的邀請卻令我倦意全消。
> 「有美女相伴,當然願意。」這次的讚美語比上次通順多了
> 「但是我不知道這附近有甚麼好吃的....」妳有點無奈
> 「妳不是住這附近的嗎?」我有點驚訝
> 「不是啊!我要乘半小時的車才從家到這裏...」
> 想不到妳還專程乘車來還傘給我。
> 「不要緊,我對附近的環境瞭如指掌,想找好吃的地方一點都難不到我...」我回答得

> 點吞吞吐吐。正是因為我對附近的環境瞭如指掌,才知道要在附近找好吃的地方根本

> 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 「那我們去甚麼地方吃下午茶?」妳問我
> 「不要問,follow me!」我根本還沒想到去哪兒
> 妳並沒有再追問下去,看來給我混了過去。
> 帶妳在街上走了二十分鐘,我和妳最後進了那間離我家有一個地鐵站遠的「仙跡岩」
>
> 我看妳輕咬吸管,慢慢將珍珠奶茶的珍珠吸入口中,看得有點出神,有點呆...
> 我自問也算是個正人君子,見了美女只會欣賞幾眼,然後心中讚嘆幾句就算了,
> 絕不會讓自己看到出神或是看到發呆,
> 但如今我卻控制不了自己。
> 是妳特別美嗎?不是,妳雖然很美,但不算特別美。
> 是妳特別有氣質?不是,妳雖然有氣質,但不算特別有氣質。
> 那究竟為甚麼呢?我不知道,我搞不懂...
> 「阿恆,你是不是有甚麼心事?我看你像是很苦惱的樣子。」妳又再變成鬧鐘,將我叫

> 「沒甚麼,只是在想大雨那天妳有甚麼急事,在猶疑該不該開口問妳而已。」我隨便找

> 個借口
> 「你怎麼會知道那天我有急事要辦?」妳很好奇地問
> 「從妳焦急的眼神、從妳不耐煩的臉、從妳用腳了一下地和從妳在雨中急促的步伐
,
> 一切都顯示妳當天有要事在身。」我道出了原因
> 「你好像很留意我嘛。」妳笑說,眼神有點怪怪的
> 「不是啦...我只是喜歡觀察別人罷了...」我為自己辯護
> 「是嗎?其實那天我約了個朋友,不想遲到。」妳回答
> 「男朋友嗎?」我問
> 問完妳的同時,我亦問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問妳,
> 其實妳有沒有男朋友,關我事嗎?就算關我事,也只是關我屁事...
> 「才不是,我還沒有男朋友,那天我約了個剛從日本回港的朋友。」
> 「哦...我也有個朋友住在日本啊...」這次我沒有說謊
> 「真的嗎?那太巧了!」妳說
> 我和妳天南地北的聊起來,還交換了電話號碼...
> 或許和妳聊天時特別投入,特別愉快吧,
> 我完全忘了時間的存在,當我再度看手錶時,才驚覺一小時已在轉眼間過去。
> 我的手機在此時響起,這時候除了她,我想不到還有誰會找我...
> 「對不起!我生命中重要的女人在召喚我,我想是時候該跟妳道別了。」我將電話掛掉

> 向妳說
> 「生命中重要的女人?你女朋友是吧。」妳猜測
> 「才不是!我還沒女朋友,那個生命中重要的女人是我的母親大人。」要用「生命中重

> 的女人」這八個字轉折地向妳表明我沒有女朋友,我究竟算是聰明還是笨呢?
> 「哦,原來是母親大人,那麼再見吧!」妳笑跟我說
> 「那下次再見吧!」我跟妳道別
> 我懷依依不捨的腳步踏上歸家的路途,
> 握了握在口袋中寫妳電話號碼的字條,我的心變得踏實起來。
>
> 天意弄人這四字詞早在小學時就學過,
> 但直到如今我才深深的體會到當中的意思....
> 經過洗衣機的洗禮,
> 那張曾經令我的心變得踏實的字條,
> 如今變成令我的心感到無奈的紙碎。
> 我應該怪誰呢?
> 怪那個將我的衣服拿去洗的母親大人嗎?
> 當然不能,她沒怪我忘了將紙條從口袋中拿走就丟給她拿去洗,我已經可以偷笑,
> 所以我只能夠怪自己沒記性。
> 我將紙碎丟進垃圾桶,卻丟不走我內心的無奈。
> 只好期待妳主動打電話來找我了,雖然打電話來的決定權掌握在妳的手中,
> 但是我卻很肯定妳會打來找我,我對自己的判斷很有信心,對妳也很有信心。
> 於是我度過了四天等待的日子,
> 當我的信心開始動搖的時候,我再次聽到妳的聲音。
> 妳總是如此,在令到我感到失望、絕望的時候,又給人希望...
> 「你好!我是曉晴啊!」期待已久的聲音
> 「我知道,我認得出妳的聲音,終於讓我等到妳打電話來了。」
> 「等到我打電話來?為甚麼要等呢?你也可以打來啊?」妳有點疑惑
> 「......因為妳給我的電話號碼,給洗衣機洗掉了.....」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 「哦...不要緊啊,反正我現在打來了。」
> 「對了,妳打電話來找我幹嘛?」我問
> 「最近有一套戲,我想看很久了,你可以陪我去看嗎?」
> 我心中有種飄飄然的感覺,這是第一次有女生約我,但是為甚麼要約我呢?沒有朋友陪

> 嗎?
> 「當然可以,反正我閒沒事幹。」
> 「那太好了,我約了好幾個朋友他們都說沒空。」
> 原來找不到人才約我陪妳,內心的飄飄然打了個折扣。
> 「喂,在嗎?為甚麼這麼久沒聲音?」妳問我
> 「在啊...那麼甚麼時候,甚麼地方等?」我問妳
> 「2:15在銅鑼灣地鐵站見吧,行嗎?」
> 我看了看鐘,現在是1:30,2:15要到銅鑼灣,時間不會很急,應該不會遲到。
> 「沒問題,等會兒見吧!不見就散...」
> 「不見就散?不是不見不散嗎?」妳好奇地問
> 「因為我有遲到的習慣,不見就散的話可以迫使我不會在和別人約會時遲到。」
> 其實是我怕別人遲到才這麼說,當然妳遲到的話我會等妳...
> 「哦,原來如此!你不問我看甚麼戲嗎?」
> 「甚麼戲都行,反正我是個喜歡看戲的人,等會兒見吧,拜拜。」
> 「等會見吧,拜拜。」
>
> 星期六的下午,銅鑼灣的地鐵站,
> 有很多人在等人,妳是其中一個。
> 在人中找一個人很難,找妳卻很容易。
> 我看了看手錶,2:10,我已經比約定的時間來早了五分鐘,但想不到妳來得更早。
> 女人不是有遲到的權力的嗎?
> 幸好妳沒有善用這個權力。
> 我走近妳身後,輕輕拍了妳的肩膀一下。
> 「曉晴,想不到妳來得比我還早,等了很久是嗎?」我問
> 「不是啊,我也是剛剛才到而已,可能是我太想看那套電影,太心急所以才早到了吧
...」
> 「哦...,那麼走吧,去哪裡看,看哪一套?」我又問
> 「不要問,follow me!」妳說完後,笑了笑
> 這句話很耳熟,好像我跟妳說過。
> 「好吧,就follow you吧,但千萬不要像上次在街上遊蕩二十分鐘才到目的地...」我

> 完後,笑了笑
> 「放心,戲院很近,幾步就到,不用二十分鐘。」
> 於是我跟妳,走了幾步到了時代廣場的戲院。
> 我和妳買了戲票,進了戲院場內,找了座位坐下。
> 幸好我們都比約定的時間早到,所以趕得及看這場2:20的電影。
> 接下來是兩個多小時的沉默,我和妳兩人靜靜地看電影,直到電影男主角在女主角面

> 鬆手、沉入海底,場內開始哭聲四起,將寧靜打破。
> 我偷偷地看妳,發覺妳沒有例外,也在默默地落淚。
> 雖然電影的情節很感人,卻不能打動我的心,可能我這個人並不浪漫吧...
> 這套電影賺取了妳的熱淚,
> 同時亦都賺取了我的金錢。
> 故事始終都會有個結局,電影也終於放完,場內的燈光開始轉亮,妳帶哭腫了的雙眼,

> 我一起在人堆中離開了戲院。
> 妳在路上一直很靜,可能還沉溺在剛才的電影中,未回到現實世界。
> 「我哭完的樣子是不是很醜?」這是妳走出了戲院後說的第一句話。
> 「不是啊,只是有點楚楚可憐...」我答
> 「真的嗎?你覺得剛才的那套戲好看嗎?」妳又問
> 「還可以吧...其實妳為甚麼選這套戲看呢?還把自己弄哭呢!」
> 「就是因為這套戲能把我弄哭啊。我覺得這套戲很感人、很浪漫,如果能夠有一段像

> 中這麼浪漫感人的愛情發生在身上的話,真是死而無撼。」
> 「死而無撼?不用那麼嚴重吧....我倒是覺得戲還可以,但卻不能打動我的心。」
> 可能我這個人並不浪漫...
> 「其實那只不過是我對愛情的憧憬罷了...,現實中不知道會不會真有這樣的愛情呢
?」
> 妳抬頭望向遠方,有點呆呆的問
>
> 我的理智告訴我現實中是不會有這樣的愛情,
> 因為現實是現實,電影是電影,現實與電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 「我相信只要你肯堅持和執著,一定能夠找到心目中憧憬的愛情。」我輕輕答
> 我又怎忍心開口潑妳冷水呢?
> 「謝謝你!」妳笑了笑,這是妳離開電影院後第一個笑容
> 自從那次看完戲後,一有空我倆就會約出來見面。
> 約出來做甚麼嗎?吃飯、逛街、唱K、看戲、打遊戲機、聊天...
> 可能我們兩人活在完全不同的生活圈子,沒有任何利害關係,
> 反而使我們在彼此面前有勇氣傾訴出自己的心聲,
> 也正因為如此,我倆的友誼迅速發展,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 轉眼到了普天同慶的聖誕節。
> 往年的聖誕節我都會一個人走在堆滿了人的尖沙咀海旁欣賞燈飾,
> 今年有點不同,有妳陪我。
> 「聖誕快樂~」妳跟我說
> 「聖誕快樂...」我跟妳說
> 「這是我送給你的聖誕禮物。」妳說,將藏在背後的手伸了出來
> 「拆開來,看看喜不喜歡?」妳又說
> 我聽從妳的吩咐將禮物拆開,原來是一個雙子座的鎖匙扣。
> 「妳怎會知道我是雙子座?」我好奇地問
> 「你記得我們上次去遊戲機場嗎?你將身份證拿給守在門口的謢衛時給我瞧見你的生

> 日期。」妳有點得意地說
> 「妳還真細心...禮物很漂亮,我很喜歡...」
> 對於一個從未收過聖誕禮物的人來說,禮物本身的好壞已經不重要...
> 我也將我準備好的禮物送了給妳,是一隻女裝手錶。
> 「往年的聖誕節我都只是一個人在海旁亂逛,週遭雖然人很多,我卻感受不到聖誕氣氛
,
> 但今年卻不一樣。」
> 原來妳也和我一樣,聖誕節會走在尖東海旁,不知道在這條路上我們可有試過擦身而過

> ?
> 「有甚麼不一樣?」我問
> 「我感受到以往沒有的聖誕氣氛,可能有你在身旁吧,真希望以後每年的聖誕節都能像

> 年一樣...」妳望我說,眼裏滿是愛意,這是個很強烈的暗示
> 「是嗎?...其實妳可以約妳的朋友出來陪妳啊,一大群人一起出來,感受到說不定聖誕

> 氛也強一點。」我望向對岸燈飾,裝沒看見妳在看我,眼角卻瞧到妳臉上哪一絲失

> 的神色
> 我又何嘗不想跟妳說我願每年聖誕陪在妳身旁呢?
> 我沒說出口,可能我沒勇氣許下承諾,
> 也可能因為我並不浪漫...
> 誰知道?
>
> 聖誕節過後是一連半個月的考試。
> 自從那次和妳一起在尖東海旁看完燈飾後,我倆沒有再見過面。
> 可能細心的妳知道我正要考試,所以不想打電話來打擾我,
> 而我就算想打電話打擾妳,也沒時間。
> 雖然我沒空找妳,卻有空想妳。
> 我曾經迫使自己面對課本,專心讀書,但是總不能集中精神,
> 我控制不了思緒,思緒卻在操控我,
> 我時常在自己讀書讀到興起時忽然想起妳...
> 我知道這次考試的成績一定很差...
> 而考試終於也在這種恍恍惚惚的心情下茫然渡過了。
> 雖然試是考完,但妳卻一直沒打電話來找我,直到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節的早上...
> 「阿恆是嗎?」是久違的聲音
> 「曉晴?聖誕節後妳都沒找我,還以為妳把我忘了,很忙是嗎?」我問道
> 「我不找你,你可以找我啊!每次都是我做主動...其實聖誕後你要考試,我也不好意思

> 你,後來你考完就到我考,我也沒空找你,再後來新年假期,我和家人又出去旅行,所以
> ...」妳一口氣說
> 「哦...那你找我幹什麼?」我又問
> 「今天有空嗎?我想...見你...」妳說得吞吞吐吐,完全不像平常活潑爽朗的妳
> 「好吧,反正我沒事幹,甚麼時間?甚麼地點?」
> 我想也是時候結束我們之間的曖昧關係。
> 「就跟我們第一次看戲時一樣吧!」妳說
> 「好! 2:15見吧!」我回應說
> 「拜拜...」妳還沒等我回應就匆匆將電話掛掉
> 要來的始終要來,想躲也躲不了。雖然還有幾個小時才到約好的時間,但實在抵受不住

> 家中被四面牆圍繞的感覺,最後還是選擇了在街上遊蕩...
> 看街上一對一對的情侶,等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過。
> 我還是第一次感到等待的滋味原來是如此難受,
> 在如此難受的等待中,我內心充滿矛盾和鬥爭。
> 「究竟我應不應說作出這樣決定?究竟這樣決定是對是錯?」
> 這個問題已經在心頭盤旋了千百次,卻始終沒有答案。
> 我不清楚,我不知道...
> 我只清楚,我只知道下了決定就沒有回轉的餘地,也沒有後悔的權力,
> 而最後我搖擺不定的思緒也下了決心,作出決定。
> 看了看手錶,2:00,想不到在街上不斷地逛,不斷地想同一問題已經有四個小時,
> 更想不到的是我連居然午飯也忘了吃。
> 我離開了HMV向時代廣場的地鐵站出口走去。
> 第一次被妳約去看戲時,心情是輕快的,這時的我卻是沉重的。
> 命運就是如此的無常...
>
> 與平常很不一樣,妳一直都沒有說話,默默和我走在銅鑼灣的街道上。
> 「你相信『一見鐘情』嗎?」在時代廣場大螢幕下的小廣場,妳忽然問
> 「可能你會覺得這是個很不理智的想法,但是在一個下雨的夏天,『一見鐘情』真的發

> 在我的身上...」妳說完後,低下頭,輕輕握住我的手
> 我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 「我相信世上真的有『一見鐘情』,但我不認為『一見鐘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 我對妳也沒有那種感覺...,所以妳的好意,我只能心領。」我撒謊,輕輕掙脫妳的手
> 曾聽人說愛情是需要努力爭取,而今愛情已經在我手中,我只要將手握緊就能擁有,我

> 選擇了放手...
> 「我不相信,如果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的話,為甚要對我那麼好?為甚麼每次和

> 在一起時,你都會偷偷地望我...」妳搖頭,眼睛紅紅的
> 「我對妳好,只是因為我把妳當成好朋友而已,至於偷偷地望妳,是因為妳長得漂亮,街

> 的美女我也常常偷望,想不到給妳誤會了...」我再撒謊
> 「..........」妳用沉默作抗議,我知道妳並不信我的話
> 「我們還是別再見面吧,免得尷尬,做不成情侶,我們也做不成朋友。」我狠下心說
> 「為甚麼?為甚麼我們有緣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卻不能彼此相愛?」說,眼淚從妳的眼

> 中落下
> 「可能這就叫做有緣無份吧。」我歎息
> 「拜拜。」我轉身後說。
> 我已經沒有勇氣面對妳,跟妳說一聲再見。
> 那天,我忘記自己是怎樣回到家裏。
> 其實我也想妳做我的女朋友,可惜我並不是個好男友。
> 我不是個浪漫的人,而妳偏偏是個追求浪漫的人。
> 跟我在一起,妳不會有談戀愛的感覺,也不會快樂。
> 既然妳要的我都不能給妳,我又何苦那麼自私留妳在我身邊呢?
> 我相信妳將來一定會遇上一個比我好、比我浪漫的人。
> 而我,的確愛妳。對妳的愛卻是難言的,只能藏在心深處。
> *********************************************************************
> 我不知道一生中是不是真的有些事情是永遠難忘。
> 但我清楚知道,一年的時間,我不能忘記有一個女人曾經因我而傷心流淚。
> 一年時間,我不能忘記一個人,一個曾經在下雨天我借過傘給她的人。
> 這一年中,妳的確沒有再找我,就像是從來都沒在我的世界中出現過。
> 這一年裏,我卻不由自主地想念妳。
> 下雨天,我會想起妳。
> 經過「仙跡岩」,我會想起妳。
> 當我開門,望雙子座的鎖匙扣時,我會想起妳。
> 如今, 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節。
> 不自覺的腳步,帶我走到時代廣場大螢幕下的小廣場,我又再想妳...
>
> 「阿恆...想不到會再遇到你...」
> 這把聲音,難道是...?真的是妳嗎...?
> 我慢慢轉身,見到妳就站在我的面前。
> 一年了,妳沒有太大改變,還是老模樣,再度重遇妳,內心有種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感
覺。
> 「轉眼間又一年,一年沒見,過得還好嗎?」妳問
> 「...還...好...」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我卻說得如此吃力。
> 「妳呢?今天情人節,陪男朋友逛街嗎?」我問
> 妳微笑搖頭。
> 「我在等一個人,一個在一年前令我傷心流淚的人,一個在一年前說不愛我的人。」
> 「........」我張口想說些甚麼,卻發覺自己只懂得沉默。
> 「其實我也試過去忘記,但是不成功。我認識過你,和你一起開心過、傷心過,這些都

> 鐵一般的事實,這些都不可磨滅的記憶。我可以不去想它,卻沒能力或沒勇氣忘記
它。」
> 「........」
> 「我始終不相信你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如果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為甚麼一

> 前你不敢面對我說一聲『拜拜』?如果你真的不曾愛我,為甚麼一年後的今天你會呆

> 在這裏?如果你真的心中沒有過我,為甚麼剛才你會手拿我送給你的雙子座鎖匙扣,

> 寞地看呢?」妳不斷追問
> 「我...不知道...」沒錯,我真的不知道
> 「給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 「我不是一個浪漫的人,跟我在一起,你不會快樂...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比我更

> 的人...」我答
> 「你錯了!你不是說過只要我肯堅持和執著,一定能夠找到心目中憧憬的愛情的嗎?我

> 目中憧憬的愛情就是能夠與你在一起,你肯跟我在一起嗎?」妳用堅定的眼神望我
> 我沒說話,只是將妳的手捉緊,把妳拉入我的懷中。
> 我倆緊緊地抱擁對方。
> 「你怎麼哭了?」我邊說邊幫你擦乾眼淚
> 「沒事。一年前,我流的是傷心的淚,但現在我流的是開心的淚。」妳笑了笑
> 「我答應妳,以後我只會讓妳流下開心的淚...」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2-8-1 01:10:00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加油吧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8 06:37 , Processed in 0.052570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