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92|回復: 2

[中國歷史]一身都是膽、英靈佑江山…王生明將軍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3-28 09:34: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一江山戰役作戰經過

    一、   海空權爭奪:

共軍為實施一江山之登陸作戰,積極致力於該地海權之爭奪。關於空權方面,共軍恃其飛機素質優勢,與航程短小,故大陳及其以北地區之空中勢力,較我為優。至於海權方面,在田澳、頭門及積谷山各島嶼加強工事,設置長射程火砲,以防礙我海軍作戰,而掩護其艦艇活動。並於同(四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夜以後,連續炸傷我護航驅逐艦(DE)大平號之後,又於四十四年一月十日以各型機攻我特種任務艦隊,我在大陳方面之海上戰力於是轉弱。

民國四十四年一月十日共軍空襲我海軍後,又於次(十一)日OO四八時以海防砲艦向我下大陳西南之竹嶼海面搜索,並行空中偵察,似在確知我海軍之動向。並向我上下大陳及一江山投擲荒謬傳單,施行心理戰。

二、 共軍登陸前之海空攻擊:

    一月十八日O七五六時,共機群始對我一江山及大陳島連續轟炸,當被我大陳高砲擊落其輕轟炸機一架;另該機型一架負傷。O八五八時頭門敵砲亦開始向我一江山射擊;同時又由田澳方面駛出敵艦五艘,加入射擊。如此遭陸海空聯合猛烈轟擊,持續至一二一O時(計四小時又十二分)。我一江山陣地已部份被毀,陣地內之有線電通信亦中斷。在此期間,我由臺灣派出之戰鬥機兩批共八架次,均於披山被敵機攔截,未能到達戰場。

三、  共軍船團前進之掩護攻擊:

一二一O至一四三五時,敵砲及機群圍繞一江山猛烈轟擊,掩護其船團由西北東三方面向我一江山航進。在一三二一時敵軍船團迫近我岸二○○○碼之際,我仍以砲火痛予打擊。當有敵砲艇一艘在一江山西北被我擊中起火,敵船團乃暫停前進,共軍又以艦砲及岸砲聯合共機猛攻我灘頭陣地及砲兵,將我陣地全部毀壞。同時敵為配合一江山之攻擊,防制我對一江山之支援,並轟炸我大陳島。

四、 灘頭戰鬥:

共軍主力於一四三五至一四四九時,分別於北江山之向陽礁至海門礁間登陸;一部在南江山登陸。當其登陸舟艇接近海岸下船上陸之時,我灘頭屹然未動之守軍,即以熾盛火力及近戰武器,痛予射擊,海水為赤。但共軍仍不斷以後續部隊,冒死上陸攻擊,灘頭血戰益趨激烈。我並於一五O六時,在西咀頭擊沉其登陸艇一艘。

一五一四時,共軍概在灘頭站穩腳步,乃用火焰放射器及火箭筒等展開塹壕戰鬥,迄至一六一六時,我軍傷亡慘重,乃退守核心據點,續行抵抗。我大陳劉司令官,當令其堅持奮戰,必須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一六二五時一江山電訊中斷。

五、   一江山之逆襲與夜戰:

一七O五時,大陳方面遙望我軍自一二一高地向一一三高地之共軍攻擊,其勢甚猛。當將據守該地之共軍擊下山頭,並擊傷敵艦一艘,恢復原陣地。又見有敵登陸艇八艘,機帆四十餘,在西咀頭登陸,攻擊一一三高地,往復爭奪,槍聲於一八OO時始告沉寂,該高地守軍與陣地共亡矣!
大陳劉司令官,為支援一江山戰鬥,於黃昏時以救國軍之機艇三艘,載敢死隊由大陳前往,但被敵艦所阻。惟我海上巡邏機三架到達戰場轟炸敵艦及共軍,均中目標。

六、  核心據點戰鬥:

一月十九日O一O五至O一四五時,我空軍續行夜間攻擊,出動海上巡邏機三批共四架次,對一江山西南敵艦三艘,石塘之敵艦四艘,及頭門與一江山之共軍陣地轟炸。

O六三一時頭門敵砲開始對一江山射擊,以支援其對我一三二、一二一及九五高地之據點攻擊,遙見一三二高地之肉搏狀極慘烈。迄至O六三二時,僅見我王生明上校所據守之一二一高地,尚在射擊抵抗,其餘之兩據點均告陷落。十九日共機除仍在戰場上空掩護外,於一一五O至一三三五時,以各型機七十二架次,分批轟炸大陳島,投下一千磅以次炸彈三百餘枚。入夜大陳又以海軍掩護艦艇突擊一江山。

七、 一江山陷落:

一月二十日O六OO時起,一江山方面仍有間歇而激烈之機槍聲,每見敵船接近港口均遭我射擊。我支援一江山之戰鬥機先後在披山附近被共機攔截,未得進入戰場,共機在戰場上空擔任掩護。

大陳劉司令官決派敢死隊以機艇輸送,突擊一江山,以救援堅苦奮戰整忠勇守軍;惟以當晚風浪轉劇,無法出航。是夜二三三五時我海上巡邏機在一江山附近炸沉敵艦。一江山方面,自一六四二時聞有爆炸聲兩響後,迄至二十四時,即不再聞有槍聲,該地已全部陷於敵手!計自一月十八日O七五八時起,至二十日一六四二時止,我一江山忠勇守軍,與絕對優勢之敵軍戰鬥共計五十二小時又四十四分。

 

               


一江山地誌

     一江山為浙江省臨海縣屬之海島,地在北緯三八度三六分半,東經一二一度四八分半(以北江山之一江新村為交會點)。面積約一‧二平方公裡,原為海門等處漁民避風之處所,地質全為巖石,不能耕種,飲水亦賴積泉,故無居民。一江山原指兩島間之急湍水道,兩岸山勢陡峭,攀登困難,後乃泛指兩岸之北江山、南江山,總稱為一江山。因其位置於大陳海門之間,可觀察海門方面共軍之海上活動。並可為我大陳島北部之屏蔽,乃為我軍所據守,負有監視敵情與掩護大陳之任務。 

 
王生明將軍忠烈事蹟

    王烈士生明,別號至誠,湖南祁陽人。父春悅,於役湘軍,歸田後娶黃氏,育子女各二,烈士居季,民前二年二月二十九日誕生於邑之蕭家村,性豪爽,有遠志,自幼即愛領導群兒作戰陣戲,春悅公顧而樂之。髫齡就讀村熟,不二載,以膏火不繼輟學。年十五,堅請從戎,參加革命行列,充預備兵,旋入學兵隊接受嚴格軍事訓練,十五年全縣討逆,因功升班長;十六年克復南京,在雨花台俘敵敢死隊俄籍兵兩人升一級;十七年晉任四十軍教導師少尉排長;越年升中尉;未幾,軍縮編為第八師,降為少尉,人多不平,而烈士淡如也。是年冬,隴海路戰役,以一排兵力於河南臨汝擊潰叛軍三個連,復級中尉;二十年元月,在江西南豐廣昌地區痛殲犯匪,屍橫遍野;二十一年七月十八日寧都清剿,隘路設伏,殲敵數倍;二十二年十月入軍校軍官訓練班受訓,敦品勵學,譽為模範學員;明年學成回部,晉升四十三團三連上尉連長,二十四年二月一日晚,在瑞昌均門嶺斃匪酋龍騰虎、范永成、賀昌、張永和以下三百餘人,獲重要文件與輜重無數,軍長毛秉文將軍贊不絕口,記大功一次,軍委會以烈士功在國家,特頒三等勳章一座;二十六年秋,淞滬抗日,在蘊藻濱苦戰十八晝夜,全連僅存九人,仍繼續奮戰,記大功一次,並擢升為少校營長;二十九年晉南戰役,在平陸附近血戰兩晝夜,圓滿達成任務;既而入陜整訓,每次校閱均名列前茅,晉升中校副團長;三十三年寇犯豫西,第八師迎擊於朱仙鎮大營一帶,念餘日間,烈士據守要點或增援友軍,戰區司令官胡宗南將軍嘉其忠勇,晉升為上團長;後因友軍援補三個整團,限於員額,烈士乃屈居副團長,不惟毫無異言,且真誠接受新任指揮,人爭稱之。入冬,增援黔桂;越秋,抗日勝利,論功行賞,奉頒勝利勳章;三十五年五月北上戡亂,克復膠州,肅清潛匪,九月三日烈士率部兩營待命膠州,適友軍在城北朱家寨被圍,乃請求赴授,以神速行動直搗匪指揮所,消滅匪軍三千餘人,大獲全勝,軍長闕漢騫聞捷,擢烈士為二十二團團長,守備膠州城垣;匪復以大吃小,猛攻掩護高密之二十四團,烈士及時增援側撃,得以轉敗為勝;三十六年秋,收復煙台,在馬山福山一帶,一日三捷,撃潰匪警備第二團及警備司令部,斃匪四百餘人,生俘七百餘人,而匪警備第一團則全部就殲,無一倖免;歲暮,萊陽水溝頭之役,冰天雪地,堅忍奮戰,卒解友軍之圍;嗣復血戰綿西塔山及洪澤湖各地,莫不歷盡艱險,克奏膚功,三十八年春,部隊移防台灣,調升一九八師增設副師長,迨川陝告急,即電西安綏署主任胡宗南將軍請纓,出任一三五師少將副師長,在台友好,有勸寢其行者,烈士曰:「國家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吾人應效法先烈精神,向最危險方向前進。」其後,匪犯成都,烈士指揮所部,以一對十,殺敵如麻,迄戰至應山附近,彈盡援絶,所部犧牲殆盡,乃與吳俊將軍化裝出險,並備毒劑以防萬一,其忠奸分明,有如此者。三十九年二月輾轉到台灣,入國防部政幹班受訓;越歲,任軍官戰鬥團上校副大隊長,戍守下大陳;四十一年冬,入步兵學校高級班第七期受訓,畢業後,調任大陳防衛部一江地區副司令,繼任南麂地區副司令;四十三年三月升任司令,就職時,曾謂:「我若貪汚,任何人均可殺我。」「我若對國家領袖長官同事部屬不忠實,任何人均可沉我於海。」故南麂在烈士開拓創造之下,不惟防務堅強,舉凡漁產農作教育建設均有顯著進步,仲夏,總統躬臨巡視,深為嘉許。爾後匪據鯁門頭門,一江地區大受威脅,大陳防衛司令官劉廉一將軍以烈士作戰細心而勇敢,十月,改任為一江地區司令。一江山者,為浙江臨海縣屬之小島,面積一‧ 二平方公裡,形勢險要,為大陳國軍之海上監視哨,全山巖石,無出產,無居民,倘天久不雨,飲水亦須取之大陳。烈士受命伊始,即以加強戰備,振奮士氣為急務,其間,匪軍兩度猛烈砲擊與飛機轟炸,烈士隨身軍服為彈片洞穿數處,仍往來指揮,有效制壓,使敵知難卻步;而所部游擊健兒七百二十餘人及後勤與配屬工作者二百餘人,在戰火瀰漫、飲水奇缺、荒蕪枯島之上,尤樂觀奮鬥,充滿勝利信心;全體代表一百五十一人更於十二月二十日在烈士領導下刺血簽名,效忠 總統,設非得人心者,曷克臻此?因之膺選為第五屆陸軍戰鬥英雄第一名,出席四十四年元旦英雄大會, 總統親為佩戴英雄章,並特致嘉勉之意,元月十八日七時五十八分,匪軍開始犯一江山,至十四時二十八分,先後出動飛機一百九十架次,投擲五百磅炸彈五百枚,發射艦砲岸砲四萬一千餘發,頃刻間,山色轉為焦黑,彈穴密如蜂窩,而烈士從容指揮,予匪還擊,傷匪艦及砲艇各一艘,燬敵機一架,烈士亦在熾烈砲火下負傷,然未之顧也。十四時三十五分至十四時四十九分,匪陸戰隊第一波三千餘人,在向陽礁海門礁及南江山強行登陸,經守軍英勇迎擊,匪之死於水際者約七百餘人,海水為赤,但仍不斷增援,灘頭血戰,益趨激烈;十五時四十一分,匪復大量使用火燄噴射器,展開塹壕戰鬥,佔我一一三高地,眾寡懸殊,情勢危急,烈士乃以電話報告劉廉一將軍表示必死決心,跟即率部逆襲,恢復陣地,無如匪第二波約一千人由西咀頭增援,入暮更以火燄噴射器全面攻擊,然而守軍仍堅守一三二、一二一、九五等三個據點,奮力抵抗。十九日黎明,匪軍增援千餘,發砲一千八百餘發,烈士始終固守一二一高地,再挫匪之攻勢。二十日拂曉,匪復增援五百餘人,向我陣地作第三度總攻,至下午四時左右,敵我相距僅五十公尺,烈士乃率殘餘傷患向匪衝殺,以期索取更高代價,最後高呼:「蔣總統萬歲,中華民國萬歲。」拉發僅存之一枚手榴彈,與一江山偕亡。事聞,朝野震悼!全國各界舉行追悼大會, 總統親臨致祭,追晉陸軍少將,入祀忠烈祠,台灣各地,多自動建築永久性紀念物,以誌景仰。烈士少以孝友聞,民十八年二十年,先後丁父母憂均未及奔喪,乃以移孝作忠自勵,故能出生入死,不計名位,見義勇為,臨難不苟,「不必讀書知大義,每於臨陣冠三軍。」烈士殆其人歟?遺妻及兄生文均在台灣,子應文莘莘向學,志切復仇,饒有父風雲。
        


一江山戰役五十週年紀念(祭)文

「一身都是膽,英靈佑江山」;民國四十四年一月十八日,大陳外島一江山戰役是政府遷台後,共軍為武力犯台而先期發動動員最多戰況最烈的首次三棲進犯戰役;共軍動員兵力六千餘人,大小艦艇一百五十四艘及飛機二百餘架次,對面積僅一 .二平方公裡之島嶼及孤立無援之千餘守軍展開猛烈攻勢,開啟無情戰端。

此役國軍在孤島守將王生明將軍指揮下,以少敵多,以弱抗強,雖臨糧盡水枯,彈絕援斷之困境,仍秉我生國死、我死國生之節義,拼死痛殲數倍共軍,終成英魂,成全大義,為我國近代寫下可歌可泣之史頁。其凜烈正氣,震懾天地,更令共軍聞之喪膽,以致半世紀以來,除於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對金馬外島實施隔海砲擊,無功而終外,至今不敢再輕易興兵啟釁,也確保了今日台海的平靜。

時光荏苒,回首憶往,烈士為國為民淌血犧牲,悠悠已屆五十載;翹首凝望烈士紀念碑,緬懷先烈,史蹟斑斑,不禁為烈士氣節感佩肅敬。英九值此五十週年紀念之日,陪同烈屬於烈士碑前,謹以馨香俎豆,虔誠之心,祈求英烈之靈,永庇吾民,並禱祝海峽水波不興,中華兒女能以智慧跨越時代鴻溝,為兩岸共創和平未來。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7 08:11 , Processed in 0.051426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