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36|回復: 0

死亡時間表-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45: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二章 活體解剖圖



  李慧的右手拿著那張信紙,不由得索索發抖。那是一張用電腦設計並用激光打印機打印出來的圖表,雪白的A4紙,硬挺挺的,在燈光下非常剌眼。圖表畫得一絲不苟,連字體都仔細地設計過了,透著制表人嚴謹細緻的風格。


  表格的大標題直剌她的眼球:"死亡時間表"。

  標題下面有幾行說明文字:

  1、死者:李慧,女。婦嬰醫院產科醫師。

  2、死因:由於觸犯天理,遭到報應和懲罰。(直接死亡原因:表中所列身體局部發生變異或意外事故。)

  3、期限:一個月內,每天將有一劫,死亡隨時可能發生。第30天為生命最後期限。

  李慧的心頓時狂跳起來,一陣陣激烈的聲浪猶如翻江倒海,呼吸粗重得就像被鬼追的一樣,冷汗一層層地冒出來。

  她費了很大的勁兒才算把那張表格看完,表上列的時間是一個月,按照時間順序,李慧全身從頭到腳的每一個部位,甚至包括乳房、子宮、卵巢,都被列在了表格內。整個表格看上去就像是把一個人零割碎切成一塊塊的肉塊兒,血淋淋的擺在她的面前,那表格活生生是李慧自己的一張活體解剖圖!

  她感覺自己此刻好像被強行按在了醫學院的解剖台上,被一把鋒利的手術刀"豁豁"有聲地剖開,然後從頭到腳一塊塊地被肢解,每一個部位都還鮮活地跳動著,就被冷酷地扔進一個個表格內,如同扔在白色的瓷盤裡那樣,發出"乒乓"、"丁當"的響聲。

  她那隻完好的右手像抓著一塊火炭一樣,哆嗦了一下,那表格便飄飄搖搖地落在了地上。

  她癱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動彈不得,整個人快要崩潰了。

  類似的恐怖氣氛,她只在斯蒂芬·金和彼得·詹姆斯的恐怖小說裡感受過一點兒,而現在,她竟突然間成了這類故事的主角?

  李慧的腦子轉不過彎來,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噩夢,就狠狠地掐了大腿一把,結果是疼痛難忍。

  那張白得剌眼的表格就在地板上躺著,李慧像看一個怪獸那樣,想看又不敢看它,可是又不得不強迫性地盯著它看。

  她想,說不定自己眼睛花了,是幻覺,再看看吧,也許上面什麼字都沒有!

  當她揀起那張表格的時候,上面"死亡時間表"幾個大字再一次剌痛了她的眼睛,而且這一回她發現表格的下面還寫有備註:

  1、此表格請妥善保管,丟失後果自負!

  2、以後每天早晨打開你的電子郵箱,會看到相關的提示。

  3、如果報警將加快死亡進程。

  李慧現在確認自己看到的都是事實存在了。

  冷汗,順著她的額角和脊背悄然流下。

  她仔細回想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結下了仇人,結果是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了,仍然不得要領。

  李慧是那種非常符合中國的家長和學校設立的種種標準和清規戒律的"好孩子",在學校品學兼優,到醫院後年年都是先進工作者,上下左右的關係都沒說的。李慧覺得自己除了長得太漂亮,走到哪裡都太引人注目之外,就再沒什麼毛病了。

  在家裡她是獨生女,除了遠在南京的父母,也沒有什麼能扯上利害關係的親屬,她根本就不可能有仇人呀!

  李慧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恐怖中透著幾分滑稽。

  這很可能是誰在跟她開玩笑!她起身翻了下日曆,愚人節早就過了,是誰這麼無聊?

  她勸說自己:就此把這事忘了吧!可是那表上的一些字眼實在讓她覺得噁心和憤怒:什麼"後果自負","如果報警將加快死亡進程"!不管是誰開這個玩笑,她都不能原諒!李慧覺得那張表格裡所列的內容,嚴重地侵犯了她的隱私權,是對她人身自由的粗暴踐踏。

  這無聊的東西,絕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看到了!李慧打定主意,先不理會它,就把那張表格放進了梳妝檯上的抽屜裡。

  她想等等看,事情到底會怎樣發展。

  這一夜李慧失眠了。

  這一紙"死亡時間表",就像天外飛來的一塊巨型隕石,突然間如此沉重地砸在了她的頭上,把一切都徹底攪亂了。

  她胡思亂想地猜東猜西,最後突然想起了快要回國的丈夫。

  是不是汪洋在外面得罪了什麼人?可她自信是了解汪洋的,除了在大學追她這一件事外,他的全部熱情都在他的醫療器械研究上,在這方面他傾注的心血比在她身上下的功夫還要多。

  他這個人不可能有什麼懷著深仇大恨的敵人,他沒有這個精力,也沒有這個機會。

  那麼,是個女人?

  可是汪洋結婚不久就出了國,已經離開兩年了,怎麼會突然冒出來一個女人?

  李慧眼巴巴看著天花板,怎麼也睡不著,腦子像上了發條的機器一樣,飛轉不停。

  那張表格上的黑體大標題:"死亡時間表"反反覆復地在眼前閃現。她突然間覺得這套房子也不安全了,窗子和房門明天都要加固一下,雖然她住的這一層是位於樓頂的第六層,可是還是安一個防盜網吧,去了這塊心病。

  被燙傷的左手火辣辣地疼,眼皮又不失時機地跳起來。心事重重的李慧輾轉反側,時間已經快到午夜。

  李慧怕睡不好影響了明天的手術,她強迫自己快點兒睡,快點兒睡,可是越是這樣就越是睡不著。

  急得她起來找安眠藥,藥找到了又不敢吃了,怕明天早晨起不來。再說,如果睡得太死,真的出了什麼麻煩事或者危險事,都沒法察覺,那不是更要命了麼?

  胡思亂想的李慧又把"死亡時間表"列著的內容想了一遍,她不明白,為什麼連她的生殖系統都列在表上?難道這個人是一個性變態的傢夥,是想拿這種方式來發泄某種情緒?

  在她的周圍,誰最有可能做這種事呢?

  一個人的臉浮現在李慧的眼前。他就是醫院裡的藥劑師寧坤,今天早晨她上樓梯的時候還碰到他,渾身透著一股邪氣。

  寧坤三十五六歲年紀,至今未婚。有不少人幫他介紹對象,他也曾交了幾個女朋友,可是據說,都是因為對方覺得他有點兒怪而告吹。

  他跟李慧的大學同學張麗麗兩人,成為婦嬰醫院的兩個"老大難"問題。張麗麗與他不同,她只是因為太挑剔,對什麼男人都看不上眼,而寧坤則是別人老看不上他。

  李慧發現寧坤的"怪",是在一次值夜班的時候。

  那天晚上為了一個臨時的手術,李慧一直忙到凌晨4點多才回到位於三樓半的休息室。她真想和衣而臥趕快睡上一覺,可是她有個習慣,不洗澡是睡不著的,更何況剛剛做完手術,她感到患者身上的血腥味兒已經滲透到她的每一個毛孔裡。

  李慧拿起洗滌用品,走進了休息室旁邊的洗澡間。

  這種公用浴室,平時不鎖門,再加上這個醫護人員的休息區域特設在三樓與四樓之間的三樓半,樓梯口又放置著"非本院職工止步"的牌子,外人一般不會擅自闖進來。

  李慧習慣性地走進其中一間,活動小門自動關上,她就脫衣服,打開了水龍頭。

  溫熱的水流從頭上淋下來的時候,李慧突然有了一種想撒尿的感覺。

  她覺得就這麼站著排出體內的那股液體似乎不雅,她是個淑女。於是她就地蹲下來,那種放鬆了的感覺真舒服。

  突然,她的眼睛在活動門下面一尺多高的縫隙裡看到了一雙赤腳!那是一雙奇大的、粗陋的、男人的腳,從腳趾的位置可以看出,那個男人此刻正面對著她站在浴室門前。

  李慧那已經有一部分排出體外的尿液一下子被憋了回去,嚇得驚叫了一聲"啊!"

  她不由得想起了大學裡的浴室經常發生的"撞鬼"事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經常會有女學生在浴室裡發出鬼哭狼嚎的呼叫,據說是撞了鬼。

  那些鬼有男有女,專門躲在浴室的門外偷看洗澡人的裸體,還有的乾脆把手伸進去摸索那些在水中極度放鬆了的胴體。有一回一個女同學的小腹被一隻不知從哪兒伸進來的手抓得皮破血流。還有一個女學生的乳房都被指甲挖出了一條條血痕。

  但是由於迷信鬼神或者是別的什麼的神秘緣故,這些事情所造成的影響,往往都被當事人忍氣吞聲地自己消化了。李慧是在事後聽到同寢室的學生在夜晚睡不著的時候,當作"鬼怪故事"來講的,當時她根本沒把這個當真,她不信那些妖言惑眾的異端邪說,也從來沒有碰到過類似的情形。

  可現在……!

  李慧瞪著驚恐的大眼睛盯著那雙皮膚黑乎乎的腳,她一時搞不清自己身在何處。難道真的是遇到"浴室裡的餓鬼"了?

  誰知她這一聲叫喊反倒把那個"鬼"給嚇著了,她看到門下的"它"此刻竟拔腳就走。

  恍然間李慧似乎明白了什麼,這是一個人!不管他是誰,這個人可真夠可惡的了!

  她心中的憤怒頓時壓過了恐怖,也不知從哪兒來的勇氣,竟拼出全身力氣喝問道:"誰?!"

  她滿以為那人會就此被嚇跑了。沒想到浴室門口處竟響起了一個男人平靜的聲音:"是我。"好像他做的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倒是李慧太少見多怪了似的。

  聲音有點兒熟悉,可她一時想不起這聲音屬於哪個男人。

  "我是寧坤。"那人聽不到李慧的聲音,竟又進一步自我介紹道。然後他說"我走錯了門。"

  一股厭惡從李慧的心底涌動起來,這個寧坤,難道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走錯了門"?男浴室明明是在走廊的另一側,經常走,怎麼還會走錯?再說,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沒什麼特殊情況的醫生早都睡了,他怎麼早不洗晚不洗,偏偏在這種時候來湊熱鬧?

  李慧又惱又恨,她不再答話,只等著這個寧坤自己自覺地快些離開,可是她聽不到門被打開的聲音,也聽不到任何來自寧坤的聲息。

  她搞不準他現在已經出去了,還是仍然站在女浴室的門內。

  接著,李慧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亂想。她想,寧坤出了這等尷尬事,肯定早就逃之夭夭了。

  她的心裡雖然很不舒服,可是總算平靜了一點兒,急忙在全身擦上濃濃的浴液,反覆衝了衝,又草草收拾了一下頭髮。

  洗澡的興致全都被這個該死的寧坤給破壞掉了!

  李慧三下兩下套上她的筒式睡裙,她怕接下去還會有更讓她接受不了的事情發生,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穿好衣服的李慧推開了淋浴間的活動小門走出來,眼前的一個黑影兒一下子映入了眼簾:寧坤正背著燈光站在女浴室的大門內,像個真正的露陰癖那樣,渾身赤裸、兩腿岔開地朝她高高聳著那個醜陋的器官。

  更怪的是,他的表情卻若無其事,好像他的身體正在進行著的一切勾當,與這個有著一張刻板大臉的頭顱毫不相干!

  李慧嚇得心臟"嗵嗵嗵"一陣亂跳,她預感到今晚自己要倒霉了。誰知道這個想女人想得快要瘋了的老光棍兒,會在這深更半夜、冥無一人的浴室裡幹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就在她的手偷偷地伸向卡在腰際的臉盆裡,去掏那瓶大號的"強生牌牛奶浴液"的瓶子想用作武器的時候,寧坤突然怪裡怪氣地衝她笑了笑,然後,轉身推開門,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

  不習慣於讓自己的情緒大起大伏的李慧,這會兒實在忍無可忍了,她朝著寧坤背後正慢慢合上的木門,帶著掩飾不住的歇斯底裡,尖聲罵道:"混蛋!"

  她想哭。

  她還想找個什麼人傾訴一下心中的委屈和憤恨。

  可是今晚留在宿舍裡過夜的醫生好像只有她一個女的,因為女宿舍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第二個人影兒。而且,她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這不光彩,還會成為一些閑極無聊的人製造唾沫的由頭。

  李慧用她自己認為得體的方式,把這事埋在心底,過後跟任何人都沒提過。當時她只是把門死死鎖牢,一個晚上,在極度的氣憤和惴惴不安中度過。

  從那兒以後,她見了寧坤就會渾身長起雞皮疙瘩,像看到一隻賴蛤蟆。

  第二次覺得寧坤可怕,是因為有一天她替一個朋友到窗口去拿藥時的情形。

  那天正是她所不願意見到的寧坤在當班,他一見是李慧,竟像一個多情種一樣地朝她笑笑,然後邊配藥邊不停地往她站著的窗口張望。

  李慧覺得好像無數條毛毛蟲爬上了她的臉和全身,她躲到窗口旁邊的柱子後面,盼著快點兒拿到藥,好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可是,左等右等不見窗口裡的動靜,她一急就探頭去察看,不料正好與寧坤那個令人厭惡的大臉相遇,兩人的臉相差不到兩公分!

  她明白這個傢夥又在動歪腦筋,一把抓過藥就走,邊走邊感覺到寧坤黑乎乎的大臉正在她的背後露出不可名狀的滿足或饑渴,她像被惡狗狂追一樣不敢回頭。

  這個變態的傢夥,一定是感覺到了李慧對他深深的厭惡和仇恨!難道他要用這張"死亡時間表"來對她實施報復麼?

  此刻的李慧,感到從來沒有過的孤苦無助。

  她真想打個國際長途給汪洋,向他哭訴這件可怕的事情給她帶來的極度不安和身體上的不適。可是她又怕即將回國的汪洋聽到這個可怕的消息會著急上火,因而影響了他處理工作上的最後一些重要事情。

  李慧拼命安撫著自己,對自己說:"沒事兒沒事兒!其實這很可能只是個天大的誤會。明天天一亮,一切可怕的事情就都煙消雲散了。"

  她翻了個身,想把這些令人不快的念頭甩到腦後去。

  這時她的臉正好朝著客廳裡的梳妝檯抽屜,那裡面就躺著那張勾起這一切不愉快的"死亡時間表"。

  李慧突然又起了衝動,她爬起身來下了床,不由自主地打開了抽屜,用那隻右手像捏著一隻毒蝎子一樣地拈起這張白慘慘的打印紙,當她再去看上面的表格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第二天的內容:"你的手將帶來新的災禍!"

  別忘了,李慧是個醫生!她的手動一動就性命悠關,這個可惡的傢夥居然死盯住她的一雙手不放,難道想借此置她於死地?

  她感到不寒而慄,不由得一鬆手,紙片滑落下去。

  李慧抬起頭,墻上的時鐘正好指向零點整,驚心動魄的報時聲隨即響起:"當!當!當!……"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22:02 , Processed in 0.048711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