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50|回復: 0

死亡時間表-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45: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三章 手術室裡的意外




  李慧的生活秩序從此被破壞了。她感到危機四伏,惶惶不可終日。

  走在街上,覺得什麼人都可疑,遠看個個鬼鬼祟祟,近看人人賊眉鼠眼,臉上寫著令她猜不透的意味深長。


  昨晚她通宵沒閤眼。

  直到天濛濛亮了才迷迷糊糊地做了一個夢。在夢裡,她一個人在樹陰濃重的醫院後花園裡散步,低著頭,心事重重。

  走著走著,她的眼簾裡突然映進來一雙穿著黑色皮鞋的大腳。

  她的眼光順著這雙腳慢慢往上移動,發現腳的主人竟是似笑非笑的寧坤!她想也不想撒腿就跑,可是沒想到這時寧坤卻在她身後平靜地說:"別跑了,沒有用的。"

  她感到頭"嗡!"地一下炸開了,腿立刻就失去了功能,好像根本不是長在她自己身上似的。

  李慧的心撲撲跳著嚇醒過來,已經是早晨七點了。

  怎麼又晚了?她急急忙忙爬起來。"別跑了,沒有用的。"寧坤那不動聲色的低語在她耳邊反覆回響。她感到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左右著她的思維,讓自己一直在昨晚這件事裡面打轉轉,就像進了迷宮一樣,怎麼也突圍不成。

  可是她看了看從窗簾縫隙中滲透進來的陽光,覺得心中漸漸地有了底氣。新的一天開始了,她寧願相信到目前為止,自己只是誤入了一個怪圈,一旦走出這個房門,一切都會重新好起來,日子還會照樣兒過下去的。

  李慧試圖像平常那樣,以輕快的身姿從床上跳起來,光著腳跑到衛生間裡去,邊哼著音樂邊洗漱,可是沒能成功。她覺得頭重腳輕,渾身肌肉都酸溜溜、緊繃繃的難受。

  洗臉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臉色慘白,眼圈兒黑黑,下眼瞼竟在一夜之間長出兩個可怕的眼袋!這可怎麼見人呀?

  她的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想打個電話請個假,休息一天算了。可是又想起了今天那兩個預約的手術,覺得現在請假有點兒麻煩。

  本來李慧是產科的醫生,可是醫院裡人手少,有時候,只要有病人點名要李慧去做婦科的手術,醫院裡也不反對。今天的手術就是這樣,是人家早就約好了的。患者雖說是經過醫院裡其他部門的醫生護士介紹來的,可是這種手術,患者一般都提前送了紅包,李慧也無法免俗。

  她覺得紅包已經拿了,卻臨時取消手術,這有點兒說不過去。

  於是,她壓製了放任自己的念頭,強打起精神,草草地打扮了一下,連早餐也沒吃就出了門。

  一走出家門,她竟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好像是卸下了什麼負擔那樣。

  她想起了那張"死亡時間表"。

  原來她在潛意識裡這麼渴望離開家去上班,最重要的一層原因就是為了躲開這張白紙!是啊,如果讓她一個人在家裡面對那個可怕的東西,她要不慢慢發瘋才怪!

  李慧一個晚上對自己所做的任何"思想工作",至此全部變為零。她發現自己是那麼在乎那張該死的白紙,好像它已經滲透了她的生活,是啊,一個人生活中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就再也沒法抹去了。

  一路上她頻頻回頭,活像一個剛剛脫離現場的小偷兒,老覺得有什麼人在盯著她,她覺得所有的人都想算計她似的面露狡詐。

  剛走進醫院的院子,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東張西望,好像在搜尋什麼又怕見到什麼,可是沒有見到寧坤的影子。

  經過收發室的時候,李慧看到了周大爺眼光裡掩飾不住的詫異。可是她照常同他打了個禮節性的招呼,就急急進了門。

  周大爺這才猛然想起什麼,從身後追上來,遞給她一封信。

  李慧的心馬上莫名其妙地狂跳了一陣,她邊上樓邊拆信封,剛走到樓梯拐角處就迫不及待地拆開了那封信。可她不敢現在就看,她怕看到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李慧小跑著進了辦公室。她躲在更衣室的門後手忙腳亂地掏出信紙,原來是一張薄薄的稿紙,上面用鋼筆寫著對她的稱呼:尊敬的李醫生……

  她長出了一口氣,用手拍了拍胸口,這才把這封病人家屬的來信裝起來。只要不是那種打印紙,就不用急著現在看了。

  李慧心神不寧地在走廊上轉了半天,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到寧坤的藥房去探探虛實。

  很快到了上午九點,第一個手術準備停當。

  李慧從護士長那兒要了幾塊餅乾胡亂填了一下肚子,就在護士的幫助下更衣、洗手上了陣。

  患者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手術是為了摘除子宮裡一個直徑5公分的腫瘤。李慧雖然還沒法確定這個腫瘤的性質,但一般情況下這種腫瘤都是良性的。只是這個腫瘤體積較大,手術前她已經做了詳細的方案。

  通常情況下,經產婦的這種手術,器械直接經過陰道就可以操做。李慧的方案也是這麼定的。

  手術開始後,一切正常。

  腫瘤長在靠近子宮底部的位置,手術器械要一直探到底才能觸到那個瘤體。

  昨晚沒睡好,李慧這會兒覺得很累,她的手臂只要操作幾下,就會感到酸痛,只好略微停一停,馬上接著再做。

  護士在一旁看出了李慧有點兒不對頭,她的右手好像在微微發抖。

  "李醫生,你不要緊吧?"小護士是好意地關心她,可是接下來的一句話卻不幸擊中了她心理上的要害處:"你的手……"

  這話音剛一落下,李慧就發現出了麻煩,由於用力過猛,絕了經的患者子宮底那最薄最脆弱的地方突然穿孔了!血像決了堤的洪水,猛然從陰道裡涌了出來,一直漫到了她持器械的右手上,李慧這才猛醒過來:"快!準備剖腹,切除子宮!"

  這時候她的腦子出奇地清醒,不僅以最快的速度處理著緊急情況,還忙裡偷閒地聽到了門外家屬們焦急的聲音。她的所有工作都是讓病人和家屬放心,滿意,可是現在……她感到心裡像刀絞一樣難受。

  天啊,她的手果然又出了問題!那張白色的"死亡時間表"簡直就是一道該死的魔咒!

  李慧覺得自己這隻完好的右手,這會兒就好像一個附著邪惡的幽靈的殺人工具……有那麼一瞬間,她真有點兒拿不定主意是不是繼續這個手術。可是她不能讓別人來接手,任何一個稍有常識的醫生都會立即看出破綻:這純粹是一樁不該發生的醫療事故。這麼低級的錯誤,怎麼可能發生在李慧的身上?從今以後,她還怎麼在醫院裡呆下去?

  血還沒有止住,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摘除那個穿了孔的子宮!一個快要接近尾聲的手術,現在轉眼間變成了一個剛剛開始的大手術了。

  李慧打起精神,重新讓自己站好,手術很快就開始了。

  患者的血壓幾次降到了極限,手術室裡忙成了一團,不時有聽到消息跑進來幫忙的醫生,以李慧的人緣,在這種時候,誰能袖手旁觀呢?

  患者的子宮被摘除了。

  反正本來也不是個健康的器官,連腫瘤一塊兒摘了也好,病根兒去了,心病也去了。這是普通家屬最樸素的想法。所以,當看到推出手術室的親人還活著的時候,病人家屬只顧七手八腳地圍上去,跟著進了病房,誰也沒有留心去想想,這手術究竟錯在哪兒,應該由誰負責?

  李慧強撐著洗了手,她連挪到休息室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的手還在下意識地顫抖著,燙傷的左手在橡膠手套裡捂了那麼長時間,現在也在隱隱作痛。她沮喪地坐在手術準備室裡,有氣無力地發著呆。

  李慧把手術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都仔細地理了一遍。讓她想不通的是,即使那個中年婦女的子宮壁再脆再薄,以她多年的手術經驗,都不可能發生這種意外。做這種手術,對她來說純屬"小兒科"!她即使閉著眼睛都不該出錯的。

  可當時,她只是聽到護士提醒說"你的手",接著,可怕的情況就發生了。

  "你的手將帶來新的災禍!"她神情恍惚地想,究竟是這近乎惡作劇的警告對她的精神剌激生了效,還是自己的確是因為昨晚沒睡好才出現了瞬間的走神,造成了事故?

  本來,按照職業道德的要求,昨晚沒睡好,今天就不該貿然上手術台!可她竟鬼差神使地犯了這麼大的忌諱,究竟是什麼驅使她這樣喪失理智呢?

  李慧掙扎著走出了手術室,她要把下午的手術取消。

  不管那"死亡時間表"是真是假,她的精神狀態卻已經嚴重受到它的影響,不知還會鬧出什麼亂子來!醫生的手動一動,對於患者來說,可就是人命關天啊!

  這一天,是李慧的"黑色星期五",她的心情和身體都糟透了。她破天荒地請假提前回了家,想好好睡上一大覺,也許一覺醒來,一切就都完全不同了。

  李慧慌慌張張地跑到了家,剛剛洗了澡,正要上床時,電話鈴突然響了。

  張麗麗在電話裡劈頭就問她:"你今朝哪能(怎麼)回家這麼早?"張麗麗喜歡跟李慧講上海話,她好像並不在乎李慧不是上海人這個事實。這使李慧覺得張麗麗把她當作自己的姐妹看待,並不因為她的外地藉貫而對她不恭。

  因為上海人往往愛犯這個毛病,對外地人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歧視心理,就連他們的祖先繁衍生息之地的江、浙兩地人在他們的面前也不能倖免。

  李慧心裡一熱,眼淚差一點兒就流出來。

  雖然她已經疲勞得要命,可是這種時候,她真想找個人訴訴苦啊!尤其是張麗麗,平時對她親如姐妹,見到她,總讓李慧有種見到親人的感覺。

  聽不到李慧答話,張麗麗就又自顧說下去:"你那新房裝修的事體,我幫你打聽好了,你現在要聽伐?"

  看起來張麗麗還不知道她出了事,可是今天李慧實在沒心思聽張麗麗談房子的事,她只想好好睡一覺,等情緒和身體好一點兒了再說。

  還沒等李慧答話,善解人意的張麗麗就像是明白了她的心事一樣:"要麼,明朝我在單位裡跟你講?"

  "嗯……嗯。明天吧。"李慧心裡在猶豫,聽了張麗麗的話,也就順水推舟。現在,她還不想把今天的事告訴張麗麗,她不想讓別人都知道自己發生了這樣的"醫療事故"--雖然這種事是屬於"可能的意外"範圍內的,家屬手術前簽字時就有了思想準備,沒什麼人會追究她的責任的。

  她特別不想讓張麗麗知道"死亡時間表"的事,怕她大驚小怪,乾擾了自己的正確判斷和正常思路。

  接完張麗麗的電話,本來疲憊不堪的李慧突然沒了睡意,她覺得好像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辦,可是想了半天又想不起來。

  她下意識地打開了梳妝檯抽屜,那張"死亡時間表"就躺在裡面。這下她想起來了:是那表上的備註:"以後每天早晨打開你的電子郵箱,會看到相關的提示。"

  李慧很少上網,也從來沒有早晨開電腦的習慣,她上網都是在晚上夜深人靜時,一來網上不會像白天那麼擁擠"塞車",二來也可以節省上網費用。所以今天早晨起床時她也就把這事忘了。

  李慧急急忙忙開機,上了網,點擊"Outlook",果然有一封落款為"SW"的電子郵件。打開一看,上面用美術字設計了幾個粗黑歪斜、邊緣破碎的大字:"今天是第二天!你的雙手將有精彩表演!"

  她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醫院裡的情形又浮現在眼前。

  如果今天那個患者由於搶救不及時,或因為失血過多而導致死亡呢?如果今天她做的不是摘除腫瘤手術,而是個更重要的、直接關係到患者生命安全的大手術呢?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這隻被"死亡時間表"詛咒過的手,它幾乎就葬送了她的前程!

  李慧至今想起來還覺得後怕,她聽得到自己的心跳,一陣陣地好像鼓點,敲得人意亂神迷。她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早點兒打開電子信箱,為什麼不按"死亡時間表"的備註要求去做?如果今天早晨就及時看到這個提示,也許自己就取消了手術,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了!

  李慧仔細琢磨那個電子郵件的英文落款"SW"的含義,可是琢磨了半天也不得要領。她換了漢語拼音來解釋,一下子就找到了答案:"SW"正是"死亡"二字的頭一個字母!

  她覺得自己好像在冰封的江面上走著走著,整個人一下子掉進了一個巨大的冰窟窿!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3 16:22 , Processed in 0.052286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