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21|回復: 5

死亡時間表-4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46: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四章 左腳之禍




  這天早晨一上班,張麗麗就在李慧的辦公室裡等她。

  與李慧的高挑、白嫩、豐滿相比,張麗麗顯得矮一些,黃一些,纖弱一些。李慧的五官非常精緻,張麗麗的眉眼看上去則有點兒妖冶。


  張麗麗是個典型的古典美人兒,瘦削的肩膀,配上細細的腰,寬寬的胯,整個人看上去呈花瓶形狀,非常秀美。雖然已經是深秋了,上海的天氣越來越陰冷,穿多少好像都不覺得暖和,可是張麗麗還是一身單薄的象牙色羊毛衫裙,腰上扎著一條黑色的皮帶,看上去風姿綽約,一點兒不像是二十七八歲的人。

  李慧進門來,看到了張麗麗,臉上這才開始有了點笑模樣兒。

  今天早上她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上網。

  信箱裡的提示是:"今天是第三天!你的左腳又要惹禍!"最叫人受不了的是,旁邊還畫了一幅卡通畫,那是一隻血淋淋的女人左側腳掌,纖纖五個腳趾,每一個都在滴血。

  李慧的頭腦亂亂的,一時不知怎麼辦好。她現在開始相信這一切都不是開玩笑,看來對方是嚴肅認真的,而且事前經過了一番相當周密的謀劃和安排。

  但從前兩天的情況來看,這個人並不會親自出面來加害於她,他玩兒的只是心理戰術,在精神上給她製造壓力,擾亂她的思想,破壞她的心理健康,進而達到其目的。

  李慧分析了這一切,心中漸漸地有了一點兒主心骨。

  她想,只要自己處處小心防備,為人處事不要失態,避免發生不該的事故,讓他的計劃難以兌現,就會最終打贏這場心理戰。

  可是畢竟這種事情是她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心裡的壓抑怎麼也排解不開。

  今天早晨一出門,她在右側的馬路邊上走,生怕有車過來壓了她的左腳。提心吊膽地上了公共汽車,又擔心有人不小心踩了她的左腳。

  郵件裡那幅卡通畫上血淋淋的腳,不時在她眼前閃現。其實平時每個人只要一出家門就會有無數的風險跟在身後,只是不知災難何時落在自己頭上就是了。可是沒人提醒的時候,誰也不會意識到這一點,而現在,有人對她擔負起了"提醒"的責任,她卻感到受不了!

  權且把這個當作是有人關心你吧,她想。汪洋就總是對她說,把她一個人扔在國內,沒有人照顧,每天沒人提醒她應該注意安全,好好吃飯,真是不放心啊。現在,汪洋如果知道了肯定會說,好啊,終於有人替我管著你了!

  李慧百般安慰自己:一會兒就到單位了,快了快了!

  她神情恍惚,可是對什麼人在她面前站住了,什麼人從她面前經過了,卻是清清楚楚,就像一個警覺的偵探。

  整個早晨,她滿腦子都是左腳,左腳,左腳!弄得人魂不附體,一路上,緊張得汗水把衣服都浸濕了。現在她見到了張麗麗,好像才猛然明白過來:自己終於脫離了危險,安全抵達單位了!如果下班時再平安到家,今天一天就可以逃脫"死亡時間表"替她安排的厄運了。

  李慧如釋重負地放下挎包,微笑著迎了上去:"麗麗,你來了?"

  張麗麗好像察覺到李慧臉上的氣色有點兒不對頭,她走上來,關切地看了看李慧的臉,又拉過了她的手:"哎呀,啥事體,搞得臉色這麼差?"

  李慧差一點兒就撲在她懷裡哭起來,可是她沒有。現在她還可以一個人應付,她不想在張麗麗面前露出自己的狼狽相。

  平時,每每與張麗麗在一起,李慧都會由於思念而不由自主地向她描繪汪洋在家時的情形。

  那時候,她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在他的服侍下喝下牛奶,然後挑選可心的衣服,打扮好了就由他陪著到公共汽車站上班。汪洋在家的時候,她幸福得就像一個驕傲的公主。

  每聽到這些,張麗麗的眼睛就會發亮,發直,露出不可救藥的艷羡和嫉妒。這時候的李慧,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被同伴嫉妒,給了她心理上極大的滿足。

  可現在,她的情況糟透了!她實在不願意讓張麗麗窺測到自己此刻的不幸。張麗麗會真正同情她麼?

  想著,她強做歡顏,把外衣脫了,用一次性紙杯倒了杯水給張麗麗喝,一邊掩飾地問道:"裝修房子的事,找到合適的人了?"

  張麗麗狐疑地看了看李慧,心不在焉地答應著:"搞好了!你想什麼時候開始動工,提前通知人家就行。"

  李慧以為下面她會說得再具體些,比如工錢,技術,工期,質量什麼的,可是張麗麗好像走了神。她沒再提裝修的事,只說理療室還有一個患者在等著她回去針炙,就告辭了。

  憂心忡忡的李慧沒心思計較這個,她想,反正汪洋快要回來了,到時候讓他張羅裝修的事吧,她現在實在是沒這個心情了。

  李慧這裡正要準備工作,產科陳主任過來叫她到主任室去一下。

  五十出頭,臉色蒼白,額上的頭髮已經日漸稀疏的陳主任,是個不苟言笑的老夫子,平時對待科裡的女醫生總是彬彬有禮,對李慧這樣年輕漂亮的女醫生更是這樣。所以儘管他對技術過硬,人品又好的李慧一直另眼相看,但李慧對他卻總有點兒畏懼心理。

  她明白昨天手術的事,領導肯定聽到了點兒什麼。她心裡惴惴不安地走在走廊上,真想讓時間就此停住,永遠也走不到目的地才好。

  主任室在六樓,李慧故意慢慢吞吞、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地上,終於還是到了。可是直到她邁進了主任室門口的時候,才緊張地發現自己的"台詞兒"還沒想好。

  三年醫齡,相對於新手來說,也算得上一個老醫生了。昨天的事,無論如何都沒法自圓其說。可她又不能把那張神秘的"死亡時間表"的事和盤向領導匯報,拿這種荒唐的事當做理由,只會被領導誤認為自己不誠實,對問題沒有正確的認識,犯了錯誤沒有老老實實的態度,事後說不定還會被傳為笑柄。

  李慧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下的,又是怎麼走出了主任室的門。

  她只記得陳主任其實並沒談什麼,只東一句西一句地問了問她的生活情況,什麼汪洋快回來了吧?大約什麼時候回來?新房子交付了,打算什麼時候裝修?生活上有什麼困難麼?等等。印象最深的,只是陳主任的最後一句話:"你是個有威望的醫生,千萬要珍惜自己的聲譽。"

  這才是那最重要、也是主任最想說的一句話!

  她走在醫院的走廊裡,眼睛在來來往往的患者和他們那焦急的家屬身上掃視著。她為那個被她一不留神把子宮切除了的老婦人感到內疚,她才五十歲,這一刀可能破壞的不僅僅是她的某個器官,很可能把她那原本可以很幸福的性生活也給葬送了。可是她的家屬居然還蒙在鼓裡,不僅沒有對醫生說一個"不"字,還一個勁兒地感謝她救了他們的親人一命!

  李慧內心的痛苦無法言傳。她沒有心情為自己僥倖逃脫了罪責而慶幸,讓她最不安的是,如果自己以這樣的心態下去,恐怕連最起碼的工作都沒法勝任了。

  今天上午產科的手術她已經沒有勇氣去做了。陳主任好像已經猜到了她的心事,早早替她安排好了接替人選。

  現在,她應該把這件事的原因好好分析清楚,再主動寫個情況報告。

  怎麼寫呢?說是自己一時走神,手下失了分寸?還是說那個腫瘤植入子宮壁太深,而患者的子宮又由於絕經時間長而變得太薄太脆?

  真實的原因當然絕對不能寫進去!可是她總得有個合適的、說得過去的理由吧?

  最近身體不適?什麼問題?是什麼病?原因是什麼?如果是工作上的原因,那肯定沒人相信!目前,李慧在單位裡人氣直升,醫院也沒有虧待她,房子也給了,工資也漲了,眼看又要升職。個人的原因吧?汪洋就要回國,這是天大的好事,李慧臉上近來露出了少有的甜蜜滿足,單位裡幾乎無人不曉。

  那麼,你到底有什麼理由出這麼個不三不四的差錯呢?她心裡不住地埋怨自己,又覺得內心實在是委屈、冤枉……

  要不,算了吧?不寫了!反正主任也沒要求她這麼做,自己何必自做多情,杞人憂天呢!

  李慧不知不覺地走到了走廊盡頭的消防樓梯口。這個樓梯平時是沒有人用的,因為它是專為火災時的五、六、七樓住院部疏散人員準備的,從四樓開始中途不經過任何樓層,一直通往一樓大廳側面的安全出口。

  現在,李慧的前後左右連一個人影兒都沒有。

  當她忽然發現了自己所處的地點時,這才猛地意識到走錯了路,要回到三樓辦公室去,走消防梯當然不行。

  可是這時她的左腳已經抬起來邁向了下樓的第一個台階,就在她發現走錯了的一瞬間,這隻已經伸出去的左腳突然又沒了主意似的縮了回來,可是她的身體重心已經傾斜到台階下面去了。

  李慧只覺得眼前一個旋轉,她就從高高的樓梯上滾落下去。

  醒來的時候,李慧發現自己躺在急診科的病房裡。

  她覺得渾身無一處不疼,尤其是頭疼得厲害,一個勁兒噁心,老想嘔吐。

  張麗麗急急忙忙地衝進來:"喔唷!哪能啦?"她輕聲驚呼著,就掀開了李慧身上的被單。張麗麗的手每觸動一處,李慧就疼得"噝噝"倒吸冷氣。

  "喔唷!你跑到消防梯去做啥啦?"張麗麗又不解地問她。

  "就是,那個樓梯每節都有二十多級台階,摔下去,不得了哎!"旁邊正在給她處理傷口的醫生也附和道。

  她這才知道自己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皮膚擦傷,到處涂滿了消炎的外用碘酒,左腳踝擦破了皮的地方涂著紅通通的藥水。

  現在,醫生正把碘酒涂到她的額頭和顴骨上,痛得她眼淚直流。還沒涂完,李慧就叫張麗麗:"麗麗,快給我找個鏡子來!"

  她急於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破了相",汪洋下個月就要回來了,她怎麼能拿這副尊容去見他呢?

  "都這個樣子了,還是沒有忘記臭美!"張麗麗說著出了門,一會兒,陳主任跟在張麗麗後面急匆匆地走進門來,他緊張地看了看李慧,發現她還清醒,這才一塊石頭落了地:"李醫生啊,你把我們都嚇壞了!"然後才轉向醫生:"要徹底查一查,這樣吧……去樓下拍拍片子,再做個CT檢查。"

  李慧覺得自己剛剛惹了麻煩,又出了這檔子事,就好像又欠了陳主任一筆人情債似的,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低了頭,呆望著腿上和腳上的傷處。

  陳主任誤會了她的意思,以為李慧對他剛才在辦公室的最後一句話心存怨恨,也一時沒了話。

  房間裡的氣氛很尷尬,還是張麗麗打了個圓場:"算了,李慧沒出大事就是萬幸了,誰也別說什麼了,讓她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李慧聽了這話,立即覺得頭暈得厲害,胃裡翻江倒海,一口穢物就噴了出來。

  "恐怕是腦震盪,需要打針用藥,觀察一下再看。"醫生對陳主任說。下面的話是什麼李慧沒聽到,她迷迷糊糊,像坐了太空船一樣,很快便昏睡過去。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1-8-28 00:52:43 | 顯示全部樓層
頂你一下.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18:03 , Processed in 0.055386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