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05|回復: 0

死亡時間表-7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47: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七章 不該發生的故事



  車到了宿舍樓下,大墩兒先下車來給李慧開車門,可是他發現這會兒的李慧,坐在後座上正在發呆,一點兒下車的意思都沒有。

  他猶豫著,似乎不知道該不該就此把她請下車,然後自己揚長而去。就彎了腰,探頭  
進去徵詢似地看著她:"你沒事吧?"

  李慧猛醒過來:"噢!到了麼?"

  "到了,用不用陪你上樓去?"

  "不用了。"

  "好吧。你也早點休息。"

  李慧慢吞吞地下了車,並沒有進門去,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著大墩兒掉頭把車開往街口。她看著汽車紅紅的尾燈漸漸遠去,突然覺得自己像一個落水者,四顧無人,不知道向誰呼救才好。

  樓內的人家已經有不少都熄了燈,樓門口黑洞洞的。

  李慧現在實在是不想馬上回到那個讓她內心感到極度不安的家裡去,她想,還是先到旁邊弄堂口的茶館去呆一會兒吧,她得好好考慮考慮,再做決定。

  就在她轉身往弄堂方向走過去的時候,突然發覺身後兩條剌眼的白光向她逼近,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在白光的後面,迅速靠近了她。

  那是一輛快速倒退著接近她的汽車!一個念頭飛快地在她腦子裡一閃而過:

  難道是"死亡時間表"裡面的某一項謀害她的陰謀又啟動了?

  李慧嚇得魂不附體,正要大叫,那黑影兒卻擦著她的身邊停住了,她看見大墩兒的臉從正在落下去的玻璃後面探出來:"你要去哪裡?"

  她只覺得兩腿一軟,就靠在了車上。

  李慧兩腿像麵條一樣,不聽指揮。這一回,大墩兒是把她背上樓的。

  "為什麼不回家?這麼晚了,你要一個人到哪裡去?"大墩兒氣喘吁吁地往台階上一步步地邁著。她趴在他背上,聽得到他的聲音在胸腔裡發出的共鳴,"嗡嗡嗡"的,很好聽。

  她不去回答他,覺得不好回答。她在想,這個大墩兒,這幾天被她折騰得不輕,就為了太太生孩子的事,這樣討好一個素不相識的女醫生,他不煩麼?

  房間裡的燈都被打開了,明晃晃的,照著李慧沒有一絲兒血色的臉。她坐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眼睛不由得一個勁兒透過臥室的門,去探看那部已經幾天沒摸過的電腦。

  在外面的時候她還沒有料到,那個可能已經堆滿了來信的電子郵箱中的神秘內容,竟如此強烈地吸引著她!

  現在她突然明白,今晚她再也管不住自己了,如果再不去讀那些積攢了一堆的電子郵件,她會被一個巨大的懸念折磨死的。

  她必須知道眼下她所面臨的究竟是什麼樣的處境,如果一個千鈞重量的大石頭正懸在她的頭上,她卻不知道及時去躲避,後果將是什麼?

  現在誰也幫不了她,她只有一個人面對危險,一個人品嘗恐怖,一個人謀求解脫。

  李慧魂不守舍地坐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她忘記了請大墩兒坐,也不曉得給他倒杯水。她甚至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急等著大墩兒自己主動告辭。

  可是大墩兒並沒有要走的意思。

  他站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對面,憂心忡忡地看著李慧,顯得有點兒手足無措:

  "李醫生,你哪兒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找點兒藥來吃吃?"

  "不用。"李慧看著大墩兒,她再也說不出別的話,比如感謝之類的,道歉之類的。她怎麼好意思在他剛氣喘吁吁地把她背上樓之後,就立即趕他走呢!

  大墩兒走過來,慢慢坐在她的身旁。他的眼睛並不去看她,沉默了一會兒,他的手慢慢伸過來拉住了她的手:"我再陪你一會兒,有什麼心事,跟我講講。"

  李慧以為自己會把那隻右手從大墩兒熱乎乎的掌心裡抽出來,可是沒有。

  "你剛才想去哪裡?為什麼不回家?"他又提出了這個她沒法回答的問題。

  "……"

  "不喜歡一個人呆在家裡,是吧?沒關係,我可以盡量抽時間來陪陪你。"

  "……"

  "這幾天我在外面的時候總是擔心你,怕你不開心,怕你身體不舒服沒有人管……"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

  幾乎是在一瞬間,李慧整個兒人就崩潰了,她感到腦袋暈了,骨頭酥了,渾身上下化作一汪水,不由得軟綿綿地癱倒在大墩兒的懷裡。

  大墩兒的兩隻手像對待一件即將掉在地下的易碎品一樣,"嗖"地一下急急捧住李慧火燙的臉,接著,她的嘴脣和舌頭就被大墩兒的大嘴急切地、熱乎乎地包圍了,而她根本不想掙脫。

  大墩兒的手在李慧身上游走如蛇,不同的是,據說蛇是冷血動物,可大墩兒的手卻是熱辣辣的,剌激著李慧的感覺神經,在她的每一個毛孔都種下"哧哧"冒煙的火種。

  與其說是沉緬於本能,還不如說是在尋求某種解脫。李慧突然間有了一種要毀壞自己的慾望。

  她的腦子裡好像鑽進了一隻邪惡的蟲子,四處亂竄,如同電腦病毒一樣,使整個系統的運轉全盤亂了套。

  剛剛還因為緊張而縮成一團的肉體,這會兒完全舒展開了,她的頭像癲癇病發作一樣猛地向後勾過去,迎接著即將潑灑下來的一場狂風暴雨。

  有一瞬間,李慧被自己那陌生的一面嚇得不知所措,她奇怪自己怎麼能用那麼放肆的姿態去迎接一個剛剛才認識了幾天的男人!她的身體跟大墩兒的配合竟那麼協調默契,沒有一點兒勉強。

  當她看到那大塊頭的男人全身心地向她撲下來的時候,只覺得心裡突然間踏實了,折磨了她這麼多天的恐懼,暫時被洶涌的激情所取代。

  本來安靜的房間裡,海濤一樣的喘息聲突然此起彼伏,一陣蓋過一陣,一波波推向高潮。

  朦朧中,她看到對面的臉龐漸漸被無形的力量扭曲得變了形,看上去令人感到恐怖。

  當李慧淚流滿面地從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坐起來時,她已說不清此刻的心情。欲死欲仙的感覺如潮水漸漸退去,裸露出來的還是荒漠一樣的沙灘,她感到自己的內心更加空空洞洞。

  那張"死亡時間表"對她的精神和肉體的摧殘,終於在今晚達到了一個高潮。

  她明白,事實上自己已經被對手打敗了!

  屋子裡沒有人影兒,大墩兒正在衛生間裡洗澡。

  李慧不由得想起了身在異域的汪洋,可奇怪的是,此時她的內心竟沒有一點兒愧疚的感覺。

  李慧沒有勇氣再去看大墩兒的臉,她不想同他告別,就躺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故意裝作睡著了,想等他自己悄悄走出房門。

  誰知這一下,真的就睡了過去。

  李慧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晨。她發現自己睡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身上卻蓋著被子,茶几上有大墩兒留下的字條:

  "你還沒有恢復,明天再休息一天吧,我會來看你。"

  她出神兒地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想起了大墩兒那生龍活虎的樣子,想起了自己在他面前失態的情形,心又開始突突亂跳。

  大墩兒那看上去笨拙的身體,奔向她展開的芳香之門時,竟雀躍似飛,身輕如燕,真不可思議。

  想到這兒,李慧的身體立即就起了一種異樣反應,她嚇了一跳,慌忙起身進了衛生間。水流聲急促地響起,李慧站在水流下面,一動不動,全情投入地迎接著洗禮,好像要把什麼不受歡迎的痕跡徹底衝刷掉一樣。

  從頭到腳進行了一番大清洗的李慧,幾乎是在坐下來的一瞬間,就想起了那個困擾了她幾天的問題。她顧不得內心的強烈不安,一轉身,就不假思索地打開了電腦開關,不管怎麼樣,今天她必須知道自己面臨的究竟是怎樣一個可怕的局面。

  信箱裡有四封署名"SW"的電子郵件。

  第一封就是"死亡時間表"所指的第六天的,信是這樣寫的:

  "小心你的嘴巴!它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

  "小心嘴巴",難道是"禍從口出"的意思?李慧不明白它指的什麼。回想一下第六天,她幾乎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張麗麗陪著她聊天,看電視,她只和麗麗說了一些話,此外沒有跟任何別人接觸過。

  她努力回憶那晚自己對張麗麗說了些什麼。無非都是男人和女人之類的話題。當然也不例外地又談到了汪洋,她真有點兒想他了。

  張麗麗問到大學時汪洋是怎麼追求李慧的,她就把汪洋怎麼樣在晚自習的時候等在人工湖邊的樹叢下攔截她;怎樣跑到女生宿捨去在她的床頭放上一支玫瑰;學校演好萊塢愛情片的時候,他怎樣找李慧的女同學把座位換到李慧旁邊等等。

  對了,她還對張麗麗講了大墩兒說過的那些話,說汪洋小時候是個相當聰明又淘氣的傢夥,而且一肚子壞心眼兒:"哼!這個傢夥,從來不跟我提他小時候的壞樣兒!"

  她和最要好的朋友議論一下自己的丈夫,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只是她把大墩兒來看她、陪她吃飯的事也告訴了張麗麗,而且還對她說過,"明天你不用來了,大墩兒會來陪我"之類的話。

  李慧現在真有點兒後悔,因為她和大墩兒昨晚發生的一切,也許早在那天就被聰明絕頂的張麗麗猜中!張麗麗和汪洋是同年級的同學,會不會在不小心開個玩笑之間就把這事給透露出去呢?

  難道這就是那個所謂的"意想不到的災難"?可是這個傢夥是怎麼知道她和張麗麗會有這樣一番內容的談話的呢?

  不過,她知道張麗麗並不是那種無聊的家庭婦女型,她只是因為獨身一人,心理上的饑渴導致了喜歡聽聽人家的男女隱私罷了。

  再說,第六天早已過去,不必理睬它。

  第七天的郵件裡面又畫了一幅卡通畫,是一隻凶相畢露的老狼,叼著一顆血淋淋的心。

  她仔細一看,下面有一行小小的說明文字:"你每天面臨的劫難將會根據情況隨時發生變化,如不及時收看電子郵件,將加快死亡的進程!"

  李慧覺得這個傢夥十分陰險,這幾天沒有看到李慧發生預期中的意外,他一定是心急了!於是就把日程臨時作了改動,意在故弄玄虛,嚇唬李慧,讓她繼續跟著他的安排行事!

  李慧想到這兒,心裡打定了主意,絕不上他的當!

  現在,她特別想知道第八天到底是什麼謎底,第八天正是昨天,她上了班,還跟張麗麗去見了楊先生,最重要的是晚上……晚上是她現在想來最不堪回首的,她跟大墩兒沒管住自己,做了那件讓她今天一早醒來就感到後悔莫及的事。

  打開一看:"第八天,你美麗的皮膚有難了!"

  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屁股熱辣辣地疼痛,原來昨天烤傷的地方起了水泡,又被不小心碰破了。李慧愣怔了半天,反覆琢磨這個提示的含義,一會兒覺得是指她的臉上會留下難看的疤痕,一會兒又覺得是提醒她要小心自己被性侵犯,醫院裡性病專科掛的牌子寫的就是"皮膚病專科"的字樣。

  那麼,大墩兒跟她的事呢?算不算性侵犯?李慧想起當時的情形,還在為自己臉紅,無論如何不能說這是"侵犯"吧?

  還有第七天那幅卡通畫上叼著血淋淋的心臟的老狼,是說她的心在這一天被狼叼去了?難道是指那個與大墩在西餐館裡的夜晚,她的感情就已經被他占有了麼?

  剛想到這兒,李慧就被自己的胡思亂想嚇了一大跳。她明知道這不可能,可是現在又有什麼合理的解釋呢?她管不住自己思想的信馬由韁,除了胡亂猜測,她現在又能做什麼?

  寧坤這個傢夥怎麼對她的一切都如此的了如指掌?

  李慧被這個啞謎一樣的電子郵件搞得頭暈腦漲,她覺得自己活像一隻沒頭的蒼蠅,到處亂碰。

  煩躁的李慧,食指下意識地輕輕那麼一點,今天早晨發來的郵件就被打開了,一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的黑體字跳了出來:"今天是第九天,你的耳朵將上演一場悲喜劇!"

  幾乎是在同時,她聽到房門被輕輕敲響。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4 15:42 , Processed in 0.051536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