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23|回復: 0

死亡時間表-8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47: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八章 隱形拜訪者



  聽到敲門聲,李慧以為是大墩兒來看她了,他在留下的紙條上承諾過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早就來。她看了看表,才九點多。

  李慧稍一愣神,就急急忙忙關了電腦,這才走到門鏡那裡去察看。


  以前她從來不在門鏡裡面看人的,那種變形的效果,會把每一個來訪者都扭曲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模樣,她覺得難以接受。可是現在她不自覺地就湊上去看了,因為這些天來情況特殊,她內心的恐怖不知不覺中左右了她的一舉一動,她常常會下意識地做出一些讓自己一旦發覺就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會兒,她趴在小小的門鏡上往外窺探,除了對面的房門之外,鏡子裡只有一個變成了弧形的樓梯扶手,敲門的人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慧覺得是大墩兒在跟她捉迷藏,他一定是躲在一個她看不見的地方,想嚇唬她一下。

  她再次眯起一隻眼睛,瞄住門鏡,等著大墩兒突然從某個角落裡跳出來。可是直到她的眼睛酸得堅持不下去了,大墩兒也沒有出現。

  可能是別人家的敲門聲吧?也許敲門的人已經進到對門房間去了。可是她並沒有聽到對面的開門和關門聲。

  不對呀?對面的人家這種時候早就上班去了,根本沒人!這個時間,整個樓裡除了一兩戶有老人在家,就再沒有別人了。

  李慧遲疑著走回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坐下,抓過一隻大墩兒那天給她買的香蕉,慢吞吞地剝皮。

  就在這時,門又被敲響了,還是那個輕輕的,小心翼翼的聲音,特別像是偷情者在敲情人的房門時那種謹慎和心懷鬼胎。

  "來了!"李慧興奮地應了一聲,就把香蕉扔了在茶几上,這回可一定是大墩兒了!

  她的手抓住了門鎖剛要打開,又猶豫了一下,還是先看看吧。她突然想起來,大墩兒是知道她這裡有門鈴的,為什麼今天是敲門而不按門鈴呢?

  誰知這一看,李慧的心跳就有點兒不規則了:她仍然什麼也沒有看到,視野裡還是只有那個變了形的樓梯扶手!

  站在門鏡後面的李慧一動也動彈不得,只覺得腦子"嗡嗡"作響。

  就在她轉身往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那兒走回去的時候,第三次敲門聲又響起來。"篤篤!篤篤!"輕輕的,似有似無,卻像一條涼冰冰的蟲子,頑強地往她的耳朵裡鑽進去。

  她的腿一下子軟了,索性徑直走回到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坐下,她實在是沒有勇氣再去看那個該死的門鏡了!

  坐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的李慧覺得渾身乏力,她在想,會是誰敲了門就跑掉了呢?即使真是大墩兒在開玩笑,也不會這樣無聊地一而再,再而三,沒完沒了地重複這種小把戲呀!

  敲門聲稍稍停了一下,又頑固地響起來。

  那清清楚楚是在敲她自己的房門,可是李慧再也不敢到門邊去了,她的心在嗓子眼兒裡"突突"地抖個不停,無數種恐怖的想像都涌了上來。

  那個"死亡時間表"的製造者終於開始向她動手了!他要先像老貓玩弄小鼠一樣地故意捉弄她一番,然後再對著失去任何抵抗能力的對手猛地下口……

  一陣陣的熱汗,"呼呼"地從全身的毛孔裡頑強地往外涌,李慧覺得躁熱難耐,恨不能把衣服都扒了扔到一邊兒去。

  敲門聲低下去,可是還在詭譎地響。

  她想像得出敲門者此刻臉上那被得意和滿足扭曲了的怪誕表情,就像被性高潮扭曲了的男人的臉那樣。

  想起從前聽到的那些鬼怪故事,說有些鬼專門扮成"狼外婆"那樣的善良之輩,敲開人家的門進去吃人。李慧覺得現在外面那個傢夥比所謂的狼外婆要可怕得多,僅僅出於餓了就想吃肉的本能的動物,相對於為了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存心害人的人來說,還是要單純可愛得多。

  一陣恐怖潮水般漫過去之後,李慧掙扎著浮上水面。她看了看四周,他總不至於破壁而入吧?門也是一時半會兒弄不開的。只要他不主動張口叫門,她就堅決不出聲兒,反正她在門裡,他在門外,看誰能僵持過誰?

  李慧主意一定,就用手死死地捂上耳朵,不去聽那一陣陣起起伏伏、忽高忽低、催命般的敲門聲。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的聲音消失了。李慧提心吊膽地等著那聲音再次出現,她看著表,一分鐘……兩分鐘……沒有聲音。

  又過了一分鐘!還是沒有聲音……

  難道那個傢夥走了麼?

  可是李慧老覺得他還在,至少,他既然頑固地堅持了這麼久,就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她等著,等著,時間過得真慢,才過了五分鐘,李慧就感覺好像是過了一年一樣。她的太陽穴一扎一扎地疼起來,耳朵也"嗡嗡嗡"地響,好像有一千隻蒼蠅在圍著她打轉。

  就在這時,門外一陣"悉悉簌簌"的奇怪聲音飄進了她的耳膜,那聲音就像是硬挺挺的婚紗拖在地上,或蹭在金屬防盜門欄桿上,又像是兩個賊人在竊竊地商量怎樣才能破門而入。

  李慧的身體一動也不敢動,可她的耳朵卻豎得老長,恨不能一直伸到門外去。她的脖子也不由自主地伸長了,可當她側頭仔細再聽時,又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冷汗不知什麼時候又濕透了她的衣服,李慧壓抑著自己想大口喘氣的慾望,輕輕地站起來,一步步悄悄地往門口挪去,這一回,她一定要看個究竟!

  走到半途中的李慧,猶豫地站住了。也許,那個傢夥在外面可以看得到她的一舉一動?不然為什麼每次只要她一到門邊,一切就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呢?

  這個念頭差一點兒把她打倒在地,她明白一旦被人算計了,在明處的人註定要吃虧!

  就在她轉身打算放棄的時候,安靜的房間裡突然門鈴聲大作,震得李慧渾身顫抖,禁不住尖叫了一聲"啊--!"

  "李慧!李慧!"大墩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你沒事吧?開門!快開門!"

  "你是誰?"李慧已經不敢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厲聲喝問著,聲音裡帶著極度驚恐之下的哭腔兒。

  "我是大墩兒,開門!"

  哆哆嗦嗦地打開房門後,李慧淚眼朦朧地看到大墩兒腳下放著大大小小的兩三個塑料袋,裡面裝著各種各樣吃的用的東西,他的右手上還提著一隻沉重的大西瓜,她頓時明白那悉悉簌簌的聲音確有其聲,不是什麼鬼怪,也不是她的幻覺。

  顧不得大墩兒帶來的那一大堆東西還在門口絆著他們的腳,李慧就呼地一下撲上去,抱住了大墩兒的脖子。

  這天晚上,大墩兒破例沒有回家陪太太,而是陪李慧睡了一夜。

  當他躲在衛生間裡給他太太打電話,撒謊說臨時有事去杭州、晚上回不來的時候,李慧頭一回發現男人對自己老婆說謊的時候,一點兒都不猶豫,她突然間覺得他們有點兒可怕。

  可畢竟大墩兒是為了她才這樣做的,她並不討厭他,甚至還有幾分感動。

  一番狂熱的折騰過後,漸漸平靜下來。兩個人躺在被窩兒裡,一時無話。

  他們還是頭一次上了同一張床,儘管那天晚上他們已經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有了肌膚的絕對接觸。李慧感到自己在一條可怕的路上越走越遠了,她對自己這幾天的巨大變化難以接受,沒想到自己竟輕而易舉地做出了這種事,汪洋回來,可怎麼面對他呢?

  自己這是在飲鴆止渴!每想到這兒,李慧就覺得不寒而慄。

  現在,大墩兒熱乎乎的就躺在自己身邊,雖然李慧得到了暫時的安全感,可是她依然心事重重。下午在房間裡聽到敲門聲的事,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講了幾句。大墩兒也以為李慧是因為最近身體的原因,才導致了精神緊張、情緒反常,所以只是安慰了她一番,也沒有多問。

  只有李慧自己知道,一定是有那麼一個神秘的人,出於某種目的,反反覆復在外面敲她的房門,而這個人又肯定不是大墩兒。

  "他"到底是誰呢?

  想到這兒,茫茫然沒個頭緒的李慧只好深深嘆了口氣,又往大墩兒的懷裡蹭了蹭。大墩兒以為李慧在為他們的事感嘆,也同時把她的身體摟得緊一些:"別想那麼多,等你的傷都好了,心情就會不一樣了。"

  "嗯。"

  "汪洋也快回來了吧?"

  "嗯。"

  "明天找張麗麗來吧,反正她是獨身,陪你多住幾天。我家裡……事太多,不能天天過來……"

  李慧心裡感到有點兒不舒服,她對大墩兒的吞吞吐吐心生怨氣。本來他的話句句都有道理,沒什麼對不起她的,可他的態度卻使她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是大墩兒使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再想想,自己簡直有點兒自私,人家太太快要生了,我這樣做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她離開他的懷抱,心裡覺得無趣,身上也倦怠得不得了,調整了一下睡姿,伸手就關掉了床頭燈:"睡吧,我累了。"

  李慧在衛生間裡洗澡。

  這座樓的廚房和衛生間的窗子,都是朝向一個狹長的天井的,每層樓只有一戶的廚房和衛生間各朝天井開了一個窗。

  蒸氣和油煙就從天井向上飄出,使得那個細細的天井有點兒像個大煙囪,長年煙醺火燎,裡面黑乎乎的。

  李慧家位於最頂層的六樓,她站在衛生間窗前的淋浴噴頭下,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天台上的天井口,上面蓋著一個用細細的鐵條焊制的粗糙的安全網。

  她有時候想,誰如果討厭,在這裡一探頭就能窺見她的裸體。所以,每次洗澡時,她一定把窗戶上的百葉窗簾放下來。

  不知怎麼這一回她竟忘了放下那個百葉窗簾,窗外一團漆黑,好像天已經很晚了。

  李慧洗得很盡興,自從受傷以來,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痛快地洗過了。她正在把六神浴液涂滿全身,又用毛巾搓出了一身白白的泡沫,然後打開水龍頭,想衝一個痛快!

  龍頭打開了,一滴水都沒有。

  怎麼回事?她急忙再試了一次,發現衛生間裡所有的龍頭都斷了水。

  她急忙跑到廚房去察看熱水器,引火還燃著,沒問題呀?李慧又跑回衛生間來,再試,水突然來了,猛烈得嚇了她一跳,從頭上衝下來的時候就好像是高壓水槍一樣打在她的背上,生疼生疼。

  她急忙沖洗完了,趕緊關上龍頭,以便讓自己順順當當地喘一口氣。剛才那猛烈的水流不停地潑下來,幾乎窒息了她。

  李慧用一條大大的白毛巾包住頭髮,搓了半天,這才甩了幾下頭,習慣性地在鏡子裡照了照自己的裸體。

  沒想到鏡子裡映照出來的竟是一個嘴牙咧嘴的怪物,李慧嚇了一跳。她愣了一下,才發現那是她身後的窗戶外面的景象。

  等她猛然回過頭去的時候,只見窗外吊著一個大頭朝下的人,他的頭髮由於倒垂的作用,向下耷拉著,好像被電擊了的死鬼一樣,根根直立著!

  那怪物呲著一口白牙,正在看著她怪笑。

  李慧被推醒了。她在夢中拼命喊叫,亂蹬亂踹,驚動了大墩兒。

  "做什麼夢了,那麼恐怖?"大墩兒說著把她摟進懷裡,"你最近情緒波動太大,明天看看醫生,吃點兒鎮靜藥吧。"

  她在他懷裡抖著,夢裡的情景就好像剛剛發生的一樣,那種刻骨的恐懼,使李慧覺得渾身冰冷。

  大墩兒很快又進入了甜夢,可是李慧卻再也睡不著了。

  那個頭朝下的怪物是用什麼辦法把自己吊在她的窗前的呢?難道像猴子那樣,用後爪抓住上面的鐵絲網?可他又是怎麼進來的?她真想馬上就爬起來,到衛生間去看個究竟。如果那個安全網不結實的話,說不定就真會出什麼事呢!

  明天一定讓大墩兒給察看一下。

  李慧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白天的事。她越想越怕:那個不依不饒地敲門的人,一定是存心要跟她過不去,而且他知道她今天在家裡休息。當時他也許就躲在樓梯上,可是李慧家是樓房的最高一層,樓梯到她家門口已經是終點了,要躲也只能躲在樓下,他一定是個年紀輕、身體好、腿腳又敏捷的人,肯定還是個男人。像大墩兒這樣的大塊頭,想一點兒聲音都不發出地樓上樓下跑,就是要他的命恐怕都做不到。

  寧坤。

  那個有著一雙超常大腳的男人?

  他那副呆頭呆腦的樣子也不像是個四肢靈活的人。

  "你的耳朵將上演悲喜劇!"今天那個電子郵件的提示,對她的精神也是一個不小的剌激,難道她的耳朵真的是出了神經性的毛病?

  四周一片沉靜。只有大墩兒粗重的呼吸在她耳邊均勻地起伏。

  再仔細聽,就是外面馬路上偶爾飛馳而過的汽車,深夜急著趕路歸家的司機把油門踩得好像一隻超級大黃蜂,"嗡嗡嗡"遠遠地一掠而過。

  突然,她聽到了一絲飄飄渺渺的聲音,好像是風吹過去的樣子。再聽聽,又沒了。

  唉!你又要疑神疑鬼了。她想著,索性把頭蒙起來,用被子塞住耳朵:去它的吧,不聽了!免得自己折磨自己。

  李慧把自己整個埋在溫暖的被窩裡,緊緊靠在大墩兒的身上,她真的很累,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天亮了。李慧醒來的時候,發現大墩兒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呆坐著,看著她發愣。

  "你怎麼起得這麼早?"李慧揉揉眼睛,翻了個身,她昨晚沒有睡好,感到困得要命。她想聽到大墩兒體貼地對她說:"我先走了,你放心地接著睡吧",可是他沒有。

  他坐在那兒,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好像什麼地方有點兒不對頭。

  費了好大的勁兒,李慧才沒有一下子又睡過去,她強睜開眼睛,坐起來:"困死我了……幾點了?"

  大墩兒還是不出聲。

  "怎麼了,你?"李慧打起精神仔細去看大墩兒的時候,才發現房間裡相當奇怪,怎麼到處都亂七八糟的?床頭櫃,電腦台,梳妝檯,所有的抽屜都咧著黑乎乎的大嘴,地下扔著一兩件她的內衣。大墩兒垂頭喪氣,手裡拿著他那隻皮夾子,裡面空空如也。

  "進來賊骨頭(小偷)了!"

  "什麼?"李慧一下子沒有聽懂他的話,想了想,才感覺突然受了驚,慌忙問道:"怎麼進來的?"

  "從衛生間的窗口。"

  天啊!昨晚自己明明做了一個夢,後來還聽到了那聲音,可是卻蒙上耳朵睡了過去!

  李慧想起了那個可怕的夢,本來她是想今天就讓大墩兒把那個窗戶搞一下的,可沒想到遲了一步……

  突然,不知哪兒來的力量,李慧一個鯉魚打挺爬了起來,跳下床去急急查看自己的東西。發現現金和存摺都沒了,還有那隻汪洋送的表和全部首飾。

  她的手沒有停下來,還在不停地翻找,直到那張白色的打印紙在抽屜下面出現了的時候,她心裡才一塊石頭落了地。

  這東西不能丟!她絕不能讓別人看到這個東西!對於李慧來說,除了和大墩兒的事,這東西幾乎就是她全部的隱私。

  李慧悄悄把那張紙埋在其他東西的下面,掩飾地關上了抽屜。她發現大墩兒正在用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她,他可能感到奇怪:這個女人,丟了這麼多值錢的東西,居然一點兒不動聲色!

  而他的全部東西都丟了,包括手機和駕駛證,還有幾張信用卡和數目不小的現金。怎麼辦?現在他連報案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只因為他睡在了一個不該睡的地方。

  李慧幾乎是與大墩兒同時想到這個問題的,至此,她對"耳朵將上演悲喜劇"的忠告終於有了刻骨銘心的理解。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23:54 , Processed in 0.049271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