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61|回復: 0

死亡時間表-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50: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十三章 凶手出差了



  就在李慧慌慌張張下了樓,剛要跑到大墩兒的酒店去找他的時候,周大爺在收發室的小窗口裡又遞出了一封信。

  李慧心跳加快,她感到渾身的汗毛密密麻麻地發癢,好像有汗出不來似的一陣躁熱。


  她三步並作兩步出了醫院大門,才打開了信封,裡面掉出一張紙條。

  紙條是大墩兒寫的,說是他出差去了,恐怕要十多天,他妻子的事交給她了,希望她能在生活上給他太太多多指點,等他回來後再向她道謝。

  李慧看著這張用圓珠筆草草寫成的小紙條,一時間沒了章程。

  大墩兒一定是察覺了李慧的動靜!

  他知道今天她要去找他了卻這樁案子,所以就及時地躲了出去!他不想見她,是怕自己在她的面前把持不住動了惻隱之心,畢竟他對她還是有點兒感覺的。那種男女之間的微妙情緒,有時候會讓一個硬漢子做出英雄氣短,兒女情長的沒出息事體來,他是害怕自己的計劃半途而廢……

  李慧絕望了。

  她知道他所謂的"出差"不過是個託辭,至於他會躲藏在什麼地方暗中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她就無從知道了。

  從現在開始,他在暗中了!而她還在明處。他要對她實施真正恐怖的迫害了!這個出差的主意想得真太妙了,他可能先到南京或是杭州的什麼地方轉一下,讓所有的證人都看到他確實來過,然後一夜之間潛回上海,從從容容地做他要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覺。

  而這時候,李慧會被他的紙條矇蔽、麻木,她一點兒都不會懷疑自己身後的暗處,正蹲伏著一個致命的危險,隨時可以置她於死地!

  李慧把那張紙條翻來覆去地看了無數遍。

  他把妻子託付給她,讓她多多指點?這不是給她留下了一個"人質"麼?他難道捨得用自己的老婆孩子做為賭注和誘餌?

  一個對她有著如此仇恨的人,怎麼可能對她喪失了起碼的警惕性?

  她再仔細看了一下紙條,才發現上面既沒有電話號碼,也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與他太太聯繫的方式。

  她明白了:這純粹是大墩兒設下的一個用來迷惑她的煙幕,他根本就沒打算讓她真正接觸到自己的老婆孩子。

  李慧是越來越認識到對手的厲害了,她的心止不住地哆嗦起來,有一種被算計得渾身上下一 絲 不 掛的感覺,強烈地震撼著她那顆已經脆弱不堪的心。 

  這個自稱"出差了"的凶手,像詐死的人一樣,此刻就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裡,窺侍著下手的機會!而她自己,手無縛雞之力,只剩下一個已經被他搞暈了的腦袋,也快要進入邏輯混亂狀態了。

  李慧強烈的慾望是:自己一定要掙扎一下!絕不輕易放棄。

  她攔了一輛出租車,顧不得像往常那樣算計要花多少錢才能到家,現在她要做的事遠比幾個出租車費重要得多。

  一閃身進了家門,她就飛快地反鎖好了房門,就好像身後跟著鬼一樣。

  電話很快打到了婦嬰醫院的產前保健科,李慧在電話裡對許主任說,如果大墩兒的太太再來做產前檢查,一定馬上打電話通知她。

  "哪個大墩兒的太太?"許主任被她弄得迷迷糊糊,聽不懂。

  "就是那個懷孕了九個月的小個子女人,胎兒超重的那個。"

  "胎兒超重的小個子孕婦有好幾個,是哪一個呀?"

  "長著大眼睛,小鼻子,大嘴巴的那個,講話聲音細細的。"

  "好吧,我問一下醫生們,也許他們認識。你放心吧。"

  李慧的第二個電話是打給張麗麗的。

  "麗麗,你能不能來一下,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什麼事呀?你在電話裡講好了。"

  "不行,你現在就到我家來一趟,我跟你說,很重要。"

  "晚上吧。我下了班就去。行吧?那麼你晚上等我好了。"

  "千萬別忘了!"

  "啊唷,要死!你這是怎麼了?神經兮兮的!"

  "我不行了,你一定要來啊!"

  第三個電話是打給汪洋的。時差的關係,汪洋還在呼呼大睡。電話一接通,李慧就哭了。

  "是阿慧呀!你怎麼了?"汪洋在那邊朦朦朧朧地嘟噥著,滿嘴的被窩味道,"你不舒服了?"

  "沒有,我……"李慧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知道一旦控制不住自己,汪洋馬上就會被嚇個半死的,他會在一夜之間長出一嘴燎泡,然後慌慌張張跑回來,他絕對不管機票是多少錢一張的,也不會管手頭上的工作究竟是不是放得下。李慧想到這兒,突然止住了哭聲,"我想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這裡的事差不多好了,再過十多天,就到上海了!再等等,最後十幾天嘛!"

  "我……我快要死了……"她不知道怎麼表達此刻的感受。汪洋還以為這又是女人感情用事的誇張說法,他也就用男人們慣用的手法來打發她:"我知道我知道,等我一回去,馬上買一部汽車,你上下班再也不要那麼辛苦了,一切都會好起來。就等那麼十來天!"

  "嗚……"李慧覺得,這種時候她就是渾身是嘴,都沒法表白清楚自己的真實意思,而且她僅存的一點點理智也不准許她表白清楚。只要他聽到她的哭聲,知道她現在的難處,她的心裡就好受一些了。

  哭了一會兒,她突然停住了,每分種要花好幾塊錢,打國際長途對著電話哭!神經啊!她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剛想收線,聽到汪洋在那邊說:"感覺好點兒了吧?過幾天我再給你打電話!"

  哭完了,她的心裡輕鬆多了。李慧覺得現在自己可以冷靜地處理眼下的事情了。
只要大墩兒的妻子到醫院來檢查身體,她就可以及時把事情跟她說清楚,請她叫大墩兒出來跟李慧面對。這件事,她需要張麗麗幫忙,她是李慧現在最親近的人了,如果有什麼意外,張麗麗會幫她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可是等到晚上十點鐘,張麗麗還沒來。

  李慧知道她正在談戀愛,可能現在正在跟楊先生在哪裡尋 歡 作  樂,說不定已經把她忘了。

  還可能是楊先生故意用計拖住她,使她不能脫身來陪李慧。楊先生現在徹底被她得罪了,他想起李慧來,一定是咬牙切齒的,說不定跟張麗麗講了她多少壞話呢!他在李慧面前不是也在說張麗麗的壞話麼?這種男人!她要盡快把楊先生的為人告訴麗麗,不讓她陷得太深。

  她睡不著,看書也看不下去。那本張小嫻的書,她只看了個開頭就再也讀不下去了。

  唯一消磨時間的辦法是上網,只是由於近來的這些變故,上網這件事,簡直讓她感到需要莫大的勇氣。

  李慧打開了電腦,費了很大的勁兒才說服自己沒有直接跑進電子信箱裡去。

  她想在網上找一個人聊聊。她平時是不習慣與別人聊天的,她一直固執地認為在網上泡著的人都是些不務正業,圖 謀 不 軌的傢伙,個個心懷鬼胎,所以不屑與他們為伍。

  現在她突然覺得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安全感。起碼,有人跟你說說話,能夠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至於老是那麼強 迫 性 地去想那些可怕的事情,不再有空閒惶恐不安。

  "喂!你漂亮麼?"一個傢伙對她說。

  "不。"她懶得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免談。我要找漂亮的美眉!"

  "去 你 媽  的!"李慧生平頭一遭罵了人,多虧是在網上。

  "喂!你好?"又一個傢伙對她說。

  "你好。"

  "你情緒不高嘛!"

  "是。"

  "有什麼放不下的?是失戀了麼?"

  "又是老一套。baybay!"

  "喂!是小姐麼?"很快就又跳出一個傢伙。

  "你是誰?"

  "我是你的快樂天使呀!"這一個嘴巴甜得很,讓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你怎麼讓我快樂?"李慧忍不住扯了一下嘴角,算作對他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以為幽默作出的回應。

  "我給你講鬼故事!……有一個小姐夜裡獨個坐在家中,突然!她聽到了敲門聲……"

  李慧心驚肉跳,立刻關閉了對話框,心還止不住咚咚亂跳。

  就在這時,門外真的響起了敲門聲!

  李慧不小心從電腦椅子上翻滾下來,她聽到張麗麗在門外叫她:"李慧!開門呀!我是張麗麗!"

  門外站著的是在楊先生攙扶下的張麗麗。她面如桃花,兩眼血紅,站立不穩,一望而知是酒喝得過了量。李慧怔忡著,不知怎麼辦好,楊先生早把醉熏熏的張麗麗扶進門來,放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

  "快給我點兒水吃吃,渴死我了!"張麗麗半睜醉眼,指揮得楊先生團團轉。李慧冷眼在旁看著這一切,心裡無比失望,今晚她想向張麗麗求援的事看來是不行了。

  "噯!李慧,你怎麼不高興?不歡迎我呀?"張麗麗喝了水,斜過眼來看了看李慧,"我是專門來看你的呀!你怎麼還不開心呀?"

  這肯定是楊先生故意把麗麗灌醉的,他明知道李慧盼著張麗麗來是有事要跟她商量!

  楊先生似笑非笑地看著李慧:"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呀,又不是我要她喝這麼多的!她不聽我的,非要喝那麼多葡萄酒,還說是為了美容!"

  李慧把張麗麗不停地比比劃劃的手放好,用毛巾被蓋好,

  "你可以走了,我來照顧她。"李慧對楊先生下了逐客令,可是他坐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並沒有走的意思。

  "李慧,不要讓楊先生走,讓他陪著你嘛,今晚要是我睡著了,沒人陪你說說話怎麼行?"

  "麗麗!你喝醉了,別說話,快睡吧!"李慧對張麗麗喝了一聲,就站起來去開門。

  "楊先生……是很喜歡你的呀,你不知道麼……?"張麗麗又在說著醉話。李慧不理她,她看著楊先生走出去,又轉回身來遞了一張名片給她:"如果有事需要我,就打這個電話。"李慧不接,楊先生手一松,任由那張小紙片飄落到了房間裡的地板上。門在他的身後重重地關上了。李慧一腳把那張名片踢到角落裡去。

  "李慧,你為什麼趕楊先生走?我還要坐他的車回去呢!你怎麼趕他走了?"張麗麗說著半醉半醒的酒話,她看也不看李慧,自顧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李慧松了一口氣,走進了衛生間,她要好好洗一個澡,再好好想一想,明天早晨麗麗酒醒之後,該怎樣對她講?

  屋子裡有點兒冷,水卻有點兒熱,李慧坐在熱氣騰騰的浴缸裡,泡了一會兒,就覺得昏昏欲睡。她太累了,這麼多天沒有好好洗過一個澡,前些天怕傷口化膿,總是衝一下了事。像今天這樣,有一個人陪著她在這套房子裡過夜,使她覺得心裡踏實多了。

  不知不覺,她就進入了夢鄉。

  她夢見自己在床上躺著,什麼也沒穿,什麼也沒蓋,就像她在夏天的晚上經常一個人裸 睡時那樣。

  突然,房間裡有一個人影兒漸漸靠近了她。那個人影似有似無,像一團霧一樣,飄著飄到她的床頭,然後停住了,看著她的裸 體,一聲不吭。

  "誰呀?"她覺得渾身發麻,嚇得大叫一聲,那個人影兒就一下子不見了。當她翻身爬起來想找東西蓋住自己的時候,發現衣服、被子,什麼東西都不見了。她明明記得剛才那些東西還都在床頭上的。

  李慧突然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做了一個短暫的夢。她看到衛生間的門欠著一條縫兒,門還在微微地動著,好像什麼人剛剛閃身出去的樣子。可是因為有蒸汽,她不能確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實的。

  張麗麗進來過麼?

"麗麗!麗麗!"她叫了幾聲,外面一點兒聲音都沒有。李慧眼看著自己胳膊上的雞皮疙瘩密密麻麻地長出來了。

  李慧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嚇了一跳!

  昏暗的燈光下,張麗麗正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端坐著。她臉上的潮紅已經退去,衣服也很整齊,頭髮一絲不亂,看上去,端莊而冷漠。

  "你怎麼還沒睡?"張麗麗的聲音聽上去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一點兒感情色彩都沒有,好像一個機器人發出來的,聽著令人毛骨悚然。

  "麗麗,你是不是想洗澡?"李慧鎮定了一下,走過去,看了看她,覺得今晚張麗麗有點兒怪怪的。

  "今晚跟楊先生談得不開心麼?"她想,張麗麗在外面一定是玩得不愉快。

  張麗麗好像聽不到她的話,只是用眼睛盯著李慧的身體,從上到下地打量個沒完。

  "那個姓楊的,人到底怎麼樣?"

  "你說呢?"張麗麗突然反問道。

  "我?我……不了解他。"

  "真的麼?你們不是都在酒店裡睡過了麼?"

  "誰說的?"李慧心驚肉跳地一下從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站了起來。

  "別緊張,我猜的,哈哈哈哈……"張麗麗歇斯底裡地笑起來,看她現在那樣子又好像還沒有醒酒。

  李慧被她那不自然的笑聲震得心頭亂顫,她連忙去拉張麗麗:"來吧,先洗澡,然後好好睡一覺,今晚你太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

  張麗麗一把甩脫了她的手,自己站起來,徑直走到衛生間裡去了。她聽到裡面嘩嘩的水聲,想著張麗麗反常的表現,不由得心頭惴惴地,感到一種莫名的不安。

  這一夜,李慧和張麗麗都在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可是兩人卻誰也沒有主動跟對方講話。

  李慧對張麗麗今晚的反常感到十分理解,一個到了如此年齡的女人,在這樣一個躁動的年代,還在跟一個幾乎閱盡天下女色的男人玩"戀愛"的遊戲,實在是太難為她了,她一定心煩得要命。

  還有,也許楊先生跟張麗麗說了些什麼不該說的話。李慧決定等張麗麗情緒穩定一些以後,再跟她好好談談。她聽到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的張麗麗也在輾轉反側,可是她不去揭穿她的心事,只盡量裝作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時,她們發現自己的眼圈都是黑黑的,兩個人心事重重,一路無話地到了單位。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2 04:02 , Processed in 0.053914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