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40|回復: 0

死亡時間表-1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51: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十六章 張麗麗的故事



  婦嬰醫院接到茅屋鄉的電話,已經是出事後的第三天。

  陳主任帶著小衛生所在電話裡漫天要價開出的醫療費和婦嬰醫院的救護車,趕到了所謂的"茅屋鄉"。


  結果發現,那是一個與江蘇臨界的小山村,裡面一共只有十幾個人,全都是麻瘋病患者。那個小衛生所,其實是麻瘋病患者日常就醫的地方。

  救護車開進村子,幾個被可怕的疾病摧殘得面目皆非的麻瘋病人,正拖著殘肢,稀稀拉拉地坐在幾間小房子的門口曬太陽。

  陳主任一見這陣勢,當場驚呆了。

  他小心翼翼地拉開車門,抽了抽鼻子,皺了皺眉頭,才下了狠心跳下救護車,以他從未有過的速度,衝進了小衛生所的破舊病房。

  進了屋,陳主任把錢往桌子上一扔,發票都忘了要,上前拉過李慧就往門外走,弄得李慧痛得"哇哇"亂叫。

  車要開了,女護士才追上來遞過一張紙:"這是醫藥費收據。"陳主任用兩個指尖夾住那張紙,一轉身就放進了一塊消毒紗布裡包得嚴嚴實實。

  從一上車,他就開始給李慧消毒。已經顧不得矜持,李慧的衣服被脫得只剩下最起碼的乳罩和三角褲。所有從她身上除下來的衣物,都被陳主任像刑警對待物證一樣小心地裝進了一隻塑料垃圾袋,再緊緊扎牢袋口。

  一路上,車邊跑他邊忙,還沒到上海,車上帶的所有幾瓶消毒酒精和所有的殺菌消毒藥水全都被他用光了。此刻,陳主任帶著橡膠手套的兩隻手還扎撒著舉在半空,猶猶豫豫地不敢往任何地方放。

  他環視著救護車箱,帶著幾分神經質地自言自語著:

  "這部車回去要徹底消毒才能用。對了,還有這部擔架!所有的衣服和消毒棉花都要燒掉!不要心疼那套衣服……"

  而此刻最害怕的是李慧,陳主任的情緒嚴重地感染了她。昨晚那個"弄壞了臉的泥人"原來就是一個麻瘋病患者!他跑到她的房間裡來,還偷偷接觸了她的身體!說不定他還吻了她!

  天啊,李慧恨不能把自己全身的皮膚統統剝去一層,可即使那樣也不能保證不被傳染!

  李慧躺在擔架上,看著陳主任那心神不寧、手足無措的樣子,再想想自己的狼狽現狀,欲哭無淚。

  一個更大的恐怖又將她死死地攫住。

  李慧被醫院接回上海後,立即進行了隔離消毒。

  經過檢查,除了肋骨裂痕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有骨折。"茅屋鄉衛生所"之所以盡量把她的傷情往嚴重裡說的目的,無非是想在醫療費上做點兒手腳,多索要一點兒錢。

  現在,李慧渾身傷痛,又不能肯定是不是有感染跡象,只好臨時住在醫院三樓半值班休息室旁邊一間特地騰出來的房間裡,便於治療,便於觀察,也方便照顧她。

  就在這一天,張麗麗也回來了。

  李慧聽到這個消息,不知是高興還是害怕,她突然臉色蒼白地失聲大叫起來:"陳主任!快快!快給張麗麗消毒呀!"

  白天,別人都在忙碌,李慧一個人睡夠了,就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這幾天她沒有回家,電子郵件恐怕已經積攢了好幾封了。那些信的內容已經不重要,現在,麻瘋病菌對她的威脅,比判了死刑還要令人恐怖。

  搞不好,她就會被感染,連同張麗麗,兩個人會像茅屋鄉的那些感染者一樣,只剩半隻鼻子,一片嘴脣,還有兩條殘缺的腿,像雞爪子一樣變了形的手。然後,半死不活地在偏僻的小山村裡了此殘生。

  想到這兒,李慧就覺得寒徹骨髓。

  張麗麗昨天來過了,她說自己當時不知怎麼,心慌意亂之間就把車開到了一條公路上。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車燈也壞了一隻。那條路上沒有一個岔路口,而車上當時躺著受了重傷,奄奄一息的李慧,她心裡急得冒了火!好在路上一部車也沒有,她只好加大油門,一直開呀,開呀,就像被鬼引領一樣,也不知開了多久,就一直開到了那個"茅屋鄉衛生所"。

  多虧了那輛摔下山去的破桑車還能開!否則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夜色中的山丘之間,只有她一個人面對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李慧,周圍是一片黑暗。而大墻外又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那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無奈,不用說,李慧就完全能夠體會得到。

  可是,李慧最為感動、也最想了解的,還是張麗麗把她送到衛生所之後那一段兩天的時間裡,究竟是什麼處境。可是張麗麗只是輕描淡寫地對她說,自己開車回來的時候走錯了路,結果迷路了,一直轉到天黑,又沒了汽油,只好在路邊等待天亮。

  "天啊,那真是死裡逃生呀!"

  張麗麗只用這一句話,高度概括了那個夜晚的歷險過程,然後說樓上辦公室裡還有事,以後再詳細講給她聽,就離開了房間。

  現在她知道張麗麗並沒有在麻瘋村裡逗留,所以,現在她到李慧這裡來探望她,也是冒了風險的。於是,也就原諒了張麗麗的來去匆匆和語焉不詳。

  好在,第二天張麗麗就又來看她了。她一進屋就從提包裡掏出一個IBM的筆記本電腦:"看看我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來了?"張麗麗神秘地笑笑,"這回你可以在床上上網消磨時間了!"

  李慧只條件反射地興奮了一下,立即就感到呼吸不均勻了。

  她覺得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想逃開的陰影,重又追隨她而來,她知道,張麗麗送來的這個電腦,正是她眼下最想要、又最害怕的東西!

  張麗麗剛走,她就急不可耐地打開了電子郵箱,今天是第25天了,六封署名"SW"的信件就在那兒等著她呢!

  她不知道是不是該打開它們,也不知道先打開哪一個好。

  "今天是第20天!

  "算你運氣好,又逃過了一次滅頂之災!

  "不過,你不可能總是這麼好運氣!看看窗外,你會嚇一跳的!"

  這正是她在"茅屋鄉"麻瘋村的第一天!那天護士以"窗簾壞了"為藉口,堅持不給她打開窗簾,也不讓她開門。如果當時她真的看到窗外,真是"會嚇一跳的"!可是,這個"死亡時間表"的製造者,他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前一晚的"滅頂之災"肯定是指汽車從山丘上栽下去的事。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今天是第21天,但願你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滿意,祝你心情愉快!"

  那一天正是她被茅屋鄉衛生所的環境困得快要發瘋了的時候。

  "今天是第22天,再過幾天,你就要同幸福生活bay bay了!"

  如果她再繼續在茅屋鄉呆下去,感染了麻瘋病菌,後果將不堪設想,她今後的生活肯定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

  天啊!他……到底是誰?怎麼對她在茅屋鄉的生活一清二楚?大墩兒以"出差"的名義來迷惑她,原來就是為了跟蹤她,偷偷加害她……難道這幾天他一直都在暗中監視著她?

  那天晚上跑到衛生所裡來的那個"弄壞了的泥人"難道就是大墩兒?可是那股腥臭的味道,卻明明白白是一個長期不洗澡的麻瘋病人才會有的。

  李慧身上的冷汗一個勁兒往外冒,她的腦子像被掏空了一樣。

  周大爺每天三頓給李慧送飯,中午來的時候,他把一封黃色的牛皮紙信封遞給了李慧。

  李慧的手好像被燙了似的猛地縮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接過信來放在床頭,勉強陪著笑臉說了句"謝謝周大爺。"

  "好好!我不打攪了,你看信吧,啊!"老人說著出了門,門還沒有關嚴,李慧就一把抓過那個信封,猛地撕開,裡面薄薄的一張紙,輕飄飄地掉了出來。

  落款竟是大墩兒!

  "李慧:

  這幾天一直往你家裡打電話,你每個晚上都沒在家。非常惦念。

  我正在深圳,事一辦完就回來看你。收信後給我打電話,新號碼:139163……

  另外,因為你身體不好,我太太最近沒有去麻煩你,不用擔心她,一切都正常。"

  她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郵戳上的地址果然是深圳。發信時間是兩天前。

  為了這個"死亡時間表"計劃的順利進行,專程坐飛機去趟深圳,再從那裡發一封迷惑對手的信,也不是不可能吧?

  李慧簡直快要被大墩兒字裡行間的淡淡溫情所迷惑,她半信半疑地把那封信拿在手上,心想,打一個電話給他,看看他怎麼講?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1 06:30 , Processed in 0.054134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