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87|回復: 0

死亡時間表-18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1 15:52: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十八章 特別的禮物



  張麗麗又說了一番安慰的話,就回家去了。

  李慧一個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她特別急切地想知道,明天一早接到的電子郵件會是什麼內容?如果對方是大墩兒,他會掛出"免戰牌"麼?假  
設對方是張麗麗,又會怎麼樣?

  時間剛過零點,無法入睡的李慧就神經質地爬起來,打開了筆記本電腦。可是信箱裡空空如也。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真是有點兒糊塗了,這種時候,那個凶手也是要睡覺的。

  李慧起身到衛生間去。可是剛穿好了鞋卻又猶豫起來。

  她先悄悄伏在門縫上聽了一會兒,確信外面沒有情況了,這才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

  房門被向裡拉開的一瞬間,李慧覺得那扇門比往常顯得有點兒沉重。

  緊接著,她的手就摸到了一個涼冰冰、濕漉漉、滑膩膩、軟塌塌的東西,那東西掛在門外面的拉手上面,此刻正隨著拉開的房門緊緊貼在她的身上。

  在慘淡的廊燈下,她看清了那是一個血淋淋的死嬰!

  李慧毛骨悚然地一下子跳開,她聽到自己驚恐的叫聲,那聲音奇怪極了,就像一個嬰兒臨死前氣若游絲的哀嚎。

  竟然有人把死嬰偷去掛在醫生值班室的門上,這情節太惡劣了!

  陳主任主張應該立即打電話報警,可是院長不同意,她覺得這件事鬧出去對婦嬰醫院的名聲影響不好,不知情的患者會對來醫院就診產生心理障礙。

  這種自己敲掉自己飯碗的事,如何做得?

  李慧受了驚嚇,正躺在床上輸液。她接二連三地做著噩夢,每隔一會兒就被嚇醒過來。

  她明白送來死嬰的人是在提醒她,你的時間不多了!

  "死亡時間表"所列的時間還剩下短短的三天,凶手開始變本加厲,加快速度逼迫她往絕路上走。

  醫院裡為李慧的事專門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決定把她送回家裡去休養,想指派張麗麗去照顧她。可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張麗麗突然病了,早晨,楊先生替她打來電話請了假。

  沒辦法,只好又讓產科的一個小護士跟她一塊兒回家去。

  李慧拒絕了,她寧願一個人在家裡,這樣才能及時看到電子郵件,她現在最急於知道的就是今天的郵件裡說了些什麼。

  而潛在的原因,是因為她覺得所有的人都沒法相信了,包括每天早早地就在她的門前放一瓶開水、一日三餐給她送飯的周大爺。

  李慧於當晚收拾了一下,就一個人搭乘出租汽車回到了離開多日的家。

  樓梯間裡還是黑咕隆冬的嚇死人,李慧提著一隻小包,一步一猶豫地上樓來。每一層都得跺腳讓感應燈亮起來,每跺一下腳又被自己嚇一跳,她怕腳步聲驚天動地的,給躲在某一層正等著她的那個人通風報了信。

  房門口黑乎乎的,好像蹲伏著一個怪獸。李慧記得她已經換過門口的樓梯燈了,就跺了一下腳,可是樓梯燈沒有反應。這麼快就又壞了,沒道理的呀?

  李慧希望對門那戶人家有人在,可是她仄耳聽了一下,裡面什麼聲音都沒有。門縫兒裡也沒有燈光。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上前去開門,但是身後樓下的燈都滅了,她被黑暗包圍著,唯一的辦法是馬上進到自己的房間裡去,打開燈,才能把心頭的恐懼驅散。

  她咬緊牙關,摸索著到了自家門前,手指抖抖地摸出了鑰匙,卻怎麼也插不進去。"稀裡嘩拉"的鑰匙聲在空曠的走廊裡聽上去非常清脆,像一種神秘而怪誕的音樂。

  房門終於打開了,一股怪味兒撲鼻而來,好像是醫院裡泡標本的福爾馬林溶液的味道。李慧急忙反鎖上門,伸手往門口的墻上去摸電燈開關,可是燈不亮!

  反覆試了幾次還是不亮!

  她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鳥那樣,一下子伏在墻上,一動也不敢動了。

  四周靜得只剩下她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她隱約感覺黑暗中潛伏著一種危險。

  過了一分鐘左右,什麼也沒有發生,她的眼睛也逐漸適應了房間內的黑暗,這才摸到梳妝檯前去找蠟燭。李慧的手摸到了一隻打火機,"嚓!"地一下撳亮,馬上看到梳妝檯上放著兩隻像她的手腕那麼粗的白蠟燭,端端正正地放在兩隻紙碟子裡面。是那種商場裡到處有賣的晚餐蠟燭,短短的,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倒。

  她在吃驚的同時,已經下意識地點燃了那兩顆蠟燭。房間的一角頓時明亮起來。

  李慧的眼睛抬起來,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突然變成一個呲牙咧嘴、面目可憎的骷髏!那一口沒了牙齦的牙齒完全是她每天早晨在鏡子前刷完了牙時照到的那樣,整齊的小小的珍珠一樣的門牙上,右面的一隻上面有一個明顯的豁口,那是她喜歡嗑"小劉瓜子"留下的痕跡。

  她覺得呼吸停頓了一下,全身立時癱軟了。

  見鬼了!而且那鬼還是她自己!

  奇怪的是她沒有喊叫,好像聲帶出了問題,極度恐怖之下,她竟發不出一點兒聲音。

  蠟燭的火苗搖晃了一下,把她喚醒,再去看面前的鏡子,才發現在骷髏的下方還有一行指甲大的黑字:

  "你的死期已被提前,永別了!"

  每個字都是打印好了再剪貼上去的。李慧這才明白,鏡子上的骷髏是一張貼上去的畫像,大小和真人一樣,整張紙正好完全蓋住了鏡子,而且四周還環著一條令人觸目驚心的黑框!

  那個傢伙已經進過她的房間裡了!

  結局終於提前到來了……

  這一回李慧感覺自己受到了致命的驚嚇,身體裡有一根神經突然間繃斷了。

  她猛地回頭,去看整個房間,這才發現大廳四壁到處掛著她的"遺像",放大得比真人還要大好幾倍,上面也一律帶著寬寬的黑框,畫像上的她跟梳妝檯鏡子上的那個一模一樣。

  黑暗中,整間房子鬼氣森森,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的眼睛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和茶几上掃過,這才看到,房間裡到處都擺著白色的短蠟燭。

  李慧下意識地把蠟燭一支支點燃。她發現大廳另一邊的餐台上,整齊地擺放著刀、叉和一隻餐盤。

  餐台正中間一個兩尺多高的玻璃標本瓶裡,裝著一隻胎兒標本。小東西頭大身子小,四肢聚攏,兩隻微型小拳頭抵著下巴,渾身蜷縮成一隻大耳朵的形狀,本來紅紅的嫩嫩的皮肉,已經被福爾馬林溶液長時間浸泡得發了白。

  一張紙條就放在餐盤裡,上面的字樣是:

  "這是你最後的晚餐,抓緊時間享用吧。"

  墻上一幅幅大大的骷髏畫像,就襯在這可怖的場面之後成為背景,看上去,那呲牙咧嘴的"鬼怪李慧"的群像,似乎已經對面前的美味垂涎三尺!

  李慧的胃一下子竄了上來,直抵嗓子眼兒……

  她退了幾步,就要奪門而逃,可是到了門口又感覺到門外的黑暗中隱藏著的某些東西,比房間裡還要可怕。

  這時她再回頭看去,梳妝檯的鏡子是被布置成了一個靈位的樣子,那一左一右的兩隻白蠟燭好似鬼火搖曳,使這房間更像是一個真正的靈堂!

  李慧大汗淋漓地靠在房門上,驚恐的眼睛從一幅幅畫像上移過去,再移過來,除了眼珠,她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都一動也動不了。

  遊戲結束了!

  她還沒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她還想再看看今天的電子郵件的內容,可是對方已經無法忍耐了,他要加快節奏了!

  白天她打給深圳的電話,一定是驚動了凶手。

  不管凶手到底是誰,他的魔掌已經伸到了她的脖子上,只要他一用力,她就可能立即變成面前這個呲牙咧嘴的骷髏。

  李慧感到自己已經不能進行正常的思考,她的腦子裡完全被恐怖的念頭充塞得水泄不通。

  她不敢到其他房間裡去,也許還有更可怕的景象在這個黑暗的房子裡等著她……

  可是,鬼差神使。

  她竟怎麼也按奈不住想到臥室裡去看看的念頭。

  那兒有電腦。到了這種地步,她更是無可救藥地想到了電腦!

  她的腳不由自主地往房子的裡面挪了過去……

  剛走到臥室門口,李慧手中的蠟燭火焰突然好像受到了驚嚇,猛地跳了幾跳,滅了。

  可是晚了!她的眼睛已經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臥室裡的一切:

  她看到自己穿著那件平時最喜歡的鮮艷的大紅色綢緞睡袍,被高高地吊在床前的天花板上,一抹黑色的頭髮垂下來遮蓋著臉部,在她頭上,是那盞她最喜歡的蘭花吊燈。

  自己已經上吊死了?她居然看到了自己暴死的現場!

  李慧有些弄不清戲裡戲外的自己,她感到自己好像已經進入了某種角色。

  為了確認她所看到的一切,右手中的打火機被她一下子又撳亮了。臥室裡到處都擺放著同樣的蠟燭,電腦台上還特地多擺放了幾隻。

  她把那些蠟燭一一點亮,房間裡立即鬼影憧憧。

  她看到自己那被吊在天花上的"身體",在墻壁上投射出好多個影子,長長的睡袍帶子拖在地上,那黑黑的、蛇一樣的影子映在墻上,就像是吊她的繩子那長長的另一頭。

  電腦屏幕上也掛著一張同樣大小的白紙,上面打印著今天的電子郵件內容:

  "死亡時間表最後一天:送你一份特別的禮物!"

  李慧這才突然清醒地意識到:自己還活著!

  這一切,只是那個凶手特地為她準備的,想讓她發瘋發狂……

  她坐在床沿上,目光呆滯地看著"吊死了"的自己,想上去把那個演得過分逼真的"演員"拉扯下來,可是沒有勇氣。

  "吊死鬼",她想到一個詞。

  被吊在天花上!是別人把她吊上去的,還是她自戧?如果是自殺,她發誓絕不選擇這種死法兒!如果自己死了就是這副怪模樣,那她寧願跳樓。

  她的手在床上下意識地到處亂摸,好像一個落水的人想找到一個可以牢牢揪住,不使自己沉下去的救命的東西。

  一個又涼又硬的物件一下子被她抓到了手上,拿到眼前仔細一看,是一把亮晶晶的短刀,是那把汪洋最喜歡的、朋友從新疆帶回來的銅柄匕首!原來一直擺放在工藝品廚裡的。

  李慧就像被一個通紅的烙鐵燙了一樣,嘶叫一聲,把那個可怕的東西一下子甩到了墻壁上,"當啷!"一聲又掉在了地下。

  她從床上彈了起來,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那個"吊死鬼"就懸在她的頭上,在晦暗的燭光中微微搖擺著。

  李慧心驚肉跳、連滾帶爬地逃出了臥室,卻又不敢回到廳裡去。

  她一頭扎進了衛生間,可是被什麼東西猛地絆了一下,當她雙手下意識地抓住那東西,才感覺到那是一個掛在門框上的活結繩套,只一拉,就縮小為一個和她的腦袋大小相當的圈套了。

  她想像著把自己的脖子套進這個東西后,一拉,自己可就真成了臥室裡那樣的吊死鬼了。

  她居然下意識地把那繩套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劃了一下,但本能使她慢慢地住了手。

  李慧退回到大廳裡,她兩手各端起一隻蠟燭,轉著圈子把整個房間仔仔細細地照了一周。然後,她咬牙切齒地點燃了墻上的骷髏畫像,一張,一張,又一張,最後點燃了梳妝檯鏡子上的那一張。

  火舌卷起來,在墻上跳動、爬行,她看到自己的牙齒變成了黑色,一片片地從墻上往下碎落著。

  煙霧把她逼進了臥室。

  臥室裡的"吊死鬼"很快也燒著了,火焰順著大紅色的睡袍竄上了天花,吊燈上的玻璃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她聞到一股頭髮燒焦了的惡臭。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5 18:37 , Processed in 0.052888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