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94|回復: 1

[轉貼文章] 姐,妳睡了嗎 {感人故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25 03:36: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姐,妳睡了嗎?
姐可以跟妳聊一聊嗎
今天妳好不好最近我老想哭又想家
常想到妳的話..................

「妹,妳去學這首,唱給我聽好不好!


唯一的寶貝姊姊,用她那渴望感動的眼神,正猛烈向我攻擊。
「不要!少無聊了!」我最討厭感人落淚的場面,人活著就是要快樂,沒事哭什麼哭。
「哎喲!別這樣啦!人家很想聽妳唱耶!」淚眼汪汪中飽含希望。

我想姊姊大概也把這種哭哭啼啼列為一種浪漫。
「不要!」但在我眼底只是一種變態的行為。手抱一堆漫畫,往二樓我的房間避難去。

妳說夢在很高的地方,要一起努力爬,天好大,這條路好滑,我咬著牙往前闖,別讓風把我們吹散,手拉著手我不怕.......................

過不久,我就聽到姊姊自個兒練習起來,她上無長兄沒大姊 ,下面只有我這個冷靜冷血冷酷的妹妹,真不曉得她要唱給誰聽。

「姊!這是我男朋友。」交往了三個月,初次把他介紹給家人,剛好今天只有姊在家。

「你好!」姊給他一個微笑,但是卻超不自然,因為笑容的上面是雙紅免眼。原來是剛跟男友分手,原因是第三者。

「豬頭!這樣就哭,幸好出現第三者解救妳,我早看他不順眼了, 妳買什麼都要跟他說,跟誰出去也要報備,如果妳跟他結束,我絕對是第一個去鬧場的。」姊姊的過份相信人,常常讓我這個當妹妹唯一的良心強出頭,簡直跟姊的前任男友沒差別,喜歡對姊管東管西。人都有雙重標準,所以我可以這麼做,他不行,理由是:她是我姊。

為了使姊振做起來,我常拉姊跟我一起去約會,雖然男友也小小抱怨過,但他是體貼的,抱怨只是為了向我撒嬌。慢慢地,姊當了我們半年的電燈泡,她恢復了她的招牌笑容,但因聯考逼近,我不再出去約會,常是男友來家裡找我,有時我會出去借書買書,常是姊招待他。

「你不可以喜歡我!」剛買書回來的我,正想推開姊的房門,就聽到這麼震撼的一句,更令我難過的是,向姊告白的是我的男朋友。

如平地投下原子彈,轟地一聲,我的世界被炸成一片空白,只剩灰暗、毒氣,眼前的一切如世界末日般看不到未來,書本掉一地也沒發覺,我深深感到背叛的血腥味,姊姊不知所措的想衝出房門,卻與我撞個滿懷。我們誰也沒有被誰撞倒,因為我緊緊地抓住她,眼底充滿受傷的我直直地望著她的雙眸,想望入她的深處,想在她眼中發現氣惱、憤怒,但我卻只發現自責、愧究與痛苦。

我抬頭看向『我的男友』,曾是溫柔的雙眼,也是充斥著歉意與痛苦,他低垂著頭,不敢再瞧我滿是控訴的眼。

「出去!以後你不用再來了。」我冷冷的吐出這句,其餘的力氣全正努力堵著即將崩潰的淚。

「對不起!我本來想跟你說的。」他著急的想要解釋什麼,但又怕說出的事實反而傷的我更深,左右為難下,只能說出這句。

「我曾說過,婚前的第三者不是第三者,在婚前誰都有變卦的機會,在婚前既已發現,又何苦非要等到婚後才分手,你我之間既然沒了男女之情,分手對我來說是件好事,不用道歉!」這就是我的原則,盡管我在怎麼淡泊一切,怎麼冷看一切,
失戀仍是會令我的心淌血、受傷,只因我最終仍是個平凡人。

「可是,我希望你能原諒我們,我…我不是故意的。」他眼中的挫敗我沒漏掉,但也不打算理它。

「原諒?分手就代表一刀兩斷,沒有原不原諒,難不成你希望我祝福你們?很酷的說:你們去吧!等我的傷好了,我就會去找你們?」這個男人真慘忍。他無語,我當他默認。

「我是答應分手,但並沒答應幫你追我姊,想追她,憑你自己的力量,別奢望我會雙手奉上她!背叛代價就是以困難百倍去追她,現在!滾!」我指著門,冷酷的下逐客令。

他狼狽地逃走,但我的心卻沒有因此而輕鬆一點。

「妹…」她愧究的低呼我。
「想賠償我嗎?」我毫無感情的鄙睥她。
她點點頭,我猜想,她是希望我能大聲斥罵她,就算打她她也甘願,因為她希望能由這當中獲得些許的寬恕。
「……」我僅僅看了她三秒鐘,就絕然而去,她沒叫住我。後來我報考中部,遠離傷心的台北,中部是個好地方,不似台北忙碌,常常都有一份清閒,可以讓我看看風景,讀讀書。

大學的第一年,她每天不斷地寄信來,信中沒有提到他,只有她的日常生活,與爸媽的近況,我從沒回過一封,打電話報平安也是打到父母的公司,假日更是常常推託不回去。

姐可以跟妳聊一聊嗎今天妳好不好,最近我老想哭又想家常想到妳的話,妳說夢在很高的地方要一起努力爬
天好大這條路好滑我咬著牙往前闖別讓風把我們吹散手拉著手我不怕......................

室友電腦開著,放MP3後就跑去洗澡,我靜靜地躺著,仔細地聽著,回憶如潮水狂湧而來,不斷不斷地回想我與她的一切。

她的浪漫,她的信任,我的現實,我的冷酷,但我們是如此的和諧,我們一起有過很高的夢想,一起傾訴著未來的藍圖。

這天,我又收到了她的信,信中只寫著:他向我求婚了!

「光,可以把那首歌歌詞給我嗎?」室友才剛走出浴室,我就天外飛來一筆,砸的她一頭霧水。

「那首?哦~這首丫!」那首歌在眾外歌曲都唱過一遍後,又出現了!

我回信了,寫了一句:不參加!

是的,這就是她補償我的辦法!沒有我的婚禮。我們曾一起夢想過的夢中,她身著新娘白紗時,我就是身著短白紗,在一旁微笑的與她渡過幸福的婚禮。我身著白紗時,她的小朋友綁著可愛的花童頭來熱鬧我的幸福日子。

自我回了那封信,她不再寫信來,改用e-mail寄信,裡面如同以往,絕口不談到他,
她自己的事也少了,笑話多了起來,小故事也佔了一半以上,我靜靜地看著每一封,
她的事雖少,但字裡行間依然漾著她的溫柔。

喜帖仍在二個月後寄到我的宿舍,下禮拜日……她就要出嫁了!新郎是他!禮拜日我的腳步不由自主的走向火車站,上北部去,當我一跨出車站,如同斬新的自己活了過來,太陽是如此的和煦。心上的舊傷痕漸漸地癒合中。

遠遠地,我站在久違的家附近,心低不斷說著:我沒有參加哦!只是剛好這天回來而已!

我看到他了!再次見到他,心中竟不再有深刻的背叛,他瘦了!但變得更加穩重,眼底是滿滿的幸福,他以他的力量扎取到他的幸福。

聽爸媽說,整整三個月,他天天早與晚都站在家門口,為的是跟她說:『對不起!』與『晚安!』他也寫了一年的對不起明信片給我,我從一開始的撕燒丟,到收藏至抽屜中,今天我把它們帶來了,我壓低了帽子,趁混亂中丟給他,並說:「給她幸福!」他驚訝的叫出我的名字,我急忙跑出去,在一樓的新娘房也出現騷動。

她追了出來,不管今天是否是她的大喜之日,提著白紗直追過來,我心一慌,
不管三七二十一奮力往外跑,衝到對面,一聲尖叫讓我回頭。

……她……她的白紗染上了紅色,觸目驚心的紅色,血紅的紅,哭紅了我的眼……我的淚……也是紅的嗎?急診室外有我、我父母、他與他的哥哥,急診室內有醫生、護士以及『她』。

沒有人怪我,但我很自責,剛來醫院的途中,我的淚大概流完了吧!在護士為我抽血時,我呆呆地,口中不自覺啍著歌。

六個小時過去,醫生才走出來,說是今晚是危險期,如果不醒來,可能會變成植物人,大家決定讓我進去陪她,是他堅持的。

為什麼她的臉好蒼白?為什麼她身上全是插管呢?醒醒啊!妳不是想要見我嗎?為什麼我來了,妳卻不肯張開眼瞧瞧我?....................

姐我想妳已經睡了吧!別忘了回我電話那年講要給我的捧花,現在還算數嗎?姐我想妳已經睡了吧!妳總是比我勇敢如果你
遇見妳那個他別為我放不下,這首歌我已經為妳學起來了!



妳有聽到嗎?為什麼妳還不肯起?我一遍又一遍地唱,唱到喉嚨啞,還在唱,妳要的浪漫我給妳了!我要的奇蹟為什麼還不給我!


後來護士進來想把我拉出去,我驚惶的甩開護士的手,我好怕我這一出去就見不到她了!「姊~~~~~」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喊出我久未用的字彙。



「妳再不醒來,我就不再唱歌,不再為妳唱任何一首歌,不再為妳學任何一首歌,叫妳姊,妳有沒有聽到~姊~~~」我推開了護士,跪在姊的身邊。



「這是最後一遍,如果我唱完了,妳還不醒來,我就再也不理妳了……」



姐可以跟妳聊一聊嗎? 今天妳好不好最近我老想哭又想家常想到妳的話,妳說夢在很高的地方要一起努力爬,天好大這條路好滑我咬著牙往前闖別讓風把我們吹散,手拉著手我不怕,姐我想妳已經睡了吧?別忘了回我電話那年講要給我的捧花現在還算數嗎?



在我唱完這首歌之後,我看到姐的眼框滲出了幾滴鮮紅的淚水, 我握著姐的手,卻越感冰冷...
這個故事是說~要我們別等到什麼都失去的時候才來後悔~凡是要懂的珍惜身邊的親人跟愛人.......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3-7-26 01:03:27 | 顯示全部樓層
初來乍到,請多多關照。。。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1 01:07 , Processed in 0.063116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