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12|回復: 2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4 搶劫君士坦丁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25 14:48: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4 搶劫君士坦丁堡十字軍與威尼斯共和國狼狽為奸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2年—1204年)
搶劫君士坦丁堡

1198年,初登大位的羅馬教皇英諾森三世號召發動新的十字軍戰爭(英諾森三世出身於義大利孔蒂家族,據說這個家族至今為教會貢獻了九位教皇),但是君主們並沒把教皇的“聖諭”當回事。
當時英國和法國這一對老冤家彼此正打的死去活來的;德國人早就看不慣教皇的頤指氣使,此時也正熱衷於搶奪教皇手裏的權力;而且,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失敗,也使西歐的君主們喪失了對穆斯林再一次發動戰爭的興趣。
然而事情的發展在1199年出現了轉機。法國中北部紐利的一位教士富爾克的一次繪聲繪色的佈道演講,使聆聽演講的基督徒熱情高漲,他們索性借一次騎士比武大會將十字軍組建起來。
大會主辦者叫蒂博三世,是一位香巴尼的伯爵,他也因此成為十字軍的首領。不過這位伯爵次年就死了,來自義大利蒙費拉的伯爵博尼費斯頂替了他的空缺。
博尼費斯的家族有一些人是東方十字軍的幹將,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的那個康拉德是他的兄弟,前耶路撒冷王國國王鮑德溫五世是他的侄子。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Fourth Crusade)既定的攻打目標是埃及薩拉丁,可是最終倒楣的卻是拜占廷帝國
其實拜占廷栽在十字軍手裏早已不是第一次,在以往的十字軍戰爭中,拜占廷就曾經屢屢被十字軍順手牽羊。不過這次“牽羊”對它來說卻是致命的。
這次十字軍戰爭名義上是由西方基督教會策動的,但是教會很快就喪失了對十字軍的實際控制權。
十字軍組建好之後,頭領博尼費斯及德國皇帝派人前往威尼斯和熱那亞等共和國,商談請它們派船運兵到埃及事宜。十字軍之所以求助於它們,就是希望利用他們的大船從海上東征埃及,因為走陸路實在太費時、費力,當然奪回耶路撒冷也在計畫之中;而那些城市商人們也是有錢支助戰爭的。
一些商業城市特別是熱那亞,似乎對與穆斯林打仗並不感興趣,但是威尼斯共和國答應有償地出船運輸三萬三千五百名十字軍和四千五百匹戰馬(代價是八萬五千銀馬克以及分得包括土地在內的戰利品的50%)。
其實埃及當時是這些義大利城邦的重要商業夥伴,讓十字軍把埃及搞成烏煙瘴氣的,義大利商人們當然是不高興的。
1201年,十字軍的人馬如約來到威尼斯,人數比預計的要少一些,然而他們在威尼斯遇到了麻煩。
老奸巨猾的威尼斯瞎眼總督恩裏科·丹德羅,以他們付不出早先答應的巨額船運費用為藉口,拒絕送他們上路,威尼斯人甚至還在利多島設障攔截十字軍。其實威尼斯人是另有所圖的。
在恩裏科·丹德羅和威尼斯人的威逼、遊說下,十字軍決定改變初衷,幫助他們攻下亞得里亞海的港口城市薩拉(即紮達爾,位於今克羅地亞)。這座港口城市曾經在威尼斯人的管轄之下,不過這時佔有這座城市的是匈牙利人。於是倒楣的匈牙利人又一次成為十字軍的犧牲品。
為了與十字軍拉攏關係,這位元瞎眼老總督甚至還在聖·馬可大教堂舉行過一次參軍(即參加十字軍)表演秀。這樣,以所謂的聖戰為藉口的十字軍這回連最後一塊遮羞布也不要了,索性為威尼斯人當起了雇傭軍,只要雇主給好處,沒有什麼不可以幹的。
十字軍得到回報是,免除十字軍欠下的巨額外債(使用威尼斯的船隻以及在威尼斯吃住的花費),分享戰爭成果。正所謂 “吃人家的嘴短”。
1202年10月,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從威尼斯出發,他們帶了70餘艘戰船和約150艘貨船,由海路向薩拉殺來。殺戒一開就於11月24日輕而易舉地拿下了這座城池。
匈牙利人也是信奉西方基督教的基督徒,它的國王甚至還曾經“舉起十字架”表示宣誓效忠。“舉起十字架”在當時具有特殊的含義,這意味著“舉起十字架”者自願成為十字軍的一員,加入到消滅異教徒的行列。
薩拉的居民將印有十字架圖案的旗幟懸掛在城頭,以及各家各戶的窗外,以此表明他們與十字軍不僅是同一個上帝的子民,而且是同一個教會的信眾。但是這根本無濟於事。
就這樣,十字軍在狡猾的威尼斯人的威逼、利誘之下,上了這些奸商的賊船。雖然威尼斯人以索取巨額欠費為威脅,使這些十字軍不得不充當殺人越貨的流寇,不過威尼斯人給他們以平分戰利品的回報,也足以令負債經營的十字軍們垂涎欲滴了。
十字軍的頭領博尼費斯在打薩拉之前不知何故離開隊伍,跑到斯瓦比亞的一個表兄弟菲力浦那兒,幾年前被推翻的拜占廷皇帝以撒二世的兒子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也在那兒避難。
不知這種巧合是有意的安排還是純粹的偶然。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替十字軍向威尼斯人返還所有費用為條件,要求博尼費斯幫助他打回拜占廷當皇帝。
對此,博尼費斯感到盛情難卻,因為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答應的條件挺優厚,拒絕實在有點兒可惜。
博尼費斯在心裏打起如意算盤,他想奪回兄弟康拉德早先在拜占廷所擁有的領地,這個康拉德曾是早年的拜占廷皇帝曼努埃爾二世的女婿,後來失寵被老婆的娘家人給驅逐了。
另外,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拜占廷的東方正教歸附於西方基督教為誘餌,請求教皇支持他父子反對篡位的拜占廷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而且他還搬出在德國當皇帝的姐夫,說和十字軍幫助他回去復位。
博尼費斯和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是在科孚島與十字軍匯合的。
當威尼斯人得知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和博尼費斯的主意之後,他們欣然支援這個計畫。這些年來威尼斯人時常受到拜占廷的進攻,沒少吃虧,商業活動也受到制約。
教會下面的教士也積極說服十字軍攻打拜占廷。他們認為信奉東方正教的拜占廷與穆斯林關係曖昧,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還與薩拉丁結盟,對十字軍抱有敵意,而且在第二次十字軍戰爭中既不出工也不出力,所以應該讓這個邪惡的國家長長記性。
1203年5月末,十字軍從安德羅斯島向君士坦丁堡進發,6月底,他們的船隊就把拜占廷的艦隊給打垮了,7月初進抵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要處金角灣。

當十字軍開進到拜占廷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城下的時候,城內的老百姓並未打開城門夾道歡迎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的歸來。
因為與十字軍沆瀣一氣的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在國民心中形象太差,他們寧可支持現任的篡權者當皇帝,也不喜歡他這個與可惡的十字軍勾搭在一起的流亡者。
不過現任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表現也實在太差,這個傢伙在十字軍圍攻君士坦丁堡的過程時候,席捲國庫財物,攜眷逃往色雷斯了。
於是十字軍用刀劍把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按在君王的寶座上。這樣,一個引狼入室的傢伙搖身一變成了阿曆克塞四世,擔任被廢黜的老爹以撒二世的輔帝。
可是雇別人打仗是要花錢的,阿曆克塞四世的登基使得原本被阿曆克塞三世席捲過一回的國庫變得更加空空如也。
君士坦丁堡人對十字軍的憎恨是顯而易見的,來到城裏的十字軍時常受到敵意的攻擊,而十字軍更是打砸搶的行家裏手。
阿曆克塞四世不得不設法平息混亂,出面請十字軍到金角灣對面安營紮寨。然而即使如此,十字軍仍然進城興起暴亂,直至把君士坦丁堡城區燒去一片,他們還為放火找出一個理由——那裏有一座清真寺
人們當然痛恨阿曆克塞四世這個“拜”奸,一個叫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的臣子索性把阿曆克塞四世給掐死了,而以撒二世不久也死了,於是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自行加冕成了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
死了冤大頭阿曆克塞四世,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可不答應,因為他是十字軍的財神爺,他們送他回拜占庭執政就是為了獲取豐厚的報酬。
他這一死報酬豈不沒了著落?於是在1204年春天,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在簽定瓜分拜占廷的協議後開始攻打君士坦丁堡。
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讓他的軍隊到城外列隊,擺出一幅要玩兒命的架勢。阿曆克塞五世的軍隊雖然素質不行,可是人數比對手多的多。
看到拜占廷人在城外黑壓壓展開一大片,十字軍們頓時心虛一大節,甚至連做飯挑水的火夫都把水壺當頭盔扣在頭上站在隊伍裏充數。就在這個時候,阿曆克塞五世竟然鬼使神差地命令自己的部隊撤回到城裏,真不知他心裏是怎麼想的,可能他自己心虛不敢硬撐。

十字軍開始攻城,阿曆克塞五世果然是一個懦夫,他被嚇的乾脆趁夜扔下城池,步阿曆克塞三世的後塵逃跑了。儘管守軍進行了殊死的抵抗,但還是招架不住敵人兇猛的進攻。
4月13日,十字軍從城牆的缺口打進來,先是佔據西北角一片區域,隨即就放起大火燒出大片的灰燼和瓦礫。與此同時,從海上攻城的威尼斯人也爬上君士坦丁堡的城頭。君士坦丁堡終於失守了。
失守之後的君士坦丁堡迎來了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野蠻的十字軍在城裏連續洗劫數日,光熊熊大火就燃燒了三天三夜。聖索非亞大教堂的金碧輝煌令這些身綴紅十字的野蠻人瘋狂。他們把大門上的金銀裝飾硬是給剝了下來,把鑲有金銀珠寶的聖壇砸碎,為的是得到珠寶,把銅像扔進熔爐鑄成錢幣。
當時拜占庭人對十字軍暴行的描述說:「他們把奉祀上帝的處女用以滿足貪色青年的淫欲。他們不但掠奪皇室財富,毀壞貴族和平民的財物,而且還一定要殘暴地打劫教會,甚至打劫教堂的用具,把祭壇上的銀製品打得粉碎,打劫聖所,並掠走十字架和聖者的遺物。」
他們還把騾馬牽進神聖的教堂馱運戰利品。他們把君士坦丁堡的住宅、宮殿都被踏為平地,就連教士和修女的住屋也不能倖免。
亞歷山大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品之一部分——青銅飾金的四匹駿馬,被威尼斯人從君士坦丁堡賽馬場運走,成了威尼斯聖·馬可大教堂拱門之上的裝飾物(現在遊客看到的是贗品,原品靜靜地躺在教堂內部的存儲間裏。)。
這四匹駿馬在18世紀曾經被拿破崙擄掠至巴黎,擺放在盧浮宮門前不遠處的“小凱旋門”上;不過法國人在1815年不知何故又把它們還給了威尼斯。那些隨十字軍而來的教士們,儘管他們脖子上掛著十字架,也爭先奮勇地參與劫掠。
著名的君士坦丁堡圖書館在哄搶中被付之一炬,珍貴的雕刻、抄本化為灰燼。搶劫和破壞過後接著便是屠戮,住在這座城市的基督徒和無辜居民慘死無數。
他們甚至還幹起挖墳盜墓的勾當……就這樣,一座世界上少有的歷史文化名城、原本擁有40萬人口的大都市——偉大的君士坦丁堡,劫後已然是廢墟一片,近千年的文化遺產從此萬劫不復。
君士坦丁堡大劫過後,勝利者開始瓜分拜占廷,這是十字軍與威尼斯人早就預謀好的。
受益最大的是威尼斯人,他們不僅占去拜占庭帝國八分之三的領土,而且愛琴海和亞得里亞海沿岸許多港口被劃在威尼斯商人的名下,他們還得到了克呂特島,甚至在君士坦丁堡最主要的街市區也有他們的國土,按照威尼斯總督的話說,他是:「拜占廷帝國八分之三的君主。從此,威尼斯當上了地中海的商業霸主。
十字軍則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建立了一個拉丁帝國。但是財大氣粗的威尼斯人並不信任十字軍頭領博尼費斯,於是佛蘭德斯的伯爵鮑德溫九世,在1204年5月16日被推上這個十字軍拉丁帝國的第一任統治者的寶座。
博尼費斯則跑到希臘東北部建立了一個臣屬的薩洛尼卡王國
此外,十字軍還建有兩個附庸於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國的國家,即雅典公國亞該亞(伯羅奔尼薩斯)公國。
羅馬教皇也不甘寂寞,英諾森三世雖然表面上先是斥責幾句,但是很快就為十字軍的行為找出理由。
他說君士坦丁堡發生的事情是拜占廷人對基督教背教的天譴!。於是新任命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拿著教皇的委任狀堂而皇之地走馬上任了,西方基督教的神杖終於戳在東方的君士坦丁堡的土地之上。
羅馬教皇負責了拉丁帝國的宗教事務,拜占庭東正教被置於從屬地位。第四次東侵徹底暴露了十字軍運動的真實目的,揭穿了它的所謂“聖戰”的本質。
十字軍強盜的殘暴行徑,拜占廷昔日的繁榮一去不復返了。
拜占廷帝國已經分崩離析,1265年前後的拜占庭帝國這時已經三分五裂了流亡貴族成立反十字軍政權:尼西亞帝國(Empire of Nicaea)、伊庇魯斯君主專制國(Despotate of Epiros)和特拉比松 (Trebizond)三國與拉丁王國同立。
其中拜占廷一些餘黨逃亡到尼西亞建立了尼西亞帝國。人們通常把尼西亞視為拜占廷的繼承和延續,因為它在57年後的1261年8月滅掉了仇家——十字軍的拉丁帝國,重新恢復了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的拜占廷帝國,建立拜占廷巴列奧略王朝(1261—1453年)。
當然這與熱那亞人的幫助分不開,因為熱那亞人的商業活動受到威尼斯人和十字軍的排擠,他們於是轉而以海軍和金錢支持尼西亞帝國。
不過由於第四次十字軍戰爭的嚴重衝擊,這個重新站起來的拜占廷帝國以後的日子也是國運日衰,一蹶不振,直至被鄂圖曼突厥人徹底打敗。

 

臉書網友討論
發表於 2011-11-5 00:37:53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啊!!!!頂哦!!!!!  

版主招募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3 11:56 , Processed in 0.057286 second(s), 19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