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97|回復: 0

李鴻章帶著“任務”遊世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4-25 14:49: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李鴻章帶著“任務”遊世界


圖片:1896年,李鴻章訪英期間與英國首相兼外交大臣索爾茲伯裏(左)合影。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以後,由于李鴻章代表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遭到了全國人民的強烈抗議和反對,致使李鴻章從仕途的頂峰跌落下來,先後失去了直隸總督、北洋大臣的寶座,只得閑居在北京東安門外的賢良寺內。然而,清王朝統治者慈喜和恭親王奕盒念他過去的功勞,1896年2月,決定讓他出訪歐美,了解西方國家的政治和外交等情況,同時勸說西方列強同意“照鎊加稅”,提高列強向中國出口商品的關稅。


  訪俄簽訂《中俄密約》


  當時,沙皇俄國正在修築橫跨歐亞的西伯利亞大鐵路。1896年5月,又恰逢沙皇尼古拉二世將要舉行加冕典禮,各國均派特使致賀,清政府擬派布政使王之春前往。俄國駐華公使喀西尼嫌王之春“人微言輕,不足當此責”,向清政府提出抗議。于是,清政府改派李鴻章爲“欽差頭等大臣”赴俄。


  清廷改派李鴻章赴俄,壹方面是屈從于俄國,另壹方面,也是基于“聯俄制日”的戰略考慮。甲午戰爭之後,不斷掘起的日本給中國造成威脅和大量的損失,清政府想利用日本和俄國在中國東北的矛盾,聯合俄國來限制日本在中國的擴張。


  1896年2月28日,慈喜召見李鴻章,3月3日,李鴻章離京南下,3月14日抵滬。當時,英、法、德諸國紛紛邀請李鴻章首先前往訪問,以便漁利。但是,俄國擔心李鴻章首先出訪法、德,有損中俄交涉,便由喀西尼出面,與李鴻章商定路程。3月28日,李鴻章帶領隨員,在俄、德、法、英、美5國駐華使館人員的陪同下,乘坐法國郵船“愛納斯脫西蒙”號從上海出發。隨同訪問的還有李經方、李經述、于式枚、羅豐祿等共45人。經過1個月的航行,于4月27日到達俄國港口城市敖德薩。4月30日,李鴻章壹行乘坐的專列壹到彼得堡,就和沙皇財政大臣維特舉行會談。5月3日,維特向李鴻章提出在中國境內“借地修路”問題,並把此舉以俄國“支持中國的完整性”作爲承諾來誘騙李鴻章。在俄方的誘騙和李鴻章的退讓下,6月3日,李鴻章在《中俄密約》上簽了字。這壹條約的簽訂,使沙皇俄國不僅騙取了在中國東北修築過境鐵路的特權,而且爲其以後侵人中國打開了方便之門。


  出使德國會見俾斯麥


  6月13日,李鴻章乘火車前往德國,下榻于柏林豪華的恺撒大旅館。德國方面款待殷勤,甚至連李鴻章常吸之雪茄煙,常聽之畫眉鳥,也“陳于幾而懸于籠”。寢室牆壁上,高懸照片鏡框,左邊是李鴻章,右邊是德國前首相俾斯麥。6月14日他前往皇宮晉見了德皇威廉二世,呈遞國書,並致頌詞,對德國介入歸還遼東、幫助中國訓練軍隊、購械鑄船表示感謝。15日,李鴻章應德皇之邀,到行宮參加國宴。隨後德皇請他參觀德國軍隊。


  李鴻章在德國連日考察,只感到德國君臣接待優厚,卻不知這背後隱藏著巨大的陰謀。德國外交大臣馬紗爾和李鴻章進行過兩次政治性長談,每次都達數小時。德國借口還遼有功,打著維護中國完整的旗號,大肆從中國攫取各種特權,以增強與列強爭霸遠東的地位和能力。李鴻章雖然進行了壹定程度的抗爭,但最終還是作出壹些妥協。


  6月27日,李鴻章專門趕到漢堡附近拜訪了俾斯麥。俾斯麥設家宴招待李鴻章。李鴻章笑對俾斯麥說,有人稱自己爲“東方的俾斯麥”,俾斯麥則笑著說,沒有人稱自己爲“歐洲的李鴻章”。


  李鴻章訪德期間,受到德國商界的青睐。他曾是德國軍火器械的大主顧,德國商界盼望通過他進壹步開拓中國市場,因而,商會宴請,工廠參觀,款待殷勤。


  訪問荷蘭、比利時和法國


  7月5日李鴻章壹行到達荷蘭海牙。當晚他出席了荷蘭政府爲他舉行的歡迎宴會和晚會,他品嘗著西方風味佳肴,欣賞歌舞,飄飄欲仙,即席賦詩,表達內心的喜悅和對荷蘭政府的感激之情。由于時間緊迫,李鴻章于7月8日離開荷蘭到達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


  第二天,李鴻章就晉見了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並同比利時國王商談了盧漢鐵路(今京廣鐵路北段)的修築問題。當時列強正在爭奪盧漢鐵路修築權,俄國支持法、比承修。在比利時期間,李鴻章觀看了比利時軍隊的軍事演習,參觀了軍工廠,看到了“克革烈”槍炮公司的最新産品。他對比利時軍隊的武器裝備表示驚歎。


  7月13日李鴻章到達法國巴黎。其時恰逢法國國慶前夕,第二天他就前往愛麗舍宮晉見法國總統富爾,應邀參觀了法軍爲國慶而舉行的軍事表演,參加法國國慶活動。在訪法期間,李鴻章與俄國的談判還在繼續,並同俄國政府代表羅啓泰簽訂了《合辦東省鐵路公司合同章程》。李鴻章也同法國外交部長漢諾多就“照鎊加稅”(中方要求增加對西方列強關稅的計量辦法)壹事進行了磋商,李鴻章代表清政府要求增加對法國出口給中國物品的關稅。法國政府雖然答應,但提出更苛刻的條件,氣得李鴻章批評漢諾多“迹近要挾,頗礙交情”,但對法國的要求也徒呼奈何。隨後李鴻章參觀了報社、學校、博物院和廠礦企業。8月2日李鴻章結束對法國的訪問,然後乘坐法國政府派出的專輪渡過英吉利海峽,開始了對英國的訪問。


  參觀英國議院


  到達英國後,李鴻章晉見了維多利亞女王,拜訪了英國前首相格萊斯頓,同英國首相兼外交大臣索爾茲伯裏就“照鎊加稅”問題進行了會談,但英國同樣以答應中國的“照鎊加稅”爲條件欲從中國攫取更大利益。


  李鴻章見事情不會出現轉機,便開始考察西方政治制度。他先到英國下議院,坐在特設的座位上,旁聽議員討論國事,可惜當天參加會議的議員很少,“無甚可觀”。隨後,他來到上議院,觀看了院中特設的“君主禦座”,並同議員“略談片刻”。


  在樸茨茅斯軍港,李鴻章參觀了英國海軍艦隊。英國每年舉行壹次海軍大檢閱。李鴻章到達時,檢閱已結束,各艦陸續散歸到各駐防地點,但停泊在樸茨茅斯軍港的尚有47艘。李鴻章乘坐禦舟,駛入艦隊,繞過兩周,直向樸茨茅斯進發。李鴻章驚歎:各艦“行列整肅,軍容雄盛”。他感慨萬端,歎道:“余在北洋,竭盡心思,糜盡財力,俨然自成壹軍。由今思之,豈直小巫見大巫之比哉?”


  李鴻章還先後參觀了英國的造船廠、槍炮廠、鋼鐵廠、電報局、銀行等,英國先進的科技和機械化生産,令他感歎不已,說:“天下不可端倪之物,盡在英倫!”李鴻章對英國政教也進行了壹番考察,他說,對于歐洲政教,自己過去只是“心領而未由目擊”,這次“則見所見而去,尤勝于聞所聞而來”。


  訪問美國和加拿大


  8月22日李鴻章壹行結束了在歐洲考察訪問的最後壹站英國,乘船橫渡大西洋前往美國訪問。經過6天的海上航行,于28日抵達紐約。爲迎接李鴻章的到來,正在海濱度假的美國總統克利夫蘭特地趕到紐約會見李鴻章。雙方討論了“照鎊加稅”問題。美國談判代表更爲狡猾,對李鴻章說:“各國如允,美無不從。”9月3日,李鴻章會見了美國基督教教會領袖,就美國來華傳教士的活動和“孔子之道與耶稣之道”的異同等問題交換了意見。美國教會領袖大肆宣揚來華傳教士在宗教、慈善事業和文化方面對中國所謂的“功德”,力圖把侵略說成友誼,並感謝清廷和李鴻章保護在華美國傳教士。李鴻章壹面“謙遜不遑”,壹面爲美國來華傳教士唱贊歌。美國教會領袖聽了後“無不暢然意滿”。


  離開紐約後,李鴻章到達費城,在那裏參觀了美國獨立廳、自由鍾,接著又到華盛頓,參觀了美國國會和圖書館。9月5日,李鴻章壹行離開華盛頓前往英屬加拿大。路經美加邊境時,他參觀了尼亞加拉大瀑布,盡情觀賞了這裏的自然風光,然後前往多倫多。在多倫多稍事停留後,李鴻章壹行來到加拿大西海岸城市溫哥華。至此,李鴻章訪問歐美的活動全部結束。9月14日,他及隨行人員搭乘美國太平洋輪船公司的輪船回國。途經日本橫濱時,他因“馬關議約之恨,誓終身不履日地”,而沒有從橫濱登岸,轉乘招商局的“廣利”號輪船回到天津。


  環球訪問得與失


  李鴻章這次出訪歐美,從3月28日離開上海,到10月3日到達天津,曆時190天。其間,經過四大洲,橫渡三大洋,水陸行程9萬多裏,遍訪歐美8個國家,尤其是訪問了當時歐美五大強國,作爲70多歲的高齡,實屬不易,可以說他是清代大臣中第壹個進行環球訪問的人。在訪問中,他考察了西方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和文化,深切地體察到中國和西方的差距,如實地向光緒皇帝和慈喜陳述了在歐美的所見所聞,希望中國能趕上西方列強,在思想上也産生了對資産階級維新派的同情。另壹方面,他肩負的外交任務,壹是簽訂《中俄密約》,二是商討“照鎊加稅”,後者被拒。由于他代表清政府和俄國簽訂了《中俄密約》,有損中國主權,造成嚴重後患。然而可悲的是,李鴻章回國後反而沾沾自喜地對黃遵憲說:“二十年無事,總可得也。”就在這壹密約簽訂壹年多之後,德、俄相互勾結,先後在中國租借了膠州灣、旅順、大連,建立勢力範圍,其他西方列強也緊隨其後,把中國拖到了被瓜分的邊緣。同時,在曆訪其他國家時,李鴻章也在不同程度上出賣了國家的壹些利益。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9 23:46 , Processed in 0.054878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