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83|回復: 0

金門的823砲戰史(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7-9 04:30: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金門 ,一個曾經在歷史上因為屢次勝利戰役而赫赫有名的自由聖地,是中華民國政府所轄的島縣,屏障著台灣與澎湖,也是自由世界在太平洋上的反共前哨。

     金門曾經是保護台灣、澎湖的第一道防線,它特殊的花崗岩地質及戰略地位,造成金門有許多秘密地下坑道,在解嚴與開放觀光後,這些地方已成為金門的特殊景點,位於料羅灣左邊,金門西南方的"翟山坑道",是金門少數幾個運補船隻的坑道,總長三百五十七公尺,耗費五年時間,犧牲了許多官兵的性命才建造完成。

    金門堪稱「戰爭之島」,它的一脈歷史,均與戰爭有所淵源,處處可見因戰事需要所建構的地下防禦坑道與地下建築。



   八二三砲戰勝利 見證英勇事蹟  
         一九五八年八二三砲戰的勝利,不僅扭轉金門的歷史,同時也改變兩岸緊張的局勢,使台灣得以穩定發展。八二三戰史館位於中正公園內,一九八八年,為當年砲戰的英勇事蹟作歷史見證。館內陳列戰役相關之文物、史料,及珍貴照片,藉以緬懷當年戰役之英勇事蹟。戰史館正門兩側外壁上鐫刻有戰役期間殉職官兵姓名,共五百八十七位,左側展示當年殲敵主力戰鬥機F八六軍刀機以及主力砲一五五公厘加農砲,右側則停放海陸間穿梭自如的兩棲登陸運輸車。
823戰史館前廣場及景觀
823戰史館旁的戰車
金門八二三炮戰的回憶!
史記秦始皇本記,太史公引賈生之言:「野諺曰『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也』,是以君子爲國,觀之上古,驗之當世,參以人事,察權勢之宜。」老衲這個老兵人老了,總喜歡回憶過去的歲月,人生難免總有悲歡離合,但回憶起在金門駐防時兩度有幸參與反敗爲勝、以少勝多的古寧頭戰役與八二三炮戰,內心至今仍然澎湃洶湧、壯志淩雲,這一輩子老衲即使蓋棺論定了,也覺得對得起國家、民族,沒有白來這一趟人生!確實這兩場背水一戰的慘烈戰役,是我國民革命軍自創立以來,在最危難、最緊要的關頭戰役,所有袍澤、弟兄充分發揮敵愾同仇、誓死如歸,馬革裹屍、報效國家的精神。臺灣五十年來能轉危爲安,站立起來並作爲對岸學習的榜樣與燈塔,確實也得力於這兩場慘烈戰役的勝利與成功。
值此八二三炮戰勝利四十三周年再即,中共人民解放軍又在閩南沿海地區舉行海陸空大演習,台海兩端關係又異常緊張,特撰本文望能拋磚引玉提供建軍備戰之參考,並盼大陸能秉都是中華民族立場,深加思索引以爲戒!是盼!
● 八二三炮戰時代背景
西元1953年﹝即民國四十二年﹞韓戰結束以後,中共大舉調兵遣將,將陸海空三軍齊往東南沿海集中,臺灣外島情勢迅速惡化。民國四十三年底,臺灣的國民政府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軍開始正式協防臺灣與澎湖群島,然而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範圍僅限臺灣本島與澎湖群島,加上美國始終對外島地區的防禦態度曖昧,這些因素直接間接更鼓勵中共意圖奪取外島的企圖心。
民國四十四年一江山戰役結束,中共取得僅一團守軍的一江山島,舟山群島岌岌可危,蔣總統接受美國建議於該年六月,自舟山群島的大陳島撤退,軍民同胞除六人外,全數上萬人撤離大陳島,此後敵我雙方隔著臺灣海峽一直保持對峙狀態,當中或有零星海戰,本質上無重大改變。
西元1958年﹝即民國四十七年﹞國際間發生重大糾紛,英、法兩國侵入了中東伊拉克與約旦,埃及強佔並關閉蘇伊士運河,美國本身爲此已自顧不暇。該年六月中共在舟山群島舉行一次前所未有規模的三軍聯合兩栖作戰演習,操演兩栖登陸作戰及海島爭奪戰。然而令我政府感到不安的是該演習部隊演習完畢後並未歸建,而是在原地待命狀態,同一時間中共趕工完成多個戰備機場包括浙江路橋、廣東澄海及福建福州、龍溪、惠安、沙提、龍田、平潭墟、連城、新城等新機場,更令人震驚的是由偵察空照圖,判讀中顯示中共的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擠滿了MiG-15、MiG-17戰機,總數超過該機場飽和容量的三倍!而久訓不戰的中共陸軍,亦於六、月間紛紛進駐金門、馬祖對面陣地,並集結了許多重炮及部隊,七月下旬中共又將大批魚雷快艇及炮艇自南海艦隊中北調至福建詔安灣、鎮海角、廈門港及三沙灣等前線一帶。頓時空氣中迷漫著一股山雨預來、劍拔弩張緊張的爆炸氣氛!
西元1958年七月卅一日至八月三日,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和其國防部長飛抵北京,與毛澤東及周恩來等中共要員密商四天,隨後大批MiG-17戰機自浙江路橋空軍基地南調福建連城、建甌、龍溪等機場,待中共空軍集結完結,一場劍拔弩張、人仰馬翻的大戰即將爆發。
八月四日赫魯雪夫剛一離開中國,中共即透過福建前線各電臺廣播再三揚言「攻取金門馬祖、武力解放臺灣」企圖先用心理戰術瓦解我方軍民士氣。
爲因應大陸攻擊金門、馬祖的威脅,國軍早就作萬全之準備,除加強原有海岸各個部隊防範如上次古寧頭戰役的兩栖登陸作戰的工事掩體,並將各重要軍事設施地下化與加強化,陸軍的兵力約增加一倍﹝臺灣全數一半﹞共計第十、廿七、四十一、五十八、六十九等五個重裝步兵師,分駐小金門﹝當年郝柏村任少將師長﹞金東、金西、金中、金南駐地嚴加駐防共軍來襲,位於北大武山的武陽地區金門防衛司令部已遷入大武山山洞內。共軍集結的兵力除海、空軍外,估計由我金門當面對岸自石城起至汕頭止共有正規軍三個軍﹝欠一師﹞、公安預備師三個師,炮兵三個師、高炮兩個師、兩個師獨立團另有特種部隊及後勤部隊,表面上兵力約爲我方三倍,毛澤東並將這個「神聖」的任務交給他的愛將共軍總參謀長粟裕全權指揮。
八月六日中華民國政府宣佈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備戰狀態,非戰鬥人員停止進出外島地區;並實施夜間燈光管制,淩晨一時至六時全面戒嚴。
八月廿日蔣介石總統親臨金門戰地,召開團長以上幹部戰備會議,訓勉全體官兵「國家興亡在此一戰,覆巢之下無完卵,人人爲求生存而求勝,爲保國衛鄉而戰」。蔣總統對戰地官兵之精神給予莫大鼓舞,並直赴高登島、烈嶼巡視,並親身指示官兵防衛陣地缺點,是晚再乘艦返回澎湖。

● 八二三炮戰的開始
西元1958﹝即民國四十七年﹞下午五時許,國防部長俞大維偕同金防部胡璉司令官,巡視金門各前線陣地,並舉行戰地會議,會議預計六時卅分于太武山金防部附近翠谷「水上餐廳」舉行歡迎餐會﹝水上餐廳僅是位於四周水繞鐵皮鋁架克難餐廳,當時在金門算頂級餐廳﹞,副司令官趙家驤、章傑及抗日名將﹝蘆溝橋打響抗日第一槍﹞吉星文將軍率金防部重要部屬正等候俞部長光臨。
★ 西元1958﹝即民國四十七年﹞下午六時卅分,★ 突然位於圍★ 頭、大嶝、小嶝、蓮河、廈門、澳頭、深江、煙墩山共軍火炮共計大大小小569門,★ 向我金防部附近翠谷「★ 水上餐廳」★ 、古寧頭第一線陣地、料羅灣海灘大勢炮轟,★ 其瘋狂轟擊、彈密如雨,★ 驚天動地、響若雷鳴。頓時毫無掩體的水上餐廳破片橫飛、血肉模糊,★ 趙家驤中將★ 、章傑少將★ 兩位將★ 軍原于休息室等候俞部長光臨,★ 聞炮聲立即跑步出來不★ 幸在西邊橋上又遇上來襲炮擊,★ 中彈身亡爲國捐軀,★ 吉星文將★ 軍、劉明奎少將★ 急奔而★ 出時也身負重傷,★ 吉星文將★ 軍隨即用飛機急送臺灣救護,★ 仍不★ 幸全身多處重傷身亡殉國,★ 一代﹝打響抗日第一槍﹞名★ 將★ 戰死疆場,★ 多令人婉惜!劉明奎參謀長經急救因腿部先爲破片割傷,★ 無法移動反而★ 因禍得福日後得以康復,★ 其他金防部參謀人員死傷廿余人,★ 幸好俞部長及胡司令官因恰談防衛要事慢了幾分鐘出來,★ 否則情況不★ 堪設想。我方各炮兵陣地指★ 揮官于六時卅五分,★ 因通訊中斷能判明狀況,★ 不★ 待上級指★ 揮炮口齊發,★ 大嶝那邊首先起火爆炸,★ 火光沖天。自六時卅分至七時四十七分後,★ 炮戰漸趨沈寂,★ 共軍各型火炮共向金門列島各據點攻擊四萬七千餘發炮彈,★ 我方爲國捐軀死傷軍民共計一百四十餘人。
★ 八二三炮戰的重頭戲炮戰
八二三炮戰前老衲已兩進兩出金門各島,包括烈嶼與馬山、瓊林、金城、南湖各據點都駐防過,官階也升任營輔導長之職,因有炮科專長曾奉派鳳山炮校受訓,調金門金西師,正好又在606營155加農炮營任職,駐地又是熟悉的古甯頭南山陣地。八月二十日晚跟李營長巡視營區陣地,李營長一張已帶風霜的臉上,站在炮兵觀測高地望著北面大嶝海上,若有所思說:「今年暑期戰鬥營的學生們今天已提前返台了,我看遲早要來的狀況說不定最近幾天就會發生,大家心理要有所準備!」。營長這席話回到陣地那晚老衲睡不著覺,直覺打開通書一看,今年歲次戊戌太歲爺在寅午戌南方,而我軍正處大利南方,敵人作東、北、西不利方包圍,正好犯太歲﹝即木星磁場﹞,歷史上大戰役從沒有犯太歲能打贏作太歲方位的戰役,心理稍感安慰,若是此戰役往後延這三年內歲次逢己亥、庚子、辛醜年,易經相書有言亥子醜北方獨秀,太歲爺在亥子醜北方這仗就難打了。隔日忽接命令將三個155加農炮連先機動移防水頭,以防共軍突擊﹝真是老天有眼,先移防否則共軍第一輪炮擊就被擊毀﹞,此日欣見總統親臨慰問嘉勉深爲感動!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六,天氣晴朗、豔陽高照,那天早上貧僧老覺氣氛怪怪的,一往繁忙的廈門港及大、小嶝沒見來來往往共方船隻,心理毛毛僅交代各連照常保養槍炮並加強掩體工事,順手交代觀測官注意對岸角嶼共軍活動。
下午五時多營部準時晚餐開夥,餐中觀測官陳少尉報告,對岸敵軍火炮都推至海邊並作擦拭保養,且炮衣全數脫除,黃昏對岸背光又有雲霧﹝共軍施放煙霧﹞不易看清楚,未見部隊調動。大家都認爲悉松平常的武器保養不以爲意,如果這個情報當時能重視往上報,金防部三位長官一定不會死於第一輪炮擊中,老衲只交代今天老共已在插槍了,說不定明天會打來,晚上早點休息,警衛人員嚴加戒備,至今回想起來錯失良機還耿耿於懷!
六時廿分吃完晚餐和營部張補給官,正拿著臉盆往駐地附近民居借用澡堂沐浴時,時間六時卅分忽聞激烈的火炮聲,往原155加農炮陣地猛烈的轟擊,老衲說時慢那時快,與張上尉顧不得洗澡,把臉盆當鋼盔往營部掩體沖回,還好炮彈大都落在155加農炮炮陣地附近,營部指揮所在較後面高地且本營所有155加農炮,均事先移防後面山外陣地,大家盡躲進坑道,只聽見廈門、角嶼、草嶼、大、小嶝各地的火炮一直往太武山金防部及本陣地和後面料羅灣海灘轟擊,彈如雨下、此起彼落,震天價響、塵土飛揚,六時卅五分各連紛紛來電請示還擊命令,此時本營和上級通訊全告中斷,軍人未接命令時不敢妄動,營長、副營長、作戰官和俺商量打不打?忽聽伙房山東大漢倪華林氣急敗壞說:「報告營長!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怎麽有敵人打我們,還悶不吭聲。將軍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們不是龜兒子!讓俺打得讓土八路丟盔棄甲,俺看他還凶不凶!」,頓時大夥兒有志意同,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營長遂下令我炮反擊,這時也見金東師位於前埔、鵲山、內洋友軍的155加農炮已向敵圍頭、蓮河、大嶝陣地實施猛烈反擊,約至下午七時五十分,炮聲漸趨寂靜,通令各連通報傷亡及武器彈藥損失狀況,蒙上天保佑本營僅兩位於外邊小溪洗澡士兵爲破片所傷無人陣亡,但原炮陣地多處被擊毀損害,幸炮班官兵早已移防,老共萬萬想不到,本營的幸存是他日後的克星,經查全營共反擊一千兩百餘發炮彈,本陣地四周附近共軍炮火共轟擊四千餘發,幾乎每平方公尺一至二發,營部坑道外頭水泥掩體全被數十發炮彈擊垮,幸虧早有準備,當晚連夜用麻袋沙包修復。敵方則油庫、彈藥庫多處命中燃燒,敵炮多門亦被摧毀,是晚成功水鬼隊潛至角嶼和大嶝一探,沙灘上橫屍遍野、火光雄雄,我方第一次炮戰戰果至爲豐碩。
翌日,八月二十四日天一亮通訊已搶通,營長緊急向金防部炮指部隊長及團、師長請罪與報告戰果,原以爲會被責怪擅自行動,想不到胡璉司令官反而對本營自動反擊多方讚賞說打得好!未能警覺敵情而至三位長官殉國,老衲至今耿耿於懷、非常內疚!當面敵炮約數569門包括二○三、二一二口徑重炮及蘇聯支援的各式火炮7.62•11.25•15.2加農炮,一六○口徑重型迫擊炮分部佈置於東起圍頭、北至大嶝、蓮河、西邊廈門、澳頭、深江、煙墩山,我方約僅敵方三分之一火炮,初期包括三十公里左右射程的155加農炮、射程只能打到前面大嶝、角嶼、草嶼、小嶝的105榴彈炮和部份的迫擊炮及七五戰防炮、九○防空炮,甚至連空軍對空的防炮也拿來直射當野戰炮使用,八月二十四日以後統一由炮指部指揮,定點定時所有火炮同一方向,一個陣地一個陣地收拾敵炮,自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每天下午雙方均有激烈炮戰,本營爲保持實力以夜間迅速行動移防欺敵,每一據點三、五天不等,在山外、水頭、古寧頭、瓊林、南湖各地利用炮戰歇息時間移防,多虧步兵弟兄與金門百姓幫忙構築炮陣地工事。二十七日敵圍頭陣地,一處又一處相繼爆炸,火光沖天。俺在南山觀測所東望此景,感到無限快慰!
八月二十八日以後至九月七日敵炮逐漸減弱。共軍總參謀長粟裕低估我方戰力,曾誇口以其絕對優勢炮兵火力,在兩個小時以內把金門夷爲平地,故火炮明目張膽放列在沿海灘頭,既無掩體亦未僞裝完全暴露在我有效觀測範圍及濃密炮火之下,結果丟盔棄甲、炮毀人亡。
九月八日敵方再整補後,炮戰更趨慘烈,較之八二三當日有過之而無不及,圍頭及蓮嶝之間,敵炮數量增加,口徑加大,敵集中火力對我陣地行摧毀性之破害射擊。再兩面夾攻之下天崩地裂、山河動搖,本營第一連兩門主炮陣地爲敵重炮打穿,當場兩個炮班二十余弟兄炮毀人亡、血肉橫飛,慘不忍睹,全營弟兄誓死血債血償!此乃本次炮戰之中犧牲最慘烈的一天!
九月十一日十六時十二分至十七時十八分,按炮指部計畫,利用雙方炮戰混亂中,突然延伸射程,奇襲廈門火車站,數十門巨炮用高爆彈及黃磷彈交互射擊,廈門火車站正值運兵尖峰,人多吵雜,月臺上擺滿火炮彈藥,頃刻間車廂翻覆、一片火海引燃彈藥,七百多人血肉橫飛、傷亡慘重,其他軍品損失,無法估計。也報本營死難弟兄之仇,最重要的是,五、六百門敵炮頓時全部停止射擊。
九月十二日後敵方遭受重大損傷,且炮彈藥包補給用罄,只聞零星火炮射擊,來延續敵方自大的心理。
九月十三日至九月二十日海軍弟兄在敵猛烈炮火下用「水鴨子」LVT﹝Landing Vehicle Tracked﹞登陸坦克車,勇往直前,多次順利載運武器彈藥食物信件,衝破敵軍彈幕,直達掩體碉堡,粉碎了敵炮轟後想再次登陸的計劃與野心。
九月二十二日首梯由海軍合壽號、合茂號、合永號三艘LCU成功載運著美國支援大口徑八英吋榴彈自走炮,冒著敵人猛烈炮火自料羅灣海灘搶灘登陸運抵我炮陣地,全營弟兄歡聲雷動,我們早看出八二三炮戰的勝利成功再望!
● 海空軍金門海域決戰
八二三炮戰這場戰役並非僅陸面慘烈的血戰,海軍及空軍更佔有決定勝負的重要關鍵地位。
★ 八二三炮戰中的空中作戰
中共自民國四十七年初起,爲謀取我金門外島業由蘇聯引進性能優越的米格十七MiG-17戰機,進駐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民國四十七年八月更全數移進金門四周沿海重要機場,並以大編隊向我金門領空示威與挑釁,當時我方由美國支援的F-86軍刀機性能上略遜於MiG-17,因此空軍弟兄在臺灣本島駐地嚴格訓練,務期每一位飛行員都有相當豐富之飛行經驗,不但能發揮軍機的最大性能,並能有優異戰鬥的技巧與膽識,尤其每一個飛行員均有極高的士氣與旺盛的攻擊精神,此即爲我空軍建兒打第一勝仗的重要因素。
八二三炮戰前八月十四日,也就是我空軍「814建軍節」,雙方首先于金門海域上空展開第一次遭遇戰,空軍建兒李忠立、秦秉鈞首開空戰勝利序曲,擊落了共軍MiG-17戰機兩架、擊傷一架,更拉開了八二三炮戰的序幕。緊接這八二五、九八、九二十、九廿四至雙十節國慶前一個半月之間先後與敵機遭遇四次空戰,一連串的勝利由我余鍾魂、劉憲武、田熙三、秦秉鈞、梁金中、黃永隆、潘輔德、王禱、朱偉明空軍弟兄共計擊落MiG-17戰機八架,可能擊落二架、擊傷三架,其中劉憲武擊落兩架半爲本均最高紀錄,秦秉鈞兩度開火成功,田熙三、黃永隆力戰敵機十四架充分發揮以寡擊中的「筧橋精神」。敵戰機一再失利,而我空軍愈戰愈勇,戰果越來越大,我空軍能以少勝多、以性能較差戰勝性較憂戰機的空前勝利,誠然是世界的空戰史難找出的例子,致使敵軍於炮戰期間龜縮不敢臨空,這也是我八二三炮戰必定勝利的開端與主因。
★ 八二四金門外海戰役
八二三炮戰開始,延至次日廿四日黃昏,敵炮不停猛烈轟擊我金門列島,幾乎每吋土地都被炮彈翻遍了,且射擊目標更延伸至料羅灣灘頭,並危及料羅灣艦船錨泊之海域。當時天候很好,視界佳,風速只有三節,風向西南,敵軍居高臨下,料羅灣海域微波蕩漾、上弦月輪,據海潮高潮上有二小時半。我海軍錨泊料羅灣的運輸艦201號、247號及台生商輪共三艘,于十六時卅分就起錨布署,十七時201號艦與台生商輪之間落下炮彈十餘發,我艦立即備戰,十八時卅分三艦向外海撤離,而201號艦不幸電訊天線被敵炮震斷,右舷小艇架亦中彈,三艘艦船立即采蛇航運動回避。
十九時十分海軍上校姚道義支隊長,率42號、104號、108號三艦正巡弋北碇東南海域,發現敵炮正襲擊料羅灣灘頭海域,遂令艦隊備戰,廿時五分,突然發現敵魚雷快艇一批四艘以上,向我艦襲擊。104號、108號兩艦立即成單縱隊迎敵猛以艦上火炮迎敵血戰,敵快艇兩艘立即中彈起火沈艦,其餘重傷紛向鎮海角潰竄而逃。
廿時廿五分陀江艦旗艦接獲金門友軍電告,又有敵炮艇六艘、機帆船卅艘,於東碇海域集結,洽有登陸迹象,姚支隊長立即率艦馳援東碇守軍,而于料羅灣海域之201號艦與台生輪,在廿時卅分左右,不幸遭遇敵魚雷快艇一批攻擊,台生輪遭被擊中要害,不幸沈沒。201號艦一面蛇行回避,一面奮勇還擊,再擊中敵艇一艘,該艇隨即沈沒,其餘敵艇紛向201號艦首、艦尾猛攻,不幸艦尾遭魚雷擊中重傷,主副機均無法操作,收發報機及雷達因無電供應也全失效,後舵房開始浸水,官兵死傷枕藉,位於艦尾炮位之槍炮中士高尚春、上兵曹謙、一兵彭春憎、李耐己、輪機一兵遊德華、許應煥、槍炮中士包杏春、槍帆上兵曾士俊槍、槍帆兵陳進木等,與敵艇激戰中,均壯烈成仁爲國犧牲。並有鄭維雄上士等十二員官兵身負重傷,幸艦長鄭本基少校智勇雙全,全艦官兵敵愾同仇,雖在此危殆狀況下,冷靜處理越戰越勇,除一方面請求救助外,並自行搶救艦上傷亡官兵,賭漏排水、努力抽水以保持艦身平衡外,能戰官兵繼續對前來圍攻敵艇發炮還擊。終於在於廿時卅七分再擊沈重傷敵艇各一艘,我艦得以保安全,而艦上所載增援部隊六百餘人,除因爆炸傷亡廿人外於悉告無恙,廿二時,104號、108號艦來援,東碇海面暫由陀江號旗艦監視,247號艦亦趕到支援,轉泊在201號艦搭載人員,台生輪上生還四十九人,亦經該艦搭救安置妥當。廿三時廿二分,247號艦在深夜開始拖帶201號艦離開金門,並由各艦護航至澎湖。
201號艦全體官兵奮勇禦敵,船艦本身雖受重傷仍不宣佈棄艦,英勇再戰能擊沈敵艇,其英勇事迹經海內外記者報導,血戰抗敵事迹國際,蔣總統特頒贈榮譽旗嘉勉與戰官兵,另該201號艦船尾受傷太嚴重,經轉送菲律賓美軍基地大修,美軍建議以另一艘換此損傷嚴重軍艦,而將201號艦報廢,但我海軍總司令嚴加拒絕,此爲我英勇戰艦豈可因損傷而報廢,事後非但切割整個艦尾整修半年後,連美國欲交換的戰艦兩艘於民國四十八年間,一起返國受到全國軍民同胞的熱烈歡迎。
四十二號旗艦于當晚在金門海域救起三名中共魚雷快艇共軍,經查明該魚雷快艇原駐防舟山群島,在一江山島之役時擊沈我「太平艦」之敵軍,今在金門海域被我擊沈可算報當年太平艦之仇。我海軍自此前前後後與中共魚雷快艇、炮艇遭遇多次,尤其九月二日104號陀江艦、42號艦在料羅灣海域浴血奮戰敵衆多炮艇,均獲重大勝利,合計共擊沈魚雷快艇十二艘、炮艇三艘、機帆船六七艘,戰果豐碩,也粉碎了共軍想登陸金門的美夢!
★ 八二三炮戰的勝利與★ 成功
敵共軍總參謀長粟裕原計畫用其優勢的海空軍取得制海空權,近而用大量的重炮摧毀金門的防禦武力,最後登陸金門,血洗金門。然而在我海空軍弟兄英勇作戰下,改用炮轟金門,尤其炮轟運補的料羅灣海灘,經我海軍陸戰隊LVT成功的冒險運補及空軍C-47弟兄多航次不畏生死的空投作業,已完全粉碎了共軍想「封鎖金門」的美夢!尤其九月廿六日我八英吋榴彈自走炮甚至240榴彈自走炮紛紛登陸成功,八二三炮戰我方原爲被動反擊改主動出擊,共軍在我重炮無情的攻擊下,已成潰敗跡像。
十月六日共軍總參謀長粟裕自行宣佈「基於人道立場停火一周,讓金門同胞補給補給」,十月十三日再宣佈「再停火兩周」,最後甘脆宣佈「單打雙停」來掩飾其八二三炮戰的失敗。
八二三炮戰於焉落幕,我們英勇的戰士至今仍毅立在金門前哨,中共毛澤東因八二三炮戰的失敗引疚除去其主席頭銜,中共國防部長彭德懷、總參謀長粟裕也隨著炮聲的沈擊而丟官解甲。
● 總結
此次八二三炮戰自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十八時卅分起至十月六日止,敵向我炮擊總數474,910發各型炮彈﹝我方反擊74,889發各型炮彈﹞。計毀敵軍各型火炮131門、陣地67處、掩體14座、彈藥庫6座、油庫兩座、營房三幢,另海空軍多艘快艇與戰機,戰果非常豐碩。惟亙此期間,我炮兵官兵輕傷241人、重傷78人,陣亡63人共計傷亡415人,而整個炮戰期間光陸軍陣亡或失蹤官兵達439人,負傷官兵1,870人﹝老衲也左耳重聽斯源於此﹞,相信對岸共軍死傷人數必倍於我方!
八二三炮戰距今業將滿四十三載,當年英姿煥發的英雄好漢不是埋沒隨荒草也是白髮蒼蒼、垂垂老矣!中國人的戰爭還是永遠那麽殘忍繼續嗎?觀古鑒今,世界焉有永遠勝利的一方,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願本文能帶給好戰之徒,深加省思爲盼!
個人心得...................................................................
國軍當時也真的算是蠻厲害的  我當時在金門當兵 有聽一些在地的居民說
當時晚上共軍跟國軍砲彈對射 金門島當時是火網護島
整個島天空極為美麗 我看過新聞轉播當時的情形 但那是黑白片 所以沒有感覺到那麼刺激
當地居民跟我們訴說當晚 他們其實也都躲在防空洞裡 只聽的到轟轟的砲聲
至於單打雙不打的原因我也有聽過另二種的說法是
1.那時候240發第一發的時候  共軍當時嚇了一跳 他們沒有想到我們有那麼大威力的火砲
當時240攻擊廈門 讓他們造成極大的傷亡 當下馬上跟美國反應
結果台灣火砲的砲管 全部拆下來鋸掉一半 讓火砲的射程沒有那麼遠
2.當時蔣跟毛說好的 讓對方都有台階下 所以就實行單打雙不打(這個原因不知道是真是假 所以不可考)
823砲戰算是台灣戰史裡面排名前三名的戰役 當時的官兵真的是極力的奮戰
不畏懼對方的火力有多強 極力反抗 這種精神真的讓我覺得佩服跟欽佩阿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0 13:28 , Processed in 0.055928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