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hopping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94|回復: 0

勇敢的台灣人 七年浴血抗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7-21 20:37: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 
義民軍第一次圍攻台北城
台灣的統治士紳階層所表達的怕死精神,在日人一入侵台灣就讓人看了十分清楚。但站在台灣社會的主要成員的台灣人,有極堅定的台灣人立場,抗外意識也格外堅強。以刀和竹槍來驅逐來犯的日本人,不怕死的事蹟一再重演。在無政府組織系統、無武器、無糧餉下不分是河洛、客家、原住民集體抗日,令日人稱為台灣民族以有別於其他漢民族。
在一八九五年時在台灣北部以武裝對日進行抗戰的地區領袖有
1. 深坑的陳秋菊(前清四品武官)
2. 錫口(松山)五分埔的詹振
3. 八芝蘭(士林)的賴唱
4. 北投的楊勢
5. 金包里(金山)的許紹文(前清武秀才)、許石、林烏棟
6. 淡水的簡大獅、蔡伯
7. 大屯山的盧錦春
8. 宜蘭三貂堡的林李成(前清秀才、經營金礦)、林大北、徐祿
9. 宜蘭二圍的林維新(前清武秀才)、林火旺
10. 宜蘭三叉坑的王秋鴻、須錄英
11. 大料崁的簡玉和
12. 三角湧(三峽)的蘇力(樟腦製造商人)
13. 新竹平鎮的胡嘉猷(又名阿錦,前清五品武官)等人

日軍在佔領台南十月二十二日,後宣佈「全島平定」。但俱有台灣人意識的群眾,不願在日人的統治下生活。明知不可為,也知武力相差懸殊,但全不惜以犧牲性命來發動對日抗戰。各地民眾自動組織成義民戰士數百或數千人不等。林李成(前清秀才)等也清楚認識那些曾在高唱「抗日」的前清勢力及台灣人買辦士紳,是一群是不可靠的怯戰懦弱之徒,只有自已而無台灣的存在。惟有靠自己的力量,在一八九五年秋與淡水的簡大獅等各地義民軍的領袖齊聚一堂,欲集合大眾力量來與有優良裝備的日軍正面作戰。
林李成等看到四腳仔(日本人之外號)強佔台灣。又看到滿清官兵如此不堪作戰,見到日軍一律不戰而潰。唐山人拿了許多台灣人多年所繳的稅及糧,但卻不能保護台灣,這到底是為什麼。並深深以為不能再依賴唐山人來保護。台灣人必須自立自強。因此請來簡大獅來指導,如何以劣勢的裝備來擊垮敵人。

簡大獅,本名簡忠浩,生于台灣淡水。年青時長教簡德潤大宗祠開設武術館,延請武林高手,教授族中子弟練武強身。簡大獅身高體壯,對武術素有興趣,便留下來習武。他力氣根大,宗祠門口兩只石獅子,一般人都挪不動,他能舉起繞行宗祠一周。眾人稱他力大過獅,于是易名"簡大獅"。

簡大獅同意林秀才所言的「我們要靠自已」。並概略計劃「以同一天大家在所居住的地方發動對日抗戰」。一方面讓日軍疲於奔命,台北必然出現真空,屆時攻入台北,完成奪回台北的任務。
各地義民軍領袖約定以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日本過年)夜起義。共推胡嘉猷(前清四品武官)負責總指揮。大家約定在,以大屯山與觀音山的山頂舉火為號,各路一起行動,約定在元旦日以武力奪回台北城。如此展開了七年武裝浴血抗日戰爭的序幕。

1. 由林李成、王秋鴻、須錄英等抗日首領在一八九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在宜蘭頂雙溪召集抗日戰爭會議時,為日軍所佈出的密探所獲悉。日軍得報,以先發制人。立即攻擊在三叉坑的義民軍,林李成等數百人在不備中遭受攻擊而倉皇應戰,並反包圍攻打日軍,日軍的基隆憲兵屯所長上原尚英、憲兵大尉等被包圍者全部被義民軍所殲滅。日軍雖戰敗但牽制林李成等力量,未能將這股力量集中在台北發揮,甚為可惜。
2. 次日(即十二月二十九日)在深坑的陳秋菊等得知日軍搶先攻擊林李成等在頂雙溪,因此提早率領部屬襲擊深坑的憲兵屯所,擊斃了憲兵警察十多人,並佔領深坑庄。
3. 十二月三十一日 有二千多名的義民軍在林維新、林大北、徐祿、陳其山等的率領下,及林李成、王秋鴻從頂雙溪.瑞芳地區趕來會合。全軍交由林維新指揮,到除夕在山上火號一起,立即圍攻宜蘭城,將日本守軍逼得退守城中。
4. 詹振率部先攻錫口街,並切斷台北、基隆間的交通通信線,然後加入台北戰線。
5. 許紹文是在金包里的山中聚合一支義民軍,在除夕日混進金包里街,襲擊憲兵分駐所並成功地殲滅全部日本憲兵。許紹文、許石、林烏棟等首領再率領一千餘人,乘勝向基隆進攻。再與各路義民軍議定會師台北城。此時日軍有所戒備並埋伏於途中、許紹文等於進兵台北的途中就受夾擊,傷亡慘重,無法向台北進攻,不得不退入山中。
6. 胡嘉猷率領新竹、苗栗、平鎮等地的義民軍提早北上,按時包圍台北城。
7. 簡大獅率部一千餘人以大屯山一帶為基地,等到除夕見到觀音山、大屯山上烽火信號,即率眾先攻關渡。再和各路義民軍齊向淡水街進攻。翌日元旦整日敵我交戰。
8. 三角湧受蘇力所率的義民軍攻克,蘇力即趕來台北參加戰鬥。
9. 其他八芝蘭、北投,草山、竹仔湖、板橋等各地義民軍也趕來一起圍攻台北城。

日軍四處同時受到如此大的打擊,樺山資紀總督與水野遵局長皆愕然。不知所措,對台灣人能發出這麼大的反擊力量百思不解。雖然早已獲得義民軍將攻打台北的消息,樺山總督不太相信,但為了防止萬一也向日本國內申請援軍,所幸援軍來得迅速恰當,不然一世英名就栽在台灣。另外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宜蘭城被圍,在總督府的決定是不去援助,以保住台北更為重要。

此次攻打台北城未能一舉成功有下列因素:
1. 攻打台北的軍機早洩,日軍因而有所防範。
2. 在宜蘭的義民軍攻台北的計劃因日軍先攻而提早進入戰鬥,而無法配合攻打台北,圍宜蘭城若日軍趕來救援,則攻陷台北城的成功機會大增,同時來援的部隊也會被義民軍半途截擊。
3. 日本的效率奇快,由日國內派來的援軍二千名提早抵台,是義民軍所沒有料到的。
4. 火力的懸殊使得金包里、淡水等地義民軍的戰鬥無法勝敵,故不能按時趕到台北。
5. 深坑的陳秋菊在進襲台北途中獲悉戰況不利,竟未與敵開始戰鬥之前就轉退新店山中。
6. 敵我火力懸殊,義民軍火力極差,槍枝不敷用,竟然十之八九得持刀及竹槍而戰。
7. 日軍在台北的防禦計成立由台灣總督府軍務局員組成的第一備急隊,民政局員組成的第二備急隊,台北縣職員組成的第三備急隊及由鐵路隊組成的第四備急隊充分發揮全體日人動員力量,計有二萬名日人此次負起保衛台北城。
8. 日本政府的高效率,當台灣的日軍向本國發出求救信息,本國無條件,無遲疑立即派遣數批軍隊來台,立即介入戰爭。其中對台灣義民軍的認識似乎一點也不放以輕心。反而派出比先前對付民主國更多的兵力來台。

義民軍雖然一時稍佔優勢,但總督府預先知義民軍只攻台北,所以膽敢當天調動在新竹的駐軍北上台北。圍住台北城的抗日義民軍立即受到裡外夾攻。
到了一月三日,日軍第一師團的援軍二千人從本國到達基隆,總督府立即派遣對義民軍的反擊。並搜索台北城及其附近的錫口、南港、水返腳(汐止)、八芝蘭、北投等地,日人無從分辨何人是義民軍,何人不是,況且也不想分。一律認為凡是台灣人居住在該地區的都是義民軍,所以就盡燬民房並殺戮一切能看到的居民。一月五日日軍再次攻入金包里,即採取血腥的手段大肆燒殺。日本國內得知在元旦台北受攻擊,日本陸軍大本營也急急派出更大的援軍,在一月十三日派來混成第七旅團也趕到台灣。總督府再把這新援軍投入於新店、深坑、板橋、宜蘭、頭圍、番仔寮、三角湧、大嵙崁、平鎮、新竹等地的屠殺作業,日軍美其名為「臨機處分」而實際上就是公然屠殺的代號,不僅對義民軍或是抵抗者屠殺,凡是義民軍的家眷、房屋或有這麼一點關係的也一律殺無赦、燒燬,久而久之日軍警的鎮壓是變本加利更為嚴苛,加上這無人性的屠殺,不論是否抗日台灣住民,凡是日軍經過的路上所有的住民全部逃走,不敢居住。抗日義民軍及無辜百姓飲恨遭殺戮者極多,無法計算。
日人在宜蘭城被圍攻了四日後在一月四日日本援軍趕到,才在一月八日出城反攻。此時義民軍圍城已經八天,於是,解圍而退。此役義民軍戰死者達五百餘人。其後一月十二日日軍混成第七旅團第二大隊登陸蘇澳,立即在宜蘭平原大開殺戒,日人以討伐為名,其實是「嚴密搜查各村民房,以刀槍抵抗者當然格殺,凡持有武器者亦鎗斃,並將武器與房子一起銷毀。」。如此徹底殺戮,被殺戮的台灣人計有二千四百五十四名由第七旅所殺,三百七十七名由憲兵所戮,另有一千五百餘人被殺,被焚燬民房一萬餘幢,真如日人所說:「宜蘭平野之一大半盡歸灰燼。」
如此不斷進行的屠殺作業到了二月下旬,台北附近的抗日武裝行動才各見消熄。
在重大的日軍彈壓下有胡嘉猷、蘇力、許紹文、徐祿、林李成等抗日首領知目前根本無法在台灣生存,所以相繼偷渡到上海、廈門等地。但林維新(前清武秀才)首先向日本官方自首,自首並沒有改善問題,日人對林維新時常加以侮辱及虐待,他找到機會便逃亡大陸。
此次圍攻台北的武力抗戰,英勇的義民軍戰士計有五、六千人之眾,但在敵我武力裝備懸殊的情況下,攻城失敗,抗日精英喪失慘重,並且抗日首領紛紛逃亡大陸之後,在台灣的義民軍轉入深山,並以台灣天然的山岳天險為根據地,並不因攻台北城的失敗而退卻。
在各地的台灣人大都會主動提出一成的農產品捐給義民軍。

 

臉書網友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免責聲明|TShopping

GMT+8, 2016-12-11 16:32 , Processed in 0.052144 second(s), 18 queries .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TShopping綜合論壇 立場無關 如有意見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寫信聯絡我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